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六,邓锡侯集团军惨败娘子关(六)

何允中 收藏 4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第二天一大早,占领东回村的日军也没有向西追击,转折向北开进,包抄娘子关的后路去了。王志远旅前面失去作战对手,后面又得不到上级任何指示,似乎孤悬在山穷水尽之间,正在犹豫,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突然,北面西回村、严家山一带传来密集的枪炮声,有枪炮声就有战斗,有战斗就有自己人!王志远立即派人打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当王志远在希图联系三六六旅和王铭章的时候,王铭章也在寻找王志远。原来三六六旅是在三六四旅离开阳泉后陆续到达的该地的。一到达阳泉就被黄绍竑像派三六四旅那样一个团一个团分割开来仓促派上去了,当受命指挥四十一军全军两师人马的师长王铭章带着他的那些腰里裹着担架布的后续人员到达阳泉的时候,阳泉车站一片混乱,伤兵、散兵和逃难的人群到处都是,火车一到都争相上挤,敌机一到,又四散奔逃。王铭章逢人便问,就是找不到三六六旅的影子。幸好在黄绍竑的指挥部里遇到孙连仲,王铭章受黄绍竑的命令指挥四十一军全军两师人马,这时他才知道三六六旅已经被派到一个叫柏井驿的地方阻击敌人作掩护去了,后来情况如何,就不知道了。问到三六四旅,人人都摇头。问到敌情,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只知道己经尾随而来。王铭章得不到要领,又担心部队的下落,问清了方向,慌忙追赶三六六旅去了。王铭章终于追上了三六六旅,和旅长童澄走到一起了。掌握住了自己的一支部队,才放下一点心。

快天黑的时候,刚到柏井驿,前面报告发现敌人,王铭章一听,立即命令抢占山头。士兵们顾不得疲劳,在旅长童澄的带领下,丢掉身上背的行装,奔上前面山头,修筑工事。师部就近找民房住下,由于怕暴露目标,不敢生火造饭,大家饿到半夜。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片漆黑中前面就传来枪声。随着天色放亮,枪声越来越密,炮弹的爆炸声也不断响起,逐渐响成一片。王铭章带上师部几个人向枪炮声密集的地方走去。走了二、三里,刚到半山腰,但见童澄带了一个传令兵急匆匆地跑到,气喘吁吁跑到跟前,举手一声“报告!”,还没有等到王铭章还礼,就报告说,敌人的火力太强,我们根本还不上手,山头上还是石头,根本筑不成工事。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冲锋,己被我用手榴弹打退。我部力战,战斗惨烈,已经伤亡过半,陈家沛营长己经阵亡。伤员送不下来,弹药己经不济,双方火力相差太悬殊,请师长定夺。王铭章赶忙登上一个制高点察看,火线上我方阵地己经一片腾腾烟雾,爆炸火光不断,敌人飞机也飞临轰炸,于是命令童澄,乘敌人退下之时,两个团相互掩护撤退。

二十六日早晨,二十二集团军一二四师的三七二旅在旅长曾苏元的带下也陆续乘火车到达阳泉,刚一到达,也立即被黄绍竑陆续派到阳泉以南的平定县城一带,希图同早先到达的三六六旅在阳泉建立一道抵挡追击而来的日军川岸师团的战线。

三七二旅的的七七四团在第二天早晨即受到日军的猛烈攻击,飞机和大炮一阵猛轰,工事还没有筑成,就被炸得死伤累累。跟随着到达的七四三团又增援上去,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一直坚持到晚上,终因伤亡太重,被敌击溃。


从娘子关撤退下来的败兵向西败退,第三军曾万钟己经被隔断在日军追兵的后面,转向昔阳方向退去,早己失去联系。赵寿山师也不知去向,能抓在黄绍竑手里的队伍就只有陆续到达的川军和在阳泉进行收容的孙连仲的队伍。可是这两支队伍,无论是西来的川军或是东来的败兵,都不是完整的,难成建制,形不成战力,根本达不到在阳泉建立战线的目的。从娘子关突破天险而来的日军机械化部队在飞机的掩护下猛烈向西分路攻击前进,如入无人之境,守军伤亡惨重,节节败退,防守阵线摇摇摇欲坠。

黄绍竑知道,娘子关的战局将直接影响到忻口和太原,而忻口和太原的成败又将事关华北的存亡。他要孙连仲在阳泉顶住这条战线,自己把指挥部再向后撤,退到距阳泉三十公里的寿阳县城。可是紧跟着,孙连仲也退到了寿阳。眼看阳泉战线不保,黄绍竑找到孙连仲的指挥部,对他说,正太路上如不在阳泉作有效的抵抗,敌人一下子就能冲到太原。我们的责任是很大的,无论如何要令孙连仲的二十七师冯安邦在阳泉作有效的抵抗,不得后撤。

恰好这时冯安邦打电话来,报告说敌人己经突破前沿接近阳泉,阳泉地形不好,要撤到阳泉以西地地区收容整理才能抵抗。孙连仲要冯接受固守阳泉的任务,并且对冯安邦说:

“再后撤,就把你枪毙!”

冯安邦说:“报告总司令,我手上只剩一连人,如果收容好了,我尽我的最大努力就是了。”

其实黄绍竑心里清楚,说枪毙是假,因为他们是儿女亲家,孙连仲对冯安邦一向是袒护的。这样说,只是想在黄绍竑眼前说明,他己经向守军下达了最严厉的命令了。


这时,二十二集团军的一二四师三七○旅吕康部在税梯青师长的带领下又陆续到达寿阳。二十二集团军第四十一军的全军两师四旅都己全部到达前线。这些刚到达的部队竟都是不成建制地、或团、或营、或连、随到随走、奉黄绍竑之命徒步开进到寿阳以东的高地协力孙连仲的队伍保卫寿阳。二十二集团军后来到达的这些队伍都是直接从风陵渡坐火车赶来,途中没有停顿,早己是饥寒交迫,疲惫不堪。一位当年的参战的幸存者描述了这场战斗一个侧面的情形:


“二十二集团军改调第二战区归阎锡山指挥,兵过黄河到达风陵渡车站时,阎又打破指挥系统,不分团、营、连,凑足一个车皮,就向娘子关开进。

“我们单位一个连搭上一辆装满骡马弹药的混合列车。军车太多了,车站又小,让不开道(山西铁路是阎锡山的私人小铁路)。经三天二夜才开到寿阳县城东边的上下龙泉时就碰上了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

“暮色苍茫中,月台上出现了一位身材魁伟,穿着黄呢大衣的军官,找到何之升营长说:“你是川军的营长吗?我是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命令你营立即下车,就地占领阵地,掩护我军撤退,不得有误!”说完转身匆忙而去。我连火速下车,马上把部队拉上山去掩护友军撤退。我连刚离开车站,就来了三架敌机,把骡马炸死,把弹药炸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