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二十五 龙的传人之二

潮汐人家 收藏 2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深秋的中原,天气已渐渐转凉。不过,此时的小黄帝,还是不会分辨四季的。他只知道天气状况有了变化。这样他和二小子的准备也就增加了一项,穿戴。多穿一点,他们到野外“作业”才不会受冻。那时候的人们穿的还是兽皮,这不,小黄帝的母亲附宝就利用工余的时间,给他缝制了一件狼皮袄呢。读者朋友千万不要小看当时人们的能力,在小黄帝的太太嫘祖还没发明蚕丝纺织之前,原始社会的人往往就地取材,制作衣服的。比如,我国东北地区的赫哲人,是一个专事渔猎的民族,他们制作的鱼皮衣服就是一绝,做工之复杂和讲究,让人叹为观止。在网上,每一件褂子还卖至少上万呢。

小黄帝特意为自己编扎了三双草鞋,把尖棍磨好,弓箭也准备齐全。只等石斧到手了。他父亲已要求村里的磨坊(注意和现代磨豆腐的磨坊不同,他们的磨坊是专门打磨生产工具的,比如石斧、石刀之类的。随着经验的积累,这些人还磨出一些好看的石头--玉石,后世孔子还夸‘玉有德’呢)尽快打磨两把石斧,好分发给他们,出去砍树。

这几天,他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磨坊派人把打磨的光滑锵亮的石斧交到了他们手中,只等找个合适的日子就出发。大家都知道他们要给女娲立像的事,纷纷给他们出主意,想办法。有的送来了吃的,有的送来穿的。原始社会大家都不富裕,但是那个时候人们“习乡尚齿”的心态还是值得今天的每一个人学习的。看来大家都很重视这件事情,倒是小黄帝像没事人一般,看上去轻松得很。

天还没亮,少典就把小黄帝从睡梦中拉起来,告诉他该出发了,完了指了指摆在墙角的早已替他捆扎好的一包东西,里面有三双草鞋、两把石斧,还有几块干肉做在半路上的干粮的,要他吃过饭之后就和二小子在村口碰头。

小黄帝在床上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没有再动弹,脑子里却在想这一去得要很长时间,说不定在外面过夜都不一定。他没再继续赖在床上,匆匆起床,简单的到外面水沟边洗了个脸,就回来坐在石桌旁,捡起他妈做好的烤肉吃了起来。他今天起床比平时早了很多,此时味蕾还没有受到足够的刺激,胃口也小了很多,很快没几口他就饱了。他妈妈附宝在一旁也奇怪地看着他,这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啦,这么容易打发。要是在以前,哪怕就是再多的肉他也要嚷着吃不饱的。

屋外,天已经蒙蒙亮,微微的晨风中偶尔有一只小鸟飞过,它们也要早早的出去觅食。太阳升起的方向也渐渐的红透了,过了一会儿就再也无法用肉眼看着那里,这是个出门的好天气,小黄帝心里想到,他很高兴也很喜欢这种天气出门。

小黄帝出门的时候,外面路上几乎看不到几个人,看来他起得确实很早,也许这些天来人们干得太累了,都不舍得这难得的睡懒觉的机会。在那个时候,没有人会催你出工干活,也没有人监督你上班打卡。人们做什么全凭自觉。

经过这些天的建设,村口已经渐渐成型。和老村子不同的是,藤桥已经被独木舟取代,也许当时的人们还没有办法制作出能够横快小溪两岸的木桥呢,所以就只好退而求其次,使用新发明的独木舟来回的接送来来往往的人们。

以前的司桥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渡工了,他们老早就看到了小黄帝,殷勤地打着招呼。小黄帝也和他们混熟了,尽管以前没有和他们说过多少话,一个村里的街坊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小黄帝告诉他们还要等一个人,他才能过去,于是,他们要他就在这里再等一会儿。

小黄帝说的那个人当然是二小子,这个家伙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讲得好好的,出发的时候要早一点起床,带上村里选好的狗儿,免得耽误了时间在外面危险,可就是把他的话当耳边风。小黄帝无可奈何地抖抖脚,将工具放在地上,在村口附近转悠一阵。牛棚就在村口的附近,几头大黄牛横七竖八地躺卧在干草堆里。巫人和那些小孩被它们寄在一个很窄的角落,轻微的鼾声一声接一声,奇怪的是这么挤他们居然也能睡着。也许是白天他们干活太累了吧,每个人至少要挖一排洞的。小黄帝想道,不由得有一丝不忍,但转念一想谁叫他们想吃我呢。此时,他对他们的恼恨已经没有前一阵子那么强烈了。

小黄帝想自己到二小子家去催他,但是这时的村子已经不再象他们以前的村子了,以前是从村口一块石头就能扔过村外的。二小子家不巧刚好在离村口的最里面,这样一去一来的话,就要老半天时间了。

小黄帝开始不耐烦地在原地转起圈来,他有些头晕,也许转的太快了。当他停下来的时候,稍作迟疑,他就朝村口渡工那边走了。

“走,我先一个人过去。”小黄帝头也没抬,只顾拿起工具,招呼道。

“你,一个人,不等人了?”渡工有些吃惊地问他。

“嗯,你告诉他我先在前面走,要他注意标记。”小黄帝轻叹一口气,望了望村外,那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林子,最外面还有几棵被人们砍倒来不及运回来的树木呢。

独木舟,他们村里已经拥有两只,这第二只是村里磨坊的人磨坊小黄帝的独木舟仿做的,比第一只稍微大了些,大概能多装一两个人吧。小黄帝跳上了这只独木舟,之后他看了看他们和项先生制作的那只,船口边缘上还存留着火烧过的痕迹,连日来被频繁的使用,已渐渐的离它的“报废”期限不远了。

“这么快就要换了。”小黄帝盯着这只船,喃喃自语道。

“是啊。”村里人来人往都要靠它呢。

“那独轮车呢?”

“独轮车村里放了一辆,村外还有一辆,你看,在那边。。。”小黄帝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几棵倒伏的树木中间,有一只独轮车,做车的树木外皮还没拔呢,不仔细看还真的无法分出来,小黄帝不由得想笑。

很快,独木舟重重地撞在了对岸的松软的土块上,渡工连忙跳下来,用力地把独木舟往岸上拖,停稳后,小黄帝才慢腾腾地翻身爬了下来。

对岸的高地,翻过去就到了这片林子旁,离独轮车越来越近了,它被人们小心地放置在放倒的树木当中,粗糙的树皮已经被朝露完全打湿,车轮沾满了新鲜的黄泥还没有来得及清除。小黄帝放下工具,用手抬起独轮车的手柄,还行,还没有散架。他前些天教给人们润滑的方法看来挺管用的,就是让人们用自己吃的动物的油脂去润滑车轮,这样车轮才不会卡住,人推起来也很省力气。小黄帝放下独轮车,从地上把工具捡起,再次回头看了看村口,一切如旧。二小子连个人毛也没见着。再看他一眼也没用,小黄帝嘴里含糊不清地骂着。一脚将摆放在中间的挡路的树木踢得老远。

大家也许很奇怪,为什么小黄帝就不能晚一点起床,非得起这么早呢?原来,他父亲少典告诉他,一定要早早的起床,这样从林子里砍回来的树木才灵,女娲娘娘才会保佑村子里的黎民百姓。这就好比后世的中国人祭祖一定要在早上很早起来,而不是随随便便的在晚一点。过年的时候,有些地方的人们只能早上拜年,下午或晚上给别人拜年人家会非常的不高兴的。这是一样的道理。

女娲娘娘长得什么样子,小黄帝只知道是人面蛇身,也就是女娲娘娘的长相是人的脑袋加上蛇的身子,至于蛇的身子有多长,他心里还真的没底。也许,就是两三个人那么长吧,他心里嘀咕道。

此外,他父亲少典还交代要他到林子里找一种神木,只有这种神木才能代表女娲娘娘。随便找一种代替她,非但无法代表,而且会给村子里带来灾祸呢。至于带来什么灾祸,他父亲倒是没有明说,但是当时小黄帝倒是听得后脊梁骨一阵把儿凉的,吓得他也不敢多问,记住就是了。

他父亲把神木的样子告诉他,这种神木“一年四季”都是常青的,树叶呈爪型,就像鸡的爪子,树干笔直,分叉不多而细,这一带应该有。他父亲来这里实地考察的时候曾经见过的,并且把他当时查看的地址告诉了他,要他再次找一找。不过,因为村里的事务很多很忙,他实在是脱不开身,要不然自己一定会来的。所以,这件事情也只有交给小黄帝去做了,希望他能够干好,在村里树立形象。

这是个分岔口,父亲告诉他再往里走,还有一块堰塘。就是这里了,小黄帝看了看四周,掏出石斧就要往树上砍。难道他找到神木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