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八十七节 苏黎世风云——问题

wuyanlai 收藏 14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四日 瑞士 苏黎世


麦尔库勒斯托勒酒店的总统套房的窗帘后边李三儿正通过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苏黎世银行以及银行附近的动静,虽然有谍报机关准确地情报来源,可是这李三儿还是喜欢自己亲自逐一的确认,因为德国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所以说对于李三儿来说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至于已经搞清楚了身份的007。李三儿并不担心,因为就在国内将怀疑007系英国高级特工人员的电报到达的昂天晚上李三儿就轻松的潜入了007的套房并将一个窃听器,流走的时候李三儿还不忘摸了一把007怀中女人硕大的乳房。


当然,007也是人,也是一个俗人,作为俗人,他哪里会有那么好的本事发现有着深厚的内家功夫的李三呢?因此现在英国人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我方情报机关的一举一动都没有能够逃出我方的眼睛。不过随着对007的监控,咱们的林秋音林大小姐对于这位外表光鲜无比的帝国主义特务更加的鄙视与痛恨起来了,因为咱们的林大美女发现这所谓的大英帝国的高级特务除了使用和不同的女人上床的手段不断的向目标前进之外几乎是没有什么作为,当知道了这些之后林秋音不觉感到十分的恶心——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超级特务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007虽然令人十分的不屑,可是透过这盏指路明灯,在这几天李三居然也拍摄下来了苏黎世银行几乎全部的精确内部图纸,要知道李三以前得到的那些图纸的即时性与可靠性都是没有办法与007靠卖屁股得来的这些东西相提并论的,以至于李三儿都开始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生得一幅好皮囊,若是那样他便可以学着楼下的“小白脸”靠着卖肉为生了,不过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些洋鬼子的女人为什么会如此的淫荡呢?


……


“詹姆斯,你什么时候动手。”倒在007的怀中,先前的那名苏黎世银行行长的秘书娇滴滴的问道。


“这个周末,银行休息的时候我就动手。”瑞士的银行(似乎历史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瑞士银行,人们口中常说的瑞士银行在这个时代就是瑞士苏黎世银行。)与中国的银行不一样他们每天一般四点就下班,周日还要休息一天,所以007早等待一个银行防御最密切的时候动手。


“后天?”


“对,就是后天,你很快就是小富婆了。”007笑着说道。


“我要做什么吗?”


“桌上有十万英镑,去帮我弄一辆车来,不要新车,但是一定要可靠。”007丝毫不在乎的说道,钱对于他这样的高级特工来说只是一个数字罢了,再说了,这些英镑只不过是一些做过特殊标记的伪钞,只是这种伪钞只有大英帝国的银行才能够认得出来。


“有一千英镑就足够了,十万英镑是不是太多了?”


“多了你就自己留着,万一……你也好有点钱防身。”


“詹姆斯,你一定会安全的回来的,我还要你带着我去美国呢!”


“嗯!我一定安全的回来。”


……


十二月十六日,也就是两天后的夜晚,苏黎世银行后巷的一个下水井前几个人影飞快的闪过并钻进了下水井,大家一定认为这就是咱们的007了,其实不然,这支什么的小分队是莱曼所率领的德国小分队,莱曼这一次与英国人还有中国人不一样,他带来的可是地地道道的银行抢劫犯,而且是那种对于整个的欧洲的任何一座银行都敢于东心思的罪犯,在这两个高智商的罪犯的帮助下莱曼制定了一套严密的银行劫掠计划。


原来这一个下水井是苏黎世银行的一个排水井的入口,而这个入口又恰恰辗转可以通向金库的电梯房,所以在专业人士的建议下莱曼将入口定在了这里。


“这么粗的栅栏?是不是要用炸药啊?”莱曼看着排水口上几乎有自己手腕粗的钢栅栏不由得为难的说。


“这不算什么,王水!”说罢,另一个人就将一瓶王水递到了年纪稍大的那个人手中。


本来看似坚固的栅栏在王水的作用下仅仅几分钟就被腐蚀掉了下部,之后十分轻易的便被取了下来,紧接着几个人顶着难闻的气味沿着狭小的下水道缓缓的向前前进,直到进了这里以后莱曼才明白了为什么不是专业人士是怎么也不敢打苏黎世银行的主意了,因为即便是下水道也是十分复杂的,如果不是有经验的人说不定堵进了死胡同连回来都没法回来了。加上这里边各种各样的栅栏,隔门,陷阱之类的东西,莱曼不知不觉地与他的两名手下靠近了距离。


从下水道出来后他们并没有能够进入银行内部而是进入了空调竖井,虽说空调在这个时代并不普及,可是对于瑞士苏黎世银行这样的大机构来说,没有空调简直就是降低身份,可是银行方面则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这部空调给了莱曼一伙顺利的潜入的机会。


在空调井中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几个人便拿出了工具开始凿墙,看着自己手中的一个不大的钻子,莱曼开始有些后悔了,“你们两个不是开玩笑吧?这是混凝土墙,就拿这个那一辈子能够钻透啊!”他忍不住地对自己的两个手下抱怨道。


“中校先生,这墙是水泥的不假,可是里边却时空的,你只需要用钻子把我点的这几点钻透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这个会帮我们搞定。”那个年纪稍大的一边在墙上用红笔点了几个点,一边拿出了一盒炸药,准确的说是一盒只有香烟粗细的炸药。


“就这,成不成?”


“中校,相信我们,这几个钻孔,破坏了墙体的受力状况,在这个时候我们只需要使用很少的炸药就可以将这堵墙拆掉,然后进入里边的通风管道。”那个年纪稍大的人自信满满的说,对于有一些罪犯来说,盗窃银行似乎已经不是单纯的为了钱了,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


“那声音呢?声音怎么办?”莱曼紧接着问道,在通风管道附近搞爆破?那整个的大楼还不都听到了。


“炸药的分量我们计算过,正好可以炸垮墙,但是只是限于将墙炸裂到我们可以手动拆除,所以声音不会很大,令外过半个小时,我们的人会按照您的安排将这附近的一座加油站炸掉,相信,这些瑞士人不会有那么好的耳朵的。”


“噢!好,快干活!”


……


那边莱曼辛辛苦苦的在下水道里动作的同时,咱们的詹姆斯-邦德克是惬意的不得了,在那个银行经理女秘书的帮助下,他顺利的藏身在银行宽敞册贵宾会客室里,此时此刻的他正在惬意的享受着贵宾室为客人提供的红酒和饼干,他之所以不动手是因为手里有着准确的情报的他正在等待警卫换班的。


时间来到晚上二十二点的时候,007恢复了房间里的一切后,轻轻的闪出了贵宾会客室,他毫无顾忌的乘坐电梯下到了地下一层,虽然这个时候已经出现了电梯监控系统,可是007很清楚苏黎世银行的电梯监控系统在三天前刚刚坏掉了,当然不会这么凑巧,这一切还要归功于某一个曾经与007上床的女人才是,因此不会有人在意电梯的位置究竟在哪里。


来到地下室的007并没有急着到金库去,他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保安座着的那张桌子的拐角处,戴上防毒面具后,拿出一支类似喷雾器的东西对着墙角轻轻的喷了一下,原来这是英国情报机关专门为特工人员配备的一种麻醉剂,只要吸入少量就会昏睡过去,特别是对那些在上夜班的时候本来就十分困倦的人来说就更加的有效了。


待保安睡下之后007便从口袋里拿出了早已经配好的钥匙,顺利的打开了几道铁门之后十分顺烈的来到了金库门前,这恐怕是世界上最惬意的银行劫犯了,这不,使用一个类似于连动杆的装置007十分容易的打开了本来需要两个人才能够打开的金库大门。


本来按照这个进程007时应该十分顺利的完成任务并拿到所要得东西的,可是就在007费尽心力找到了账簿的那一刻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了过来,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他不觉得有些心惊,虽说不知道发生可什么事,可是感觉还是告诉他不能够在这里久留,于是草草的看了一眼账簿确认是真的之后他便顺着原路退回了贵宾会客室,然后他便顺着一直作为装饰品的壁炉爬出了银行,他怎么能够那么容易的出去呢?原来这个壁炉的烟筒也有一扇门,只不过这扇门只有从银行里边那一侧才能够使用钥匙打开,所以只能作为逃生使用,而不能作为潜入的通道。


……


再说另一头的莱曼,当咱们的莱曼中校带着他的两个手下来到金库的时候可就傻眼了,因为整个的地下几乎所有的门都是打开的,就连看守也都昏睡在那里,来到金库里的莱曼就更加的懊恼了——账簿不见了,很显然有人在他们之前光顾了这里。


“中校,东西不在,我们该怎么办?”年纪稍长的那人壮着胆子问道。


“别着急,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你们把墙角的那堆钱搬开!”很显然,有着大无畏的献身精神的德国特工确实要比英国认镇定得多。


待三个人搬开了墙角的一大堆钞票后惊奇的发现在墙角居然还有一个小型的保险柜,“打开他!”


“中校,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保险柜?”


“哼!这座银行的金库是我们德国工程师设计的,当时为了在外部金库临时储存保密级别更高的东西所以就设计了这么一个东西,而墙角的钞票永远都是小额的,没有哪一个来盗窃瑞士银行的罪犯会在乎这些小额的钞票的。”莱曼十分自得说。


“打开了。”就在莱曼说话间,年纪稍大的那一个人放下了手中的听诊器。


这金库中的小保险柜里好东西确实不少,几乎全是用绒布包包裹的各种宝石和古代金币,即便两个专业的银行劫匪也不免有些傻眼,“中校,这里,这里的东西差不多有几千万美元了,瑞士银行怎么会把这么多的东西放在这里呢?”


“战争时期,这些应该是用来购买军火的东西,你没有看到有的口袋上还有我们第三帝国的标识吗?”莱曼没有理会两人的目光只是将保险柜里本不应该出现的一本袖珍精装本的《美人鱼》放进了怀中便站起了身。


“中校,那这些呢?”看到莱曼居然要离开,两个劫匪不约而同的说道。


“你们随便拿一些吧,不过记住你们拿的东西的90%必须贡献给帝国!”说完莱曼也不理他们,自己从背囊中拿出许多小型的定时燃烧弹在金库的各个角落布置了起来。


“是!”


……


至于莱曼一行离开苏黎世银行后的那场金库大火给银行带来的混乱我们这里就不说了,在这里我们将镜头再一次转回麦尔库勒斯托勒酒店张秋一行的套房。


“辛苦了,景华同志!”看着李三满头的大汗,张秋忍不住说道。


“没事儿,本来也没有什么,谁想到那个女的半夜居然又醒了,娘的,他们折腾了半个小时,我就在他们房间的阴影里站了半个小时,真后悔没有带一支手枪。”李三儿后怕的说,其实别说是手枪了,最近几年艺高人胆大的李三儿甚至连常用的飞刀都瞥了。


“英国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努力会为我们做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回柏林了。”张秋高兴的说道。


“恐怕不能?”就在张秋和李三儿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的时候一旁的林秋因突然冒出了一句。


“怎么,小林,难处成这东西是假的?”张秋连忙问道。


“东西没有错,不过,这东西的部分是使用密码写的,我们没有秘钥,这就是一堆废纸。”


“可以让国内破译啊!”


“来不及,最多三个月,苏黎世银行就会再一次的将帐户信息汇总并注销,到那时候我们即便是破译了也没有用了。”


“那我再回去找找。”李三儿一听东西有问题连忙起身就要回去,废话,这对于超级罪犯简直就是人格上的侮辱与藐视。


“不必了,我想这个詹姆斯-邦德应该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张姐,你还记得德国人吗?”见李三真的要回去,林秋音连忙说道。


“小林,你是说秘钥在德国人手里?”张秋道。


“猜测,不过差不多,因为德国人在里边的时间比我们估计的时间长了十分钟。”林秋音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的说道。


“娘的!还是他娘的出错了!”李三儿狠狠地将手中的两个石球握成了粉末。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