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一章 风之源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体育场上尧丰带着满身热气腾腾的汗水停了下来。因为提早起床,尧丰不得不在跑步上消磨多余的时间,原先定的一万米显然是失算了,不得以尧丰又给自己加了两千米,最后还慢跑了一千米,以促进肌肉代谢,防止抽筋。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调整气息,尧丰看看腕上的多功能野战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出了体育场,尧丰向公寓楼走去,刚好碰上学生们出公寓楼的高峰。都是低年级的,要不就是研究生,尧丰想,反正都是去课堂或自习室占座的;而自己,似乎已经脱离了那种朝六晚九的日子了——快毕业了,谁还活得那么累?趁工作前,好好享受生活吧。

走在回寝的路上,尧丰不用回头也知道,自己的回头率绝对超过百分之二百;倒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帅(在这个问题上,尧丰还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长像一般,很大众化,绝对是那种一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主),而是因为自己的那一身行头——洗得发白的迷彩背心和迷彩裤,再配上一双破跑鞋,小腿上捆着一双又长又厚的橄榄绿沙袋不说,身上还穿着跟沙袋同样颜色的沙袋背心,从那鼓鼓的线条就能看得出,沙袋和背心里填得有多实成。

也许是现在的学生的生活太枯燥了吧,他们对新鲜的东西总是很感兴趣,每每尧丰穿上这一身出门到跑步回来,像看UFO一样看他的人大有人在;不过自己这样装扮已经两年了,按说别人早该习以为常了,难不成天天碰到的都是新生?要不这保鲜程度怎么这么高?其实再一想想,也是,全学校像他这样“变态”的可能就没有别人了,包括天天晨训的那些田径队的也没哪个敢穿上这一身跑步,而且还是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地跑。全当给别人看看西洋景吧,尧丰淡淡笑笑,随即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挺直了胸脯、自我感觉良好地进了公寓楼。

到了自己的寝室,刚推门进去,就见班长大人跟躲鬼一样从洗手间里冲出来,看见尧丰便问:“我说老尧,你刚才在洗手间里抽了几根烟啊?整得里面跟桑拿浴似的。”

班长说着话,眼泪却不停地流,想必刚才是呛得够戗。尧丰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老大,SORRY啊,抽完忘了开气窗通风了,让大哥您受罪了,要不晚上找个地方陪您喝两口,算是小弟给您赔不是?”

“嗨,算啦,”班长大度地摆摆手。“你都这么说了,咱当大哥的也不能不通情面;反正在这也待不了几天了,回头在屋子里想抽就抽吧。晚上再说,要不咱哥几个再整个烛光酒会,过一次少一次啦!”

“是,是,是,这没说的,晚上我请了。”尧丰笑呵呵地点头道。就尧丰他们班来说,如果要评个五好寝室的话,那绝对是尧丰这个寝;最起码,在尧丰待的这两年里,寝里四个人就从来没红过脸。究其原因,这还托了星爷的福。原先寝里的三个人都是星爷的铁杆粉丝,时间长了他们连说话都是以星爷说话的风格为样本;所以,平时几个人说话除了搞笑还是搞笑,哪怕出现点摩擦,那也能在这些笑话中平息——俗话说的好,迎面不打笑脸人嘛。而尧丰,经过这三个人两年的耳濡目染,也习惯了跟他们一样吹牛打屁;反正也是大家一起图个乐和,干嘛不乐呢?

班长很夸张的憋了口气,重新冲回洗手间。尧丰看他那样,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床铺下面。拿出装盐的口袋和暖瓶,冲了一杯淡盐水,他一饮而尽。感受着水分的滋润,尧丰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打火机,仔细端详。

洗手间里响起冲水声,几秒后,班长从里面出来,看尧丰在愣神,便说:“咋了?我不说了嘛,想抽就抽吧。”

“那我不客气了。”尧丰被叫,从沉思中醒过来,随口应完之后,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

“唉!今天可是老尧的大日子啊!”飞子说着话从床上坐起来。

“可不是咋地,天刚亮这哥们就兴奋得爬起来了,搞得我还以为他梦游呢!”小三躺在床上接话说。

“哎?都醒了?今儿可真反常啊!”班长坐在椅子上,穿着裤子说。

“老大!你忘了?今天老尧面试!”飞子道。

“哦,真的啊?我靠,老尧你终于想通了!”班长兴奋起来。“导员都问我好几次了,说你们班那个尧丰怎么一直没找工作?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至于吗?”尧丰笑问。

“咋不至于?咱院上个学期就有一半人签协议了,到现在基本上除了读研的,都找到工作了。咱班可就差你了,你说你也不考研,也不找工作,我这当班长的能不急么?”

“就是没看到合适的,也不是不想找。”尧丰道。

“这回找到合适的了?哪的,做什么的?”

“D市,好象是做放射性仪表的民企。”

“我靠,在边境啊?以后我买水货就找你了。”飞子说。他是个数码迷,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套国外某品牌的最新款数码产品;可惜当学生没几个钱,行货买不起,所以就总打水货的主意。

“民企啊?也不错,锻炼机会多。”班长嘴上说,心里却有点失望;这也不奇怪,寝里除了尧丰,其他人都在上个学期找好了工作,而且都是国企。平时做事颇有些完美主义的班长当然想让自己寝室全都进国企,这样在其他人面前自己也有面子。

“几点面试啊?想好说啥没?”小三用胳膊肘撑起身体,半躺着冲下问。

“八点,面试还用想什么?他问啥,我就说啥呗。”

“别啊,实话实说那多没前途?告诉你,面试时就得吹,吹得越悬乎越能吸引用人单位。”飞子说。飞子天生一副好口舌,吹牛从来不带打稿的。他找工作时愣是把面试的人忽悠得以为拣了个宝,直接拍板让他以后去做销售;不过按飞子的本事,在销售行业肯定是个宝。

“也别吹太邪乎,关键还是要诚恳,这样才能打动用人单位。”小三也说了自己的经验。他当时找工作时,愣是在第一轮面试失败后,在雪地里等那个单位的人事主管等了六个小时,以至于到那主管忙完了看到小三时,他包里的一瓶水已经冻成了冰砣。那个主管被小三的真诚打动,最终录用了他。

“好了,老尧见过的世面不比你们多?别在那得瑟自己了。既然都起来了,赶快穿衣服洗漱,一起吃早饭去,饭桌上你们再给老尧打打气。”班长一声令下,全寝人都同意地动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