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章节标题:

众人寻音望去,见龙羽一副幸灾乐祸样子,但见他一副青衣青帽下人的打扮,倒也没人与他一般见识。


倒是南宫二小姐也看出了雷卫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让一个银袖卫士将他扶回来吃药疗伤。她看着四周的黑衣人,缓缓拔出一柄两尺短剑,剑身通体白色,晶莹透亮,仿佛白玉一般。


“玉剑?”被手下扶起来的木醇清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南宫二小姐手中的短剑,一边向天地二老疑问道。难怪他有所疑问,号称天下十大名剑之一的玉剑,除了具有无尖不摧的特性外,更具有领对手昏迷和麻痹的属性。而要对抗这种属性,可不是内功多高的问题,需要看一个人的灵魂修为。


木醇清贪婪地看着南宫二小姐手中的玉剑,原本就想一个玄武令,可是没想到这丫头手中还有玉剑,如果能抢到,自己肯定要进十大高之列了。而与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天地二老,这两个老怪物之所以在三十年前失踪就是为了躲避峨嵋一眉道姑的追杀,如果此番夺得玉剑自然就不怕一眉道姑的倚天剑了。


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龙羽在一旁早已洞察了双方的形势,虽然不知到这个南宫二小姐身手有多厉害,但是一旦打起来,恐怕这边不会有什么优势。他这边想着,可是那边天地二老已经迫不及待出手了。


天地二老三十年前便凶名在外,他们自幼被一苗疆异人收养,除了练得一身铜皮铁骨外,更是因为孪生兄弟心灵相通的原因,练得一手诡异的合扑之术,几乎是在江湖上横着走。说是几乎,并不代表没人能制他,30年前在他们糟蹋一名峨嵋弟子后,终于惹得峨嵋掌门一眉道姑勃然大怒,亲自下山追杀二人。原本这二人仗着自己一身刀枪不入的功夫对一眉道姑很是不屑,但是自从老大天老被一眉道姑的倚天剑给割掉一只耳朵之后,才害怕起来,原来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刀枪不入。更让他们郁闷的是,这一眉道姑仿佛象影子一般,他们到哪就跟到哪,每次弄得他们如过街老鼠一般仓皇而逃。最后两人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干脆跑到西北荒漠躲了起来,这一躲就是三十年,要不是碰见一个人,恐怕还要继续躲下去。


这两个加起来快200岁的老头,虽然看上去笨笨的,却一点也不傻,深知对方玉剑的锋利不亚于倚天剑,无所不摧,所以他们凭借自己功力比南宫二小姐深厚,采取远攻近闪的策略。这倒让南宫二小姐有点无奈,虽然玉剑有昏迷和麻痹的属性,但是也要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其次是对方的合扑之术实在精妙,两人却发出四倍的威力,一时间倒也拿他们没办法。


他们这边相持不下,木醇清可耐不住了,开始指挥手下围攻其他人。这时一个黑衣人拎着刀,狞笑着就朝龙羽奔了过来,在他眼中,对方不过是个待宰的羔羊,手起刀落,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龙羽眼见对方奔到了面前,而银袖卫士和雷卫身边也围了不少黑衣人,显然是指望不上他们了,于是不待对方出手,向前小踮一步,侧身,拧腰,抬腿猛力向前横踹。黑衣人人想不到对方居然主动出击,一时来不及躲闪,被这一脚踹在胸口,禁不住“蹬蹬蹬”退了三四步。龙羽一见一招得手,那还给他机会,再直接一个飞跃,左脚踏在对方小腹,右脚接着扫在他的脑袋上。这一个漂亮的二连踢,直接把黑衣人踢得摇摇晃晃,然后跌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再也没能爬起来。


。军警擒拿格斗术是各国军人经过多少次战场厮杀,总结出来的最为简单有效的制敌招式,讲究的是一招制敌。龙羽见两下就放倒了对方,开始对自己的军警擒拿格斗术有了点信心,他偷眼看了一下四周,不由大吃一惊,见木醇清拿着一个竹管,瞄着场中与天地二老战在一起的南宫二小姐。


“这家伙要使阴招!”龙羽这样想着,木醇清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四周还有不少黑衣人护着,恐怕只有------------。


龙羽大叫一声,拾起黑衣人的钢刀,也冲进了南宫二小姐和天地二老战斗的圈子,他突如其来的加入,让战斗着的双方都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他们停了下来,龙羽才好受一点,却也被双方的劲气震得血气直翻,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并不知道,刚才如不是双方收手及时,自己一条小命恐怕就搁在这里了。


南宫二小姐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镇远王应塞给自己的花奴,冷声道:“你要寻死不成?”


龙羽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朝她苦笑了一声道:“不要意气用事,突围吧,我替你挡住这两个老家伙。”


其实不用龙羽多说,南宫二小姐也明白场中的情形,三个银袖卫士已经倒了一个,伤了两个,而雷卫也是满身鲜血摇摇坠坠的。只是天地二老一直缠着她,而旁边的木醇清木醇清拿着暗器骷髅钉又不怀好意,所以也分神不得。


“你--------”南宫二小姐有些怀疑地看着龙羽。


不待她说完,那天地二老可就等不急了,一开始还以为来了多高的高手,谁知是一个愣头小子,气得独耳的老大天老哇哇直叫:“你小子胎毛还没脱呢,就象学人家英雄救美了?”他嘴里骂着,一跃五丈,居高临下,一巴掌朝龙羽脸扇去。


龙羽当然不是木头人,先前他就见过这老头的力气,即使是块石头,这一掌下去估计也要成粉末。所以他给对方一个自认为十分迷人的微笑,接着连看都不看,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向对方扔去,。


天老志在必得,再加上自己一身横练,又百毒不侵,所以他根本不在乎对方扔来的是什么暗器。很不屑地伸手一抓,只听一声轻响,那包东西被他直接抓爆了,爆发出一团五颜六色的粉末烟雾。


“啊咻,啊咻,啊咻---”天老连续打了五六个喷嚏,才停了下来。他虽然百毒不侵,却也禁不住这胡椒粉、面粉、花粉的混合物双重刺激,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龙羽见南宫二小姐还愣在那里,奋力一推道:“还不赶快突围!”南宫二小姐却反手“啪”的一声,抽在龙羽的脸上,然后才飞身向雷卫身边的黑衣人扑去。


龙羽捂着脸,郁闷着,自己又不是故意去吃她豆腐,只是“不小心”刚好按在了对方挺拔的双峰上,连感觉都没。


天地二老见状,自然不会轻易放她而去,也要追过去。龙羽大喝一声:“不怕死的过来!”


天老被龙羽弄了一身五颜六色粉末,整得狼狈不堪,此时再见他人五人六地吆喝着,哪有好脾气,狞笑着,一步步朝龙羽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四步,就在他离龙羽不到十步远的地方,却突然停了下来,满脸惊疑地看着对方。


要知道天地二老一身横练刀枪不入,又百毒不侵,到底是什么能令他如此一番谨慎戒备呢?除非是象倚天剑那样的神兵利器,二是飞刃,一种传说中的御器之术,那是顶级高手身份的象征。


此时,展现在天地二老面前的是一把钢刀,一把很普通的钢刀,却十分怪异地虚立在半空中。


“老二,你看它象-----?”天老盯着龙羽身前虚空而立的钢刀,问身旁的地老,他很难相信对方如此年轻就拥有传说中高手才具备的御器之术。


“有点玄!”地老看着半空中的钢刀,根本不相信对方有这种能力。


天地二老虽然有些怀疑,却不敢踏前一步,他们是杀人如麻,却并不代表他们不怕死,杀别人是一回事,被别人杀又是一回事。


天地二老这一犹豫,倒是便宜了南宫二小姐,所遇之人没有一招之敌,围在雷卫他们周围的黑衣人,眨眼间被她象割麦子一样,全部放倒了。


木醇清见状可急了,心道天地二老果然是越老越怕死,如果这个年轻人真会御器之术早就出手了,这两个老笨蛋怎么就看不出对方是虚张声势。他抓起身边一个手下,就朝龙羽甩去,心道:“是真是假,一试就知!”


虽然他受了重伤,但是力道还是惊人,那名倒霉的黑衣人象个旋转的大风车一样,朝龙羽撞了过去。


龙羽连内功都没有,自然不懂得什么御器之术,但是他是怎么令钢刀虚空而立呢?这就要归功于他高于常人的精神能量,只是他现在的精神能量还比较薄弱,仅能维持物体在空中虚立而已。他一见木醇清抓了手下扔了过来,只得放弃意念控制的钢刀,朝旁边闪去。


钢刀失去了精神能量的支持,“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天地二老再傻也看得出来对方是在糊弄自己,不禁气的老脸通红,敢情又被耍了一把。


龙羽见南宫二小姐带着雷卫他们已经突围了出去,倒也安了心,只是心中略有凄凉之感,对方居然连声道谢之话都没有。


“气死我啦!”天老先是被弄了一身五颜六色的花粉,现在又被一个小辈给吓住了,如果传出去,又是一个江湖笑谈。


天地二老郁闷,木醇清何尝不郁闷,自己受了重伤且不说,居然连南宫二小姐那个煮熟的鸭子给飞了,怎么回去交差呢?他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年轻人给大卸八块。


然而不需要他动手,对方就做了个奇异的动作,只见他双手举到头顶,大喊道:“投降了!”


汗,人原来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排版标志: 自动排版





流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