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二十一章

怀旧连长 收藏 14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其实这一前扑到底能不能把女孩子从车上抱下来,说实话连肖锋自己心里都没底,可眼前那一时刻的情景已危急得不容他再去细想,不管能不能打到枣子,他这一杆子是抡定了,眼看一个年幼的生命危在旦夕,巨大的使命感和同情感已使肖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谢在谢地”看到这情景的董凤勋禁不住喊出了这句话。 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其实这一前扑到底能不能把女孩子从车上抱下来,说实话连肖锋自己心里都没底,可眼前那一时刻的情景已危急得不容他再去细想,不管能不能打到枣子,他这一杆子是抡定了,眼看一个年幼的生命危在旦夕,巨大的使命感和同情感已使肖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谢在谢地”看到这情景的董凤勋禁不住喊出了这句话。

肖锋的身体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如老鹰扑食般,一个极速俯冲,就在似挨似不挨马车的瞬间,肖锋双手一抻就把车上的女孩子给搂到了怀里,接着就势一个侧翻,两个人就滚将车下,真是命不该绝,正好落在广场丫子的花丛之中,绿绿的厚厚的草丛救了两个人的命,再看那辆马车,像扯断了的皮筋一样,崩的一声,一头拱进了深不见底的湖水里,把湖面激起了一团晶莹的水花之后,很快,湖面又恢复了它原有的平静,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陈文孝说:“肖锋你真行,你一定不知道,那时你成了我们学校女生心中的大英雄了,后来,大家才听说你叫肖锋,是保定城防司令董凤勋的警卫员,这一晃都半年了过去,没想到竟在这山旮旯里和你遇见了,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 我的天神爷,这都真的假的,这事要是真的那有点太离谱了这,怎么听着跟聊斋似的。”狗蛋有点不可思议地说。

陈文孝说,“狗蛋,你猜这叫啥,这就叫缘份,看来咱们兄弟三个的这场相遇连老天都在帮忙,实在是天意啊!”

狗蛋击掌到,“好个天意,既然连老天都在帮忙,那,文孝,肖锋我有个建议,你们看咋样?”

肖锋说,“啥建议,你说。”

狗蛋说,“咱仨个今晚就来个桃园三结义,结为生死兄弟,你们看咋样?”

两个人齐声称好。就此一拍即合。

肖锋当时就叫喊了小怡,小怡一听,三人要结为兄弟磕头拜把子,也是喜之不尽,当时取了爷爷的酒坛,又拿了一个大碗,三个小碗,送到船上,小怡把三个酒碗在船上一字排开,又一一斟满,然后站在一边看三个行事,肖锋三个人一拉溜在船头朝南跪了,陈文孝最大,肖锋其次,狗蛋最小,陈文孝最先拿了准备好的尖刀在食指上一拉,血就滴在了碗里,肖锋和狗蛋两个人照做,吓得小怡把眼睛一闭,把脸扭了不敢去看,再看那盛了酒的碗里,三人的血珠滴溜溜打了几个旋儿,然后散开,渐渐的沉淀碗底,把碗底染得一片腥红,小怡又把血酒分成三份,分倒到三个人举起的小碗里。

陈文孝捧着血酒,说,“关二爷在上,今儿我陈文孝,肖锋,狗蛋三个结为生死兄弟,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有反悔,天诛地灭,来,干了。”

三个人同时把脖梗后仰,三只酒碗倾刻间见了底儿,接下来,三个人又商量了以后具体要做的事项,陈文孝提议把这段时间发动起来的人员召集起来,组成一支队伍,对外名称就叫义勇队。

肖锋说,“咱发动这些人员当前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打鬼子,就叫抗日义勇队。”

狗蛋说,“既然这抗日义勇队设在咱陈家湾,那全称就叫陈家湾抗日义勇队吧。”

三个相视一笑,当时就击掌通过。

这一天是古历八月十五,是中国传统的节日——中秋节,陈家湾抗日义勇队选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在陈家湾西头的打麦场上宣布成立,绕着场子的四周都用竹杆插着各色小旗,小旗被风一吹,扑扑拉,迎风招展,场中央临时搭建了主席台,台上还一拉溜排了几条长桌,桌子后边排了几张条凳。

义勇队成立的头天晚上,肖锋陈文孝狗蛋三个人又开个碰头会,商量到了半夜,陈文孝写几十张传贴,作为集结的信物,说,“肖锋,咱三个今黑都别睡了,狗蛋去周围各村的道路你都熟,现在趁黑你把这些鸡毛信赶紧送到原先串联好的各家各户去,到了隔着门缝把信塞进去说声,货到了,其他的啥话也别多说,转身就走。

肖锋说,“这么多信,狗蛋一个人送都送到天亮了,我跟狗蛋一块去分吧。”

狗蛋说,“别价,我一个人能行,我加快点脚步就有了。”

陈文孝说:“也好,肖锋你留下来,咱俩还有其他的事商量。”

狗蛋说,“还有其他的事没,没的话,我就走了。”

陈文孝说,“没了,就这样,路上千百万地小心。速去速回。”

狗蛋说,“出不了麻达,不到天亮我一准回来。”说完就在衣服里裹了鸡毛信快步钻进漆黑的夜色里。

陈文孝说,“肖锋,明儿起咱们的抗日义勇队就要成立了,队员们以前都些握锄头弄铁铲的农村青年,没受过什么正规的军事训练,咱这队伍以后是要真刀真枪跟日本鬼子干的,是白刀进红刀出见血的活儿,不组织起来进行正规的军事训练可不行,我寻思着你以前当过兵,又是从抗日战场上下来的,就有你来担当这义勇队的军事教员,等咱这自卫队培训出一批真正的精兵强将之后,你就亲自任队长,狗蛋任副队长,我呢,就当政治委员,负责队伍的思想政治工作,具体其他的委员职务等以后根据对队员们的考察情况,再做决定,你看咋样?”

肖锋说,“队不队长的,倒在其次,我只是担心,如果咱这队伍以后一天天的人多了,人员素质肯定不一,我一个人带,一锅煮,恐怕效果不好啊!”

陈文孝说,“这没问题,关于这一块我已经跟上边反映过了,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我的两个在保定军事学校受训过的两个同学就会被派过来协助你工作。到时训练上的具体工作你跟他们协调。”

肖锋点点头。

天刚蒙蒙亮。

陈家湾西头的打麦场上已有人影晃动,昨晚收到狗蛋鸡毛信的人都陆续地从附近村赶来,一些人还带着大刀,长茅,白腊杆等农村最传统的武器。有认识的,几个人相互拉了,蹲在场丫子上低声交谈。就在约定的时间快到的前几分钟,场上的人群一下子变得骚动起来,很多开始站起来,踮着脚尖往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看,肖锋陈绍文狗蛋三个人陪着一人从台后走了上来,此人看上去五十挂零,长得虎背熊腰,目若朗星,四方口,满嘴胡茁,两边的脸腮胡铁青,四人阔步走上台面,台下场面跟着又是一阵骚动,很多人已经认出来了,此人正是飞虎抗日游击队司令王冠英。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