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文雀》沿袭了杜琪峰以往作品中的一些标志,在音乐运用等方面也有创新,是一部很妙的电影。片方一直称,《文雀》将是内地观众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到原汁原味的杜琪峰作品,但与港版相比,片中至少有两处删剪,以及一处改动。看过《文雀》媒体场之后,对这个“一刀未剪”产生了疑问,首先是片长似乎不足,其次,电影的前半部分虽然没有明显的剧情跳跃或是突兀的镜头连接,但总让人觉得有些太过单调和平淡,节奏不够好。最后,即使真的没有剪辑,也一定有更改。






其实,对于电影的发行方来说,与其宣传“一刀未剪”,倒不如拿“杜琪峰首度亲自操刀剪出的内地版”来做噱头。因为据看过港版的朋友比较,这个“一刀未剪”根本就是假的。来自官方的解释则是,这个剪辑版本一次就通过了审查。与原版相比,本片至少有两处剪辑,虽然并不很长(共六分多钟而已),但都是非常重要的片段。其中一段是任达华为首的4个扒手(“文雀”在香港俚语中就是扒手的意思)在街头扒窃的戏,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必须剪掉这场戏,因为少了它之后,电影前30分钟的节奏全部乱掉了,而无论是扒手平时藏在嘴里的刀片,还是扒窃的过程,在后来的剧情中都有出现。


也由于上述原因,以下关于电影本身的评论都只能基于内地上映的版本,也就是电影最后,那群扒手平白无故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通过这件事,我们决定重新做人”的那一版。


与《枪火》、《PTU》和《放·逐》类似,《文雀》的故事非常简单,一个被老大控制着的女扒手向一群同行求救。杜琪峰再次用自己擅长的套路,把这件小事拍得又酷又美,格调十足。虽然林熙蕾的加入让人怀疑杜琪峰要拍一部女人戏,但事实证明女人只是线索,电影讲的还是男人的情怀。


《文雀》与杜琪峰先前的作品有很多相似之处,很多被影迷传颂的经典要素都出现在这部电影里。逼仄的冰室,是4个扒手平时碰头和开会的地方;上面挤了4个人的自行车,令人想起《枪火》里那个被杀手们踢来踢去的纸团;在《文雀》的高潮戏,一段讲述街头扒窃战的“雨中曲”中,杜琪峰对静与动的处理,又让人想起《枪火》里那场“拗造型”意味十足的经典枪战,其对慢镜头的运用,想必也会让黄精甫这样滥用慢镜的导演感到羞愧。


一切都得从这场“雨中曲”开始讲起,它集中体现了这部电影与杜琪峰前作的区别——《文雀》活像一部音乐片。电影的前30分钟,这个趋势让人有些不习惯,感觉不太像一部“杜琪峰作品”;但等到任达华扮演的角色坐上林熙蕾扮演的女扒手的车,后者伸手拿走他刚点着的烟,抽了一口后又还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习惯了。在此之前,虽然背景音乐也很抢,但我只把它理解成是新的配乐带来的新鲜感,而到了这一段,一些滑稽的音效,以及音乐带动画面的拍法,就让人理解了杜琪峰这一次的用意。再往后看,就觉得这个判断很靠谱了,最后的“雨中曲”则再次证实了这一点。


所以,如果你把《文雀》当作杜琪峰“玩票”的音乐剧(像他拿《柔道龙虎榜》玩柔道,拿《放·逐》玩西部片),再在想象中补上那些剪掉的片段,或许就不会像不少观众那样,看得有些犯迷糊了。至于是看8月22日上映的电影版(你会比以前更需要影院里的音响),还是等8月24日发售的港版DVD,还是自己做个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