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布劳希奇 元帅(德)

景麒121 收藏 5 1225
导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德国陆军总司令的职业军人就是布劳希奇。   沃尔特•冯•布劳希奇(Walter Von Brauchitsch,1881—1948)于1881年10月4日出生在柏林。其父曾是骑兵上将。布劳希奇幼时被选进皇宫,长大成年即加入侍从队。由于相貌英武、军事素质极好,布劳希奇曾做过维多利亚皇后的私人侍从。布劳希奇18岁时被任命为第3禁卫步兵团少尉军官,次年转入第3禁卫野战炮兵团。此后, 诔ご?7年的岁月里,布劳希奇一直与炮兵的关系密切,对作为反坦克武器和防空武器的88毫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德国陆军总司令的职业军人就是布劳希奇。

沃尔特•冯•布劳希奇(Walter Von Brauchitsch,1881—1948)于1881年10月4日出生在柏林。其父曾是骑兵上将。布劳希奇幼时被选进皇宫,长大成年即加入侍从队。由于相貌英武、军事素质极好,布劳希奇曾做过维多利亚皇后的私人侍从。布劳希奇18岁时被任命为第3禁卫步兵团少尉军官,次年转入第3禁卫野战炮兵团。此后, 诔ご?7年的岁月里,布劳希奇一直与炮兵的关系密切,对作为反坦克武器和防空武器的88毫米口径火炮的发展起着主要作用,乃至成为炮兵上将。

布劳希奇天资聪慧,反应敏捷,头脑冷静。凡是与其有过深交的人,都对他表示钦佩。1906年,布劳希奇成为炮兵营副官。1909年4月,担任第3禁卫野战炮兵团副官,6个月后晋升为中尉。1910年12月,正在军事学院学习的布劳希奇与贵族出身的伊丽莎白•冯•卡斯特德结婚。1912年,布劳希奇从军事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德军总参谋部工作。次年晋升为上尉。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作为德军总参谋部参谋军官的布劳希奇,整个战争期间一直在西线尽职。1918年德国战败后,布劳希奇晋升为少校,获得霍亨索伦勋章,理所当然地为拥有10万之众的德国陆军所接受。

魏玛共和国时期,布劳希奇的提升并不显著但还算平稳。布劳希奇先在第1军区任参谋,后被调至第2炮兵司令部任职。1921年至1922年任第2野战炮兵团连长,接着改任参谋职务达三年。1925年至1927年任第6炮兵团营长。随后出任明斯特第6军区参谋长。此后,出任德国陆军训练局局长(1930年至1932年)和炮兵总监(1932年至1933年)。在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时,布劳希奇正准备赴任驻柯尼斯堡的第1军区司令之职。劳希奇的军衔晋升也很有规律:1925年为中校,1928年为上校,1930年为少将,1933年为中将。1935年,布劳希奇出任第1军军长。1936年,晋升为炮兵上将。

布劳希奇对纳粹的态度似乎先是冷眼相看,敬而远之,而后是公然敌视,因此得罪了某些狂热的纳粹党徒。戈培尔就曾对他的私生活散布谣言。但布劳希奇却受到他的同僚们的推崇,被认为是“普鲁士贵族传统的杰出代表”。当时的陆军总司令弗里奇称之为“最好的马”,于1937年任命布劳希奇为驻莱比锡的第4集团军司令。此时的布劳希奇控制着第14军、第15军和第16军:德国所有的装甲师、机械化师的摩托化师——整个第三帝国的快速打击力量。此乃责任重大的任职,预示着他的前途未可限量。

布劳希奇对此却不以为然,正在计划与分居四年之久的妻子离婚。布劳希奇认为她冷酷、缺乏温情和女人味,是个毫无魅力的“霸道”女人。到1938年初,布劳希奇决定与西里西亚某法官的女儿结婚。这个名叫夏洛蒂•卢弗的女人离过婚,长得漂亮而富有性感。但布劳希奇的妻子不同意他按月从薪金中付给她大部分钱作为她的生活费用的离婚条件,要求一次付清大笔安置费。看来双方协议很难达成,丑闻曝光不可避免,随之而来的将是布劳希奇“远大前程”的结束和极不光彩的退役。布劳希奇似乎也准备豁出去了。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1938年初,德国国防部长布隆姆贝格因与被认为曾经是***的女人结婚而被解职,陆军总司令弗里奇因敌视纳粹又与希特勒的政策意见相左而被清洗。1938年1月28日,希特勒决定亲自出任德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部最高统帅,并任命凯特尔为最高统帅部参谋长。谁来接替弗里奇呢?在讨论多种人选之后,凯特尔提及布劳希奇,赞扬他是不问政治的军人、组织与训练事务的权威、能力业已证明的指挥官。希特勒可能想起关于布劳希奇在东普鲁士有反纳粹表现的报告,直到最后才同意召见第4集团军司令来形成自己的看法。1月29日,布劳希奇晋见希特勒。布劳希奇事先从凯特尔那里得知要获得该项职务还要有服从纳粹的附加条件,就表示“愿意接受任何条件”。

本来希特勒有意把这一职务委任给纳粹党徒赖歇瑙,可能是担心对赖歇瑙的任命会遭到陆军的激烈反对,又基于布劳希奇的保证及其在陆军中的声望,经过几天的谈判,希特勒于1938年2月4日任命布劳希奇为德国陆军总司令,晋升布劳希奇为上将。与此同时,凯特尔为他解决了离婚问题,希特勒则从纳粹金库中拨出大量马克解决其前妻安置费问题。

布劳希奇毫无异议地接受纳粹军队的新的领导体制,许诺要使陆军更加密切地信奉国家社会主义,同意在陆军高层将领中进行大量的人事变动。正因为如此,希特勒在1938年2月4日向全国宣告:“从现在起,整个国防军的指挥权都直接掌握在本人手中了!”

1939年9月,布劳希奇直接指挥德军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德军在36天之内便征服波兰,取得首次“闪击战”的胜利,而这些战役希特勒是没有直接干预的。布劳希奇表现了他的坚强领导和指挥才干。

布劳希奇似乎是反对与西方盟国进行战争的。但当希特勒于1939年9月17日对他的将军们做长篇讲话后,这位陆军总司令于10月7日向希特勒提出进攻西方盟国的“黄色计划”。这被认为是19世纪的施利芬计划的翻版,希特勒对此并不欣赏。11月5日下午,布劳希奇晋见希特勒。这次会见给布劳希奇的前途留下了致命的创伤。希特勒要求把进攻法国的日期定在1939年11月12日,布劳希奇对此提出比较正确的意见,如陆军没有做好准备,潮湿的冬季气候将妨碍装甲部队的前进并限制空军的作战行动等,但同时做出了某些相当愚蠢的评论,称步兵在波兰缺乏进攻精神, 承┎慷哟嬖凇氨洹币约扒跋叩奈拮橹藜吐上窒螅踔粱鼓?1939年的陆军状况同1918年第二帝国崩溃时的陆军状况相比较。希特勒听毕勃然大怒,大声叫嚷:“陆军总司令竟如此给陆军抹黑简直不可思议!”最后,希特勒怒气冲冲地走出房门,啪地一声把门关上,留下脸色苍白而浑身发抖的布劳希奇。第二天,布劳希奇回到措森仍不能连贯地说出话来。

1940年1月底,布劳希奇在希特勒眼中的价值降得更低了。希特勒的军事副官施蒙特从西线视察归来,随身带回曼斯坦因提出的进攻计划。该项计划与希特勒曾提出过的计划本质上不谋而合,因而深得希特勒的赏识。布劳希奇曾压制过曼斯坦因的意见,拒绝将其备忘录提交给总理府,这一事实无疑又在希特勒的印象中留下了阴影。从此,希特勒再也没有认真听取过作为陆军总司令的布劳希奇的意见。

德军对西欧的进攻于1940年5月10日开始。6月27日,德国与战败的法国在贡比涅签署停战协定。布劳希奇与另外11位将军一起晋升为元帅。尽管希特勒可能更愿意在此之前撤换布劳希奇,却不可能在没有晋升陆军总司令时晋升他人。

早在1940年7月2日,布劳希奇就曾明确指示总参谋长哈尔德考察进攻苏联的可能性。因而,当7月21日被希特勒召至上萨尔茨堡受领征服苏联的指示时,布劳希奇并不感到惊奇。次日,布劳希奇指示哈尔德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8月5日,布劳希奇将总参谋部拟制的马克斯计划呈交给希特勒,该项计划将作战的主要目标确定为莫斯科。尽管希特勒并不认为占领莫斯科特别重要,而认为占领作为共产主义象征的列宁格勒是首要目标,但该项计划仍是德军战略的主要基础。

布劳希奇从不敢对希特勒入侵苏联的决心提出疑问,尽管入侵苏联将导致可怕的两线战争。三位集团军群司令在受领任务后曾就此问题向布劳希奇提出抗议,布劳希奇的答复是他同他们一样持有这种恐惧心理,但也无能为力。当希特勒指示陆军进行“无情的种族战争”、要求就地枪决苏军政治干部时,曾有几位军官要求希劳希奇提出抗议,布劳希奇则拒绝去冒激怒元首的风险。

入侵苏联从1941年6月22日开始。德军在战争初期取得了“闪击战”的胜利。为胜利所陶醉的希特勒于6月25日越过布劳希奇直接向集团军群下达命令。

关于未来作战进程的战略争论在1941年7月至8月间爆发出来。特别是博克指挥的中央集团军群取得斯摩棱斯克战役的胜利之后,布劳希奇、哈尔德、博克等主张中央集团军群继续进攻,目标直指莫斯科,但希特勒固执己见,严厉指责布劳希奇太容易受其部属影响。与此同时,中央集团军群滞留长达三个星期,错过了良好的夏季作战气候。8月24日,希特勒硬是从中央集团军群抽调第3装甲集群向北进攻列宁格勒,抽调第2装甲集群向南进攻基辅,导致中央集团军群兵力严重分散削弱。在此期间,苏军乘机加紧组织保卫莫斯科的中央防线。

到9月15日,希特勒才决定派遣中央集团军群去攻打莫斯科,但为时已晚。进攻开始还算顺利,但从10月中旬开始,雨季造成道路泥泞,部队的进攻和补给严重困难。随后,气候日渐恶劣,德军缺乏冬季作战准备,处境艰危。由于苏联军民的顽强抵抗,莫斯科攻而未克。1941年12月5日,德军被迫停止进攻。也许布劳希奇意识到自己将成为德军首次重大失败的替罪羊,加之11月10日恶性心脏病发作,布劳希奇于12月6日提出辞职,但未获希特勒的批准。

就在1941年12月6日,苏军发动大规模冬季反攻。希特勒对此做出的反应是发布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的命令。12月16日,希特勒得知布劳希奇与博克等人秘密讨论了有限撤退的问题并把建立冬季防线的安排也决定完毕,遂马上下令取消该项计划。12月19日,布劳希奇辞去陆军总司令职务,从此赋闲在家。希特勒亲自兼任陆军总司令。不出所料,希特勒把1941年与1942年之交的冬季失败完全归咎于布劳希奇。1942年3月,希特勒对戈培尔说布劳希奇是“徒劳而懦弱的可怜虫”。

布劳希奇于1945年5月初被英军逮捕,按计划当在1949年作为战犯在英国军事法庭接受审判。但是,布劳希奇于1948年10月18日因心脏病发作而死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