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二十七章:解放湖南

likangjing 收藏 9 1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二十七章:解放湖南



BON德怀副总司令根据Z央军委的决定,立即行动起来,他从红军总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挑选了少部分人员组成了精干的西进兵团指挥部。按照Z央军委预先拟定的计划:四个集团军分三路挺进湖南,第九集团军进军湖南的西北部,解放常德、张家界、吉首等地区,与HUO龙同志率领的第十集团军会师,归建红二方面军。第二集团军的两个装甲师一个机械化步兵师,配合第七集团军合围长沙、解决长沙守敌之后,第七集团军分兵解放岳阳、益阳、湘潭、株州、娄底等地,第二集团军则直插湖南东南部,解放衡阳、郴州等地,兵指广东。第八集团军则进军邵阳、怀化、永州等地。


为了出其不意,迅速抢占湖南,BON德怀司令员命令第九集团军作为兵团先遣部队,必须在12月25日前向湖南开进。XIAO克司令员和政委W震接到兵团命令,马上组织部队补充兵员和各种军需物资,一面开展宣传鼓动工作。一场大战刚刚结束,部队来不及休整,又要投入新的战斗,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但英勇的红军将士具有勇敢顽强和连续作战的良好作风,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特别是第九集团军的官兵,听到要去解放湖南,更是欢呼雀跃,兴奋不已,因为他们中有相当部分的将士都是秋收起义、平江暴动,井岗山斗争时期的湘籍战士,离开家乡好几年了,现在又要打回去,怎能不高兴。因而,全军精神振奋,战意高昂,恨不得身生双翅。其它三路大军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向湖南疾进。


提起湖南,无论是它的地理位置,还是文化经济在全国都是占据重要的地位。湖南位于我国的中部偏南,长江中游南岸,是我国东部沿海与西部地区的过渡地带。全省土地面积约21、18万平方公里,大部分地区处洞庭湖以南,故名湖南,又因境内最大的河流湘江流贯全境,故又简称为湘。现时人口2300余万,占全国总人口的二十分之一,为工农业生产提供充足的劳动力。


湖南水热条件优越,耕地、材地面积广阔,水系发达,是久负盛名的渔米之乡。古人曾说:“湖广熟,天下足。”这就充分证明了湖南自古以来就是全国主要的粮食生产供应基地。粮食主要产品有稻谷、玉米、小麦、红薯等;其中稻谷产量居全国前列。经济作物主要有油菜籽,棉花、苎麻、烟叶,并且苎麻产量居全国第一位。材业产品也非常丰富,茶叶、茶油、桐油、柑橘、中华猕猴桃等,特别是君山的银针茶,列为清代贡茶,在后世也被评为全国十大名茶之一。其色泽金黄,芽壮均齐,银茸密附,品尝起来,甘醇清爽,冲泡时,芽尖直挺,宛如春笋出土,时沉时浮,数起数落,历来被人们评为美炎,后世大文学家郭沫若也曾赋诗称赞。


洞庭湖渔业资源十分丰富,目前已知就有100余种。主要鱼类产品有:青、草、鲢、鳙、鲤等。还盛产多种虾类和贝类,以及特色水产品种中华鳖;成为农业生产的一个重要支柱。


湖南不但是全国重要的农业省,也是全国主要的工业原料省。后世资料表明:湖南的矿产资源丰富,已发现各类矿产141种,约占全国已发现矿产种类的84%。其中有色金属矿产最为突出,因而被称为“有色金属之乡”。具有矿种全、类型多,储量大的特点。现已探明的钨、锑、铋储量居全国榜首;钒、铷列全国第二、锡、铅、锌也居全国前列。冷水江市的锡矿山被誉为世界锑都;郴州的柿竹园被称为“世界金属博物馆。”非金属和黑色金属矿产,也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矿产储存条件好,分布相对集中,容易开采,便于利用。主要矿种有磷、硫、重晶石、岩盐、芒硝、硼、砷、石墨、海沧石等,黑色金属矿产主要包括锰、铁、钒、猛的产量一直居全国领先地位。这为我们今后的工业生产提供了充足的优质原材料,也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人们常说湖南“人杰地灵”,的确如此。秀丽的山川,源远流长的历史,丰厚的文化底蕴,孕育出一批又一批的杰出人物。且不说远古“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屈原及具有深切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忧国忧民的贾谊;就说中国近代史上的就有:“开眼看世界”的魏源,“中体西用”的曾国藩,“身无半文,心忧天下”的左宗棠,“献身变法”的谭嗣同,“维新实践”的熊希龄,“民国元勋”黄兴,为宪法流血的的宋教仁,“再造民国第一人”的蔡锷等,那一位不是叱咤风云,光照环宇。更别说中国现代史上群星璀灿,各领风骚;有“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毛泽东,人民公仆刘少奇,党和人民的骆驼任弼时,横刀立马的彭德怀,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宽容大度的罗荣恒,常胜将军粟裕、、、、、、就是在中国当代史上,也有一身正气的胡耀邦,清正廉明的朱容基,地涯学玩创始人陈国达,“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共产主义主义战士雷锋等等。打开湖南历史的画卷: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教育家、文学家、艺术家跃现纸上,不胜枚数。这正如二十一世纪初一本小说中写的:如果中国人才算3个半人的话,那么湖南就占其中一个。


正因为湖南这块宝地,主席和我都看中了它,Z央政治局作出决定:要把它变成我们解放全国的军工基地,工业基地,粮食基地和人才基地;所以不能破坏它,损毁它,而是要把它完整地接收过来。早在“曙光行动”制订的时候,我们就派出了情报人员潜入湖南,联系幸存的地下党组织,秘密组建中共长沙市委,开始进行G民党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据历史资料提供的信息,我们知道后世湖南和平解放,得力于前G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长沙警卫区司令陈明仁,G民党一级上将唐生智,高级将领政府官员唐生明、程星龄等。由于目前唐生智在南京担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第一任主任兼训练总监部总监,G民党军事委员会执行部主任及军法总监;因此,中共长沙市委和我们派出情报员把目标放在程潜、唐生明、程星龄等人身上。唐生明曾在中共最困难的时候,表示对G产党朋友的同情和技持,在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中,给予中共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支援,保护和营救过起义部队的一些伤员。而现在唐生明是长沙警卫备区代司令,程潜是湖南省政府主席,只要做好他俩人的工作,那么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然而,在会谈的过程中,程潜、唐生明都采取了不冷不热的态度,既不拒绝和我党的秘密交往,又不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直到南昌战役结束后,他们的态度发生了较大的转变。看来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作后盾,和谈也不会成功的。


十二月三十日,BON德怀、D铸率领的西进兵团指挥部到了长沙市附近,第二集团军和第七集团军已把长沙紧紧包围,只等上级一声令下。长沙地下党市委负责人向BON德怀、D铸等领导汇报了对程潜、唐生明等人的统战工作,说明通过努力,有可能争取湖南和平解放。但是时间不等人,BON德怀和D铸通过对情况的分析判断,决定下一副重药;采取军事政治双管齐下的方法,迫使程潜、唐生明等人迅速作出选择,于是一面命令部队以雷霆万钧之力迅速扫除长沙外围的一切障碍,显示出我军强大的军事力量,一面派出代表与其进行谈判。有趣的是我军谈判代表中,有一位就是俘获的何键部的一名少将师长(这是我军特意安排的),该师长在我们的政治思想工作的党的政策感召下,表示愿意为我军服务,为湖南的和平解放尽一份力。我军谈判代表还特地转送了MZD同志给程潜 的一封亲笔信及我给唐生明的一封亲笔信(因为唐生明与我是老乡),此后谈判就顺利多了。谈判休息时,程潜、唐生明还特地将我代表中那位G民党少将师长请去做客,询问有关情况,当问到南昌战役时,这位少将还心有余悸地说:“红军的战斗力太强大了,战役指挥灵活,武器装备先进,天上飞机轰炸,地面坦克装甲车突击,特别是大炮一轰便是一片火海(指我军的大箭炮),我看连J介石买来的飞机、坦克大炮都比不上。增援部队12万人,不到十个小时就完蛋了,太可怕了!”


“共军真的有那么厉害?”程潜、唐生明都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现在的红军确实跟以前大不一样了。如果我不是亲身经历,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你们还不知道吧,南昌城J介石四个德式装备的师,七、八万人守卫,结果不到30个小时,就被全歼了,没逃掉一个人,你说厉害不厉害。那位少将一说完,程潜、唐生明感到自己一身都冰凉了,心想,长沙城只有四、五万杂牌军,武器装备又差,哪比得上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恐怕连10个小时都顶不住。


接下来,谈判就轻松多了,不到三天,双方基本统一了意见,BON德怀、D铸将和谈的情况详细向Z央政治局作了汇报,Z央政治局根据和谈的具体情况拟定了湖南和平解放“六条意见”电告彭、陶。彭、陶根据中央“六条意见”的指示精神,经过一番唇枪舌战,双方终于在中央“六条意见”的基础上签订了湖南和平解放的六项基本原则:一、XX35年元月五日定为湖南和平解放日,原G民党政府和军队宣布和平起义,接受Z国G产党和Z央苏区政府的领导,原政府的一切由红军接管。二、红军保护起义的G民党官兵及政府官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三、原G民党政府官员和军队在红军接管前,必须维护好当地的社会秩序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得蓄意破坏抢劫,否则严罚不怠。四、红军对于起义的G民党军队将按红军的制度进行改编,对于各级军官给予相应的安排,对于愿参加苏区政府工作的原G民党政府官员也给予相应的安排。五、对于解甲归田的G民党军官兵及政府官员将给予适当的安置。六、对于原G民党军官和政府官员愿意从事经商,开办工厂、企业、公司等,红军和Z央苏区政府将给予支持和有关优惠政策。这第六条原则是主席和我经过慎重考虑提出来的,果然在其后的工作中给我们带来莫大的好处。大部分原G民党政府的高级官员和高级将领,都愿意经商,开工厂,办企业、公司等,促进了Z央苏区经济和生产的发展,解决了大批人员的就业问题;又为苏区政府解决了人员安排的困难;同时还减轻了土改土作的压力。因为这部分人员大都愿意将自己原来的田地低价卖给苏区政府或干脆交给了苏区政府。还带动了部分人员弃农经商。对于整个Z央苏区经济建设是有好处的。


XX35年元月五日,原湖南省军政要员程潜、唐生明、程星龄等人通电全国,宣布湖南和平解放。好似平地一声惊雷,震憾了全国各省的军阀,给了J介石独裁政府当头一棒,气得J介石破口大骂“娘希匹!”。


西进兵团的四个集团军在原G民党政府军队的配合下,以神速的行动,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解放了全省各县,随军跟进的工作队立即接管了G民党的各级政府,发动群众,建立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府,武装民兵,开展剿匪除霸,进行土地改革。


六月十日,主席和我驱车来到长沙,接见了程潜、唐生明等起义的G民党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军队的高级将领,与他们进行了亲切地交谈。随后任命程潜为湖南省省长,唐生明为湖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兼长沙警卫司令等一批原G民党军政人员的任命,并勉励他们在新的形势下和新的工作岗位上,积极大胆地开展工作,全心全心为人民群众服务,与G产党一道把湖南建设得更加美好。同时我还宣布了Z央军委组建湖南省军区的决定:任命LI天佑同志为军区司令员,唐生明为军区副司令员,H秋涛为政委,S时轮为参谋长:S振华为政治部主任,原G民党正规军队5万余人经过整编后留下4万人,决定再从湖南招收新兵5万人,从中挑选10000人经过严格的政审后,编入基地警备师,剩下的4万人与G民党军队整编留下的4万人混合编成5个师和军区直属部队,每个师15000人,其中2个师编入HUO龙的第十集团军,另3个师编为湖南警备一师、二师、三师。


忙完这些事,还来不及休息,湖南省委政府的主要领导D铸、程潜等人便向主席和我汇报湖南的接管情况。总的形势看来比较好,省财政收获的银元共有2400多万元,黄金近30吨,特别是粮食棉花等农作物由于今年风调雨顺,获得了大丰收,省库存的粮食还有5千多万斤,因为我军行动迅速,一些上缴G民党政府的粮食还来不及运走,真是太好了,这下可解决我们的一个大问题了,我连忙跟他们协商,调运2千5百万斤粮食支援Z央苏区的600多万群众,剩下的粮食要他们好好掌握,救济全省一些缺粮的穷苦老百姓;解放了,绝不能饿死一个人。另外,再从湖南省财政抽调1000万银元支援江西南昌的经济恢复工作,剩下的资金留给湖南省发展生产和经济建设。


在全面了解到湖南的情况之后,主席和我商定有必要召开一个全省党政军高级干部会议,认真研究布署湖南省下一步的工作。参加会议的有省委、省政府及省军区的主要领导,还有刚任命的各地、市的书记、专员、市长及集团军师以上领导。会上主席作了重要报告,他精辟地分析了国内的形势和Z央苏区的现状,提出了当前湖南省的三项主要工作任务:建立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府,发动群众武装民兵剿匪除霸,开展土地改革。我作了重要讲话,着重说了四点意见:一是加强革命队伍团结,由于当前的形势发展很快,革命队伍和干部队伍的迅速扩大,不但有革命老干部,也有新参加革命的干部,有老区干部,也有新区干部,有本地干部,也有外来干部,现在还有原G民党政府和军队的干部,再过不久将会有大批的民主党派人士参加革命队伍和干部队伍。我们将来建国,组成的将是各民主党派共同参与的民主联合政府,大家来共同管理国家,建设国家,保卫国家。而绝不是象现在J介石一党统治的独裁政府。因此参加革命队伍的同志会来自五湖四海,势必会产生些矛盾,这是客观存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解决这些矛盾,消除这些矛盾,所以,我们干部队伍,革命队伍的同志绝不允许搞山头主义、小团体主义,大家要和睦相处,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沟通,相互学习,相互支持。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要起带头作用,团结广大干部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革命的统一战线,组成强大的革命阵营,战胜凶恶的敌人,争取Z国革命的早日成功。第二是要高度重视剿匪除霸这项工作,后世解放初期的剿匪斗争中,我们付了极惨重的代价,不少政府基层干部工作队员,解放军战士,民兵及农村土改工作的群众积极分子,遭到了国民党土匪及反动帮会的残酷杀害,手段之毒辣惨不胜睹。血的教训历历在目,我要提醒我们的干部对这帮土匪反动帮会要有清醒的认识,他们比国民党正规部队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一群毫无人性的野兽,手段残忍,狡猾如狐,地形熟悉,消息灵通,还蒙蔽和欺骗部分群众,很难对付。因此,我们在工作中必须慎之又慎,要尽量保护好我们的干部,战士和群众的不受伤害,要深入发动群众,耐心地做好思想工作,特别是土匪家属的思想工作,从内部分化瓦解敌人。在军事上,集中兵力配合广大民兵,群众,进行大围剿,大搜捕,把土匪压缩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然后充分发挥我军特种部队,侦察部队的威力,这样既可以减少我军战士的伤亡,又使我特种部队、侦察部队得到实战的锻炼。对于俘获的土匪头目和反动帮会的首领 ,要召开公审大会,让广大群众彻底清算他们的血腥罪行,并严厉制裁;对于受骗受蒙蔽当土匪的老百姓,做好思想教育和转化工作,对于哪些反动的骨干分子一律送劳教总队进行劳动改造。这次剿匪,我们四个集团军20余万兵力,争取用3个月时间,彻底扫除匪患,保证土地改革的正常进行,保证在农忙前广大人民群众在自己盼望已久的土地上及时投入春耕生产。第三、在土地改革中必须掌握好党的方针政策,在这方面我们党已有较成功的经验,也制订了合符中国实情的土地改革政策,只要我们深入到群众当中认真细致地做好工作,不急功近利,是可以较顺利地完成这项工作的;特别对G民党起义人士的财产和土地,一定要小心处理好,解决不了的要请示上级或中央,不要自作主张。第四、用5到8年的时间,把湖南建设成为工业强省,农业强省和人才强省,成为解放全国和今后国家建设的后勤基地。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任务,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夯实基础。这次,我们特地带来一个专家组,就是对湖南进行考察和规划,中央决定以长沙、株州、湘潭三角地带作为一个经济开发区域,建成重工、机械、治金、军工、有色金属、建筑材料、精密仪器、汽车制造、纺织、药品、卷烟等部门为主的工业体系。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建立大学城(包括中国科技大学,湖南大学等8所重点大学),建立高新技术研发区(包括工业高科技园,农业高科技园,岳麓山高科技园)。同时,在岳阳建立大型的石油化工厂、造纸厂、氮肥厂;在常德建立大型卷烟厂,在衡阳建立飞机制造厂、自行车厂;在涟源建立大型钢铁厂(年产200万吨,包括特种合金钢);在永州建立大型汽车制造厂等。与此同时,还需修建铁路和高等级公路,形成四通八达的运输网,发展航运和航空运输,建设一大批大中型水力、火力发电站。如:五强溪、拓溪、东江水电厂,郴州火力发电站等,为工农业生产提供充足的电力。经过概算,基本建成约需8亿美元的资金。因此,这需要湖南各级政府的全力支持,首先你们这些领导干部认识要明确,思想要解放,要有超前的眼光,超前的意识来对待这项工作。举例子说吧,现在湖南省的粮食亩产(水稻)不到300斤,那你们算一算,我们现在农业专家培育出来的优秀水稻品种一亩田能打多少斤吗?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一亩田一季至少都打800斤,种得好的话,可达到1000斤以上,你们算一算,是原来的几倍,那到时,我们还愁没有饭吃?


“对啊!那时我们粮食吃不完,可以用来喂猪、喂鸡、喂鸭,餐餐鸡鸭鱼肉加白米饭,可比那土豆烧牛肉强多了。”主席幽默地插话道。会场顿时暴发出满堂笑声。


我继续道:“当然,一亩田要生产这么多的粮食,不能靠天下掉下来,而是要靠我们培育优良的稻种,采用先进的科学种田技术,从浸种育秧,到田间管理,施肥、杀虫、直到收割。这就要我们抛弃过去那种落后的种田方法,大家想一想,要丢掉老祖宗千百年遗留下来的种田方法,要推广新的科学的种植技术,你们能不能想得通?接受得了?广大群众能不能接受?如果我们的领导、干部思想不解放,自己都想不通,你还能希望广大群众去想通,去接受。”


“再举个例子吧,目前同志们都看过长沙市的主要街道,那么长沙市的主要街道有多宽,我看最宽的也不过二、三十米,那么我们即将规划建设的长沙主要街道是多宽吗?告诉你们:主要街道宽度是120米,就是一般的街道宽也要达到60米或80米,有的同志会说:这不是搞浪费吗?我说这不是浪费。我们今后我城市规划建设至少要考虑到50年-100年都不会过时,落后。同志们想一想,如果我们的按照目前长沙的状况进行建设,过不了十年、二十年这些建设都不适用了,必须拆掉,再重新来建,那要浪费多少资金财产。所以说,我们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现在就要加强经济建设的学习,要学会搞经济建设,要学会用先进的科学管理方法去管理城市。今年,中央决定先期拨两亿美元投入湖南第一期的经济建设,希望省委、省政府和各地的领导干部做好工作,全力完成中央交给的各项工作任务”。我的讲话获得了全场与会代表经久不息的掌声。


最后,主席作了总结牲讲话并强调指出:“黎总指挥的发言是代表Z央政治局讲的,很多新的观念你们要认真去研究体会落实执行”。


会议一天就结束了,各地各部队负责同志都赶回去布署安排,主席留下并宴请了HUO龙,廖凯强、G向应等红十集团军的领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HUO龙同志,与后世传奇几乎完全一样,HUO龙同志非常爽朗,时时都流露出一股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他详细地向主席和我汇报了湘鄂默川苏区的情况,主席代表中央也代表个人对第十集团军圆满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而付出的巨大牺牲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对他们的工作非常满意,同时向他们说明中央的有关决定和安排,将红十集团军补充两个满员的步兵师,使原来的4万人,达到现在的7万人,并给他们配置了军直属重炮团(105mm榴弹炮36门,122mm重型炮18门),每个师配备了一个炮兵营,步兵师也换装了一批自动火器,补充了大批的弹药、药品及作战物资。总之,整个集团军的武器装备己达到第九集团军的标准。这时红二方面军才算真正成立了。中央给予他们的任务是配合七、八集团军完成湖南剿匪的任务后,返回川黔边界根据地,然后北出四川重庆配合红四方面军攻占重庆及整个川东地区,使红二、红四方面军的根据地联在一起,切断四川军阀与湖北方面的联系,形成关门打狗之势。然后,中央决定组建西南指挥部,由BON德怀同志任司令员兼政委,徐向前同志和你任副司令员,刘伯承同志任参谋长,统一指挥红二、红四方面军的行动,你看怎么样?


“我完全同意Z央军委和主席的决定,坚决完成Z央军委交给的任务。”HUO龙同志站起来严肃地回答。主席紧紧握住贺龙的双手,深情地说:“祝你旗开得胜!”随后,主席和我与第十集团军的领导一一道别,把他们送上征途。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