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二十三章节 阴暗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4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深秋的苏格兰已然是有些萧索了,风打着旋的从落叶松的枝桠之间穿过,留下低沉的嘶嚎。落叶的飘零之间洒下点点的阳光,金黄耀眼。 “唔,快是冬季了!”收了收缰绳,勒紧了马缰,一身骑装打扮的英国威尔士亲王、康沃尔公爵-威廉王储对站在一边的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说到。 “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深秋的苏格兰已然是有些萧索了,风打着旋的从落叶松的枝桠之间穿过,留下低沉的嘶嚎。落叶的飘零之间洒下点点的阳光,金黄耀眼。

“唔,快是冬季了!”收了收缰绳,勒紧了马缰,一身骑装打扮的英国威尔士亲王、康沃尔公爵-威廉王储对站在一边的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说到。

“这个季节正是马匹修整的好时节,正是长膘的时节!”一名仆从走上前去,牵住马缰,翻身下来的威廉王储摘下手套,连同鞭子、马术帽,一起递给仆从。

“这匹‘五月花’越来越通灵性了!”威廉王储拍了拍马头,昵爱的梳了梳流苏样飘逸的鬃毛。一旁的仆从递过来毛巾,王储擦了擦手,转身在德文郡公爵身旁的沙滩椅上坐下。

撑立着的太阳伞挡住了懒懒散下的阳光,眯着眼看着马场上几个纵马而驰的骑手,威尔士亲王对一旁的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问到“阿富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都还好,正在按原先的设想进行着!”德文郡公爵微微颔首答道“北安普顿亲王-哈里王子殿下今天发回伦敦的战报提到了之前在贾拉拉巴德的战果!”

“唔,什么战果?”王储殿下很是淡然的说道,似乎这一切他都并不是很关心似的。

“贾拉拉巴德之战,阿富汗的那支抵抗武装组织被歼灭!”德文郡公爵的话音里满带着压抑不住的欣喜与得意“皇家苏格兰龙骑卫队-第3装甲中队作为诱饵,法国佬的第6幼鹿轻装甲师以及德国空军JaboG -33 Büchel多重任务联队外线掩护,终于全歼了这伙武装!”

“那不是很棒吗?”王储笑了笑,浅酌了些许杯中的Chivas Regal(芝华士),冷然的说道。

“唔,这瓶Royal Salute(皇家礼炮)应该珍藏了几年吧!”没有搭理楞在那里的德文郡公爵,王储回首在另一边的托-伊-坎贝尔公爵说到“味道很是芬芳!”

“是的,王储殿下!”作为阿盖尔公爵的第十三世继承人,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不仅仅是坎贝尔人的首领,更是英国王室在苏格兰最重要的代表人。无论在什么时候,托-伊-坎贝尔都是显得那样的低调,尽管在悠久而尊贵的家族史中,阿盖尔公爵从来都是与英国王室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在苏格兰议会中担任了众多要职。

从坎贝尔勋爵到阿盖尔伯爵,从阿盖尔伯爵再到现如今的阿盖尔公爵,从西部岛屿海军上将到‘苏格兰王室世袭主管’,尽管拥有着众多的封号,尽管负责着王室在苏格兰的内部事务,尽管有着和王室深厚的渊源,但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却从来都并不是以皇家事务为主。

因弗雷里城堡是这位勋贵的天地,作为创立于1801年的Chivas Brothers Ltd(芝华士兄弟公司)的品牌代言人和地区经理,这位年轻的阿盖尔公爵似乎更多的时候都在忙着给芝华士做推销。相比于他的祖辈,这位阿盖尔公爵的第十三世继承人似乎显得有些‘不务正业’。

坎贝尔家族的历史上既有在1796年被授予英国陆军元帅、指挥苏格兰卫队的第五世阿盖尔公爵-约翰-坎贝尔这样叱诧风云的军人;也有令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权力巅峰者-肯尼迪、赫鲁晓夫、甚至是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都成为其入幕之宾的珍-坎贝尔这样的冷战交际花。尽管坎贝尔家族政治上风云人物多不胜举,但成功的商业人士却只有托-伊-坎贝尔这一个,这一点似乎是和德文郡公爵的家族背道而驰,谁都知道德文郡公爵善于理财,而到了-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这一继任者这里,却开始对政治出乎意料的感兴趣起来。

“在1843年,Chivas Regal曾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御用酒!”阿盖尔公爵微微庆身说到“无论是Chivas Regal 12(芝华士12年)、还是Royal Salute都是经过精心酿造的!”

虽然并不知道这位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储君,未来的王位继承人究竟是为什么将自己邀请而来,但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还是让自己努力的放轻松些。

既然是负责皇室对苏格兰的内部事务的‘苏格兰王室世袭主管’,自己就必须在国王陛下滞留在爱丁堡-豪利罗德宫期间,全程陪同。虽然国王陛下没有亲来,但年事已高的乔治七世国王迟早会……此时也就算是提前伺候这位未来的威廉五世国王陛下了。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心底默默的自我安慰到。

“唔,阿盖尔公爵怎么看阿富汗的战事!”正轻轻摇荡着酒杯,看着挂杯的威廉王储忽然开口说道。笑说着的威廉王储似乎都没有去瞥一眼尴尬在一边的德文郡公爵。

“我只能说我很精通于威士忌!”托-伊-坎贝尔笑着岔开了这一尴尬的话题。

“那位是罗恩侯爵吧!”见阿盖尔公爵有意的岔开了话题,威廉王储也没有再说下去。

“是的,王储殿下!”见威廉王储的目光投下了马场上一个穿着浅灰色骑装的年轻身影,阿盖尔公爵回答说到。作为每一位阿盖尔公爵继承人,都首先会成为罗恩侯爵,而后才会继任公爵的头衔。作为托-伊-坎贝尔长子的阿奇博尔德-弗雷德里克-坎贝尔也不例外。

“几年没有见到弗雷德里克,都已是这么大了!”王储依然是浅笑挂在脸边。

“呃,是的,王储殿下!”偷偷瞄了一眼另一边的德文郡公爵,托-伊-坎贝尔回答说到。

而僵在一边的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此时并不比阿盖尔公爵好多少,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托-伊-坎贝尔投来的目光,威廉-卡文迪许匆忙的转过视线去。看来阿盖尔公爵对这位王储殿下也同样是心惊胆跳。真是见鬼了,难道这位打小就死了娘的王储真是和他父亲不同?

鬼才知道呢,那位爱丁堡公爵-北安普顿亲王-哈里王子殿下同样也不是什么等闲,从小就皮实、给王室惹是生非不断的哈里,还有这位未来的威廉五世国王,难不成联合王国又要回到过去?德文郡公爵的心猛然悸动了下。宪法、国家体制是不允许这样的!卡文迪许思付到,可是不管怎样,君主的强势终归不是什么好事。德文郡公爵默然的摇摇头。

“都说中国人在非洲实行的是新殖民主义,对于这种在旧殖民体系解体和非殖民化运动取得成功后诞生的间接统治方式,两位公爵怎么看待?”放下手中的酒杯,威廉王储淡笑到。

德文郡公爵愕然酝酿了下话语,说道“科林-利斯在他的《新殖民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中提出过‘新殖民主义本质上就是一个国家的人民大众受到外国资本。通过非直接殖民统治的方式进行支配的一种体系’。也就是可以看做为是殖民主义在新时期的继续和发展。”

“而斯塔夫里阿诺斯则认为‘如果说殖民主义是一种凭借强权来直接进行统治的制度,那么新殖民主义就是一种让予政治独立来换取经济上的依附和剥削的间接统治制度。’虽然表述和侧重有所不同,但实际上的差别并不大!” 德文郡公爵洋洋洒洒的引经论据着说道。

“那么联合王国在印度的影响力呢!”一直低调着漠不开口的阿盖尔公爵忽然开口道。

正侃侃而谈着的德文郡公爵顿时变了脸色,一脸的惨灰,大英帝国在印度的利益是谁都知晓的事情,尽管这个国王王冠上最为璀璨的明珠已然独立,但不管什么时候,作为英联邦的印度都永远被联合王国的荣光所笼罩着,这一点是谁都知晓的事情。

似乎从1600年东印度公司在印度落脚、开始自己的殖民拓展史那天起,大英帝国就从来没有和印度断绝过任何的关系,即便是在印度独立之后,新德里与伦敦之间的关系依然是那样的藕断丝连连。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也是谁都不得不去承认的。即便是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甚至是远去的那头曾经的红色北极熊-苏联,都没有谁能够取代大英帝国在南亚的影响力,300多年的殖民统治使得印度贱民从骨子深处被烙下了印记,奴才就是奴才。

“既然阿盖尔公爵也这样认为,那么就太好了!”威廉王储抚手笑道“无论是中国人才非洲,还是我们在印度,无论是否是新殖民主义,利益都是永远正确的!”

“但规矩总归是存在着的,利益也有它划分的准则!”威尔士亲王-威廉王储冷笑了笑“中国人将他们的利益点存在于太平洋,那么我们会容忍,比较太平洋是美国人家门口的池塘。但如果北京想把他们邪恶的龙爪伸到印度洋,并继续扩展他们在非洲的存在势力,那么这将很显然是绝对不能够被容忍的。”王储冷冷的说道“无论是王室,还是内阁,国王陛下与戴维-卡梅伦首相都这样认为,在大英帝国的利益问题上,王室和内阁永远是一致的!”

顿了顿话语,威廉王储继续说到“贾拉拉巴德之战不过歼灭了一小股武装分子,而且这股武装力量并不是那个幽灵,我已经责成爱丁堡公爵-北安普顿亲王继续加大搜索力度!”王储若有所意的瞥了一眼默然着的德文郡公爵“无论幽灵的背后是不是北京,我们都必须要……”

“所以阿盖尔公爵,Chivas Brothers Ltd接下来会临时安排一场新德里推广会,这将是一个重点!”威廉王储笑着对托-伊-坎贝尔说到“在新德里,我们将会从那里开始!”

说着威廉站起身来,目光带着寒意扫过托-伊-坎贝尔、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两位公爵“无论是王室还是贵族、又或者是内阁,在联合王国的利益面前,都永远是一体的!”王储说到。




加油哦,今天开始努力更新了,大家多支持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