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十九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原来是八路友军。”吴志伟同韩大海一起还礼后主动地伸出双手同对方一一握手后吴志伟又道:“我们是国民革命军XX师的部队,鄙人吴志伟,这是我的副连长韩大海。”吴志伟笑呵呵地显得很高兴,因为这毕竟是从无名岛回来后他的这个小部队与日军打了数仗后所遇到的第一支抗日的正规部队,尤其是打仗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九



在十分的惊悸之余,谷村举起了指挥刀猛地站起了身大声命令众日兵停止退却并就地寻找地形隐蔽还击,然后他又很迅速地趴在了土沟的边上清楚地看见自己大队的两挺重机枪和四门迫击炮的四周躺满了土黄色的尸体!不仅如此,刚退下来的日军士兵们在失去了各级指挥官及时而到位的督促下正在茫茫然不知所措的状态下仅仅凭借着一股子武士道的精神以各种姿势向四下还击,但仅仅是很短时间的几个动作,这些个他能够看见的勇士们就以各种很悲惨的姿态被对方打倒而毙命!


耳听着如狂风呼号般的子弹和炮弹撕裂空气掀起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和身边掠过、近处一些负伤倒地的士兵们濒死前绝望无助的的哀号和到处都是血淋淋的现场画面等情景让谷村的神经几乎崩溃了!大日本皇军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攻击?于是,在权衡了战场上的形势之后,谷村终于下达了冲出包围圈、向沂南城撤退的命令!


在他迅速地一连串的命令下,也在越来越近似乎追赶着他的士兵们从山坡打向平地、又从平地轰向大队指挥部的土沟所在的迫击炮弹的轰炸下,仅余200人的日军部队终于以一股子顽强执着的精神从土沟里直起腰来挺着步枪嗷嗷大叫着向两边冲锋并掩护着中间的一些伤兵和谷村等军官沿公路向左侧边射击边退却!


向两边冲锋的日军士兵仅仅是做个样子,他们或跪或立地举枪射击,以便让前面的伤兵和军官们快速通过这个三面环山的绝地。但是,既然有伤兵拖累就不可能撤得太快,而却没有什么遮掩的地形更使得他们一边撤一边留下一片片的尸体!攻击的这边除了原来两面山坡上的八路军纷纷下来追击打枪显得声势强大之外,后加入的小股部队只是在原来的位置上仍然持续着机枪和步枪的准确射击,只是掷弹筒和迫击炮渐渐地停止了发射!


尽管那小股部队的准确射击仍然不断地打倒着一个又一个的日兵,但夹在退兵中的谷村似乎觉得这支装备精良、作战强悍的部队仍摆脱不了国民党正规军在中日战场上屡屡因火力太弱和士兵们的战斗素质很差而畏惧日本部队的胆怯心理,绝对不敢打一场彻底的追击战或者歼灭战!看起来,他们还真是缺乏这等有魄力的指挥官!


吴志伟的连队在经过了一场远距离的伏击战,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子弹和一少部分炮弹,要不是戴云飞等人商定尽量不用迫击炮而省下的炮弹用在了这个战场上以突然袭击的战术方法迅速地扭转了战局,也绝对不会有此刻日军的士气颓然丧失和己方、尤其是在两边山坡上打伏击的五、六百八路军的官兵们战斗意志的高昂和锐不可当的士气!


已经打光了所有的迫击炮弹和掷弹筒榴弹的吴志伟连队在高处用枪远送着向日军的来路溃败下去的残兵不久,他们看见两边山下冲下来数百的八路军战士涌到了这个小谷底唯一出口的路边上向前面开枪,于是便收起了枪走了下来。在吴志伟带着一排、韩大海带着射击队和二排、四排会合在一起的时候,停止了追击的身穿各色百姓服装的八路军里走出了十几名身穿军服的人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多谢贵军鼎力相助!”只见来人中领头的是一位三十多岁、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他身穿浅灰色军服,左臂章上一块白布有明显的“八路军”三个字。来人走到吴志伟以及韩大海的面前一个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我是山东八路军游击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罗汉民,这位是我的教导员刘同启。”他指着同他并排的一位二十八、九岁身穿同样军服的军官道。


“多谢贵军的大力援助!”刘同启敬礼道:“敢问二位是------”


“原来是八路友军。”吴志伟同韩大海一起还礼后主动地伸出双手同对方一一握手后吴志伟又道:“我们是国民革命军XX师的部队,鄙人吴志伟,这是我的副连长韩大海。”吴志伟笑呵呵地显得很高兴,因为这毕竟是从无名岛回来后他的这个小部队与日军打了数仗后所遇到的第一支抗日的正规部队,尤其是打仗也很有一套的友军部队!


“原来是吴、韩二位长官!”罗汉民同刘同启又同时敬了个礼然后罗汉民说道:“早就闻知贵军从海上杀回大陆,带领一支钢铁般的队伍在鲁东南一带杀鬼子打出了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威武强悍、锐不可当!”


“呵呵,过奖、过奖。”吴志伟笑道:“咱们都是中国人,咱们都是汉、唐先人的子孙后代。我们部队自经历了和小鬼子打了一场血战后,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精兵强将!来,除了我的副连长———这位既能带兵打仗冲锋陷阵、又能运筹帷幄以少胜多的帅才之外,我再给你介绍这些个个都能独当一面挑大梁的战将!”说着,他又将戴云飞、王志刚、刚带三排返回来的李小山、郑少海、孙守田和刘刚等人一一介绍给了罗汉民以及刘同启。


当官的在一起握手招呼,当兵的也在一阵骚动之后围到了一起。原来吴志伟连的50名新兵因全是当地人,同这支八路军第六大队的许多当地子弟兵不仅都认识、甚至还有不少是同村的乡亲乃至兄弟!但除了这些新兵们与八路军的士兵们聚在了一起外,吴志伟连队其余的一百左右名老兵们均排列整齐、表情沉静地原地待命,这让罗汉民和刘同启等八路军的军官们暗自惊诧。


韩大海与对方的人握手招呼了之后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思忖着对方的二位指挥官在刚才的见面时的招呼和致谢时,前者说了一句‘鼎力相助’,后者道了声‘大力援助’,均在不经意间显示出了一种绝不服输的骨气和傲气,这倒是一种不可小瞧的气概!韩大海想到这里时又看了一眼罗汉民以及刘同启一眼,恰巧此刻罗汉民也瞅向他,韩大海在对方显得十分坦率的眼神里发现了一种难得的东西,于是他微笑着向对方点了点头。


韩大海看看手表和天色,低声吩咐了李宝亮上山让几个看战马的士兵把战马带到这里做好返回的准备,然后走到吴志伟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也就在这个时候,距他们两公里远的路上突然传来一声闷响,然后又是几声,众人们不禁一愣,吴志伟忙解释说这是他们的三排在日军溃兵所败退的路上埋设的地雷被日军踏响的事情。


“罗队长、刘教导员,”韩大海走到罗汉民以及刘同启等人的面前道。


“韩长官有什么事情请讲。”罗汉民问道。


“时候不早了,沂南、沂水两处的鬼子据点均距此不远。”韩大海说道:“贵军是否加快速度打扫完战场并撤离?”


“仅仅是我们打扫战场?”罗汉民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后面仍笔直地一动不动站立着的百多名士兵们问道:“干吗你们付出了好几名士兵的牺牲后却不要一份战利品而让我们打扫战场?我刚才同教导员和几个连长们商量过了,要把缴获鬼子武器和弹药的一般送给你们,这不,马上就要清理完了,然后你们带走。”


“不、不用。”吴志伟上来说道:“这些武器、弹药都是用来打鬼子的,谁拿着不一样?我们是牺牲了五名弟兄,但弟兄们的鲜血和生命不是用来换取战利品的筹码,否则我们岂不是成了土匪和奸商?这场战斗你们损失了上百官兵,你们应得的就更多,所以我们把自己的这一份送给你们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我们的士兵就有你们士兵的亲兄弟存在,更是为了我们都是在抗击小鬼子的战场上并肩战斗的中国军人!”


“这可不行!”罗汉民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此刻竟然被感动的面红耳赤,激动地说道:“说实在的,我们第六大队的士兵有不少人用的武器就是你们几个月前截鬼子的军火车后送给当地乡亲们、这些乡亲们又送给我们或者直接带着这些枪来参军的!大队里的不少战士不仅参军前曾经给你们装卸过那些装备,还赶着车去过五莲山呢!要不然我们对你们的事迹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这次我们两军第一次联手就打了这么大的胜仗,缴获的战利品你们不按公平的说法取走一半,不说我们的心里说不过去,也会被我们的上级责怪下来的!到时候让我们无法解释。”


“这样吧,”韩大海说话了:“把子弹给我们全部的三分之一,迫击炮弹和掷弹筒的榴弹我们要一半,所有的武器———包括迫击炮、轻重机枪等你们都拿走,以后再有配合作战的机会,战利品咱们一定对半分配好吧?”


罗、刘二人心中暗喜只是在嘴上坚持了几句也就表示了同意。


待战利品被八路军的众多士兵们摆在两边,这边众官兵们也眼看着李宝亮和另外的四名士兵牵着全连的战马向这边走过来时,吴志伟又问了一句:“罗队长,你们怎么会以自己一个大队的兵力来打这五百多鬼子的伏击?是碰上的打起了遭遇战还是事先布置好的?”


一听到这个问话,罗汉民和刘同启以及所有附近的八路军官兵们均不由地在眼神里冒出了明显而强烈的愤怒火花!于是,罗汉民胸膛起伏地喘了几口大气,大概地说明了原委:


原来这个谷村大队一共四个步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共1200多人,奉命从沂水经院东头、马牧池向旧寨地区开进。在途经一个小山村的时候,谷村见该村的景色清秀,便命令大队的两个步兵中队以及两个机枪小队并30多名骑兵先行一步到指定地点复命,自己则带两个步兵中队以及一个机枪小队开进村子里面做打尖休息。该部队在村子的各家各户强要了一些水果、茶水和若干土特产,这些举动除了让百姓们在内心里充满了愤恨外,倒还没有引起什么波动。


但一些日军军官们一见这些百姓们如此老实可欺,便立即变本加厉,冲进屋内翻箱倒柜不说,还强行调戏百姓家中的民女并冲上来七、八个日军官兵对该女子进行强奸!在这一家的百姓遭到了这伙禽兽们的蹂躏之后,家中的男主人奋起反抗,用一只梭镖捅死了两个日兵!


获知事件的谷村大怒,下令把全村的男人全部抓起捆绑并集中,把全村的女人不分老幼全部关进一所大户人家的粮仓内一拨一拨地带到边上的一个屋子里进行集体轮奸!这些村子里的男人们眼看着自己的女人和亲人们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被小鬼子祸害糟蹋,愤怒得个个把嘴唇都咬出了血!


于是,在忍无可忍中,便有人带头或用头撞、或用脚踹、或挣脱了绳子与这些日军官兵们拼斗了起来!只是,这些赤手空拳的平民百姓只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这些日军士兵们用刺刀捅死或被手枪打死而无一幸免!那些被轮奸完了的民女们也在后来被全部地杀掉!整个的村子连男带女一共347具遗尸鲜血淋漓姿势各异地横卧在一所大院内然后被一把大火并全村烧得干干净净!屠村结束后,谷村见天色已晚,便命令部队在距被焚的小村有两里地的一个小山洼里宿营。


几个在山里砍柴的村民侥幸地捡了条命,他们顾不上掩埋家里的亲人和全村的乡亲,连夜赶了近百里的山路到了莒县东南的竖旗山找到了有好几名本村青年参加的山东八路军第六大队。当该大队的大队长罗汉民等全体官兵闻知了这个他们曾经几次驻扎过的抗日堡垒村惨遭到了日军如此地灭绝人性地屠杀和蹂躏,无不个个义愤填膺,更有一些该村参军的士兵们无法抑制的痛哭声和震天的报仇声、使整个大队的所有官兵们都充斥着一股子火药桶般地复仇情绪!


罗汉民仔细地与刘同启和几个连长们商量了一下,又详细地向几个前来报讯的村民了解了这支日军部队的人数、武器装备和目前的动态以及行进的方向等情况,立即下了命令带着整个大队火速地行动了起来!


罗汉民十分熟悉该山村一带的地形,为了给百姓们报仇,更为了稳定部队官兵们的情绪,他决定冒一下险———尽管自己放出了信鸽向位于沂蒙山西南部的支队部首长们告知了这个情况,但是想得到支队或其他大队的增援力量是绝对来不及的!更何况支队的首长们是否同意这个擅自主张的战斗行动也在未知当中。


擅自行动则是必须的了!可是现实的问题是以自己的这一个大队———实际上也就等于一个营的兵力来伏击差不多是自己人数相当的日军部队,这在八路军的抗战史上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现在,部队官兵们的怒火熊熊燃烧、战斗的激情异常高涨,如果不借机打一仗消灭一部分日军从而平息一下官兵们的怒火,不仅将来的部队官兵们不好领导,还很有可能会在这一带的广大百姓乡亲们心目中降低我党我军的威信,这将是后果相当严重的、甚至是不好弥补的!因此,借战士们的愤怒情绪来激起他们杀敌报仇的作战意志和潜力,利用这一带两岭加一沟路的险要地形来弥补一下自己人数不多、武器装备相对较弱、单兵素质也较差的劣势,狠狠打击一下这伙豺狼般的日寇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