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传奇 卷一 第五章 原来是太监

netcat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刚过午夜,龙羽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走出房间来到花园。此时夜色正浓,皎洁的月光象水银一般洒在大地上,淡淡的花香,随着轻微的夜风四处飘荡,整个花园仿佛象一个童话世界。


龙羽四处晃悠了一圈,心中不由暗暗吃惊,这座花园看似平凡,却不简单。此时时令应当是夏季,然而院中数百品种花卉却悉数怒放,倘若只是牡丹、水仙、兰花之类倒也不会令他惊讶,其中尚且包含了寒冬才能绽放的腊梅。倘若在未来世界,在可调控的温室里,夏日里绽放腊梅倒也不希奇,只是在这旧时空是如何做到的呢?


就在龙羽看着面前一株腊梅,对其点点缀缀的红花嗟叹的时候,忽闻背后一声轻咳,赶忙转过身,却见王管事悄然立在面前,不仅惊讶道:“看你这么胖,想不到走路却象女人这般轻巧,不带半点声响。”


王管事“哼”了一声,心道这家伙长得倒挺俊的,怎么嘴却那么损。不过他面上两块肥肉一抖,哈哈一笑道:“今天你的工作就是要把园中的所有的花分别统计清楚,比如兰花多少株,其中蝴蝶兰、剑兰等各多少也要统计清楚,什么时候统计完毕什么时候吃饭睡觉休息,恩,先把给你这简单的事情做吧,复杂的也做不了,要多用心,知道不?王管事吩咐完,头也不会的,转身回房了。他关上门,透过门缝,见龙羽在园中傻站着,心中不由一乐,你丫还整不死你,不是能挨饿么,就当为王府节约粮食,为平抑炎朝物价上涨做贡献了。


然而龙羽傻立在那里,倒不是被王管事的吩咐的事情给吓到了,傻子也知道这分明是在难为自己,他是对王管事身上的怪味感到有些迷惑,这个时代的男人难道就有涂抹香粉的习惯了么?他瞅了一眼那看似紧闭的房门,知道王管事肯定在暗处偷窥自己,只是不清楚他这唱的是哪出戏,不过他倒也无惧。第二次见刘管家的时候就知道人家起了疑心,而被送到恶人王这,估计也是人家巧手安排。倒是这恶人王着实不简单,不管自己怎么讽刺,他始终不动怒,由此可见对方城府之深。想到这,他看了看天上皎洁的月光,心想大半夜的来个月下赏花也不错。然而当他漫步到花园的一角时,却发现浓浓的花香里,却隐藏着淡淡的血腥味。他仔细嗅了嗅,发觉味道是从一个上了锁的偏房里传出来的,这房子两扇窗户紧闭,从门缝里也看不出什么东西。


就在龙羽爬在门缝向里房里探望的时候,忽然听见耳边一个声音问道:“看到什么了?”


“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见?”龙羽下意识地答完,才惊然发觉王管事居然傍在自己身旁。


“年轻人,怎么这么好奇,难道不知到好奇害死猫么?更何况是人了!”王管事依旧是笑着说,只是在蒙胧的月光下显得有点狞然。


龙羽想不到王管事居然能象空气一般凑到自己身边,而不被自己察觉,见他老态龙钟,然而身手却比自己还敏捷得多,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王管事见龙羽保持沉默,也是歪头想了一下,用龙头拐杖敲了一下地,冷笑道:“小伙子,别乖我没警告你,这个院子除了这间房子不能进去外,其他都可以。”说完,依旧是头也不回地进房去了。


龙羽见他离去,才暗自嘘了口气,瞧他那刚才的眼神,分明流露出一种杀意。他瞧了一眼这个暗角的小房,赶紧离开这里,倒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眼下自己在别人划定的圈子里暂时是安全的,一旦出了圈子则难说了,毕竟自己现在没一点资本,他想想王管事那神出鬼没的身影就有些心惊。自己以前也在军队里训练过,一些优秀的特种兵也曾见过,但是还未曾见过能两次悄然无声潜入到自己身旁而不被自己发现。


接下来几天,龙羽老实多了,多半时间就是在花园转悠,但是总是离那紧锁的小屋远远的。花园附近的一个阁楼里,紫袍中年人透过暗窗默默注视着花园中看似赏花的龙羽,半响,他才转过身来,轻拍了巴掌,立刻从外面进来一个矮胖老头,正是被称之为恶人王的王管事。如果龙羽在的话一定会感到惊讶,这个说话傲气十足的王管事,在紫袍中年人面前怎地如此卑恭。


紫袍中年人沉视着王管事问道:“这两天没给他东西吃,他也没意见么?”这也难怪紫袍中年人如此说,换了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这么问。


王管事低头,恭敬地答道:“是的,奴才观察了这两天,这个龙羽虽然不懂功夫,城府却极深,但是照属下推断来看,他应该不是老大和老三那边的人。”在这座镇远王府里有资格称之为王爷的只有一人,那就是镇远王李广。


李广冷“哼”了一声,让低头的王管事额头顿时冒出冷汗来,他突然发觉自己犯了一个错,在王爷面前不能加以自己的主观论断。于是他赶紧补充道:“不过世事难料,说不定这厮扮猪吃象也未必呢?”


镇远王刘广沉吟了一下,眼中闪烁着不定的光芒,又看了一眼窗外,然后缓缓说道:“这人来历不清,行为又十分怪异,你莫打草惊蛇,我自有安排!”王管事低声应了一声,退了出去,他跟随主子这么多年,自然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龙羽,该吃东西了!”一声粗哑而尖细的声音将沉浸在花的海洋中的龙羽惊醒,转身一看却见王管事提着一个饭提走了过来,他满脸堆砌着微笑,只是在龙羽看来,这微笑似乎水分太多。


龙羽一把接过饭提,打开一看,四菜一汤,心想自己真不错,赶上干部下乡待遇了,虽然这两天没吃饭,却没有感觉到饥渴,但此时闻到菜香,肚子立刻咕咕叫了起来,敢情真是人是铁,饭是钢,一日不吃饿得慌。


当下他也不客气,直接席地而坐,正要大哚快意,却发现王管事在一边看着,便停下手来,望了望天空,故作惊讶道:“王管事,今天早上我倒没注意,莫非早上太阳是从西边出来。”


这句话说的也太损了,人家好心送饭给你吃,却还要受如此奚落,任王管事脸皮再厚,也不仅动气起来,心中暗哼:“要不是王爷有安排,就冲你这句话就够作花肥了。”他心里虽然如此想,却不敢忘了王爷的吩咐,依旧笑着说:“作为上级关心下级也是正常的嘛,莫非你怕这菜里有毒不成?”


龙羽赶紧抓过一只鸡腿塞进嘴里,边嚼边说道:“我一个下人有什么好怕的,如果你不嫌浪费毒药尽管下,莫非我祖上有福,得到什么贵人庇护,才受此待遇。”


王管事闻言脸色一变,先前任龙羽再三挖苦都没有表现在脸上,可是今天第一次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龙羽这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听在王管耳朵里却有两层意思,一是对方不怕毒,二是对方知道自己是受人指使。如果后者是对方高深的智商推断出来的话,那前者似乎就有些不寻常了,莫非他是毒门中人,但是毒门中人也修炼功夫呀?


龙羽偷看了一眼,但见王管事脸神态上阴晴不定,心里乐翻了天,心道让你瞎琢磨去吧,省得以后给我下绊子。接着,他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一株腊梅,顺口问道:“王管事,真看不出你有如何本事,能让这冬天盛开的花儿在这夏季绽开?”


王管事是何许人也,他很快恢复了神色,来到这株腊梅前,凝视着枝端上红白相簇的花儿,脸上颇显自豪地说道:“花就象人一样,只要迎合它的喜好,就能得到它的回报。”接着,他弯身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根端的泥土,下面露出一块似白非白的玉石来,转身向龙羽说道:“每株腊梅下面都有一块寒石,它从寒石上吸收到足够的寒气时,自然就该怒放了!”


龙羽边吃边琢磨,一株花儿就费这么大的心思,他还有多少秘密呢?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让龙羽有些琢磨不透,王管事非但没有刁难他,甚至连上次吩咐的事结果也懒得问,只是他白天将地面清扫一下,如此这般而已。


但是龙羽对这座花园的好奇心却越来越大起来,终于瞅了一个机会,在王管事前脚出去,后脚就来到王管事的房间。虽然房间上了锁,但对于龙羽这样受过特种训练的人来说,古时候这种长锁再简单不过了,随便拨弄了两下,便捅开了。


进了屋,龙羽似乎立刻感到一股刺鼻的尿搔味,倘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味道在满屋的花粉下已经很不显了,但是龙羽的鼻子比警犬还要灵敏,因此立刻察觉出来,难道古人有在房间里WC的习惯?


王管事的房间摆饰自然比龙羽的房间多的多,桌椅板凳一应俱全,甚至私藏有不少瓷器古董。不过最令他感兴趣的,则是在床头的桌子上居然摆放一个铜镜,想不到这个胖老头还挺臭美的。


大致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龙羽赶紧将门重新锁好,撤了回来。说来也巧,他刚回到屋里没多久,就听外边一个人扯着尖嗓子喊:“王公公,王妃有急事找你。”


龙羽一听这声音,立刻来了精神,赶忙迎出去。自从他来到这鬼花园,安静得象坟地一样,这几天一个人影也没见,今天总算见了个活的了。


只见在花园里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尖嘴猴腮,白面无须的男人,他穿着红色长袍,正焦急在花园里伸头探脑朝王管事房间望。见龙羽出来,赶忙问道:“你知不知道王公公去哪里了?”


龙羽见他那细声细腔的样子,并非故意做作,心忖这个家伙莫非是太监?当然他不会把想法挂在脸上,故作迷茫道:“这里只有王管事,没有王公公,公公莫非你找错了?”


那人一听,本想拿眼从上往下蔑视龙羽一番,却发现没有对方个高,只得鼻子翘得高高的骂道:“笨奴才,新来的吧,王管事就是王公公!”


“哦,原来是个太监,他出去了!”龙羽仿佛明白一般,大声叹道。那太监低骂了一声,赶紧回去报告去了,若非今天有急事,一定把这个当面骂自己是太监的家伙痛扁一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