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三十一节 兵指宁国

xy99991 收藏 14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宁国,对日军而言,在南京战役结束后,其实已失去了战术上的价值,更谈不上什么战略上的价值。作为理智的指挥官,在此几乎没有可能获得新的进展,却又深入敌军腹地的军势,早就应该作出必要的调整,而退出也不是什么不可考虑的问题。现在日军刚结束上海战役与南京战役,尤其是南京战役后期,因为一支中国军队对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宁国,对日军而言,在南京战役结束后,其实已失去了战术上的价值,更谈不上什么战略上的价值。作为理智的指挥官,在此几乎没有可能获得新的进展,却又深入敌军腹地的军势,早就应该作出必要的调整,而退出也不是什么不可考虑的问题。现在日军刚结束上海战役与南京战役,尤其是南京战役后期,因为一支中国军队对宜兴、长泗地区的攻击,使得围歼南京中国军队主力的行动一时变得不协调,使得中国军民从西边芜湖这个最不该出现问题的地方,逃脱了。而本来用于围歼南京军民的军队,在一部份回击宜兴、长泗地区却又扑了个空。于是这支军队成了中国人的骄傲,从南到北的报纸上都是这支军队的消息。日军第十军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支军队竟然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如果说这支军队是一个师或一个军,日军是会相信的。中国军队的少数精锐军团,还是有战斗力的,但说它是一个团,日军很自然地判断中国军界这次是学聪明了,开始会做保密工作了。中国军界的真实目的就是想将这个有战力的军隐藏起来,什么时候再突然地从什么战场出现,好起到出人意料的作用。中国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中国军界还煞介有事地搞出一个功勋独立旅出来,而这个旅的前身是可笑的什么宁国保安团,改编只有一个月左右。而他们所说的那个宁国现在还在日军的一个大队的控制下。虽然这个大队不胜其扰,不断被宁国一支游击队不断偷袭,这支不断偷袭宁国日军大队的部队,可能真是什么宁国独立旅。其战力与在宜兴、长兴地区作战的中国军队,毫无共同之处,不可同日而语。中国人就喜欢玩这种虚张声势,根本不值一顾。而将这个大队在几乎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仍留守在宁国,就是对这种虚张声势最好的回应与讽刺。宁国也不是完全孤悬在外,在宣城有两个大队的日军驻守,随时能够派出一个大队到一个半大队的日军进行支援。宣城至宁国也就五十公里左右的距离,虽然多是山路,不利于行军,但最多两天也就可以赶到了。现住宁国的大队就是在中国军队的袭扰中两天就赶到了。而宁国山区即然不利于日军的运动与展开,也就不可能利于中国军队的运动和展开,在没有重炮与坦克的情况下,中国军队想在两天时间内攻破宁国已有防御工事的帝国军队的一个半大队,那中国军方得调动多少部队?大量的部队即使在山中运动,全不被帝国军队的侦察机发现?会不被宁国驻军感知?所以无危险可言,除非中国军队决定在这个不重要的方向,主动地发起大规模进攻,却获取一个几乎无战略意义的地区。这同样是不可能的。还有一点,就是中国军队军队刚经历过上海战场与南京战场的大败,怎么可能在仅仅一个多月之后,就有能力发现大规模的进攻?如果这样的话,那就不是中国了,至少对中国军队的组织能力要重新评估了。

。。。。。。。。。。。。。。。。。

杨浦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成了连长了,按独立师的军规,他是已符合结婚条件的人了。如果放在过去,他一定会寄信回家,让爹可他说一门好的亲事,等他回去结婚,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中日大战时期,上前线是随时的事,死也是随时的事,现在能去说亲?这不是害人家姑娘嘛?没有办法,只好狠狠心断了这个念头,等哪一天把小日本被杀光了,这话是师长说的,哪一天把小日本杀光了,到那时还没死,再回家娶媳妇吧。

现在连里的很多战士还不熟悉,虽然班、排长都是老熟人,都是老保安团出来的,但那些补充进来的兵可不是老保安团过来的这些补充兵基本上是宜兴与长泗就跟着杨浦干了,也有两月了,但毕竟只有两月,和老保安团的大家在一起干了三年可是不一样的。在心理上杨浦一时还没能适应过来。

现在原来的副班长梁栋已成了副连长,赵全有、刘和、朱大虎分别成了一、二、三排的排长。赵全有和朱大虎的伤已养好归队了。杨亮、刘晓义、赵兵、李三、蒋三万,以及后来加入他们班的张国柱都做了班长。江二狗在宜兴阵亡了。吴江也在长泗地区阵亡了。

虽然现在的二连经过一个多月的高强度训练,已经比在长泗地区协调多了,现在杨浦正名为连长,在长泗地区的时候,因为补充兵多,杨浦班就达到了七十几人,也就行使了排长的职责。因为战功,杨浦获得了越级提拔的机会。但是作为连长,指挥一百八十几人的一个连作战,杨浦还是第一回,心里没底。杨浦跟老伙计梁栋说了自己的担心。

梁栋说,我也担心,要不这样吧,把三个排长找过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赵全有、刘和、朱大虎过来后,杨浦说:

“今天我去了营部,营长命令我们这次作战的任务是诱敌,通过攻击日军据点,将宁国的一部分日军引出,我团主力二营、一营分别从黄山村和五里铺出击,将其包围,给予歼灭。然后全团趁胜包围宁国县城。你们看看,这仗该怎么打?”

白村的地形,原保安团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村子的北面是西津河,西边是刘村坝,现在刘村坝的人早就撤到青龙以西了。刘村坝已是山区了,白村算是山脚。白村位于一小块并不高的坡上,留守宁国的104团已送过来一幅简易地形图,图上标有日军驻守小队兵力布防的位置,及其日军小队的人数,及武器。有一个装备三个掷弹筒的掷弹筒班,三挺歪把子机枪。共54人。

朱大虎是急性子的人,先说了说:

“不管怎么说,要先打掉日军的掷弹筒才行,这个东西躲在村子的房子里,有点麻烦。机枪不怕的,加上连部的我们有十一个阻击手呢。”

刘和说:

“我看还是用一个诱字,先让敌掷弹筒发炮,然后,我们各班的掷弹筒散开了与敌掷弹筒对敌对射,打得火热的时候,再投入连八二迫击炮班一举将敌掷弹筒打掉。然后再用阻击手干掉日军的机枪手后,再困住日军步枪手。让敌呼叫增援。接敌的时候,我们要有一个排从村东方向过去,切断鬼子的退路,要不鬼子说不定就跑了。那就起不到诱敌的作用了。等敌援军到了,这个排务必撤出,与另两个排会合,不要给鬼子包了饺子。”

赵全有在夜袭的时候受了伤,现在变得慎重多了,也会动脑子了,他说:

“战士们的掩体一定要挖好,战前要各班长向战士们传达不准出击的命令,尤其是刚加入我们连不久的那些补充们,不要将他们要老部队的坏习惯继续下去,不要动不动就是冲锋,拚刺刀,搞得一个个像江湖好汉似的。最有力的杀敌方式是射击,独立师不差那几颗子弹。战前要讲,作战时,班组长在战壕里也要讲。习惯这东西是很难改的,一激动就会冲上去了,作不必要的牺牲。”

大家都说赵全有说得有道理。

梁栋说了个节省弹药的法子,这法子是梁栋遇到的新四军教官说的,说是在在小汽油筒放小爆竹,可以造出机枪射击的效果。弹药能省还是省点。

当家才知柴米贵啊。梁栋虽没结婚,却比他们年长几岁,二十五的老人了。

杨浦想了想说:

“大家的想法不错,还有一点,104团虽然送来了简易地图,我们连的侦察也还要进行,我们几个分批次去,各排也可在这次侦察中,选定自已排阵地的位置。在自己家门口作战,能减少几个伤亡就减少几个。”

赵全有问了:

“连长,战斗大概什么时候开始。”

“营长只是叫我们加紧准备。营长说了准备好了等通知。”

刘和说:

“我看啊,还是老规矩,只要这两个条件具备了就可以打了?”

“哪两个条件?”

“一是部队做好了准备。”

“这个当然了,要你说。”

“第二是天大风或下雪,云层厚。”

“这要你说,在保安团的时候就知道了。狗日的。”

“嘿嘿。”

南方长江中下游地区,冬天阴天那是太多了。

。。。。。。。。。。。。。。。。。

小野申二中队长自进驻宁国后,就一直受到支那军队的袭扰,不胜其烦。先是在宣城至宁国的路上,受到支那军队的强力袭扰,突破重重困难历时二天,小野申二和板田一个半大队在付出二百一十六人伤亡的代价,才到达了宁国。不到六十公里,堂堂帝国陆军竟走了两天!这就是一个中队失去了战斗力啊。现在八十三个轻伤都已归队。损失的战斗人员也在半个月前得到了补充,但这些补充在一个半个月内差不多又被消耗掉了。再加上进驻宁国县城后,因不断的袭扰,与在出击中受到的损失再加起来计算,阵亡人数又达到了八十二人。受伤的也达到五十一人。也就是说,在小野申二大队与板田的两个中队,自进攻宁国以来,短短的一个多月内,也没打什么大仗,全部阵亡人数在二百一十七人。也就是说现在他的部队缺编一百三十三人。

跟这支支那军队打仗真叫郁闷。他们从来不会拉开架势与你公平对决。他们总是在夜里,或凌晨,袭击你的哨所,哨兵。几枪一打,也不管打着没打着,转身就跑,你不追击,那好,他过个个把小时,从另外一个角度打两枪,你追击了,好吧,你人多,他给你埋几颗地雷,你人少,他的人就多起来了,打你一个伏击,你的援军来了,他们这边一群,那边一群往山里猛跑。山里他们熟,虽然帝国军队追击的速度并不慢,但他们总能逃脱,他们中也只有那些因为运气太差,被流弹击中的,才可能被帝国军队追上击毙。俘虏是不可能的,他们大多会选择拉响手榴弹。

他们就是夜里的蚊子,白天的苍蝇,你一动手,他们就飞走了,你刚要休息一会,他们就又到你的耳边嗡嗡叫,伺机咬你。

他们还控制着宁国到宣城的道路。现在宁国驻军的补给线,可以说是完全控制在他们手中,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小队押运的,结果这个小队全部阵亡,物资全归了山里的支那军,后来每次是板田的两个中队去港口镇迎接押运队。物资才能平安到达。但路上还是不断受到山中支那军的袭扰。每次押运回来都要伤亡十七八个。没有例外。

小野申二也想过以物资为饵设伏,打击支那军,但支那军却围攻了县城南边的朱家冲哨所,主力在外,县城守军当时只有一个中队,不敢出援,结果一个班的守军全部阵亡。看来山中的支那军队对帝国军队的调动了如指掌。也正因如此,小野申二将县城周围的哨所进行了合编,只保留了三个,分别是白屋,平兴,潘村渡渡口,每处一个小队。这样情况才没有恶化,山中的支那军没有在短时间内攻破帝国军队一个小队的驻防地。但这三处三天两头受袭是不可避免的。

山中支那军队五天前曾攻击过潘村渡口哨所,整整攻击了近一个个小时,直到县城中的两个中队前去支援才撤退。

这种情况,小野申二已经向联队部作了汇报,但这份报告看来在联队部没有引起注意。

今天天刚亮支那军又对白屋村哨所发起了起攻。板田君又带着两个中队前去支援了。白屋村离县城五公路不到,板田的的两个中队四十分钟后应该能到达。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