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行动 第一季 神剑出鞘 第二回 身陷囹圄(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随着身后坚实的铁门哐的一声关闭,方周知道自己已经踏上了危险的征途,后面的旅程不可预知,从这一刻开始他必须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方周的耳边又响起了陶副局长的话,一个人能完成什么事情,决定于他的信念而非其它,方周的内心陡然升起一股必胜的信念,在狱警的押解下他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前走去。

这里是南方某省一个特别监狱,在这里关押的都是重刑犯。监狱大楼内,每隔一段就有一道用几公分粗的钢棍焊成的铁栅栏门。方周在心里暗暗数着,已经通过了三道铁栅栏门了,还没有到关押自己的监号。

三名全副武装的狱警押解着方周在走廊里慢慢向前走着。脚上的铁镣滑过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虽然只是在押解的路上才带上脚镣,但是方周仍然感觉到了两个脚腕被摩擦的隐隐作痛。

狱警押着方周进入一个电梯间,方周扫视了一圈,发现这里的电梯都是专门进行了加固,顶部都带有铁棱子。他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电梯上升了三层。

电梯打开后又来到了一道铁栅栏门前,头顶的监控探头对准一行四人。走在前面的狱警在旁边数字键上按下了一组十多位数字的密码,随后听到镶嵌在水泥墙壁里的门锁啪的一声开启了。坚实的铁栅栏门自动地慢慢移向一边,前面的狱警带头走进去。

方周在心里暗暗说,好严密的安全措施,就是银行金库也不过如此。由此可知这里面关押的都是些什么样的犯人。

进入铁门里面的走廊,两边是关押重刑犯的监号,监号的铁门上半部也是用粗大的铁棍制成,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景,而且走廊上部还悬挂着监控器,分别监视着每个监号里的情景,监号里根本没有秘密可言,全部暴露在狱警的监视下。

方周瞥了一眼,这一层大约有二十多个监号,门口上部都标有号码牌,他被带到了十一号前停了下来。一个狱警打开了他的脚镣和手铐,另外一个打开了牢房的门,把他推了进去。

“2157号以前可是个特种兵,你们少惹他。”狱警对着监号里面大声说,好象要让周围号子里的人都听见一样。说完铁门又被锁上了。

方周扫视了一圈监号里的情况,这个号子里有四张床,都是上下两层,床都被固定在两边的水泥墙上,非常的牢固。共有六个犯人在里面,他们都坐在各自的床上,在最靠里的一张下铺上坐着一个大块头,赤着上身的家伙,全身刺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龙头在他的胸口张着大嘴,仿佛要吞噬什么。

方周一言不发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空床上,他也懒得看里面的这几个人。

“小子,你他妈的不懂规矩吗?”方周听到背后有个声音在骂他,他压住心里的火,依然没有理睬。

“你他妈的聋了?老大在问你话呢?”一个尖尖的声音又传过来,紧接着一个象瘦猴一样的家伙窜过来,站在距离方周两米的地方。

方周侧脸看了他一下,看他的身形就知道以前是个四号客(指吸食四号海洛因的人),“你骂谁?”方周低沉厚重的话音把四号客吓了一跳。

方周的眼神如同两把利剑,扫视四号客时,他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马上装腔作势地来掩饰自己的胆怯,“原来是个北方蛮子,怪不得不懂规矩。”

瘦猴急忙退回到里面,殷勤地对刺着青龙的家伙点头哈腰,“大哥,是个北方蛮子,不懂这里的规矩。”

“老子才不管他是什么蛮子,进到这里就要听老子的话,老子就是老大。”说着话摇晃着黑熊一样的身体从床上站起来,甩着两条木棒似的胳膊就走了过来。

“让老子教教你规矩。”说着话大黑熊伸出右手来抓方周的肩膀。

方周坐在床上,身体没动,抬起左手一下子捏住了大黑熊的手掌,拇指用力就把他的手掌从手腕处弄弯了下去。疼的大黑熊立即裂开了嘴,还没等他喊叫出来,方周猛然抬起左腿,一脚踹在了大黑熊的胸口上。

大黑熊象一面墙一样轰隆一声倒了下去,其他几个人看的目瞪口呆,只有四号客尖叫一声上来拉仰面躺在地上的大黑熊。

再看方周,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边上,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大黑熊在地上躺了总有一分钟时间,然后骂咧咧地从地板上爬起来,高举起双臂,象一头咆哮的猛熊,大声嚎叫着,凶猛地朝方周扑了过来。

还没等大黑熊来到跟前,只见方周身影一晃,一只铁拳照准他的腮帮子猛击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大黑熊的头斜着向后一甩,与此同时一股鲜血从他的嘴里飞洒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一条美丽的抛物线,溅在了旁边的床上和墙壁上。

在训练场上,两百斤重的沙包能被方周一拳打出去,更何况是人了,大黑熊应声扑倒在地上,象倒下了一面墙,再也爬不起来了,只有嘴里发出呻吟声。

旁边床上坐着的几个人见此情景,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看样子他们平时一定没少受到这个家伙的欺负。

方周走到大黑熊的身边,一只脚踩到他的胸膛上,轻蔑地说:“起来,起来教教我规矩,请问这里有什么规矩?”

大黑熊从嘴里吐出了三四颗带着血的牙齿,鲜血从嘴角处不停地流淌出来,嘴里只能发出哼哼声,他费劲地摇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方周又把眼睛盯着瘦猴,“那你告诉我有什么规矩?”

象瘦猴这样的人本来就是墙头草,一见大黑熊被方周一拳就制服了,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了,那里还记得什么规矩,他马上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媚笑,忙不迭地说:“没有,没有,没有什么规矩,您就是规矩,您就是这里的规矩,我们都听您的。”

方周向周围的几个人看了一眼,慢慢地说:“我们能在一个号子里是缘分,以后大家都平等相处,谁要是敢再骑在别人头顶撒尿,我一拳就能把他送上西天。”

也许是受黑熊压迫太久,其他几个狱友见方周制服了这个家伙,马上高兴的拍手叫好,大声呼喊起来。其中一个人从床上跳下来,走到方周身边,很神秘地问:“大哥,你真的是特种兵吗?”

“你说呢?”方周微笑着反问他。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又有个犯人好奇地问。

“哎,在酒店里吃饭,遇到了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没留神拍死了一个,就这么进来了。”方周故作轻松地说。

“活该,是什么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竟敢招惹您,我看他是活到头了。”几个犯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方周知道这些话都是说给地上这个家伙听的。

那个瘦猴赶紧殷勤地把方周的床收拾一下,低声下气地说:“您现在就是我们的大哥了,有什么事大哥尽管吩咐,兄弟们一定效犬马之劳。”

方周最看不惯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但是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把心中的不快又压了下去,一句话也没有说,坐到床上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