印度学者: 中国文化必将重新主导全球

纳拉派特教授(M.D.Nalapat)关注中国以及中国、印度两大文明的走向已有很长时间。早在1997年,他就撰文说,中国将是一个「崛起中的超级大国」。


《了望东方周刊》:在你看来,北京奥运会将给中国和世界留下的最大影响或遗产会是什么?


纳拉派特:1997年,我就曾撰文指出,中国会是下一个崛起的大国,中国正走在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路上。当时全世界包括中国的学者都不屑一顾。仅仅5年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与我持同样的观点。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将更加证明这一点。


现在,中国人已经意识到,全世界正在来到中国,把中国看成是一个可能的未来领导者。中国人还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紧密相连,由于通讯技术的进步,世界变小了,因此他们也需要学会用一种全球化的态度来面对。中国如果想达到与世界的「和谐」,就需要首先有中国与更大的国际社会之间的相互适应。奥运会的举办,将使中国人学会把全球看成是自己的邻居。


我希望,这场奥运会之后,中国人将会从此「向外看」,而非仅仅「向内看」,如同600年前历史性下西洋的郑和将军一样。


对整个世界来说,奥运会之后,中国将再不会被看成是穷国,或者一个作为发达国家血汗工厂的发展中国家。这个国家已经以一个强大的形象重新崛起在世界舞台上。这个崛起将不止存在于战略家的小圈子里,而是出现在全世界人的视线里。


《了望东方周刊》:你说奥运之后,中国文化将重新崛起?


纳拉派特:我的观点是,中国正走在重新崛起为全球「第一大文化」的路上,在隔了4个世纪之后,中国文化将重新取代欧洲文化的地位。中国和新加坡将成为这个文化的核心地带。而蒙古、韩国、越南和日本在自己的文化中本身就已经有了很大一部分中国文化的构成,就像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文化中都有大量印度文化一样。


就中国本身而言,1949年以来,中国经历了四个主要的发展阶段。第一个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之后,然后是文化大革命阶段。接下来是1978年开始的邓小平的经济改革,然后到1997年香港回归。现在,中国正处在第五个阶段,从2005年开始,寻求加速现代化和建设知识经济。现在,中国已经有了超过2亿网际网络用户,2.2亿手机用户,信息的传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这正是眼下中国面临的最大时代特征:如何调整并适应现代通讯科技,而很明显,他们在做非常积极的调整。


今天中国领导人的开放度,使去年有4000万外国游客到访中国,是印度的10倍还多,还有6000万中国人去国外旅行。更重要的是,曾经被扔掉的中国传统文化又重被复兴。


《了望东方周刊》:在你看来,复兴文化,中国特别需要做什么?


纳拉派特:所谓的「欧洲文明」上升至全球性的主导地位是在17世纪才发生的,在19世纪达到顶点。而在此之前的15世纪,中国舰队被毁、郑和被召回,中国皇帝自己把国家放进了一个盒子里。


欧洲崛起的一个重要支撑性因素是,欧洲这个强大的力量之内,还有一个更为公正的社会制度--「更」是与亚洲的两大主要文明中国和印度相比。


那个时候,亚洲两大巨人还处在封建制度之中,大部分的人口被视为「次等人」。这个原始的社会结构使得80%的人口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这也大大削弱了整体的国力。


「水平社会」而非「垂直社会」是欧洲人成功获得主导、进而是霸主地位的关键因素。「水平社会」把其它人看成是不同但平等的,而「垂直社会」则持一种阶层的观点,把其它人看成有高有低。「水平社会」向中国和印度的传播,加上两大文明绵延不断的生命力,将是它们未来的潜力所在。


但是,目前两个国家中对于自身潜力的重新认识还处在萌芽的阶段。有资料显示,2007年,每10个科学专利中有9个是来自「欧洲文化圈」国家,这其中包括北美、澳洲和欧洲。


为此,中国需要在自身社会飞速变化的同时继续保持经济的高增长、内部的稳定。此外,如果中国能够不断降低社会的官僚化色彩,就能创造出有利于己的国际环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