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的管风琴---“喀秋莎”火箭炮( 组图 )

cash1109 收藏 2 6267
导读:斯大林的管风琴---“喀秋莎”火箭炮   941年7月14日,侵略苏联的德军中央集团军先头部队刚刚攻占了苏联战略重镇——奥尔沙。奥尔沙火车站一片繁忙景象,德军利用缴获的为数不多苏联宽轨列车,抓紧将后方的补给物资运往这个靠近前线的供应站。莫斯科时间下午2点30分,一阵突如其来的咆哮吓住了正在忙碌的德军,紧接着的一顿迅猛的密集炮火把车站附近的德国鬼子和他们的物资列车全部炸上了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到10秒的时间内,一切又陷于死寂。幸存的德国鬼子迷惑不解,是什么火炮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倾泻如此多的弹药?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斯大林的管风琴---“喀秋莎”火箭炮


941年7月14日,侵略苏联的德军中央集团军先头部队刚刚攻占了苏联战略重镇——奥尔沙。奥尔沙火车站一片繁忙景象,德军利用缴获的为数不多苏联宽轨列车,抓紧将后方的补给物资运往这个靠近前线的供应站。莫斯科时间下午2点30分,一阵突如其来的咆哮吓住了正在忙碌的德军,紧接着的一顿迅猛的密集炮火把车站附近的德国鬼子和他们的物资列车全部炸上了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到10秒的时间内,一切又陷于死寂。幸存的德国鬼子迷惑不解,是什么火炮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倾泻如此多的弹药?关于苏军使用新式火炮的报告被迅速上报,不过德军上层同样的迷惑不解。直到莫斯科会战期间,德军首次缴获了一种架在卡车上的火箭发射器后,德国人才了解到苏联的这种秘密武器。她就是我们的主角:喀秋莎火箭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艰难起步


不言而喻,火箭炮的名堂全在弹上。苏联火箭武器的研制里程可以追溯到沙俄时代。一战爆发后,苦于飞机装备的武器威力不足,俄国人便想在飞机上安装大威力的航空武器。大口径机枪和机炮的重量和后坐力太大,难以在简陋的战斗机上安装。聪明的俄国工程师想到了航空火箭。但是由于不信任自己的技术,俄国高层未能允许工厂开发航空火箭弹。十月革命胜利后,苏俄很早就在在航天火箭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1921年,专门研制火箭的第2中央特别设计局成立。不过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研制合格的固体火箭燃料和发动机。原来苏联工程师试图在炮弹发射药的基础上研制火箭发动机。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是一条死胡同,随即开始研制专门的固体燃料。经过不懈努力,苏联设计师先后研制出了可以稳定飞行400米的固体火箭,射程1300米的火箭弹,以及РС-82 82毫米和РС-132 132毫米航空火箭弹。苏联飞行员曾使用РС-82 火箭弹在哈拉哈河狠狠地教训了骄横的日本人。而炮兵用的火箭弹时间上就是根据以上这两种火箭弹发展而来的。1938年10月,火箭炮车载实验正式开始,以ЗИС(吉斯)--6 6X6载重卡车为平台。实验车的定向器非常有特色,为了尽可能的多搭载火箭弹,火箭炮共有24条工字型发射轨,上下两排交错排列,每排12条,看上去活像两排篱笆。更有意思的是,发射轨的指向竟与车头方向垂直,且只能做高低调整。也就是说,开火的时候,必须将车身与目标保持90度角,方向调整只能通过车辆转向来实现。不言而喻,这种调整方式所赋予的方向射角的精度是极差的,调整速度也是不可接受的。但是这次试验也证明了采用道轨式发射装置完全可靠,火箭弹的飞行也让人满意。关键性技术的解决是苏联在发展火箭炮的路途上以后一帆风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走向成熟


1939年3月,沃罗涅日的“共产国际”工厂8导轨的БМ-13-16试制成功,它的发射架也是工字型的,在上下可分别挂1枚火箭弹。这样БМ-13总共可以携带16枚М-13 (РС-132的改进型)132毫米火箭弹,发射架拥有左90度-右90度的方向射界。苏联军方随即对其进行了各项严格的测试。测试结果表明,БМ-13特别适合打击暴露的密集敌有生力量集结地、野战工事及集群坦克火炮。由于БМ-13是自行的,因此也适合打击突然出现的敌军以及与对方进行炮战。不过由于火箭炮发射时,烟尘火光特别明显,且完全没有防护,因此它不适合在敌炮火威胁比较大的地域里作战。


1940年,БМ-13已经试生产了6门,1941年军方又订购了40门,到了6月份,又增加了17门的定货。1941年6月17日,БМ-13向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元帅、总参谋长朱可夫大将以及军械人民委员乌斯季诺夫进行了成功地发射表演。6月21日,苏德战争爆发的前夜,在БМ-13的定性测试尚未全部完成时,苏联政府作出决定,全力生产БМ-13火箭炮及М-13 火箭弹。6月28日,苏军决定组建一个БМ-13特别独立火箭炮连。30日夜,头2门火箭炮开到了驻地。第2天,炮兵连正式成立。 当时只有7辆试生产型的БМ-13,3000发火箭弹,连长是36岁的伊万·安德烈耶维奇·费列洛夫大尉。经过1个多星期的应急训练后,全连已经熟练的掌握了火箭炮的操作方法。由于极端保密,连炮兵连的人员都不知道火箭炮的正式名称。但是炮架上有一个К字(共产国际工厂的第一个字母),便爱称其为喀秋莎(Катюша)。这个名字后来不径而走,几乎成为红军战士对火箭炮的标准称呼。7月上旬,独立炮兵连被编入西方方面军,来到了危如累卵的斯摩棱斯克前线。7月14日,7门喀秋莎隔着奥尔沙河,发射了112枚火箭弹,打击了对岸德军占领的火车站。为了避免遭到德军炮火袭击,费列洛夫连没有再次装填,匆匆撤出了阵地,而对于德国人来说,这还只是个开始。在此之后,费列洛夫连躲过了德军的空中侦察和炮兵观测队,在斯摩棱斯克,在叶尔尼亚,用自己愤怒的齐射,毫不留情地教训了法西斯侵略者。德军上层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苏联火箭炮的发射阵地,最好俘虏他们,不行就全歼他们。但是德国佬的每次行动都是白费工夫。1941年10月初,德军发起了进攻莫斯科的“台风”战役。10月7日夜,正在行军的费列洛夫连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布嘎特伊村不幸与德军渗透的先头部队遭遇。炮兵连沉着应战,炮手们迅速架起火箭炮,其他人员则拼死挡住德军的冲锋,为火箭炮的发射争取时间。在打光了全部火箭弹后,为了不让秘密落到敌人手里,苏联炮手彻底销毁了7门火箭炮。由于发射火箭弹和销毁火箭炮耽误了时间,炮兵连被包围。在突围过程中,包括连长费列洛夫大尉在内的绝大部分苏军官兵壮烈牺牲。苏军的第一个火箭炮单位就这样悲壮的结束了战斗历程。后来费列洛夫被追授一级卫国战争勋章,家乡里配斯特和奥尔沙的几条大街被命名为费列洛夫街。1995年6月21日,根据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的第619号总统令,费列洛夫被追授俄罗斯联邦英雄称号。


步入辉煌


1941年6月30日,沃罗涅日的“共产国际”工厂开始批量生产БМ-13火箭炮。7月23日,首批批量生产的火箭炮顺利地通过了测试。从此,喀秋莎开始大规模生产并迅速装备部队。“喀秋莎”底盘的后部,有2个手动的千斤顶。发射时,炮手要把它放下,以保证发射平台的稳定性。发射装置位于驾驶室中,由炮长操作,也可以通过电线连接,由连统一发射。初期的БМ-13一般编为独立迫击炮营或连(为了保密,不用火箭炮的名称),主要用于堵口子。堵住了就用火力支援步兵反击;堵不住则可以利用良好的机动性能撤退。后来,苏联人在实战中发现,БМ-13在泥泞路况下的越野机动性不够,便想开发一种履带式的火箭炮。但是,能够搭载132毫米火箭发射架的履带底盘只有Т-34和КВ。显而易见,在当时急需坦克的战况下,炮兵是不可能获得这些底盘的。无奈,他们只好选择了过时的Т-40水陆坦克底盘,安装了БМ-8-24 24联火箭炮发射器。БМ-8火箭弹则是由РС-82 82毫米航空火箭弹改进得来。不过Т-40在1941年秋已经停产,车况和数量都远不能满足要求。所以定型生产的БМ-8-24是以新的Т-60轻型坦克为底盘的。БМ-8-16的威力比БМ-13小,射程也近些,不过它的机动性更好,火力密集度更高,适合打击近距离的敌有生力量和轻型野战工事。此外还有一些安装在斯大林СТЗ - 5拖拉机上的 БМ-13和БМ-8-24火箭炮。不过,拖拉机的行驶速度实在太慢,这些笨家伙在机动作战中根本无法跟上部队,因此它们同样没有定型批量生产。这些乱糟糟的火箭炮反映出了苏联当时面临的近乎山穷水尽的境地,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可以用的底盘。41年-42年间,苏联人还搞了一种的БМ-24火箭炮。但是М-24 240毫米火箭弹是新开发的,不象М-8和М-13是经过长期测试才研制成功的。因此М-24 存在相当多短时间内难以克服的技术问题,没有定型生产。М-13的威力足够,因此苏联就没有接着М-24 发展大口径火箭弹,而是把全部精力用在提高现有火箭炮的产量上。到了1942年,美国正式参战,大批美援物资源源不断运抵苏联。其中最珍贵的当属各种运输车辆了。美国的通用GMC 6X6 卡车的性能比苏联自己的ЗИС-6卡车好的多。因此,1943年以后生产的火箭炮几乎都是以通用GMC 卡车为底盘,这种型号的火箭炮改称БМ-13Н。不过由于绝大部分的БМ-13都是以通用GMC 为底盘,所以后来БМ-13Н就统称为БМ-13。苏军还在美国卡车底盘上生产了БМ-8-36 36联装 БМ-8-48 48联装和 БМ-8-72 72联装火箭炮。1943年2月。苏军取得了斯大林格勒会战的伟大胜利。1531门喀秋莎在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为了对付德军的坚固火力点,苏军投入了刚刚研制成功的М-31-4火箭炮。这是一种架在地上发射的火箭炮。发射М-30 300毫米火箭弹。为了减少研制难度,М-30是一种超口径火箭弹,战斗部的口径是300毫米,后部发动机的直径只有152毫米。这样就相当于减少了火箭弹发射药的药量,导致М-30的射程只有2800米。不过М-30火箭弹战斗部装药达28.9千克,比203毫米榴弹的威力还大,可以摧毁战争后期德军的坚固火力点。1944年,出现了采用М-31-4发射架的БМ-30-12 12联装自行火箭炮。БМ-30 火箭炮在布达配斯、布拉格、科尼斯堡和柏林等城市攻坚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苏联总共生产了2400门БМ-8系列,6800门БМ-13系列和1800门БМ-30系列火箭炮。其中有3374门是装在卡车上的。 到战争结束时,苏军已拥有7个火箭炮师,11个火箭炮旅以及38个独立火箭炮营,一大半的火箭炮都是БМ-13。苏联红军的火箭炮部队已经成为整个炮兵中最具威力的部分。


另类喀秋莎


1941年底,苏联曾经研制了线导的М-13СН火箭弹,具体技术数据不详。估计由于难度太大放弃了研制。


由于前线对装备火箭炮的呼声越来越高,苏联还在3轮摩托车和摩托雪橇上搞了一种奇特的БМ-8-12 12联火箭炮。不过在摩托车上的火箭炮发射稳定性实在太差,所以它并没有定型批量生产。开始组装的少量БМ-8-12参加了莫斯科保卫战。还有一种装在重机枪枪架上的М-8-6 6联火箭炮也曾经参加了莫斯科保卫战。


1942年秋,苏军和德军在高加索地区展开激战。由于高加索地域是山地,苏军的火箭炮开不上去。而前线部队又需要火力支援。苏联人又紧急开发了一种山地型喀秋莎——БМ-8-8 8联火箭炮。БМ-8-8由3个模块组成,总重68千克(不含弹),每个模块重22-23千克。因此,只要3个人就可以携带1门,非常适合山地作战。不过等到火箭炮正式装备部队时,已是1943年初。此时的德军为了避免被包围,正积极从高加索撤退。苏联的山地喀秋莎只装备了2个独立营,没有能够发挥大的作用。由于后来的战斗主要实在平原上进行的,山地型喀秋莎很快停产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人民志愿军喀秋莎火箭炮兵部队,在朝鲜战场上战绩辉煌,威震敌胆,可说是广为人知,但又充满神奇色彩,深知者寥寥……


笔者近日在北京,专访了当年志愿军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1师政委吕琳同志。拂去历史尘封,该师的辉煌战史得以再现。


军委命名董存瑞等4人为“全国战斗英雄”、军委命令步兵师改装火箭炮兵师,可谓“双喜临门”


炮兵第21师是我军入朝参战的惟一一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其前身是四野第48军143师。这是一支英勇善战、作风顽强、英雄辈出的部队。建国初期电影《董存瑞》、《翠岗红旗》、《战火中的青春》三部战斗故事片的原型,均出自这个师。


1950年9月,军委召开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第143师董存瑞的战友、特等战斗英雄郅顺义,全军惟一的女战斗英雄、“新时代花木兰”郭俊卿,独胆英雄杨世南等3人,光荣地出席并被命名为“全国战斗英雄”;隆化战斗中舍身炸碉堡牺牲的班长董存瑞,也被追认为“全国战斗英雄”。一个师出4个“全国战斗英雄”,这在全军是少有的,是全师的莫大光荣。10月底,该师奉军委命令,立即北上,改编为火箭炮兵师,准备赴朝参战。接受这样一个重大任务,是更大的光荣。这两件大事对143师来说,真可谓是“双喜临门”。


11月,刚刚结束在赣南粤北剿匪作战的第143师,由广东曲江车运北上,到达辽宁阜新集结,改编为火箭炮兵第21师,师长吴荣正、政委刘禄长、副政委吕琳、参谋长刘义荣、政治部副主任薄能贵。


火箭炮团是两营6连制,这个师原辖的第427、428、429团等3个步兵团,改编为5个炮兵团,即火箭炮兵第201、202、203、207、208团。


刚改装时,全师万余人,仅有几个干部懂得山、野炮技术,对火箭炮兵的技战术一无所知。为此,师里立即抽调387名军事干部到沈阳炮校进行40天的短期培训,以应改装急需。



炮兵第21师是我军入朝参战的惟一一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其前身是四野第48军143师。这是一支英勇善战、作风顽强、英雄辈出的部队。建国初期电影《董存瑞》、《翠岗红旗》、《战火中的青春》三部战斗故事片的原型,均出自这个师。


1950年9月,军委召开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第143师董存瑞的战友、特等战斗英雄郅顺义,全军惟一的女战斗英雄、“新时代花木兰”郭俊卿,独胆英雄杨世南等3人,光荣地出席并被命名为“全国战斗英雄”;隆化战斗中舍身炸碉堡牺牲的班长董存瑞,也被追认为“全国战斗英雄”。一个师出4个“全国战斗英雄”,这在全军是少有的,是全师的莫大光荣。10月底,该师奉军委命令,立即北上,改编为火箭炮兵师,准备赴朝参战。接受这样一个重大任务,是更大的光荣。这两件大事对143师来说,真可谓是“双喜临门”。


11月,刚刚结束在赣南粤北剿匪作战的第143师,由广东曲江车运北上,到达辽宁阜新集结,改编为火箭炮兵第21师,师长吴荣正、政委刘禄长、副政委吕琳、参谋长刘义荣、政治部副主任薄能贵。


火箭炮团是两营6连制,这个师原辖的第427、428、429团等3个步兵团,改编为5个炮兵团,即火箭炮兵第201、202、203、207、208团。


刚改装时,全师万余人,仅有几个干部懂得山、野炮技术,对火箭炮兵的技战术一无所知。为此,师里立即抽调387名军事干部到沈阳炮校进行40天的短期培训,以应改装急需。


炮兵21师装备的火炮是苏联造M-13火箭炮。炮兵连是4门制,每营12门,每团24门,全师120门。


1951年2月14日,全师以团为单位举行隆重的授炮典礼,接受刚从苏联运来的火炮。


M-13火箭炮是一种多轨式轮式自行火炮,弹径为132毫米,每辆炮车有一座8联装轨式火箭发射架,每条滑轨上下各装挂1枚火箭弹,每炮共装16枚,最大射程8500米,发射为电气点火,数秒钟内即可全部发射完毕。这种火箭炮弹径大、弹群密集、发射速度快、杀伤破坏力大、战场机动性能好。作战时,以团(或营)为单位齐放射击,一个团一次齐放发射384枚火箭弹。因其弹群覆盖面积很大,故M-13火箭炮部队主要被用于对大面积集群目标射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联卫国战争中,苏军M-13火箭炮兵配合地面部队作战,发挥了巨大威力,屡屡给德军予重创。为此,苏军战士用他们心目中的美丽姑娘的化身——“喀秋莎”来赞美、称呼M-13火箭炮。后来,“喀秋莎”也就成为人们对这种火箭炮的通称,它的正式名称反倒鲜为人知了。


军情紧急,只经28天改装训练、14天动员教育,我们便入朝参战了。


1951年2月初,第四次战役打响后,为适应作战需要,中央军委于2月7日决定实行轮番作战锻炼部队的方针,并决定加速完成国内火箭炮团等各炮种部队的扩充和训练。


2月中旬,军委炮司命炮兵第21师迅速完成改装训练,做好入朝参战准备,并提出了“短期的、重点的、速成的”训练方针。随即又给师里派来了由有丰富的火箭炮作战和训练经验的苏联将军、军官和军士组成的专家组,帮助指导各团的军事训练。


正常情况下,一个步兵团改装火箭炮团,从组成到形成战斗力,至少需要一年时间。那时部队指战员文化程度很低,大都是文盲、半文盲,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训练任务投入作战,难度非常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师党委认真讨论了军委炮司关于改装训练的方针和要求,确定了各团训练必须坚持“先技术、后战术”、“专业为主,一般为辅,操作为重点”、“急用先学、学以致用”的原则,并在苏联专家帮助下,制定了“由单个教练开始,经过班、排、连、营教练,尔后团综合教练,最后进行战术演习和实弹射击”的训练计划。


2月20日,各团在深入动员的基础上,开始了热火朝天的28天突击大练兵。


改装训练是在苏联专家指导帮助下进行的。师、团尊重专家的意见,但又不完全依赖专家。专家负责拟定训练计划、编写教材、指导教学,但训练的组织领导、训练计划的实施,则全部由师、团司令部负责。


3月19日,全师各团全部完成了改装训练任务,迅速掌握了火箭炮兵的基本技术、战术。军事训练刚结束,全师又立即开展14天的动员教育。


当时,部队中主要有两个思想问题,一是少数指战员认为美军飞机、坦克、大炮多,还有原子弹,产生怯战思想;二是部分辽宁籍战士想家、想回家“享受土改胜利果实”,有些人甚至开了“小差”。


针对这种思想现状,各团深入开展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仇视、鄙视、蔑视美帝”的动员教育;师党委还提出了“打响第一炮,为祖国人民争光”、“向董存瑞、郭俊卿学习,英勇杀敌,争立国际功”的口号和“边打边练,以战教战”的要求。动员教育极大地激发了干部战士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坚定了敢打必胜的信心,纷纷上书师、团党委,表示要坚决抗美援朝,杀敌立功。炮兵203团董存瑞生前所在的6连,还上书毛主席、朱总司令,请求早日赴朝参战。


1951年4月初,炮兵第21师奉军委令,分批入朝参战。师长吴荣正、副参谋长王亚夫(后任参谋长)奉命组织师前进指挥所,立即率火箭炮第201团、203团第一批入朝;副政委吕琳(后任政委)、参谋长刘义荣等随后入朝。


抗美援朝期间,军委共组建两个喀秋莎火箭炮兵师,另一个师是留在国内的炮兵第22师。该师所属的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05团、第209团,则于1952年后相继入朝,编入炮兵第21师战斗序列。同时编入的,还有军委炮司直属的6管火箭炮兵第210团和高射炮兵第19营。因此,炮兵第21师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作战实力为8个火箭炮团、1个高炮营。


后洞里战斗打响,我军火箭炮兵首战告捷


1951年7月,炮21师副政委吕琳到桧仓金矿洞志愿军总部汇报、请示工作,彭德怀司令员对吕说:“现在志愿军有了你们这样最先进的、现代化的喀秋莎火箭炮,美国到目前还没有。我们要很好地寻找战机,发挥火箭炮的优势,出奇不意地、排山倒海般地向敌人进行闪电式袭击,大量地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最后又强调说:“你们的火箭炮团配属哪个兵团、哪个军作战,都要经过我的批准。”


1951年8月,敌人发动了“有限度的夏季攻势”,接着又发动了“秋季攻势”。东线美军第7师向我27军阵地发起攻击,企图进逼金城;中线美军骑1师企图夺取我47军铁原至临津江东之阵地;西线英军第28旅向涟城攻击,企图进占我64军前沿阵地。我军为坚守阵地,歼敌有生力量,采取了“坚决反击,彻底粉碎敌人攻势”的作战方针。


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1师奉志愿军总部命令,支援东、中、西线步兵作战,协同粉碎敌人的进攻。火箭炮兵第203团,配属东线第27军作战,反击美第7师;火箭炮兵第202团,配属中线第47军作战,反击美骑1师;火箭炮兵第201团配属西线第64军作战,反击英第28旅。


炮兵第21师这次作战,是我军历史上火箭炮兵作战的第一仗,能否打好,对此次战役的胜利、对喀秋莎火箭炮在炮兵作战中的地位以及对全师的荣誉,都有重大意义。当时,敌人占有空军和炮兵优势,我火箭炮部队目标庞大,怎样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师、团对此进行了充分研究。师党委根据当时的战场情况和火箭炮兵部队作战特点,提出了“昼间纵深待机,黄昏后开进,夜间占领阵地齐放发射”和“快去、猛打、快回”的战术,取得了重大战果,打好了“入朝第一仗”,打出了喀秋莎火箭炮兵的威风,得到步兵的好评。


火箭炮兵入朝第一炮是第203团打响的。该团是董存瑞生前所在团,战斗作风勇猛神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1年9月1日,该团奉命支援第27军79师235团反击进占我后洞里阵地的美7师的两个营。团长孙纪纲、副团长梁尚云、副政委铁铮,在敌人占空炮优势的情况下,采取“炮阵地分散配置,火力全团集中”、“昼间指挥分队作业,夜间战炮分队开进”等战术和措施,黄昏后率全团从集结地域向东山里预设阵地开进,远距离奔袭后洞里之敌。当晚进入阵地,迅速按观察所昼间作业的射击诸元和与步兵预先协同的时间,全团24门喀秋莎火箭炮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同时齐放射击。瞬间,384枚火箭弹如无数条火龙,疾速飞向后洞里美军阵地,把美第7师两个营全部覆盖在我弹群之下,顿时毙伤敌700余人,打响了炮兵第21师入朝作战第一炮,首战告捷。


随后,该团在东线又配属第67军作战,团、营两次齐放射击,歼敌500余人,打出了我喀秋莎火箭炮兵的威风,震慑了敌人。一些被打得丧魂落魄的美军士兵,竟惊呼志愿军“使用了原子炮”。


再战添木洞,美骑1师800余人被歼


1951年10月初,火箭炮兵第202团奉命配属中线第47军作战。这个团步兵时期是第143师入赣后攻打翠岗的主攻团,是电影《翠岗红旗》中的原型。


第47军当面之敌是美军王牌之一骑兵第1师。名为骑兵师,实际上是一支机械化部队。该部在“秋季攻势”中进占我添木洞、正洞阵地后,凭借坚固工事抗击我军反击。我军攻击前炮火准备时,他们躲在工事里。我步兵发起冲击时,则又钻出工事来抗击,使我炮火支援处于“投鼠忌器”的境地。


炮兵第202团打仗机动灵活,战法多变。团长张福隆、政委王建书、参谋长孟恩捷、政治处主任董凤梧根据喀秋莎火箭炮兵弹群密集、覆盖目标面积大、发射速度快的优势,与步兵商讨,提出采取“诱敌出巢,尔后齐放”的战法。经军首长批准组织实施。


反击战发起的当晚,炮202团于涟川以北之青木洞等地域占领发射阵地,“守株待兔”。步兵和兄弟炮种部队按步炮协同计划,对添木洞美骑1师所部先行炮火准备。顿时,我山、野、榴炮与机枪对敌阵地进行短促猛烈射击,然后突然停止,吹起冲锋号,我步兵佯攻,诱敌出巢。当躲在坚固工事内的美军钻出工事来对我抗击时,我炮兵202团全部喀秋莎火箭炮突然齐放发射,将敌人杀伤于工事之外,美骑1师800余人被歼。随即,我步兵发起冲锋,迅速夺回了添木洞阵地。


这次战斗,为我喀秋莎火箭炮兵与步兵协同,歼灭凭坚固守之敌创造了一个绝妙的战例。


11月,喀秋莎火箭炮兵第201团在团长李光前、政委杨秀偕率领下,配属西线第64军,于晚笛洞、板桥洞一带占领阵地,向进占我马良山、高旺山阵地之敌英军第28旅连续反击,先后5次齐放,歼敌近700人。


编入上甘岭战役炮兵群,支援步兵作战,美军在朝鲜闯上“凡尔登”


1952年10月14日,美第7师、伪2师向五圣山我军防御阵地发起猛烈进攻,上甘岭战役开始。


五圣山是我中部战线战略要地,也是朝鲜中部平康平原的天然屏障。其南麓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是五圣山的前沿要点,面积仅3.7平方公里,由我两个步兵连防守。敌人要夺取五圣山,必须首先夺取这两个高地。如果敌人夺取了五圣山,在我战线中央打开一个缺口,就可以进到平康平原,敌人的坦克就可以发挥优势了。由于其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在这个狭小地区,敌我双方都投入了大量兵力。敌人先后投入兵力6万余人、300门火炮、170辆坦克,出动3000多架次飞机,“志在必得”;我方先后投入兵力4万余人、138门火炮、47门高炮,“志在必守”。


11月5日,上甘岭战役第二阶段开始,战役预备队第12军接替第15军部队投入战斗。为保障战役胜利,志司增调火箭炮兵第209团,编入由炮兵第7师指挥的战役炮兵群,我方地面炮兵达到山、野、榴炮114门,喀秋莎火箭炮24门,以更有力地支援步兵战斗。


我火箭炮兵209团以其密集而猛烈的火力,重点打击敌集结步兵,和向我步兵阵地反扑之敌,有力地支援步兵巩固597.9高地和夺回537.7高地北山



11月11日16时,12军31师92团两个营在炮兵209团24门火箭炮和兄弟炮兵70门山、野、榴炮及20门迫击炮强大火力支援下,向537.7高地北山地表之敌发起攻击,当晚夺回阵地,全歼守敌。次日,敌以一个团兵力反扑,我炮兵火力又予以大量杀伤。


在我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失又复得的反复争夺战中,火箭炮209团同兄弟炮兵一道,做到步炮密切协同,只要步兵一呼叫,我火箭炮兵就机动灵活地以营或连齐放射击,及时有力地配合步兵消灭敌人。


战斗中,上甘岭我军阵地死死地拖住了敌人,成了消耗敌人的“肉磨子”。美7师和伪2师伤亡惨重,不得不停止对537.7高地北山的进攻。


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以我军胜利而告终。此役,敌人共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炸弹5000余枚,我军发射炮弹40余万发;敌人伤亡25000余人,我伤亡11000余人,敌我伤亡比为2.3∶1。美国新闻界评论说:“这次战役实际上变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


金城反击战,69次齐放射击,“敌人的阵地燃烧成一片火海,地上腾起的烟尘也是红的,天上翻滚的云彩也是红的”


1952年12月,炮兵21师党委召开师“战术研究会”,根据朝鲜战场上两年来,敌“炮、空优势”已减低作用,而我军则越战越强的形势,深感“夜间作战,打了就走”的战术已不能适应新的作战任务,提出了“稳扎、狠打,晚上打、白天打、团打、营连打、连续打,跟随步兵作战”的积极进攻的战术思想,并号召全师部队构筑工事和伪装,创造火箭炮昼间射击的有利条件。为全师尔后参加的1953年夏季反击战役,做好了思想和战术准备。


1953年5月,军委和志司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并求得停战后我军能控制有利阵地,决定对敌人发起夏季反击战役,也就是战史上所讲的金城反击战。


火箭炮兵第21师在战役各阶段,以强大火力配合6个军,向敌连续展开反击,先后进行69次齐放射击,支援步兵夺取阵地,协同歼敌9万余人。


在战役第一阶段中,火箭炮兵第207团等在金城方向,配属第60、61、67军,向美军及伪5师、伪8师发起进攻,先后进行42次团齐放射击,支援步兵夺取阵地,协同歼敌。


对此,当年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在他所著《抗美援朝战争回忆》中,作了这样的描述:“这次战役我军的喀秋莎火箭炮兵部队炮21师参加了战斗。(5月13日)晚上9时,炮21师准时发射,炮火形成无数道火光,像呜呜地刮大风似的飞向敌人阵地,红透了半边天,几平方公里的敌人阵地全部覆盖,敌人阵地迅速燃烧起来了。然后炮21师马上转移,步兵冲上去了。”


在战役第二阶段中,火箭炮兵第207、205团等在金城方向又支援第60、67军继续发起进攻。火箭炮兵第208团在开城方向配属第1、46军向桂湖洞东北山及196.9高地等地之敌发起进攻,先后进行团齐放射击14次,协同步兵歼敌。


对6月10日晚的战斗,洪学智副司令员这样记述:“我军进攻的炮火准备开始,各种火炮齐声轰鸣。这样整整打了20分钟后,我们的喀秋莎火箭炮21师又连着打了两个齐放,这时其他炮也还在打着。打完后,敌人的阵地燃烧成一片火海,地上腾起的烟尘也是红的,天上翻滚的云彩也是红的。”


火箭炮兵第201团参加了夏季反击战役第三阶段战斗,这也是炮兵第21师在抗美援朝中的最后一仗。7月13日,该团配属第68军,支援步兵向金城西南500.0高地和552.8高地一线之敌伪5师、8师、首都师展开进攻。


在这次战斗中,火箭炮兵第201团采取前后配置的巧妙战法:二营在距敌前沿仅2000米处设置阵地,打击敌纵深内炮兵阵地;一营在距敌前沿5000米处设置阵地,射击敌前沿阵地,支援步兵进攻。在敌阵地被突破后,又迅速前移,延伸炮火向敌纵深内目标射击,掩护第204师继续突击,活捉了伪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该团二营在转移途中,又抓住战机,以一次齐放射击,歼灭前来增援的1个坦克营,击毁坦克23辆。


金城反击战役,我军收复土地178平方公里,拉直了金城以南的战线,造成了对中朝方面极为有利的态势。


“步兵非常欢迎喀秋莎炮兵师,称之为‘炮兵之王’”


火箭炮兵第21师入朝作战历时两年半,先后配合12个军,在兄弟炮兵部队的支援下,协同步兵进行大、小战斗30余次,歼敌10万余人,击毁敌坦克56辆、汽车230余台、火炮30余门、击落击伤敌机24架,有力地支援步兵作战,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博得了志司首长和步兵的好评。该师当年的战斗总结报告写道:“对反击目标先以火箭齐放,尔后步兵攻击,形成了当时反击作战的战术,凡能经火箭齐放之目标,敌势必失去战斗能力,因而步兵能顺利攻占之”、“铁原反击战,炮兵202团配属39军117师作战,两次团齐放,全歼美45师千余人,当时步兵在山头上欢呼:‘炮兵万岁’!”对此,洪学智将军回忆说:“步兵非常欢迎喀秋莎炮兵师,称之为炮兵之王。那时他们的车号是‘84’,部队一见‘84’车号就主动让路。”


炮兵21师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保持了步兵时期英勇顽强、沉着果敢、刻苦耐劳的战斗作风,发扬了董存瑞、郭俊卿、郅顺义、杨世南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涌现出2322名人民功臣(其中一等功臣3名、二等功臣66名),占总人数的24%。战斗中全师伤亡348人,出现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1953年10月,火箭炮兵第21师胜利完成祖国人民赋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神圣使命,凯旋归国。防务由国内之火箭炮兵第22师入朝接替。


炮兵第21师归国后,随着我军现代化建设的进程,改编为炮兵第11师,现在是第40集团军炮兵旅。这个军就是1950年10月25日打响志愿军抗美援朝“第一枪”的第40军。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