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9.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size][/URL] 当王兴治来到营部掩体的时候,门口的卫兵认出了他就是前几天与张剑生一起来的那个四川小哥,就对他说:“你的朋友在炮位上,你去炮位找他吧。” 王兴治知道炮位在那里,就径直去了炮位。在一门单管苏制高炮前,王兴治看见他的朋友张剑生正在那里练习升降炮管,展开炮身。这些都是体力活儿,把一个张剑生累得连舌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当王兴治来到营部掩体的时候,门口的卫兵认出了他就是前几天与张剑生一起来的那个四川小哥,就对他说:“你的朋友在炮位上,你去炮位找他吧。”

王兴治知道炮位在那里,就径直去了炮位。在一门单管苏制高炮前,王兴治看见他的朋友张剑生正在那里练习升降炮管,展开炮身。这些都是体力活儿,把一个张剑生累得连舌头也伸出来了。可是,他依然喊着号子在不停地练习着。

“38、45、29,左右98.”这些枯燥的数字其实是高炮的诸元。他不断根据班长对假象的飞机的运动轨迹进行炮位调整。而另外一个火控手就在那里做配合地模拟射发。高炮和山炮、野炮、榴弹炮不同,不设置指挥,不需要一人在旁边喊:“放”。他们是依据计算员的计算,再在控制员的指令下操作炮位的,然后对准就开火。不需要等口令。飞机是何等速度,等一两秒钟,飞机飞出去就是很远了。

尽管张剑生如此卖力地训练,但是他的炮位的移动确实所有高炮中最缓慢的。而别的高炮,有的移动几乎是带风声的。看完了这些后,王兴治心中对高炮操作有了感性认识了,他就自己回师部不提。他是走了,要在他的岗位预备打击美帝为首的联合国军,而张剑生却在自己的炮位上依然不停地训练着。

现在时间是一九五零年的十一月十五日的上午。距离第二次战役的发起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了。张剑生,这个身材高大健壮的人也变得好像矮小了一样。高炮兵的生活看上去是很乏味的。而事实上,他们的生活也是很丰富多彩的。

尽管只有十天时间了,在这个营还是展开了形式多样的高炮操作训练。而最富有挑战就是高炮对抗赛,很像现在流行的一对一单挑。不要说这个营,就是整个高炮也是全师每月都要搞一次无座力炮实弹对抗赛,地点就在不确定一般都是利用作战间隙的时候就近。而那些在对抗赛中取得了好名次的团营就会在阵地选择上赢得先机,有优先取得炮位的权利。这样,也为他们的战功的建立打下良好的基础了。这样,各团营对这样的对抗赛就很重视了。而为了在全师取得胜利,很多营级单位也在自己的内部搞对抗。

营级对抗的炮阵地布置的很简单:在山峁上铺条铁轨,将高炮的轮胎外带撤除,只剩下钢毂,再用卷扬机拖着高炮以60公里的时速运动。铁轨全长一千米,也就是说在一千米有效的范围内,炮手根据计算员随机的数据进行炮位调整、控制、跟踪和射击。上阵地时,一个连每次只上一个炮班,各子完成自己的操作。高炮对抗没有靶子,只好根据有经验的人的目测来决定胜负。只是在发射炮弹时要计算坦克靶的运动速度、变幻的角度和当时的气温、湿度以及风速的特点,还得实行口头问答,有点像现在的电视对抗的节目。于是,那些高炮兵对于这样枯燥的训练也就是多少有了些情趣。不过,在没有飞机的时候,高炮营的人也想出了一种可以实弹对抗的法子,他们在十一月的十七日的一早就开始预备这场没有飞机的实弹对抗了。他们的法子其实很简单。

其实就是充分利用高炮上的那架机枪,而飞机就是一面面体型很小的风筝。缺点就是风筝的移动速度太慢,于是他们的对应策略就是在风筝飞上去后,立即剪断维系风筝的线,让风筝自由地飞翔。而要在风筝没有什么轨迹的踪迹消失前成功地用机枪将它击落,就完成一次攻击,可以取得一分。而那个班的分,其实这个班代表的是他所属的连队,谁的分高那个连队就获胜。

又一次对抗赛就要开始了。全师四个团的官兵全部驻扎到了妙香山脉。张剑生他们炮团和兄弟团的编制是一样的,一连配备四门四管高炮,十二门单管高炮和三门迫击炮以及两门野战炮。张剑生的连长是高炮专家,但对迫击炮和野战炮却一窍不通。班长这时候正巧手臂被扭伤, 而他就将临时的操作野战炮的任务交给了张剑生。这些装备都是昨天才从苏联运到的。是谁都不熟悉这样的大家伙。上面说了,高炮师不能只打飞机坦克,在攻坚的时候,还得肩负近点火力支援的任务。在苏联的高炮师就是这样配备的。

在这个张剑生所在的营,只有他一个人是读过高级中学的。他也学习过抛物线函数,对于野炮的弹道曲线有所认识。特也对高炮的操作有了一定的认知。于是,他就想将高炮的作风迁移到野战炮来。野战炮的特点是平射线路长,曲度小,但是在弹着点附近却又急速下降。这样,计算拐点也是高级中学的必修的张剑生也轻松地把这样的炮的操作要领摸得七七八八了。

而这次对抗,不光是高炮的对抗,同时对野炮、迫击炮的操作也要实行对抗。在这次参与的各团营,几乎是派出的新手来接受检验的。而他们在高炮上的操作都令考核的很满意。师长、师参谋长和师部的一干人,连同王兴治他们都觉得这些新兵的成长实在是很惊人的。于是,他们在高炮上的得分差距几乎没有被拉开。但是,在野炮和迫击炮这样两个科目上,那些团营的人最多就是初级中学生,就算是有高中生,数学还不一定很优秀。所以,数学和王兴治几乎一样好,但是文学差一点的张剑生所在炮班取得对抗赛第一。他的第一就是他们营的第一。营长这个高兴啊,就别提了。

时间已经是十一月的二十二日了。高炮师接到上级的命令,要他们立即班师南下,向平壤方向运动。一时间,车鸣人欢,整个高炮师都动起来了。在第三天的时候,也就是十一月二十四日,高炮师在平壤的外围已经集结完毕,单等一声令下就攻击平壤了。而高炮师除开辅助攻击的任务外,主要的任务还是确保空中的安全,确保后勤线的安全。现在,平壤距离中国内地还不十分遥远,后勤的问题还不是非常地凸显。

其实,在整个战场,第二次战役是早就开始动静了。只是在四十军的具体部署上,他们军被安排在十一月二十五日才被批准投入到战斗中来。战场的情形是这样的。在一九五零年的十一月六日,不甘心第一战役失败的美军统帅麦克阿瑟将军率领着他的三十万全副武装的机械化的十六国联军,气势汹汹地向平壤一线发起冬季反攻。预备将中国军队赶回鸭绿江南岸去。

战斗是在十一月的六日开始打响的。,“联合国军”多国部队以部分兵力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试探性进攻。麦克阿瑟认为中国军队在第一次战役取得胜利是归因于他们的隐蔽性和突然性。而在第二战役的时候,他们的一切都已经暴露,所以对于这次战役,麦克阿瑟是信心十足。他统率美军第10军(美军陆战第1师,美军第3师,美军第7师) 韩国伪军第1军(伪军首都师,伪军第3师)以及美军第25师和新到朝鲜的土耳其旅、英军第29旅,共计22万余人,,比第一次战役增加8万多人;拥有飞机1200余架。在这样的压力下,在十一月二十日前,中国的军队是节节败退。麦克阿瑟的心中非常得意,他要一鼓作气将那些凭借一时侥幸占了便宜的中国人赶过鸭绿江,还要将他们一路南赶,直追得他们投降为止。麦克阿瑟挂着望远镜,洋洋得意地坐在一辆美制重型装甲车里,探出头来,看着白雪皑皑的朝鲜的山河,算计着未来的战事和不久后胜利庆祝的场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