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传奇 卷一 第三章 我的名字叫龙羽

netcat 收藏 3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斗转星移,让我们把时光倒流,也许是一千年前,也许是两千年前,谁知道呢,总之在历史某一段的一个夜晚,天空飘着蒙蒙的细雨,大地沉浸在一片黑色之中,偶尔在巷子的深处传来一两声警惕的犬吠。


一座深深的大院里,除了走廊上悬挂着的灯笼还散发出一息微弱的灯光外,还有一个房间亮着灯,摇曳的灯影映着一个美妙的身影。


“小姐,该休息了!”一个头挽双髻,面容姣好的红衫少女,提着一个灯笼走了进来,对伫立在窗前的白衣少女喊道。


那少女半点没有把目光从窗外夜色中收回的意思,而是把玉指轻轻的放在唇边,小声道:“红儿,你听,雨的心跳声。”


那叫红儿的丫头,颦了颦眉,看了看外面飘着的细雨,似乎很疑惑,雨怎么还有心跳,莫非小姐离家太久了。


良久,少女轻吁了一口气,似乎想通了什么,转身回来,却见红儿还在发愣,轻轻在她粉鼻上刮了一下,笑道:“发什么愣,万物皆有生命,关窗吧!”


红儿笑道:“世间有几人能象小姐这般看得清楚!”她放下手中的灯笼,把两扇窗户合上,见少女已经上了软塌,正准备离去,却听见外面轰隆隆的巨响,象是打雷的声音,却又震得地面颤抖,仿佛天塌了一般。接着外面又是一道巨大的闪电,把夜空照耀的象白天一般,一时间睡梦中的人都惊醒了过来,家畜家禽都不安地叫了起来。少女赶站忙起来,抱住吓得脸色发白的小红,拉她坐到床上,笑道:“小妮子长这么大了,不知道见过多少次打雷下雨了,怎么还这般惊慌!”


有了小姐的安慰,小红脸色才恢复了一点血色,一头钻到少女的怀里:“小姐,你又取笑人家了。”少女却没有再说什么,心道这雷电似乎有些不寻常,又听外面嘈杂一片,便吩咐小红去打听一下。


半响,小红才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神秘兮兮道:“小姐,你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那少女奇道:“别饶舌了,莫非天天塌下来不成?”“比那希奇多了,打雷劈下来一个男人,还没穿-----”小红半捂着小嘴在少女耳边低声道,似乎生怕被别人听见。少女听完,脸色微红,却轻斥道:“你这丫头,哪来雷劈出来人一说,今天晚了,明天打探清楚再来给我说。”


小红满脸委屈,还想申辩,却见小姐面带倦意,只好退身关门出去了,心下倒琢磨着明天一定要向小六问个明白,那个男人到底长得俊俏不。


虽然闹腾了一夜,但是公鸡还是尽责地打起鸣来,这就象三十岁前的男人不管头天晚上多累,总能一柱擎天。


雨过天晴,清晨蒙蒙的雾气在阳光下象轻纱一般缥缈,院子的一角,一个不起眼的厢房里,一道阳光被窗棂挡散了一地。要说这个房间有什么奇特之处,莫过于躺在木床的年轻人,象是熟睡,嘴角还半挂着微笑,似乎在想什么惬意的事情。而在床尾,则俯爬着一个熟睡的少年,年龄约莫十四五岁,一身青衣,只是他的睡像太不雅观,抱着年轻人的双脚,流了一床口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啃猪蹄呢。


突然间,床上的年轻人颤动了一下,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那眸子象星星一样明亮,乌黑的眼睫毛抖动了两下后,忽然间一下子坐了起来,四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仿佛象婴儿刚降临到世上一般,满脸的好奇和新鲜。


青衣少年被年轻人的举动给惊醒了,揉了揉眼睛,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见床上的年轻人坐了起来,便打着哈欠道:“你醒了,叫什么名字,怎么光着身子躺在镇远府?”


年轻人看了看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青衣少年愣了一下,打了一个激灵,心道要不是我昨天帮你穿衣服,见你带个把,还真被你给迷住了,男人长那么帅干嘛。转念又一想,这家伙看着我傻乐,莫非摔脑残了,便嘱咐了一句:“你丫别乱跑,我去跟总管大人汇报去。”


没多久,青衣少年领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过来,他一捋黑须,身穿深蓝长袍,头带四方蓝帽,身材虽然瘦小,然而精光四射的眼神却彰显了他的精明。


老者见年轻人依然坐在床上,仿佛视他无物一般,却也不以为意,反而搬过一张凳子坐在床前问道:“小哥,在下乃镇远王府管家姓刘,请问阁下怎么称呼?”年轻人听到问话,仰脸思索了一番,似乎陷入了迷茫之中。刘管家见状,心中不免一咯噔,又追问道:“那小哥还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年轻人呆了呆,又陷入了白痴状。


刘管家眼皮跳了跳,心忖这小子是装迷糊还真摔傻了?他站起来,看了看床上的年轻人,摇了一下头,然后拉着青衣少年来到门口,吩咐道:“小六,给他弄点吃的,这几天你给我盯着,有什么状况立刻向我报告!”说完,又交代了一些细节便离去。


一连七天,年轻人不吃不喝就在床上傻乐,甚至连大小便都没有去过一次,这一点倒是让小六十分的佩服不已,原来人是可以憋到这种地步的。


消息传的非常快,整个镇远王府上下都知道了,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摔落在院中的男人,恐怕是摔成白痴了,连吃饭撒尿的都不会了。就在刘管家考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白痴寻个晚上弄出府,免得到时弄的上下一团晦气的时候,小六跑过来向他报告:那个白痴开口说话了。


刘管家闻言,皱了一下眉头,便带着小六过了去,还没到门口,却见年轻人正从里面出来,便打住了脚步。他看了年轻人一眼,又回头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小六,心想这年轻人看上去精神十分饱满,哪象饿了七天不吃饭的人,莫非你小子骗我不成。想归想,他面上却挤出一丝虚假的笑容,对年轻人说道:“小哥,听说你今天起床了,我便过来瞧瞧,你这身板可不象七天不吃饭的人啊!”年轻人微微一笑,看着两人道:“有七天么,我还以为七年呢,对了,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


刘管家闻言满腹诧异,看这家伙说话口齿伶俐,神情自然,怎么也是正常人中的正常人,却怎么连自己怎么跑到别人府上都记不得了,莫非摔成摔成脑残了?可是说话还这么有条理,当我是棒槌啊。不过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到底。


刘管家哈哈一笑道:“那你可知道自己姓什名谁?说出来名来,我也许帮你找到家呢。”


年轻人歪头想了想,说道:“我叫龙羽,没什么亲人,也不知道家在何处了,我看这里挺好,不知此处是否缺人手?”


年轻人这次倒是回答的干脆,刘管家捋了锊胡须,嘿嘿一笑道:“说来也巧,近来还府上还真是缺人,既然小哥没有去处,那不如暂时先安顿在王府好了。”说完,便转身对身边的小六说道:“你先带他去做几件衣服,然后去王管事那里报到。”


待他们离去,刘管家才冷冷一笑,步入另一个院落的一间房间。这房间象个大厅一样,布置的十分奇特,对门的墙壁上悬挂三样武器,从上到下依次是剑、刀、弓。而在左右两侧则是两排书架,摆满了书籍。而在大厅中央则是一个大两米长的白玉方桌,桌上铺着一层宣纸,桌前一个三四十岁紫袍男子正在挥毫疾书。


刘管家待中年男子放下笔,才凑到跟前,小声说了两句。中年人听完,拿起桌边的一方白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远方,念念道:“龙羽,不错的名字,可莫投错了胎!”不经意间,一股不寒而立的杀气自他身上弥漫开来,使得身旁的刘管家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这话不是冲他说的,更不会是对那个白痴七天的龙羽说的,因为他们都没有这个资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