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被杀前夜他边与三名白人妓女SM边喊:" I’m fuking for god!"

wudamin 收藏 37 20720
导读:马丁·路德·金:被杀前夜他边与三名白人妓女SM边喊:" I’m fuking for god!"  被杀前夜他边与三名白人妓女SM边喊:" I’m fuking for god!" 1963年8月23日美国著名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马丁·路德·金:被杀前夜他边与三名白人妓女SM边喊:" I’m fuking for god!"



被杀前夜他边与三名白人妓女SM边喊:" I’m fuking for god!"


1963年8月23日美国著名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感动了无数人,包括美国总统肯尼迪。当晚肯尼迪邀请金到白宫吃饭,对其说:“我也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是让新的民权法案尽快在参众两院通过。”


大概因为他的演讲太激情澎湃了,连万里之外的瑞典皇家学院评委们都感动了,所以让这位金牧师拿到了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金遇刺后的第12天,《人民日报》刊登了毛泽东专门为金遇刺所作的《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


上世纪六十年代难得有一个人同时受到中美两国首脑的高度赞美和认同。看来金牧师的正义和崇高已经达到了神性的境界了。


1986年1月,白宫颁布法令,规定每年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一为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全国纪念日,并且订为法定假日。迄今为止美国只有三个以个人纪念日为法定假日的例子,分别为纪念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的Columbus Day (十月第二个星期一), 纪念乔治·华盛顿的Presidents' Day(二月第三个星期一),与此处所提到的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看来马丁·路德·金已经跻身美国超级伟人之列了。


但无论是马丁·路德·金生前抑或死后,一直都有不同的声音在质疑这位黑人民权领袖的所作所为。


根据《特工人生:“深喉”回忆录》( 作者:[美]马克•费尔特,有中译本 )一书的记载,马丁·路德·金的一生基本是放荡与谎言的一生,由始至终与苏联间谍勾勾搭搭。摘引该书部分如下:


[对金和南方***领袖会议的麦克风监听和电话窃听最终表明,与其承诺的相反,这位民权领袖与共产主义者仍保持着联系,并且力图避开司法部长的视线。窃听笔录暴露了金博士在紧闭的饭店客房门后所进行的勾当。当清教徒似的局长读到这些笔录时,他被其放浪形骸的性行为,包括与多人行苟且之事的性变态行为所激怒。胡佛厌恶地将这些插曲称为“那些性的玩意儿”。


录音带记录了金的风流韵事。在其周游全国各地宣扬民权的旅途中,他将无数女子接到自己的旅馆房间,他所有的一切都被录音,包括他那高潮时的嚎叫声。其间也夹杂着许多男性访客的声音。


我并不是在评判金的道德如何,事实上有些人可能会羡慕他的性战绩。问题是他的这种个人行为激怒了胡佛,这比他对联邦调查局的攻击和他与共产党的合作更让胡佛难以释怀。局长开始了一场令马丁·路德·金名誉扫地的斗争,在局长眼中,他是个伪君子,不配领导民权运动。胡佛是一个严格固执的人,对于局里的人,哪怕是露出酗酒或性淫乱的神情都是不可容忍的。他对像金这样向国人讲经布道的人言行如此背离感到极为愤慨。


让媒体抓住表明金与联邦调查局 “结怨”的有三个因素:金不顾自己对司法部长肯尼迪做出的承诺,继续与共产主义分子交往;他对联邦调查局的无端指责和他那马拉松式的通奸行为。许多记者声称胡佛为他们播放过金的录音,但当1964年接替肯尼迪成为司法部长的卡岑巴赫要求记者就这些说法与胡佛对质时,记者们拒绝了,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们还是不去招惹这头老狮子为妙。


随着胡佛和金之间的冲突升温,一些民权领导人要求进行一次公开对质。局长将该问题交给一位会议主持人,这次会议有一群女记者参加。在回应质询时,胡佛举出金的一些指控并逐一予以驳斥。他同时还提到了录音,录音证明这位民权领袖是“全国声名最为狼藉的说谎者”和 “品行最为低下的人”。]


金出生于1929年1月15日,名米切尔。他的牧师老爹后来把自己和儿子都叫“马丁·路德·金”,故意与德国宗教改革家同名,但都没有办法律手续,所以马丁·路德·金应该叫米切尔·金。


而根据David Duke,Edward Fields的研究资料,可知马丁·路德·金与苏联间谍是怎么勾搭上的:


黑人拜亚特·鲁斯丁(Bayard Rustin)于50年代在加州成立了共青团,因为公共场合搞同性恋行为被投进监狱,他1956到1960年成了金的顾问和秘书,参加了1957年的美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鲁斯丁把金介绍给了苏联间谍斯坦尼·D.列维逊(Stanley D.Levison),列维逊当时掌握着100万美元的援助美共项目。Levison给金制定了行动指南:这个国家不喜欢暴力,热衷于种族主义,因此民权解放运动将是最有利可图的工作。


苏联对金的财政支持是通过一个叫Isidore G. Needleman的犹太人转交的。他是克格勃的秘密警察,公开身份是纽约的商人,把大宗货物买进运往苏联。FBI收买了Childs兄弟做线人,他们揭露了列维逊作为美共的金主,苏联间谍身份和活动。


1966年12月30日在列维逊指导下,金发动了学生罢课反战的活动。金在纽约公开谴责美军在越南“如同纳粹”,而美国政府是“当今世界头号暴力活动承包商”等演说。他煽动美国青年拒绝当兵,连当时左倾的《生活》杂志都说他那些“邪恶的诋毁如同来自河内电台的广播稿”。


很多后来离开了美共的人回忆当初,说他们都得到了支持金活动的指示。包括女黑人Julia Brown:“我们被告知要支持金以及他身后的黑人和白人。我们把金看作斗争的领袖,我们知道金进过共产党的培训班,他身边的助手也有很多共产党员。他获得了共产党的资金和领导,他是最伟大的英雄之一。”


1965年3月30日国会记录,FBI打入美共内部的卧底Karl Prussian的证词:“每次共产党集会,尊敬的金总是坐在前排。金或者就是共产党人,或者积极成为“共产运动前哨”组织成员,他获得了超过六十个各种亲共个人和组织支持。”


"Atall of these (Communist Party) meetings Rev. Martin Luther King wasalways set forth as the individual to whom Communists should rallyaround… King has either been a member of, or willingly accepted supportfrom over 60 Communist fronts… King accepted support from communistfronts , individuals and organizations which espouse communist causes."


在美国大法官Bobby Kennedy的命令下,FBI秘密搜查了金的办公室,除了获得了大量金与共产党代理人间的会谈记录,还有证据证明金用其组织的退税钱雇佣白人妓女,经常进行3人性活动。这个记录保密期限是50年,也就是说2027年前我们无法更具体知道细节。在 Larry McDonald带领下,90名共和党议员要求国会清查这些记录,但国会以338对90还是通过了“金”法案,阻止记录外泄。


这些记录中部分内容还是被透露出来:象他在华盛顿Willard Hotel里逼迫白人妓女喝“黑色俄罗斯”,并进行性活动;在拉斯维加斯他每人100美元找妓女酗酒行乐;纽约他酒后逼迫一个白人女子满足他的变态性要求,否则他就从13楼上跳下去;在挪威他因裸体追逐一名白人妇女被警察抓获;在洛杉矶,一名支持他的牙医发现他的妻子和他进行变态性活动后,他威胁要杀死这名牙医。在他被杀的前一夜,他依旧与三名白人妓女做SM游戏,鞭打其中一名妓女取乐。录音带上他喊出的声音是:" I’m fuking for God!" "I’m not a Negro tonight!"


虽然证据确凿,不过据说这些败德破事“与民权运动无关”,所以当时的媒体根本就不肯报道。据说金的老婆科埃塔是知道的,但她在金生前已经“原谅”了他。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综合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