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传奇 卷一 第十一章 原来是场秀

netcat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URL]   当龙羽醒过来的时候,就开始郁闷了,还有什么比坐水牢更郁闷的。他被捆在一个木柱上,浑浊而散发着恶心臭味的水齐腰身,池边的石头上长着绿苔,看来这个水牢年代已经久远了。他试了试,对方倒是没有封他的穴道,只是用铁链子捆着,估计是对方见他连内力都没有,也不屑于封穴。   龙羽叹了口气,别说这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当龙羽醒过来的时候,就开始郁闷了,还有什么比坐水牢更郁闷的。他被捆在一个木柱上,浑浊而散发着恶心臭味的水齐腰身,池边的石头上长着绿苔,看来这个水牢年代已经久远了。他试了试,对方倒是没有封他的穴道,只是用铁链子捆着,估计是对方见他连内力都没有,也不屑于封穴。


龙羽叹了口气,别说这是拇指粗的铁链,就是普通的绳子他也挣脱不了,他倒不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因为心中有一个怀疑。


当一个熟悉的矮胖身影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龙羽就知道自己怀疑对了,这就是一场秀。


“这不应该是你的风格。”龙羽朝对方淡淡地说道。


这个时空能让龙羽认出来的还真没几个,来者正是镇远王府的“恶人王”王管事。他眯缝着小眼,蹲在池边,看着池中表现极为镇定的龙羽说道:“我很欣赏你的性格!”


龙羽撇了撇嘴,说道:“你喜欢有屁用,恐怕有人不喜欢!”


王管事淡淡地看着他,心中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到底自信在什么地方,他叹了口气,说道:“你让我们失望了!”


“很抱歉,是你们的期望太高了!”龙羽很想潇洒地耸耸肩,然后双手一摊做个无奈地姿势,却发觉自己被铁链绑着,只好作罢。


王管事习惯性地抖了一下脸上的肥肉,流露出一副很欣赏的表情,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只是想不到你居然还懂得一些小把戏。”在他眼中,龙羽所玩的钢刀虚空竖立不过类似于民间艺人的木偶戏一般,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懂得御器之术?


龙羽瞅了他一眼,私下盘算着,然后盯着他问道:“当时你也在场对吧?”他还是真弄不懂对方为什么煞费心思摆下这场苦肉计。


王管事嘿嘿一笑道:“南宫堡分内堡和外堡,现在小王爷作为南宫堡的女婿,却只能呆在外堡之中,却无法出入内堡,所以我们在内堡需要一个人。”


龙羽早就知道对方在利用自己,却不想是用来对付南宫堡,他撇了撇嘴道:“别告诉我这么大的镇远王府,连一个南宫堡都进不去吧。”


王管事老脸一红,讪讪道:“南宫堡作为天下第一堡自然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


龙羽见他那副表情,显然是吃了不少亏,也懒得追问下去,而是问道:“你们为什么选中我?”


王管事没有回答,而是站起来反问道:“这里感觉不错吧?”


龙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除了水质差点,一个人用这么大的游泳池确实有些浪费!”


“什么是游泳池?”王管事疑问道。


龙羽有点头疼道:“就是洗澡的地方,不要避而不谈刚才的问题!”


王管事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南宫堡和镇远王府结为亲家,不过是双方利益的结合,王爷需要南宫堡在江湖中的地位作为支持,而南宫堡也想借王爷在朝廷中的势力来扩大自己的利益,双方不过是彼此在利用罢了,我们在南宫堡安插了不少探子,当然对方在王府也有,对于你来说,连我们都没有摸清底细的人,对方也不会比我们清楚的多。”


龙羽嘿嘿一笑道:“人家不是失意了么!”


王管事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而是继续说道:“我们费这么大心思来安排这场戏,目的就是让你能够赢得那个丫头的信任,从而能够留在内堡!”


龙羽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们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就这样人家就能把我留在连你们那个上门女婿都进不去的内堡?”


王管事嘎嘎一笑,拍了一下手道:“本来我们计划是让你受点重伤,割你个耳朵或鼻子,来博取那丫头同情,谁知道你的表演欲那么强,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只得配合你演出了,把你打造成一个“绝顶高手”,即使天下第一堡也得对一个懂得御器之术的高手另眼相看。”龙羽感到面上凉嗖嗖的,幸亏自己临时英雄了一把,才没有被毁容。


“可是我并不懂得武功,难道让我去骗人?”龙羽见识了这个时代高来高去的江湖高手后,对自己的身手感到无比的自卑。


王管事哈哈一笑道:“这个无非是声势的问题,关键看你合不合作了!”


龙羽见他一脸奸笑的样子,不知怎么想起了那个时代的话剧中的黄世仁的样子,于是叹了口气道:“我有选择么?”


王管事赞赏道:“果然是青年俊才,有自知之明!”


龙羽暗骂了一声“老狐狸”,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既然咱们现在是合作伙伴,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不是待客之道吧!”


王管事哈哈一笑,屈指朝龙羽身上一弹,龙羽就感觉身上仿佛被针扎到一般,痛得他张嘴想大骂,哪知他嘴一张,却感觉一个东西飞进了嘴里,仿佛象虫子一般,顺着喉咙直接钻到肚子里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龙羽惊怒道。


王管事一副平淡,却又略显心疼的样子,说道:“这是万毒之王金蛊虫王,若不是南宫堡的奇人异士比较多,我才不会用它呢,算你小子福气!”


龙羽想不到在自己那个时代,一直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蛊虫之术,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想到自己肚子里有条虫子,胃里不禁恶心的一阵上下翻腾。然而那条虫子自从钻入肚子之后,却仿佛消失一般,没了一点感觉。


王管事见龙羽惊恐的样子,很是得意,这可是它师门至宝,于是说道:“不用那么紧张,没有我的召唤,金蛊王是不会出来的。”说罢,只见他嘴唇微动,龙羽立刻感到自己的左心房一阵巨疼,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咬着,痛得他赶紧叫停。


王管事见龙羽疼得满头大汗,才停了下来,说道:“只要你按我的指令办事,自然不会难为你,否则,想想一个人的内脏被虫子吃光的样子---------”


“无耻!”龙羽愤然道。


王管事哈哈一笑:“多谢夸奖,既然咱们已经成为合作伙伴了,自然也不会再让你呆在这个什么,,噢,游泳池里!”说罢,他一拍手,过来两个属下,给龙羽松了绑,扶上了岸。


龙羽一上岸,立刻给王管事一个热烈的拥抱,饶是王管事有着一身本事,却被他这个以外的举动给弄个措手不及,给抱住了。就在他想发怒,却不想龙羽主动松开了,退后嬉笑道:“千万别生气,这可是我们家乡朋友见面最热情的礼仪。”


王管事见自己一身绸缎被龙羽咱沾染了一身污水,气得他嘴巴张了半天,却没有骂出来,末了居然来了句:“你小子有个性!”


还没等龙羽回过味呢,就感到心房一阵剧疼,赶忙讨饶,说了好一番好话,才让王管事停止念咒。


王管事吩咐手下带着龙羽去洗涮一番,在大饱一餐后,龙羽被带到一个房间里,王管事坐在一个桌边,桌子上堆放了半人高的书籍。


龙羽凑上前去,看了桌上的一堆书,问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王管事从上面拿了一本扔了过去,说道:“你自己看看!”


龙羽接过来一看,封皮上写着《武当拳术纲要》,接下来翻了一下,里面大抵记载着武当全数的招式名称和优劣之处。


龙羽瞅了瞅半人高的各种武术典籍,向王管事惊诧道:“你该不会想交我武功吧?”


王管事看了他一眼,龙羽感觉那目光有点看白痴的味道。果不其然,他冷笑道:“这些都是王爷这些年的收集,里面对各门各派的心法招式都有介绍,别说你把这些都练完,随便拿上一本都够你练上二三十年。”


接着他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着八字步道:“作为一个绝顶高手,自然有对各家各派的武功招式了如指掌,否则人家一问,岂不全露陷了。”


龙羽苦笑道:“直接动手岂不是不问更直接,要是人家让露两手呢!”


王管事安慰道:“这个你放心,谁会对一个失去受了重伤的人动手呢!”


龙羽惊讶地指了指自己,哑然问道。


王管事丝毫不理会龙羽的惊讶,说道:“一个身负御器之术的绝顶高手,为了救南宫堡的二小姐逃出骷髅帮的仇杀,力诛杀三十年前闻名天下的“天地二老”,重创骷髅帮数十人,最后却身负重伤,被人发现送进南宫堡,你说那对母女会怎么对你呢?”


龙羽闻言,倒吸了口冷气,为了让自己获得南宫堡的信任,竟然要牺牲天地二老的性命,对方下的血本也太大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王管事仿佛看出了龙羽心中的疑问,只是淡淡地说道:“为了王爷的大事,牺牲几个人是难免的。”接下来他又说道:“给你七天,能记多少记多少,尽量少说话,你要知道高手一般都是孤傲的!”


王管事也没指望龙羽能记多少,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短短的七天时间,在这么多典籍里能看十来本已经算是天才了,再说看完未必能记住。王管事倒是希望他能够多少记点,将来在和别人言谈之时,别显得那么“白脖”,露了陷。当然,如果他知道龙羽拥有超人的精神力量,能够过目不忘的话,恐怕也不会拿这么多典籍让他看了,毕竟这是镇远王府几十年搜集的心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