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六十九章 火光冲天

而山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URL] 突然,东南方向冲出一片火光,桑兰珠惊叫:“公主!起火了!” 北面、西面、南面紧接着都冲出一片火光,片刻,整个北京城火光冲天,天空大地被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接着,后面刑部大狱方向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建宁公主痴痴道:“开始了!” “快走!快走!”桑兰珠心惊肉跳,她没见过这场面,担心建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突然,东南方向冲出一片火光,桑兰珠惊叫:“公主!起火了!”

北面、西面、南面紧接着都冲出一片火光,片刻,整个北京城火光冲天,天空大地被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接着,后面刑部大狱方向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建宁公主痴痴道:“开始了!”

“快走!快走!”桑兰珠心惊肉跳,她没见过这场面,担心建宁的安危催促道。

“听天由命吧!但愿他们成功!”建宁公主向后瞅一眼,轻轻放下轿帘。

“起火啦!起火啦!”

“快救火啊!救火啊!”

她们在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中快速行进。她们走远后,后面两个跟踪的黑影也回撤了。

转过几条街,桑兰珠指着前方惊呼:“公主快看!皇宫里也起火了!”

“停下!快停下!”建宁公主拍着轿,她意识到问题严重了,这不是单纯的劫狱营救,不由有点后悔。

现在整个北京城都乱了套,到处都是火光冲天,到处都是叫喊声,许多人在惊慌地奔跑不知是在逃命还是去救火或是去看热闹。一个魁梧的护卫粗鲁地抓住一个向这边跑来的路人问:“发生什么事了?”

路人怛然道:“皇宫起火了,有人在攻打皇宫,要变天了!快逃吧!”

“你瞎说什么?”护卫“啪”地把这人掴到地上。

桑兰珠焦虑万分问:“公主!怎么办?”

建宁沉吟片晌,果断道:“刘健、李强!你们去前面看看,有什么情况速来报告!”接着转对剩下的人,指着不远处说:“我们暂到那酒楼里躲避一会儿!”

桑兰珠哭道:“不!我要去救太皇太后!救皇上!”

建宁公主好言相慰:“兰妹妹!我比你还着急,我比你还想救皇上和太皇太后,可我们去了帮不上任何忙,反成他们的累赘,我们在这等消息吧,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

刑部大狱门口,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但刑部大狱的大铁门还紧紧关闭着,外面百十面蒙黑巾的人拳打脚踢、大喊大杀,依然不能撼动它分毫。里面,温暖柔软的锦衾中也在“大喊大杀”,格仑搂着易英滑腻似酥的肉体疯狂地蛹动,易英在身下轻吟娇啭地迎奉中滑落一滴滴清眼。

远处急促地传来一阵脚步声,片刻冲至门前,随即一个声音急道:“大人!出、出事了……”

棉浪里,易英猛地一个翻身骑在格仑身上,摇着身子娇哼道:“大人!奴家说了不喜有人来吵事地嘛,你看……!”她的话正好覆盖了外面的声音。

格仑舒爽得如同上了天堂,强忍着要流的冲动,拿起床下的一只鞋扔向门外暴喝道:“滚开!”

“大、大人!大事不好!”又是一阵敲门声。

易英娇哼着,催人命的呻吟声令格仑血脉贲张。

“春旺!你想死!我剐了你!”格仑扫着床边的一个杯子砸过去,“还不滚!”

这一声响,这一声暴喝吓得春旺直打颤,依格仑的性格出来还真会不由分说砍了他。

他发憷地退后一步,急得燎眉,说着老家长沙话:“这何子得了罗?”原地转一个圈,无计可施,旋即往外跑去,外面不要有事就好!他一听到外面有叫喊声便跑来禀报了,现在也不知外面情况怎样。

外面,刀砍人撞都无法撼动刑部大狱大门,黑衣蒙面人个个急得如热窝中的蚂蚁,一个清瘦的黑影丝哑着声道:“陈统领!怎么办?”却是钱云房焦急的声音,他们攻打刑部大狱除开始射倒一些清兵外,现在毫无进展。

陈仁健亦无计可施,提着把大刀抖了抖,把目光望向左边的桂明,桂明沉声道:“所有人退下!唐楠,率第一组在左警戒;陈正成,率第二组在右警戒;刘胜明,率第三组去附近民房搜木梯;其余人分成两排列箭阵对着大门!”

钱云房不明问:“桂侍卫长!不攻门了?”他们面上都蒙着黑巾,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钱云房还把头都蒙了起来。

桂明道:“等攻城木吧!”

“那攻城木怎么还不来呢?怎么还不来呢?”现在的时间一分一秒都是宝贵无比,钱云房向来路眺望着,也只能指望攻城木了。

此次整个营救行动酉正准时开始,以东南面清廷兵部马料房起火为信号,各个行动小组统一行动,额驸府的人专攻刑部大狱。

“报!西北方向奔来一批人!”在右警戒的陈正成跑过来禀报。

陈正成在袭击西胡同沐王府的人时受重伤,伤愈后受到桂明重用,现是飞豹组乙队队长。另两人唐楠与刘胜明则分别是甲队与丙队的队长。

陈仁健紧张问:“有多少人?”

桂明不在意这些,只顾从容布置:“四组、五组向右增援第二组!”此次所有参与行动的人被分成十组,其中九组参与了此次行动,第十组呆在城外接应。

钱云房突想起什么,急问:“来的是什么人?”放心不下,挥手:“陈侍卫!走,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片刻后,钱云房高兴回转,兴奋道:“是朱三太子派来增援的人!”

隐仁键大喜:“有多少人?”

钱云房道:“二百多人!都带有刀枪!”

桂明吩咐:“让他们站在箭阵背后,待门打开后,一起冲进去!”

“好!”钱云房应下,立又焦虑起来:“那攻城木怎还不来呢?怎还不来呢?”

此时,第三组的刘春明匆匆跑来报:“陈统领!搜到两架木梯!”

陈仁键望向桂明,桂明毫不犹豫:“架上立刻进攻!”

陈仁健担心问:“会否太少?”

桂明坚毅道:“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攻着再说!”

两架木梯架上后,方发现有一架太矮远远够不着,另一架也差一大节,人要攀爬一下才能爬上墙,可好不容易上去一个,头刚露便被里面的人戳了下来,头碰地当场死亡。

钱云房又见不行,大急:“怎么办?”

桂明无表情,沉着道:“把两架梯子合成一架,继续攻!”

恰在此时,有人跑来禀报:“师爷!统领!攻城木来了!”果然前面传来一阵马车声。

这攻城木为错过巡逻队后走一刻钟,攻城木也并不大,可能只有抬棺梁木那么大,但攻刑部大狱这条门还是绰绰有余了。

“师爷!统领!黄连强前来报到!”一个汉子从马车上跳下,后面接着跳下四人。

钱云房兴奋:“快快!快把攻城木拖过来!”

桂明打断瞎乱叫的钱云房,条理清晰地下达命令:“第四组用木攻门;第五组在旁戒备,并做第四组的预备队;第六组与第七组继续拉弓警戒;其余人收弓拔刀准备向里冲;三太子的人随后跟进;第一组、第二组继续留在外警戒;第三组随我三人共进!”

命令一一传令下去,桂明瞥一眼见黄连强还站在跟前未动,便问:“黄连强!你还有事吗?”

黄连强瞅一眼陈仁健,嗫嚅道:“桂侍卫长!陈桐枫……”他欲言又止。

“陈桐枫怎么了?说!”桂明这才发现陈桐枫未出现,还有李奋先也未出现。他们俩人都被安排在黄连强这组负责运攻城木。

“桐枫怎么了,你快说啊!”陈仁健也发现不对,不由急问。

黄连强道:“陈桐枫被李奋先杀了!”

“什么啊?”钱云房一把抓过黄连强。

陈仁健一阵眩晕,几乎不能站立,桂明一把扶住,他现在才彻底明白世子带出的那句话——想吃李子,要又大又甜的,意思就是要杀李奋先!

他好悔啊!先初他与钱云房都有怀疑,但没有证据不敢轻易下决论,害怕冤枉了好人。为防万一,他们也采取了一些防范措施:严禁外出,不准独处,还派了陈桐枫暗中监视李奋先,没想倒害了他的命!

难怪撤退计划会泄密了,难怪世子会被捕了,难怪他是独自一人了,难怪他胆敢大摇大摆在街上出现了,难怪在密室时一直想外出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他是一个内奸!

震惊之余,钱云房忧心忡忡问:“桂侍卫长!李奋先那内贼会不会坏了我等的大事?”

桂明道:“行动都已发动,他想坏事也来不急了。”

钱云房仍然担心:“可他知道我们将出南门向南撤退啊!”

桂明叹道:“我们只好真的选择从北门撤退了!”原来的计划是假攻北门,选择南门。

桂明越说越烦躁,涌出滔天恨意:“李奋先!你这内鬼奸贼,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断,挫骨扬灰!”此时,几十下撞击之后刑部大狱大门已被撞开,桂明抽出大刀发泄地吼道:“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