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四章 国防战略委员会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龙行键没有时间顾及儿女的情事。这段时间一直忙他的委员会组建和空军部的组建,除了早饭在家里吃,中、晚餐一般都在机关,有几个晚上就住在了机关。搞得夫人们又开始埋怨,埋怨他不注意身体,不顾家------休息日也不能消停。 当卢相这个不速之客在一个秋雨连绵的休息日登门,龙行键必须回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龙行键没有时间顾及儿女的情事。这段时间一直忙他的委员会组建和空军部的组建,除了早饭在家里吃,中、晚餐一般都在机关,有几个晚上就住在了机关。搞得夫人们又开始埋怨,埋怨他不注意身体,不顾家------休息日也不能消停。

当卢相这个不速之客在一个秋雨连绵的休息日登门,龙行键必须回家接待这位贵宾了。

雨下的很密。怕溅到行人,车开的很慢。龙行键透过车窗,远处的楼房都隐没在绵密的雨幕中,路边哗哗流着清澈的小溪,连日秋雨将道路都清洗干净了。

卢相上门有什么事?上门而不是到自己的单位。龙行键下了车,家人打着伞迎接,龙行键问,“卢相没走吧?”“回老爷的话,卢相在客厅等着呢。”

沿着回廊,龙行健来到客厅,见婉儿正陪着卢秀说话。

“对不起,让卢相久等了。”龙行健对卢秀施了一礼。

“龙帅勤劳王事,卢某佩服。”卢秀站起来还礼。

“卢相有什么吩咐,打个电话,行健一定上门就教。这么大的雨亲自来,让行健惶恐不已。失礼之处,请卢相多包涵。”久在官场,龙行健对贵族之间的一套略显虚伪的应酬功夫不陌生。

“是卢某这个不速之客失礼了,还好长公主殿下没有将卢某赶出去。哈哈。”轩辕台去世,婉儿当叫长公主了,轩辕磐育有一女,但并未给与封号。

婉儿知道卢秀登门,必有要事,刚才丈夫不在家,代为接待,现在龙行健回来,当即起身告辞。

“公主莫走,第一件事是私事。正需公主许可。”卢秀笑着说,“犬子无咎和令爱欣小姐之事想必二位听说了,前日无咎带欣小姐到我那里了,我跟内子很满意。无咎今年已经从帝都大学毕业,在新闻总署见习。欣小姐尚在读书,想征求二位的意见,能否将事情定下来?我知今日上门提亲,与礼不合。我跟内子说,龙帅是大英雄,不拘于常礼,必不为以卢某此行为忤。”

龙行健哈哈大笑,“龙欣的事,我也是刚听说。我一贯的态度,他们的事他们自己定。”

“龙帅果然痛快。”卢秀微笑着。“公主意见如何?”

婉儿沉吟着,她知道在卢家这样的世家大族眼里,她才是龙行健的正妻,“阿欣与令郎爱恋,她妈妈跟我说过了。我家的情况有点特殊,阿欣毕竟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父亲当然可以做主,但总要征求一下苏洁的意见。这样吧,我来问问苏姐,改日登门向卢相禀报。我本人是没有意见的,无咎那孩子我见过,人才没的说。”她欠身施礼告退。

“卢相,我虽为公爵,但是穷小子出身,对孩子们基本上没什么管教。尤其是这个龙欣,更是由着性子胡来。我对他们的婚姻有一个基本的态度就是自愿,真的。只是卢府千年高门,恐怕要让你头疼了。”

“龙帅,帝国正经历千年的变局,风俗不免也在变。卢某看得很清楚,反映在婚姻上,自由恋爱恐怕是主流啦。家叔曾说过,潮流浩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固守着传统恐怕不是明智的行为。我对子女婚姻的看法和龙帅近似。此事我只是表明个态度。倒是当前政局,卢某颇有疑难,所以登门就教,望龙帅不吝赐教。”卢秀喝了口茶,“前次御前会议讨论人事问题,龙帅未发一言,不知龙帅是如何想的?”

“卢相太过痕迹啦。那种场合,我能说什么?皇上已有主意了------”

“但是卢某曾闻龙帅曾为空军部长的人选和皇帝争的面红耳赤。”

“情形有所不同。有必争者,有可争者。空军为新建之高技术兵种,关系到帝国的安全和未来战争的胜利。外行或不称职者绝不能上这个岗位。何况我受遗命,不能对不起先帝,对不起帝国。因此为必争,好在陛下从善如流。军队以外,我没有发言权啊。”

“龙帅过谦了。那日我看军方重将多看龙帅脸色。就是崔总长似乎对萧远翔的任命也有不满。当时如果龙帅出面相争,局面又有不同。军队为帝国柱石,这没错。但政府副首相的职位也不能滥竽充数。王家最近咄咄逼人,四处伸手,大概准备弃商从政了。龙帅没感觉到吗?一个司长,芝麻大的官,就能越级提拔,一步登天。如何能让政界心服?还有那个司马雪岭,籍籍无名不说,还是司马家子弟,竟能出任如此要职。皇帝用人的痕迹太重,恐非帝国之福。龙帅,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履霜坚冰至。官员升迁,帝国自有章程,陛下如此随意,我恐开启不好的风气啊。”

龙行健笑笑,“说到帝国官员升黜,行健倒有点心得。先帝在世之时,帝国重臣多有二十年不变者,好处是业务娴熟,人事关系熟稔。缺点则是暮气日重,难免有尸位素餐者。我在兰斯多年,观其政风,与帝国多有不同,高官鲜有任职十年以上者。其政府首脑为总统,五年一任,到时不能连任,必须下台。最高首脑如此,部长,省长可想而知。在彼之制度下,官员必须做出政绩,否则下台丢官是不能避免的。皇帝登基,总想使唤几个得力的臣子,也属人之常情。借此或可督促官员奋发进取,这当然是有利的一面。多谢卢相对行健的信任。说实话,我所担心者,在于国家大政方针的擅自变更。我对政务基本上是一窍不通,但私下认为,当务之急者,是富强帝国。如今帝国强则强矣,富却不敢妄言。如果算算平均,我们或在大陆垫底了。先帝临终之时,念念不忘于此啊。”

“龙帅之言颇有道理。敢问龙帅,如何富裕帝国?”

“卢相考校行健了。隔行如隔山,行政之经验,帝国没有比卢相更高明者。我倒是觉得,帝国几百年来的等级制不是个好办法,比如贱民,虽然人数不多,但总是一个阶层,他们被剥夺了许多权力,不能从政,不能从军,虽然在战争时期放宽了一些限制,但这部分人永远被压制于下层。我在兰斯曾读其立国宣言,亚历山大曾说‘人人生而平等,’真是振聋发聩,其中蕴含的真意值得我们深思------”

“龙帅此言卢某不敢苟同。那些贱民多是顽劣之辈,不懂礼仪,没有文化,寡廉鲜耻,如何给他们权力?兰斯国情与我们不同,他们的制度若是好,怎么能败给我国?”卢秀曾惶惑听过龙行健有解放贱民的传言,正好谈起来,立即表明了他的态度。

“不给他们权利和机会,他们永远是贱民。”龙行健笑笑,“卢相一定还有重要的事情指教我。”

“指教谈不上。陛下近日要听明年的政府规划。在这之前,曾要我汇报财政状况,今年略有赤字,不要紧。按照陛下的打算,也许明年就是大赤字的年份。”

龙行健虽不懂经济,但最为御前大臣,参加经济方面的会也很多次了,“帝国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吗?怎么还有赤字?”

“这几年赤字一直存在。调整战争经济是花钱的,大批工厂转产,原来是重工业和军事工业挂帅,现在要补轻工业和农业的课。另外,发行的战争债券也都到期了。国家不能失信于民。陛下提出了几个宏伟目标,在交通建设,能源建设上都有大举措。仅仅伊洛江水电站的重建就预算了230亿金元。民用航空要大上,各州都要新建和扩建机场,帝都准备在西郊再建一个民用机场,交通部规划做的很大,客流量达1000万人次。铁路改造,新干线的建设,都是吞钱的主。最关键的是海军,上官元帅提出的重建大洋舰队的方案打动了陛下,这个方案没经过总参,直接摆上了皇帝案头,明年将同时新建14艘大型舰只,其中四艘改进型军神级,老舰的现代化改造量也很大------龙帅,仅靠发行建设债券是不够的,政府正酝酿着增税方案。我以为,海军的步子太大了,按照国防委员会的职责,你是可以对军费和装备采购表态的,希望军方不要在明年有太大的动作,否则经济难以承受。”卢秀说。

“海军的计划我没看到。新建那么多军舰干什么?要知道技术的进步是很快的,我们在大洋上已经没有对手了,这样做不合适。就是您说的建设方案,步子也有点大。民用航空刚处于起步阶段,帝国的航空厂摆满了空军的订单,明年准备装备三~四个联队的喷气式飞机,恐怕没有多少力量再生产民航飞机了。至于增税计划,我听了也不舒服,征税都是向平民征税,哪能收到贵族的一分钱?这个方案不合适。”龙行健说。

“所以我跟你通个气。陛下急于建设。出发点我理解,但经济自有其规律,不能胡来。但税制是个大事,不要在御前会议上提了。卢某当龙帅是自己人才说这个话的,这涉及帝国的根本大政,提出来就是站在了所有贵族的对立面了。卢某岂不知此中的关窍,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卢秀说。

“我在兰斯时,曾听关于南五州的重建问题。就此跟先帝提过,先帝表示应当逐年安排专项资金用于南五州的基本建设。战争期间,南五州的损坏是最严重的,不仅是人的伤亡,而且是彻底的破坏,衡东城几乎被夷为平地。我的副官夏声远上尉是衡东人,据说城市的基本功能尚未完全恢复,战争结束快十年了,这样的欠账应当早还了,既然说到明年的财政安排,希望卢相将南五州重建作为重点。”龙行健说。

卢秀叹了口气,“何尝不是。兰斯赔款,我曾建议将一部分专门用于南五州的基础建设,道路,桥梁,电力设施及城市的重建,但大部分被人头费吃掉了,部队复员转业和阵亡伤残抚恤是很大一块,然后是经济调整,企业转产,用于南五州的资金确实不足。彩云、镇南两州的州长多次找我,希望中枢多拨一些资金,或者减免税务,但是------”

“至少应当减税。”龙行健说。

------

首相首次到龙府,帝国的二位大人物谈了很长时间。谈话完全是在彬彬有礼的气氛中进行的。龙行健所不知道的是,卢秀此行是跟其叔卢砚商量的,目的是结交这个在军界有很大号召力的强权人物。新皇登基以来展露的用人及政策苗头,似乎露出对卢家不利的信号。唯有结盟,和更多的强者结盟,方能延续卢家数百年称雄政界的历史。恰好卢无咎冒冒失失地将帅府千斤带回了家。本来卢家是不容忍子女在婚姻大事上自己做主的,尤其是在娶正妻的大事上。但龙欣的身份打动了卢家,卢家认为和龙家结亲是个不错的选择,才有了卢秀雨中冒昧的拜访。卢秀的目的似乎达到了,又似乎没达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