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刃(暂名) 上部 第17章

hawk735 收藏 17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URL] [内容简介] “什么?钱溢飞明天就要走?”面对叶雯的报告,项梅大吃一惊,“我还以为他怎么也要多呆两天。” “钱老六说咱们这儿已经乱成一锅粥,再不走恐怕会跟着吃瓜落儿。” “那你就没想办法多拖住他几天?” “该使的劲儿我都使了,可他比我还像狐狸,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叶雯也是一肚子火气,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什么?钱溢飞明天要走?”面对叶雯的报告,项梅大吃一惊,“没想到,他的嗅觉到很敏锐,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钱老六说咱们这儿已经乱成一锅粥,再不走恐怕会跟着吃瓜落儿。”

“那你就没想办法多拖住他几天?”

“该使的劲儿我都使了,可他比狐狸还像狐狸,我能有什么办法?”叶雯也是一肚子火气,她万万没想到:这么多人居然拿个小小的钱溢飞毫无办法,“其实今天你就该扣下他,我就没琢磨明白:明明已将他们一网打尽了,为什么还要放虎归山?”

“没有证据啊……”项梅摇摇头,无奈地说道,“小叶,情报工作很复杂,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就冒然抓捕钱溢飞,恐怕会在舆论面前处于被动。这对我党形象有什么影响,你考虑过没有?”

“可我气不过!”叶雯咬咬牙,“一看他那二五八万的拽样,我就想毒死他。”

点点头,项梅彻底认可内线情报的准确性——钱溢飞果然是美女杀手,只不过他是伤害美女,令美女欲除之而后快的罪魁祸首。

想了想,叶雯突然疑惑地问道:“项姐,我没弄明白:你怎知道那部机器不是电台?”

“当时钱老六有句话你注意到没有?”

“哪一句?”

“‘项小姐,我可是受国际公约保护的新闻记者’。”

“这句话能代表什么?明明就是他无计可施故意拖延时间嘛!”

“可钱老六陷入无计可施了吗?他明知道自己是在进行间谍活动,为何还要这么说?”

想了想,叶雯长长叹口气:“看来我还是继续做机要员吧!这种刨根问底累脑子的工作,的确不太适合我。”

“呵呵!”项梅笑了笑,又道,“他胡说八道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产生错觉,认为他是黔驴技穷。如果我中了圈套,就会迫不及待打开机器,那后果你该清楚了吧?钱老六肯定会倒打一耙,利用‘无故构陷扣留新闻记者’,‘违反人权’等等一大堆理由,搅得天翻地覆四邻不安。现在是什么时期?国共关系很紧张,大战一触即发,我怎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令我方军调代表在谈判中处于下风,给国民党制造进攻的借口?”

“可我还是没明白,你到底怎么识破阴谋的?”

“他的情绪。不知你注意到没有:我要打开机器时,钱老六似乎有些不情愿。”

“这又能说明什么?”

“假设一下:正常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情愿,那就是机器里面没有问题,反之肯定大有文章。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叶雯点点头。

“但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他在这种情况下不情愿又能怎样?难道还能阻止我们工作吗?”

“不能,的确不能。”

“所以反常即为妖。依我的工作经验,一个特工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彻底惊慌失措如丧考妣,要么无动于衷听之任之,甚至考虑该如何脱身保命。你瞧瞧钱老六,他符合哪一点呢?若不是有阴谋?还能怎样解释?”

“那杨旭东呢?他在坟场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好说?”

“杨旭东也很聪明,虽然被我们当场擒获,但是没有人亲眼目睹他参与破坏。”

“在场那么多人,怎会没有?”

“特务使用了燃烧弹,要知道,我们的战士从逆光角度根本看不清山上的情况。因此,我们也只能推断杨旭东参与了特务活动。”

“他还用参与吗?”叶雯心中一阵气苦,“要说杨旭东没搞破坏,你相信吗?”

“我也不信,但是没办法,因为我们找不到对杨旭东不利的证据。更何况,我们拘捕杨旭东并没有把握扳倒钱溢飞,他甚至几句话就能撇清和杨旭东的关系,所以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候。你知道吗?杨旭东在被提审时都说了些什么?他说自己深夜外出是为了找女人方便……”

“呸!臭流氓!”

“.……先不说他人品如何,总之他所说的话,完全对应和那反动地主在一起的事实。至于他携带的摄影机,据他解释是为拍摄解放区田园夜景。当然,这肯定是在胡说,可惜他没有进入军事禁区,我们也无法驳斥他。后面的事情就没再问,估计不出意外,他一定会说两个人在偷情时遇到了绑匪。总之,这个人比我们想象得还要狡猾,他和钱溢飞均不同于一般的特务,使用普通手段去对付,那会令我们更加被动。”

“听你这么一说……唉!”叶雯有些犯愁了,“他们太可怕了,不是一般的可怕,用人来形容他们……嗯!有点委屈。”

钱溢飞要走的消息,在军区内部引起轩然大波,该如何解决钱溢飞的问题,军区主要领导不得不放下手中工作,为此专门干了一次碰头会。

根据政委余万里同志提议,放走钱溢飞那就是对人民犯罪。与会代表就此话题立刻展开了讨论,特别是叶昊天,干脆拍着桌子义愤填膺地喊道:“要是放走这罪大恶极的特务,我们党委该如何向死难的烈士交代?老百姓今后会怎样看我们党?这种灭天理丧人心的事情,在座各位谁能负责?”

“老叶,老叶,”一摆手,余万里插言道,“我们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你别激动,别激动。”

“可钱溢飞鬼得很,他偏要选在我们和国民党决裂前离开,这谁能挡得住?”政治部主任苦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他‘鬼子六’的绰号不是白叫的,可真让人头疼!”

“三个臭皮匠难道还顶不上个诸葛亮?”一指在座的头头脑脑,周云鹏气得就差没掀桌子,“你们玩脑子也是玩了几十年的人,噢!一个小小的‘鬼子六’就把你们全撂趴下啦?丢人!不是我说你们,就为这么个东西还开会?啊?没事儿干哪?吃饱了撑的?算了!要依我说,咱也别费那心思,直接把人扣下就全都省心!”

“老周,这可不行,”余万里心有余悸地说道,“扣住一个钱溢飞事小,可我们在山城办事处的同志,也甭打算回来啦!用钱溢飞一条命,换我们几十位同志的性命,你觉得这笔买卖划算吗?是不是有点抬举他?”

“那你说咋办?”

看看叶昊天,余万里有些左右为难。

“老余!咱这不兴婆婆妈妈,你快说!”

“我和老叶商量过,”喝口茶,余万里的口气略有些尴尬,“当然,人嘛!我们还是要留。”

“废话!这还用商量?”

“不过留人也要讲究个技巧,你比方说,他走我们不能拦,可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这个人在半道出点什么事儿,嘿嘿!那责任就指不定是谁的。”

“嗯?你想在国统区把他……”周云鹏做个斜劈的手势。

“在国统区并不理想,”叶昊天接过话题,“那是他的势力范围,根深蒂固,我们不方便下手,最好是在国共交界的缓冲区,只要枪一响,没人能说清是谁干的。”

周云鹏陷入了沉思,叼着烟卷权衡半天,最后不得不叹口气,心悦诚服地说道:“嗯!我看行。唉!要说带兵打仗,你们不如我,可要说阴险,呵呵!把我捆成仨,也顶不上你们一个。”

“那就这么定了。”松口气,余万里转身看看项梅,项梅也在瞧着他,两个人都从对方脑门上,看到了一层细汗。“我们这是在玩火呀!”余万里暗道,“玩不好,党的形象可全叫我们给毁了……”

与此同时,收拾行装准备动身的杨旭东,正在被一件烦恼苦苦折磨。

“还在想那个女人?”钱溢飞随口问道,“你放心,她由一处的人关照,肯定能离开共区。”

“六哥的话我信,可现在闹出这么大动静,一处那些混蛋连自身都难保,更何况还带着个女人?唉……”

“喜欢她了?”

“还谈不上。”

“既然不喜欢那就好办。反正这里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哪怕共军把地皮炒熟,也是他们的事情。”

“六哥,您真觉得我们彻底安全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才刚刚开始,又怎会安全?”

“那您打算如何处置叶雯?”将捆行李的绳索使劲勒了勒,打个死结,满头大汗的杨旭东直起身,低声问道,“关于叶雯的情况,我不解释相信您也清楚。只不过有一点我很困惑:那就是她能不能跟我们走?”

“她肯定跟我们走,这一点不用考虑。我所想的是:为什么有人非要选定明天下午3点15分为我们送行?”

“我也奇怪,哪个时辰不好选,怎会把时间定得这么死?”

“这里面有文章啊……”

“六哥想到了什么?”

摇摇头,又点点头,随后再摇摇头……

杨旭东不便打扰陷入沉思的钱溢飞,尽管他有许多话想对六哥倾诉。

二处肯定有人要至六哥于死地,纠其原因,不外乎六哥的存在,已完全成为他们升官发财的绊脚石。身受官场打压多年的杨旭东比谁都清楚一点:世上没有扳不倒的顶梁柱,再有能耐的人也躲不过背后突射的子弹。“六哥对我不薄,他还要举荐我,可我应不应该提醒他注意某些事项呢?”一想到自己即将卷入那无情的派别内斗,他的头立刻变成了两个大。

“旭东,你在想什么?”

“噢……没什么,只是……”咬咬牙,杨旭东痛苦地喃喃自语,“六哥,回家后我陪你出去走走……”

钱溢飞点点头,没说话,抬手掸掸身上的烟灰,缓缓吐出憋在嘴里的青烟……

经过解放区军民大力配合,在逃的中统特工终于大部落网。但遗憾的是,分散逃窜的老黄,在许红樱这条“地头姑子美女蛇”的有力配合下,侥幸逃脱了。一处此次行动非常失败,由于周云的意外失踪,在没有收到明确刺杀目标和后续行动指令的前提下,全军覆没已是必然结果。

“抓住几个总比没有强,反正都是主犯,司令员踢谁不是踢?”项梅只好这么安慰自己,而周云鹏也是如此配合的。

几个衣衫褴褛形神猥琐的国民党特务,在“谢绝”任何合作后被押赴刑场。当然,处决他们的场面钱溢飞是无缘以见。据当地老乡传闻:杀犯人那天,周云鹏和余万里都出席了,掉了脑袋的人犯,那沾满黄泥的头颅果真被周云鹏一脚踢进了臭水沟。至此,共产党的高级将领中,一位绰号叫做“周大脚”的虎将,彻底闻名于国府内外。

关于如何对待钱溢飞,解放区各级主管不约而同表现得异常低调。大有一种“你愿来便来,愿滚便滚”的架势。就像当初平平淡淡迎接钱溢飞一样,现如今似乎又想将他悄悄送走。低调,绝对是那个年代,那段特殊历史时期,那座被红旗所覆盖的天地,最强有力的主旋律。被主旋律光辉所笼罩的钱溢飞,对此也并无任何疑义,因为他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六哥猜得不错,叶雯果然跟我们一起走。”临动身前,杨旭东悄悄对钱溢飞说道,“而且共军还派出个警卫班负责安全。”

摸摸自己的脖子,想象一下脑袋被人踢飞的感觉,钱溢飞对杨旭东深有感触地说道:“其实,共军的刀也很快,杀起人来他们照样不手软。”

午后的天空中飘起蒙蒙细雨,山间田园顷刻间变得郁郁葱葱,望着庭院中的石板路,欣赏路上那细腻湿滑的青苔,钱溢飞突然有种强烈的失落感。

“六哥?”看看远处正在套车的八路士兵,杨旭东的目光变得异常犀利,他冷眼瞧着钱溢飞,嘴角微微抽动。“老板是怎么死的?”

“你不会连我都怀疑吧?”

“我不敢……但我想老板都能突然一命呜呼,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小卒子?”

钱溢飞悠悠叹了口气,说道:“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在某个位置上雷打不动,更何况是老板?该挪窝就挪窝,这是铁定的潜规则。”

杨旭东点点头,稍稍缓和了语气:“六哥,无论怎么解释,在外人看来,我杨旭东从今往后就是你的嫡系。君荣臣辱,君辱臣死,你喝粥兄弟我决不吃干饭。既然六哥当我是自家兄弟,那兄弟也没什么好说的,这条贱命,从此就是你六哥的。一根绳,剁成两截,拴上你,也吊上我。”

杨旭东所说的这番话,令钱溢飞在心里记了一辈子。漂亮话谁都会说,关键就在于说话的时机,正如一个因饥渴而晕倒在沙漠中的旅行者,能送给他一碗水的人,恐怕会令他终生难忘。

带队的八路是个警卫班长,姓常。握手后,他告诉钱溢飞人人都称他为“老常”。项梅没有露面,老常解释说她还有重要事情要处理,脱不开身。

叶雯和杨旭东先将照相器材搬进前车,两个人谁都没理谁,似乎就是擦肩而过的陌路人。

“上车吧!”老常一挥手,随后指引钱溢飞等人登车,“下午是俺当班儿,俺是个粗人,只会打打杀杀,有什么照顾不周,你们这些文化人可别见怪。”这个自称是粗人的汉子倒显得很客气。

几个人挤进狭窄的车厢,各自想着心事,杨旭东瞥瞥老常腰间的驳壳枪,又偷偷瞧一瞧叶雯的神色,顺便挤到二人中间蠕动着身子坐下。

“你干什么?”叶雯瞪着杨旭东,怒道,“就这么点儿地方,你照顾照顾别人不行吗?”

“嫌挤你自己雇车。”杨旭东头不抬眼不睁,连说话都没好气儿。

“你……”咬咬嘴唇,叶雯愤怒地将头甩到一旁,高耸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整个身子都在伴随粗重的呼吸而颤抖。

“好啦好啦!”老常笑了笑,出面做起和事佬,“没有多少路,大家坚持一下,要不然……我出去押车,也好给你们匀出个空场儿。”

“那就劳烦您了。”钱溢飞拱拱手,随后狠狠瞪了这二人。

大车驶出山坳,径直向北行去,一路上谁都没说话。钱溢飞轻轻挑起窗帘,打量着押车士兵。这些兵衣衫破烂,补丁摞着补丁,有的就连鞋子都绽出脚趾,若非他们身上那久经战阵的杀气和保养良好的武器,很难想象这曾是令日寇闻风丧胆的老八路。

八路军缺粮少饷已不是什么秘密,国民政府早在几年前便停发了他们一切补给,八路目前所使用的军用物资,都是依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换来的。

“金先生,”杨旭东捅捅沉思中的钱溢飞,伏在他耳畔低声说道,“这条路有点不对。”

“噢?”钱溢飞赶紧打量周围环境,果不其然,这条路和他们进入解放区时截然不同。虽说道路两旁依旧是高山峻岭,但路面却显得更加幽静狭窄。

“共党恐怕要下黑手。”杨旭东的眼睛变得血红,他冷静地打量着每个士兵,大有一种先下手为强的势态。

周围的气氛迅速凝固,钱溢飞感觉自己好似坐在一触即发的火药桶上。尽管这场戏的主角是他,但他本人却迟迟不能入戏,除了苦笑,还是苦笑,手足相残的悲剧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他除了叹息造化弄人,还真就没有其它解决办法。

活着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有着无穷的诱惑力,钱溢飞当然也不例外。如果眼前的士兵陡然发难,那他也必然会奋起还击决不坐以待毙。不能暴露身份,还要保证自己生命安全,此情此景,换作神仙那也是束手无策。他钱溢飞不是神仙,只想临死拉个垫背的。

反击需要武器,在进入解放区以前,按照规定,他已将随身配枪留在了国统区。此时此刻,在别无选择的前提下,钱溢飞将目光停留在老常的驳壳枪上,而杨旭东,则紧盯其他士兵腰间的手榴弹……

钱溢飞走了,然而这只是斗争的刚刚开始。项梅发自内心感觉到了钱溢飞的可怕,这个人就像根鱼刺,如鲠在喉不除不快。我党的行事作风一向光明磊落,但这种光明磊落并不包括那些人人得以诛之的恶徒,对于这满手血腥的钱老六,军区党委迅速做出决定,将具体执行权交由项梅负责。

收拾钱溢飞这可是门大学问,既要保证不给外界留下口实,又要将这人渣干净彻底地消灭掉。“能不能撑过这剂毒药,就看你是不是九条命的猫?”项梅秉烛盯着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提起铅笔在“洋马河”方向重重划了个圈。

“科长,钱溢飞没有完成任务,那他回去该怎么交差?”副手马小五拄着拐杖在一旁说道。由于切身的感受,使得小五对以钱溢飞为首的特务组织深恶痛绝。如果不是腿伤的缘故,他肯定会主动请缨亲自上阵操刀。

“你说错了,他现在离完成任务只有一步之遥。”

“科长……您是说……可……可我怎么没看出来?”

“如果你是钱溢飞,在这种环境下,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才是最佳接线时机?”

“什么时候都可以接线啊?只要他小心,我们总不会连他上厕所都监视吧?”

“呵呵!小马呀!你刚接手工作,对这一行还不太熟悉。干我们这一行讲究个‘稳、准、狠’,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必须一击中的。钱溢飞是个什么人?鬼得很哪!在我们眼皮底下没敢动,并不代表他会放弃行动。现如今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也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出手事机,换做是你,能轻言放弃吗?”

“您是说……他把接线时机选定在离开解放区?噢……原来这几天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幌子,目的只是为这短短的几个小时?”

“具体说,应该是通过国共缓冲地带那短短的几分钟。”将铅笔在桌面上一拍,项梅嘴角泛起一阵冷笑,“以他的个性,只要还在解放区,就肯定不会出手。这一路上,还有什么地方能比缓冲地带更加合适?”

仔细琢磨琢磨,小马被彻底折服了,他由衷地点点头,感慨道:“干这一行没个七巧玲珑心还真是不行,只是凭分析和推断就能预知对手要做什么,唉!科长,我算是对你心服口服了。”

“我没有你说得那么神,所谓百密一疏,也有我照顾不到的地方。就拿这件事来说,凭我多年工作经验所形成的预感来看,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疏忽,至于疏忽了什么,现在为止也说不上来。”

“科长,我看您是过于小心了,由老常带队,您还有什么不放心?老常可是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不是我夸他,当年小鬼子就是这么说,有他配合叶雯,估计钱溢飞是在劫难逃。”

“是啊!老常的确是位值得信赖的好同志,不过……我怎么还是感觉有些不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