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三十六章 重新主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春天是放风筝的季节,天空蔚蓝而高远,在蓝蓝的天空中,林逸在飞往北京途中闭目养神,飞机是中国国家主席的专机,里面豪华而舒适,但在若大的飞机中,随行人员除了乘务员外,便只有他的夫人马紫芳和他的贴身警卫长杨道华。

今天是4月13日,林逸已是候任国家主席了,三天前,在他缺席的情况下,他以90%的高票当选为由人民党提名的中华民族共和国新一届国家主席。在此之前,也就是在刘汝明从南宁回去的第三天——4月1日那一天,刘汝明提交的《国家主席选举修改议案》在中央议会顺利获得通过,这为林逸的这次当选提供了法律依据。但刘汝明提交的另一份《特别状态法增补议案》在投票中却遇到了麻烦,经过人民党与在野党两次充分协商之后,方勉强以三分之二的票数获得通过,这又为林逸的铁腕主政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林逸的当选,平息了民怨,全国性的游行示威活动嘎然而止。

人民党党章规定,人民党党主席、国家主席候选人、常委、中央委员、党代表的选举都需通过一定的选举程序方能产生,但因林逸崇高的威望,人民党临时更换国家主席候选人,也仅只是召开了一个人民党中央委员全体会议便解决了问题,没有再搞什么人民党代表大会的全体投票表决活动了。

从南宁飞北京需要几个小时,路上还要着陆两次加油,林逸感到疲倦便想回到专机的卧室里休息。“道华!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会儿,等下飞机着陆加油时你不要叫我了!”林逸叫过杨道华吩咐。

杨道华弯着腰静听,不住点着头,“林主席!那些在机场等候的地方军政官员怎么办?”他提醒。

林逸迟疑一下,好生烦恼,这种对上面的人迎来送往的习惯明文摒弃多次痛斥都未能根除,他也好生无奈,这种陋习毕竟在中国封建社会存在了好几千年的时间了啊!现在他就不好驳人家的面子,因为你还没有主政人家便热情地来迎接你,看望你,那是人家对你的尊重。

“让小姐去应酬一下吧!”接着,他转身招来在看服装杂志的马紫芳,“小姐!你过来一下!”

马紫芳闻声高兴过来,樱唇轻启:“林哥哥,什么事?”

“等会飞机着陆加油时,你下机去见一下地方的军政官员,代我谢谢他们!”林逸边走边说。

马紫芳答应下来:“好的!”

林逸回到机体卧室躺下,却辗转反侧总也静不下来,几天以来,有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北方三个边境集团军会败得如此惨,如此快?彭辽、薛青、杨诚志可都是人民军中不可多得的将才啊!如果说人民海军打不过英法海军尚还说得过去,毕竟人民海军新成立不久缺乏训练缺乏实战验;说人民军第一军、第二军在阿富汗失利,也可勉强说得过去,因为那毕竟是在国外作战人生地不熟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但,那三个人民军的王牌集团军在国内皆被沙俄打得惨败,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全国民众都要求他重新出来主政呢?如果说人民军打了败仗,国家出现危机,人民要求政府下台,有些人会想到他这完全可以理解,但像这样席卷全国的强烈要求他重新上台的浪潮则有点不可思议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民众的游行示威发展到后面要求政府下台变得次要了,反而是要求他上台主政变成主要了,显然这里面有问题。

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或可找到一些答案,林逸想到这里,倏地从床上坐起来:“难道这是一个大的阴谋?或是说阳谋?一些人想逼迫我重新上台主政?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目的达到了!”

苦思不得其果,林逸索性下床站起来:“以牺牲那么多人的生命来唤我出来,这也太可怕了!”他狠跺一下脚,骂道:“不管你们这些人出于什么心,你们这些人都是人民的罪人!”

下午4时,飞机到达北京机场,林逸受到许多人的迎接,刘汝明让林逸入住南单街九号,但林逸拒绝了他的好意,他认为一切还是搞程序来为好,南单街九号是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不能两个主席同时入住,那会给外界造成中国有两个主席的不好印象,这个先例不能开。

最后,林逸暂时住进了南单街十二号——人民军军事委员会大院,现在国家的首要问题还是军事安全问题,这是林逸选住此处的原因。

随着林逸的到达,虽然他还要二十多天才能正式履行中华民族共和国主席的职责,但刘汝明已在把权力慢慢地向他移交,至少,军事权力已移交到了林逸手中,林逸入住南单街十二号便是明证。

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里,林逸除了军事部署外还有许多事要做,他必须与各方协调组建新一届的政府,确定各单位各部门长官的人选。

公元1875年5月10日,林逸正式就任中华民族共和国第四任主席,同时,依据新的《特别态度法》,他被中央议会任命为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主席。

接下来,林逸提名潘文华为政务院总理(原政务院副总理),刘昌浩为政务院副总理(曾任北京市市长,后任商务部部长),潘文华领导的政务院中有三名在野党议员、两名白人、一名黑人,一名妇女任部长。

军事委员会各大部方面林逸作出重大调整,重新启用了原部分旧人:总政治部部长——龚敏(南宁政治学院院长)、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北京军事学院院长)、总后勤部部长——柳重中(原工业部部长)、军情部部长——李满江(原安全部部长)、国防部部长——朱昊(原昆明军事学院院长)。上述四人,加上林逸本人为军事委员会当然委员外,另还有周坤炳(海军政委)、胡野林(南宁军校校长)、古华(待命中)、鲁万常(待命中),当选为军事委员会会员。

林逸入住南单街九号之后,政务院与军事委员会马上为其配备了政务秘书与军务秘书,两位秘书都是新人,这是林逸特别要求的,政务秘书是北京大学副教授三十八岁的张雨霖,军务秘书是北京军校参谋指挥系系主任四十岁的田俊。

第二天,林逸与卸任的前国家主席刘汝明与前政务院总理唐尧文作了一番长谈,全都是有关两人的去留问题,林逸建议刘汝明去政务院的民间政务智库——益林研究中心,而唐尧文他则建议其竞选人民党党主席。林逸敏锐地意识到,将来许多事务都有可能在中央议会中遭到在野党的阻拦,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来领导人民党与在野党展开政治斗争。

刘汝明与唐尧文被林逸说服了,5月14日,刘汝明被推选为民间政务智库——益林研究中心的名誉主席,曾国潘告老还乡,彻底退出历史舞台;5月16日,林春礼辞去人民党党主席之职,唐尧文当选为人民党党主席;后林春礼当选为中议院议长,杨秀清当选为央议院议长,石达开被推为民间军务智库——临翼研究中心的名誉主席,李鸿章为副主席。

作好这些人事安排后,林逸开始集中精力处理国家安全方面的问题,这时,北方的情况已岌岌可危了。

“吴命陵部长!你说说北面的情况吧!”林逸重新主政后的第一次军务会议在南单街九号的西翼楼军事会议厅召开。

与以前相比,吴命陵看起来更像一个学者,而不是一个军人,七八年的教书生涯令其充满了书卷气,林逸有点怀疑他还有否当年的锐气?

但当吴命陵霍地站起,倒背如流地介绍情况时,林逸一切的疑虑都消失了。

“北面沙俄与英国方面不断增兵,沙俄一线部队已增兵至一百万人,二线部队也部署了七十万人,另,沙俄进行了全国总动员,已动员了五百万后备力量;英国方面,其一线参与进攻的部队已达十万,而其部署在伊朗境内的部队也有七万余人。”吴命陵声音洪亮介绍。

林逸望着吴命陵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沙俄人准备与我们决战一场了!”林逸脸色渐凝重,他续继问:“我军北部的兵力怎样?”

吴命陵接着道:“西北方面,有人民军第一集团军与第七集团军二十五万人在乌鲁木齐——库车——古城一线抵挡英军与沙俄军;正北方面,有人民军第五集团军与第六集团军共二十五万人在克鲁伦河与鄂尔坤河沿域一线抵挡沙俄军;东北方面,有人民军第三集团军与第四集团军二十五万人在松花江一线抵挡沙俄军。”

林逸感叹:“北方历来是我中华的心腹之患,不管是以前游牧民族的突厥、匈奴、蒙古等族,还是现在现代化了的沙俄人,他们一直对我中华虎视眈眈,至少都拖住了我中华一半以上的国防力量。”

这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沉重,一个无法解脱的枷锁,会议室沉默下来。

林逸后仰身子,问:“面对汹涌而来的北方群狼,我们该怎样应对?大家说说吧!”

现在没有担任任何实职的古华一身轻,“与沙俄人的作战,我人民军的人数无疑处于劣势,我建议人民军即刻扩大规模,新组建两到四个集团军!”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但一直遭到刘汝明的否定,因为刘汝明知道中央议会根本不可能同意。

同样没有担任任何实职的鲁万常附和:“人民军八个集团军中,有七个集团军在作战,剩下的一个集团军还处于海岸戒备状态,没有一支预备队,国内太空虚,太危险了!”他比古华有着更强烈的扩军欲望。

胡野林忧心忡忡:“虽然各地方都加强了预备役部队的建设,但他们都没有成军级、集团军级建制,形成不了大的战斗力,不能直接支援前线,只起一个补充伤亡的作用。”

新任国防部长朱昊同意:“是啊!地方预备役部队的聚集与投入,都需要时间,如果没有一支战略预备队作机动,万一要是哪一个方向出现了问题,我们没有后备部队堵上,敌人将长驱直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