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迷云渐起

望蓝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那张桌上,4个面相粗鲁的大汉将一个白面书生围坐在中间,一看就不是平常百姓,一行人说话大声毫无顾及,因此赵木没费多大的劲就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 其中为首的一个大汉说道:“想来真是可恨,此次我北晋大军已经整装待发,却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真是可惜了啊!” 孙武一听‘北晋大军’四个字不由的心中一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那张桌上,4个面相粗鲁的大汉将一个白面书生围坐在中间,一看就不是平常百姓,一行人说话大声毫无顾及,因此赵木没费多大的劲就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

其中为首的一个大汉说道:“想来真是可恨,此次我北晋大军已经整装待发,却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真是可惜了啊!”

孙武一听‘北晋大军’四个字不由的心中一紧,难道这些人和北晋军队有什么关联,他们说的整装待发针对何国,功败垂成又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这,下意识的向赵木望去。只见赵木面色镇静,气定神闲,两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手上的茶杯,做出除了品茶什么都不关心的姿态,两耳却竖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孙武见此情景,明白了赵木的意思,也对林冲使了一眼色。林冲反应灵敏,干脆把头瞥向一边,专注的看着旁边茶楼歌妓的琴艺表演。孙武微笑着点点头,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认真的听下去。


另一个大汉说道:“是啊!此次我们为了这个计划准备多时,本以为已经万无一失,没想到再最后一刻走漏消息,坏了大事啊!”

白面书生也叹了叹气道:“这次计划失败虽然有些可惜,但是更要命的是主公已经被人逼上了绝地,要是不能尽快调兵出征扭转局面的话,主公运势将尽啊!”

“难道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另一个大汉急切的问道。

“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仍然需要时间准备!”白面书生自信的说道。

众人似乎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却被白面书生打断:“此处多有隔墙之耳,说话不便,大家只管安心歇息片刻,待回府见了主公再行商量当下之事,如何!”

众人警觉的向四周望了望,虽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但仍然点点头:“先生所言甚是,我等卤莽了,现在时间紧迫,主公之势,危如累卵,我等还是尽快回府见主公为好!”

白面书生赞道:“各位千里而回,不畏劳苦,一心为主公着想,真是另在下感佩!”

“先生如此说便见外了!”为首的男子说道:“我等同为主公效力,理应不畏劳苦,以供驱使,力保主公大业,图报主公相知之恩!”

白面书生看着男子说的这么恳切,众人对这番理论也是相当的赞同,拱手道:“若如此,我们现在就回府如何?”

“正有此意!先生请”为首的男子笑道,起身站立一旁,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白面书生含笑而起,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赵木等人坐在那里,回忆着刚才的那些话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面面相觑,冥思苦想!

突然,旁边一桌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引得三人放眼望去,只见一个飘逸非常的中年男子,独坐在不远处一张靠窗的桌上,不知因何缘故,放声大笑。

一个女侍者上前问其缘由,那名男子指着窗外,大声说道:“刚才我看见有几个外地人在街上向路人打听杭州路上什么地方最为繁华,路人对他们说那当然是眺湖轩了。那几个外地人连忙道谢,送走了路人以后,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眺湖轩应该怎样走,一时又不知道该向什么人询问,于是干脆呆坐在地上,自己在那里冥思苦想!你说好不好笑!”

女侍者掩嘴笑道:“这位先生真是风趣的紧!想来那几个外地人也真是傻透了,自己不知道该向何处寻路,当然要向知路之人请教了!像他们那样明明就人生地不熟,还妄想靠自己的能力找到来路,那就是费上一百年的工夫也难有成就啊!”

中年男子叹道:“小姐倒是聪明的紧,不过倒是有些看似聪明之人,偶尔也会显得有些愚钝,一时转不过那道弯啊!”说着刻意意味深长的向赵木望了一眼。

女侍者笑道:“想来先生肯定不是这般愚钝之人了,小女先告退了,若有吩咐请早晚支应一声!”

男子微笑着点头,目送女侍者离开。

赵木见此光景,心中顿时明亮,知道此人有心要点拨自己,于是在那位女侍者离开以后,趁着男子注视自己的机会,隔着几张桌子的距离,拱手行礼!孙武和林冲也明白这其中的意思,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也微笑着对他们点头示意,随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赵木心领神会,对二人说道:“两位兄弟在此稍坐,我过去会会这位朋友!”

孙武道:“此人身份不明,就如此急切的想与我们接近,少主还需多加留心啊!”

赵木笑道:“无妨!”于是起身离坐,大步流星的向中年男子走去。


走到那张桌前,赵木拱手施礼道:“小子失礼,叨扰先生清净了!”

中年男子回答道:“无妨,小兄弟面相非常,气质高雅正是我想结交的对象,请座!”

赵木坐定以后,问道:“刚才听先生所言,似乎有教诲小子之意;小子愚昧,还望先生多多指教啊!”

中年男子笑道:“刚才我无意间发现小兄弟对那五位面相非常之人,颇有留意,但是似乎仍然有些不得要领啊!”

赵木也笑道:“小子初来此地,对此地人物风情都不甚了解,所以好奇心不免重了些!”

中年男子笑道:“年轻人好奇心重些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依我看来,小兄弟来太原城的目的,恐怕不是仅仅为了了解北地人物风情这么简单吧!”

赵木轻轻的说道:“先生说的是,只是北地强盛,太原又是北晋国都,形形色色之人,带着各种目的穿行于此,想来也是一件平常之事!”

中年男子听了这番论断轻轻的笑了笑,没有答话。

赵木笑了笑,继续说道:“听先生的口音虽然不是北晋人士,却似乎对北晋的人物风情相当的了解,小子卤莽,敢问先生一句:先生久居此地,是否也是因为欣赏北地风情,想对其加深了解,而流连忘返,不思故里了呢?”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起来,满脸的赞叹之色,说道:“小兄弟说话当真厉害啊!我不问小兄弟的来路,小兄弟你却盘问起我的私隐来了!”

赵木拱手低头道:“小子不敢,冒犯之处还望先生见谅!”

“无妨!”中年男子说道:“我就欣赏小兄弟这样的人物!”

赵木道了声:“不敢!”

中年男子,看着赵木,缓缓的说道:“我本是东齐人士!”

“东齐!”赵木轻轻惊叹了一声,心里慢慢升起一个巨大的问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