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狐臭亦狐香

李伟新 收藏 2 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李绍嘉纵身飘下山崖,只见龚破夭正在崖下等着他。望了望湍急的江水,李绍嘉走到龚破夭身边,“那骚娘儿真是不怕死的,这么急的水,她也敢跳。”

“他们从那么远的日本都敢来,跳个江有什么不敢的?”龚破夭淡然地道,实则他心里正窝着一股无名火:这是中国人土地,可看她美智子如入无人之境,当是她自己的家乡一样。

美智子跳江,给他龚破夭的感觉不仅仅是勇,而是一种反客为主的骄横。

李绍嘉不懂,在他看来,美智子的跳江,是一种视死如归的武士道精神。

但经龚破夭这么一说,他也似有所悟,“是啊,她娘娘的是无所不敢了。”

“快走。”龚破夭道了声,身子一跃,便抓着崖壁的小树、青藤,像灵猴一样,在崖壁上飞纵,朝下游追去。

李绍嘉不敢再怠慢,虽然崖上还没传来狼狗的“汪汪”声,狼狗的汪汪声,还远在林子里,他也跃起了身子,像龚破夭一样攀崖过壁。

崖壁下根本无路。只有湍急的江水。

不用说,这是一道峡谷。江水从上游宽阔的江道下来,顿然就挤入峡谷,水岂能不急?

龚破夭选择从崖上飘下,当是给前来围剿的日军一个印象:这是绝路,跳下去的话,不死都不可能。

李绍嘉的理解能力虽然差点,却也能理解龚破夭的用心。

看龚破夭飞快地在崖壁上飘跃,李绍嘉隐隐感觉到,龚破夭似乎在追着什么。

追美智子么?

那骚娘儿早就喂了鱼吧?

即使不喂鱼,也不知被江水吹到哪里去了。

龚破夭追什么呢?

李绍嘉想不到。

龚破夭自己也是一种直觉,觉得美智子敢那么义无反顾地跳下江,肯定是有相当的把握才跳的。崖上离江水虽然有十几米,可经过特殊训练,跳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不用像他们一样,飘下山崖的时候,手脚都会借用崖壁上的树木、青藤,这里一蹬,那里一抓,几乎是攀着下崖,而非直跳。

受伤的狼最恨。

何况他们伤着的美智子,明打明是被毁了容,那怒火,当是不亚于一座火山,那是见谁咬谁的。

直觉告诉他龚破夭,她美智子还会伤人。

这就是他为什么要飞快地朝下游追去的原因。

眼前一阔,龚破夭知道自己出了峡口。

两岸的山崖,也呈倒八字形地张开。湍急的江水也变缓了。对岸还有三三两两的渔火。

突然嗅到一股血腥。

新鲜的血腥。

龚破夭沿着血腥望去,一眼就看到崖下地上的人头。

血淋淋的人头。

脑浆四溅的人头。

龚破夭飘了过去,拿起人头一看,颈部的刀口齐刷刷的,干净利落,全然是职业杀手所为。

美智子。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美智子。

李绍嘉也赶了上来,看着龚破夭手里的人头,禁不住就咬牙道,“抓到那个骚娘儿,我一定要先奸后杀。”

龚破夭愕然地看着他。

“咋啦?不行?他们小日本的兽兵*了多少我们中国的女人,我奸她一个恶婆娘都不行?”李绍嘉气呼呼地说。

龚破夭哼哼两声,“他们是兽,难道你也像他们一样,是兽?”

气呼呼的李绍嘉顿然语噎。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龚破夭便和声地道,“当一个人变成了兽,就无法回头的。难道你希望自己一身兽性地回到黑玫瑰身边?”

“这、这、这我当然不希望。我希望自己身上不存半点血腥地去拥抱黑玫瑰。”李绍嘉急道,气也消了。

龚破夭的目光又星光一样闪在他身上,“记住,敌我交手的时候,怎么出绝招去杀都行。”

“明白。”李绍嘉点头答。

龚破夭将渔翁的人头埋在崖下。

埋毕,话也不说,身形一晃,又朝下游追去。

飘出峡口的崖壁,岸边是竹林、树丛。

追出十几里,龚破夭在竹林里嗅到了一缕淡淡的狐臭。看竹林下的江边,还泊着一条小船。

显然,美智子在这里上了岸。

李绍嘉发现新大陆地惊喊道,“老大,我闻到那骚娘儿的骚味了。”

但喊罢,他的脸就红了。

自己这算什么发现哦?

在龚破夭面前论嗅觉,岂不像是在如来佛面前谈佛?

龚破夭对他笑笑,脚下继续生风,嗖嗖地朝前追去。

越往前追,狐臭的气息越浓。

而梅津贞夫对美智子始终动心的地方,就是美智子腋窝散发出来的淡淡狐臭。当然,对他梅津贞夫而言,那狐臭是勾魂摄魄的狐香。

白狐的体香。

在特工学校第一回见到美智子,先是一缕狐香扑鼻,令他怦然心动。目光禁不住就落在美智子腴白的脖子上。

美丽的白狐。

这是美智子给他可心的眼缘。

白狐的雪白、白狐的柔软、白狐的温柔。所有能从白狐身上联想到的美好,他都联系到了美智子身上。

对英俊的他,美智子无疑也是有好感的。

擦身而过的时候,美智子就对他嫣然了一笑。

自此,梅津贞夫总是想方设法接近美智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学期后的一个月夜,他就在学校边的树林,吻到了美智子的芳唇。

明知这是违规的——同学间绝对禁止恋爱,更不能相爱。

可他们却吻得如痴如醉。

一年后,也是在这片树林深处,美智子为他亮出了雪白的胴体……

吻着美智子的胸脯,梅津贞夫的心里被沁入美智子醉人的狐香。

刻骨的狐香。

话说梅津贞夫从今村均的办公室回到自己二楼的房间,眼里突然就闪出了美智子的身影。

怎么回事?

自毕业之后,他们就分开了,再也没有见过面。他不知道她分到哪里,她也不知道他分到哪里。他们从此就没了音讯。

已经好几年了。

怎么会突然想到她?

洗澡的时候,梅津贞夫的心豁然一朗:狐香,美智子的狐香。

是的,在今村均的办公室,他嗅到了美智子的狐香。虽然淡得他当时都无暇想起。

但无疑是这狐香,勾起了他刻骨的记忆,他的眼里才突然闪出美智子的身影。

一阵狂喜——

美智子就在南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