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传奇 卷一 第七章 惊艳

netcat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URL]   龙羽感到很兴奋,虽然王管事阴阳怪气说了一通,不过还是让他对这个世界了解很多,不光江湖中事,甚至包括这个炎朝的一些事情,都让他大开眼界。兴奋之余,他也特感郁闷,自己在这里真的是一穷二白。   没几日,王管事便通知龙羽收拾东西准备出发。龙羽来到这个世界基本是光着身子来的,根本没有什么收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龙羽感到很兴奋,虽然王管事阴阳怪气说了一通,不过还是让他对这个世界了解很多,不光江湖中事,甚至包括这个炎朝的一些事情,都让他大开眼界。兴奋之余,他也特感郁闷,自己在这里真的是一穷二白。


没几日,王管事便通知龙羽收拾东西准备出发。龙羽来到这个世界基本是光着身子来的,根本没有什么收拾的,甚至连包裹都不用打,自嘲道:“穷的就剩两袖清风了。”


龙羽跟随着王管事穿过几多庭院,绕过几多蜿蜒走廊,但见一路上碎玉铺成的道路不见半片落叶,而道路两边奇异花草分外妖娆,再远处则是堆垒的石山水榭接踵不暇,不时有雕刻精美的楼阁小亭闪现。


就在他颇感“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候,忽然见王管事停了下来,抬眼见他正好奇地看着自己,不由脸色微红,心道自己怎么就象刘姥姥逛花园一样。


王管事瞥了龙羽一眼,冷冷地地说道:“王爷和南宫二小姐就在大厅之内,待会进去之后切勿多言。”


龙羽看了一眼前方一座气势非凡的大厅,问道:“象我这样的小兵,似乎用不着见那么大的官吧?”


他的疑问虽然看似无理,却很有道理,位居王位的李广根本没有必要理睬一个普通下人。王管事瞪了他一眼道:“那是你很有运气!”说着,便引领龙羽进了大厅。


这话憋得龙羽无语了,这王管事话说的也很好听,说你这是运气而没说是福气,恐怕一旦探了自己的底,恐怕连运气都没了。


虽然这个朝代和龙羽所熟知的历史不一样,但是建筑风格还是一样,都是四四方方大院,大厅亦是方方正正。


大厅正中端坐的一紫袍中年人,想必就是镇远王李广了,但见他白面无须,一脸富态的样子,给一种儒雅之极的感觉。


在他右下首坐着一位白衣少女,她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下,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顾盼生辉;芳美娇俏的瑶鼻下,唇若红樱,不点而朱;粉嫩肌肤,白里透红,简直是吹弹可破;雪白的皓颈上挂着一块翠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慵懒的轻束垂后,婀娜多姿的身体衬上一身白色的云裳,简直就象九天仙子下凡,美到极点,无法用言语形容。


刹那间,龙羽仿佛忘记了呼吸,美女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美到这种地步,在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想必这就是王管事口中提到的南宫二小姐了。直到身边的王管事捅捅他,让他下跪,这才惊醒过来,不由暗叹自己好歹也受过训练,怎么今天就这般一幅猪哥样。


高高在上的镇远王李广自然把龙羽这幅表情收在眼里,心道只要你是人就有缺点,有些人爱钱,有些人爱权,有些人爱色,只要对了胃口,还不怕你乖乖就范。他虎目中寒光一闪而逝,对下首的白衣少女说道:“贤侄女,听说你素爱奇花异草,而贵堡的万花园又无精通花术之人打理,我本想让王管家前去帮忙,可惜他年老体衰-----”


他望了王管事一眼,后者适时地干咳了两声,才继续道:“因此我决定把跟他学艺多时的一名花奴赠于您,可莫辜负本王一番心意。”


他说的一副真诚的样子,却让龙羽私下感慨不已,姜还是老的辣,如果让这个镇远王参加后世的吉尼斯说谎大赛,肯定拔得头筹。什么叫学艺多时,自己总共跟身边这个死太监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恩,不过如果要按小时算的话,确实是多“时”了。


龙羽虽然一肚子腹诽,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还要装做一副很谦虚的样子。因为王管事撂话了,如果不去南宫堡家做花奴,就要在他园子里做花肥,虽然花奴很丢身份,但总比剁得象饺子陷的花肥好多了。


“伯父的一番心意,侄女心领了,只是此番接到家中急信,心归似箭,恐怕---”南宫二小姐此番来金陵是巡查南宫堡在此地的产业,却不想被镇远王盛情一留就是一个月。


李广经验是何等老辣,哪待南宫二小姐婉转之词说完,便抢先道:“贤侄女请放心,一家人自不必客气,本王已经准备好了四马快车,这个你毋庸担忧。”说罢,便向王管事喝道:“你们先去府前候着吧。”


王管事应了一声,带着龙羽退了出去,待他们走出大门外,门前已经停了一架马车,前方四匹俊实的白马不时抖动着一身膘肉。在马车前方是一队十二人的骑马铠甲武士,其装扮和镇远王府中的卫士一般,而马车两侧,则是四个表情十分严肃的蓝衫青年,也都骑着马,除右首一人是双袖金边,斜背长剑外,其余三人皆是双袖银边,腰挎长刀。


王管事上前和铠甲武士中一个看似头目的汉子低语了一番,然后拉着龙羽说道:“黄队长,这位是花奴龙羽,你们一路可要照顾好了。”


他这话一说,其他铠甲武士都看了过来,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心想人长得帅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养花的。就连垂目养息的四个蓝衫青年闻言也睁开了眼睛望向龙羽,不过他们眼神里多了几分警惕。


龙羽丝毫不在意成为场中的焦点,而是看了看高高在马上的众人,指着马车乐道:“莫非这是为我准备的?”


王管事猛的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说道:“你倒想美事呢。”他这话,引来周围的铠甲武士一阵哈哈大笑,似乎都在笑这个花奴有点小白。


这时候从马车里下来一位红衣少女,她头挽双髻,鹅蛋形脸蛋,看上去年龄在十四五岁。必是听见了外面的笑声,所以才出来观望。


她甚是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身材倒是比很多人伟岸,虽然穿着一身青衣,却散发着一股神秘气息,有浑然天成的夺人风采、俊秀无俦的面容,黑色的瞳眸深邃的让人沉迷。


“喂,你叫什么名字?”她向龙羽喊道。


龙羽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回话,而是向王管事问道:“都有马骑,难道让我地蹦么?”


红衣少女想不到龙羽居然如此无视她的存在,伸手从腰间解下一条银色鞭子,指着龙羽喝道:“大胆奴才,到底说不说?”


龙羽想不到这丫头脾气如此火爆,他故作惊讶地向王管事说道:“王管事,人家在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一旁人再也忍不住,都哈哈笑了起来,王管事虽然脸皮厚,却也是弄得脸红脖子粗,心道:“你这混小子,人家明明找你的茬,你倒推我身上了。”不过他一琢磨,现在毕竟是在镇远王府门口,虽然龙羽是奴才不错,但是也轮不到你南宫堡的一个丫鬟教训。他赶紧向红衣少女说道:“小红姑娘,那个混小子是王爷刚赏给二小姐的花奴,叫龙羽,年纪轻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还是不要计较了。”


几句好话虽然把小红给劝住了,但是她还是狠狠地瞪了龙羽一眼。身旁的王管事看在眼里,心里那个乐啊,心说:“龙羽你这臭小子,恐怕这一路不会有好果子吃了。”要说他为啥高兴,在前几天时间里,他可没少受龙羽挖苦,只是一直碍于王爷的命令和自己的身份才没有出手,现在眼见有人要收拾龙羽,他能不乐么?


王管事偷着乐从马房里牵了一匹马,把缰绳交给龙羽,随口问道:“你会骑马吧?”谁知却让他听到一句差点掉下巴的话“应该不是太难吧”。


龙羽当过兵没错,但是谁说当兵一定要骑马呀,尤其在那个时代,马匹基本成了快灭种的物种,一般只能在动物园里才能看到。


王管事那个气呀,心道你不会骑马倒早说啊,可是人是自己领的,也拿不得别人出气。他让黄队长过来给龙羽讲解一番骑马的要领,刚扶他上马背,这时镇远王李广和南宫二小姐出来了。也不知是龙羽紧张揪疼了马,还是这马适应不了龙羽,只见它双蹄一扬,就把龙羽给掀了下来,摔了个背朝天。


这一场景让其他卫兵包括四名蓝衫青年都憋得满脸通红,想笑却不敢笑。


南宫二小姐仿佛没有看见摔在地上的人一般,纤手向镇远王刘广一施礼道:“侄女就此拜谢叔父大人了。”


镇远王刘广哈哈一笑道:“自家人,你莫要客气。”说完他向黄队长命令道:“一路上你要保护南宫二小姐的安全,如果有什么差错,斩无赦。”


这时四名蓝衫青年中金袖青年翻身下马,上前施礼道:“小人雷卫拜见王爷和小姐。”


李广扫了一眼他袖边上的金线,眼中精芒一闪,说道:“南宫堡“金银铜铁”四卫名扬天下,阁下如此年纪能达到金卫级别,前途不可限量啊。”


雷卫面上毫无骄态,拱手谢过,等南宫小姐上了马车后,便一挥手,示意队伍出发。


随着马车轮的转动,一行人渐渐远出了镇远王刘广的视线。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被拉在最后的身影,向身边的王管事叹道:“我是不是真的想多了?”


“宁杀一千,不错一个,这可是王爷你的教诲。”王管事沉吟了一下,说道。他何尝没有同样的想法,在他看来龙羽虽然颇难缠,却也不过是有点小聪明而已,算不上哪方势力的人。只是对于他来说,人命不过如蝼蚁一般贱,在他手中死去的人何止千百,因此也不会为多杀一个无辜的人而感到不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