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雪花,你有几个小花瓣,我用手心接住你,让我数数看,一、二、三、四、五、六,刚数完,咦!雪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圆圆的小水点儿”。在这个暑天燥热的夜晚,女儿摇头晃脑地背诵的这首儿歌,让我忆起了去年冬天的那一场大雪和之前的郁积我心多年的雪花情结。

去年初冬,在铁血发了一篇名为《初冬随想》的贴子,在贴中,我期待着去年冬天能有兆丰年的瑞雪飘临。

雪花呀,我的爱人,很小的时候,我就惊异于你的晶莹洁白,惊异于大自然的神奇,竟然造出如此美丽的物事,来装点冬季萧疏、灰暗的世界,很让人感动,晶莹洁白的你,应是上苍怜悯于冬季的单调,送给世人神奇的礼物吧。

雪花呀,我的爱人,一直以来,我就情结于你。记忆中,在去年你来之前,我最近一次见你,是十余年前的事了。那应是腊月,已近年关,我出差到公司驻京办事处,刚下飞机,你就来迎接我了,你在空中曼妙的飞舞,让我为你的风采着迷,为你的热情感动。城市已被你覆盖,你用魔幻的双手把她打扮得分外妖娆,格外亮丽。遗憾的是,那次来去匆匆,竟没能细细品味你的神韵。

此后的十年,我没有机会到北方,你也一直没到我的家乡来看我。十年无你,与你的情结郁积在心间,沉甸甸的,不得释放;十年无你,你飞舞的倩影只在梦中,那样若有若无、渺渺茫茫地飘着,不知所终;十年无你,岁月无情,等待的心没有倦怠,依然痴痴地守望着,守望着晶莹剔透的你——那冬之精灵,我的梦中情人。

每当冬天来临,我都梦想着晶莹的你随风飘临,梦想着能重温儿时你在我手心化去令人心颤的感觉,梦想着你覆盖我守望的伤痛,梦想着你融化为水,滋润我等待的心田。然而梦中的你终究没有如约而来,你不愿挂在破败的枝头,不愿系住一个个多情的故事,你只让你的倩影在我的梦中飘着,飘着……

全球气候变暖,让我痴望你飘临的梦想越来越奢侈,越来越难以实现了。一个个冬季总是迈着沉重的脚步大张旗鼓而来,然而转身之间,就又悄然远去了,留下的记忆还是那灰暗的天空,氤氲的雾气。

去年冬天的那个清晨,窗外的光从帘纱透进来,很白很亮,我心中满是疑惑,是暖阳吗?暖阳泛着的是金红色的光芒,不会如此的白,也不会如此的寒冷。拉开窗帘,我满眼的惊喜,你来了,只见洁白的你随风飘舞,煞是美丽。房上、树上、地上的你,泛着刺目的白光,干干净净的。

急切地推开窗,一股清新的空气夹杂着你的清香扑面而来,浸湿了我仍有些惺忪的双眼,涤除了我心间的沉郁,心,一片明净透亮。

探出身子,伸出双手,你一片、两片地附在手心,凉丝丝的,是你嫩滑的肌肤吗?我梦中的情人,冬之精灵,终于与你亲密接触了。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何没有叩响我的窗棂?

飞身来到室外,张开双臂,雪花呀,我的爱人,我拥抱你的到来。仰脸闭眼,在静默中感触你,雪花呀,我的爱人,请你亲吻我的双颊,不要羞涩,不要迟疑;请用你纤纤素手为我拂去满身的尘埃,度来天国的异香,芬芳我的心灵。

雪花呀,我的爱人,请你以雪的曼妙撷一束鲜花赠我,请你以雪的原色煮一壶香茶待我,请你以雪的婉约吟一程恋歌送我。

雪花呀,我的爱人,飘舞时你是曼妙的新娘,坠落时你是沉静的处子,在我的掌心,你又是闪耀着流光的蓓蕾。你鲜甜的声音滋润了我为你积郁的心田,你洁白的躯体温热了我古典的情怀,你清新的气息芳香了我浊气的家园。这一切,都让我这个凡夫俗子为你倾倒,为你膜拜。

雪花呀,我的爱人,我竟以为这又将是一个暖冬,你不会来的,昨晚天气预报说这几天你会降临全国大地,我竟没在意,以前经常地,你会出现在别的地方,让我只是等待。而在夜里,你轻轻地来了,我的爱人。

雪花呀,我的爱人,来时,你就在我家窗外,没有叩响我的窗棂,是不想惊扰我的梦境,还是抑郁于我没有为你守候,没有拥抱你的到来?我想是后者,抑或二者都有吧。此刻,就让我凑在你耳边,轻轻地对你说,对不起,我的爱人,我爱你。就让我温热的唇轻吻你,将你化在我的唇间,渗进我的心田,请你永驻在那里吧,我将永远为你守护。

本文内容于 2008-8-31 13:28:43 被大兵阿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