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双面人

vidan 收藏 2 38
导读: 从小我就喜欢看书,小时侯爱看连环画,年纪稍大一点后就开始看古龙和金庸的武打小说,连环画中的铁臂阿童木,武打小说中的侠客美女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们都象过往云烟一样,消失在逝去的岁月里。惟有一本书,一个主人公,一个传奇的故事在我的年轻的日子中留下了抹不掉的年轮。书的名字是《双面人》,得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25岁了,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里干了两年的网络维护工作。而从外表上看,这本书的年纪已经不止两年了,它又破又旧,连封面都不知掉那里去了。我只是在一个极其无聊的夜晚随手拿起它翻了翻,这一翻,就是一

从小我就喜欢看书,小时侯爱看连环画,年纪稍大一点后就开始看古龙和金庸的武打小说,连环画中的铁臂阿童木,武打小说中的侠客美女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们都象过往云烟一样,消失在逝去的岁月里。惟有一本书,一个主人公,一个传奇的故事在我的年轻的日子中留下了抹不掉的年轮。书的名字是《双面人》,得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25岁了,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里干了两年的网络维护工作。而从外表上看,这本书的年纪已经不止两年了,它又破又旧,连封面都不知掉那里去了。我只是在一个极其无聊的夜晚随手拿起它翻了翻,这一翻,就是一个通宵。看完后,我只有一个感觉,这本书写的是我,我的生活,我的故事,我的思想,但……不是现实中的我,而是网络中的我……


看这本书的时候,我玩UO这个游戏也有一段时间了。说到UO,就不得不提阿站,他是我的大学同学,睡在我的上铺,也是我的同事,网络信息室就我们两个,没有领导--因为领导们不懂网络。阿站和我合租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一人一间,客厅共享,其实客厅对我们都是多余的,因为一下班,吃完饭,我们就各自蹲在自己的小窝里干自己喜爱的事情--上网。阿站喜欢网络游戏,从星际到暗黑,从帝国到三角,只要网络上有的游戏,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而我则只喜欢默默地从这个站点逛到哪个站点,学习别人站点形式,一半是为工作,一半是因为我不喜欢到处灌水,对游戏更是聊无兴趣。因为我们的工作缘故,我们俩都可以24小时在线,除了偶而让机器休息休息,网速更是让所有网虫羡慕不已。


阿站至从得到UO这个游戏后,更是入迷得发狂,有时在公司上班时都在玩,而把工作全推给了我,回家(勉强称为家)后更是要等到我做好饭后,三番五次请他,他才肯大驾光临,几口吃完后嘴巴一摸又去玩了,留下我默默地打扫卫生,象他请的佣人一样。终于有一天他良心发现,在我做饭时,溜进厨房,象狗一样东闻闻,西嗅嗅,然后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网络创世纪真的太好玩了,不想试试?”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滚!!吃饭时我会喊你的!”阿站连连叹气地转身离开。在吃饭的时候,他又一反常态,侃侃而谈UO的各种情况,一副不玩UO就不配称为一个网虫的架势。最后他看我没表示,干脆一拍桌子,豪爽地说到:“一会我就把游戏给你传过去,帐号也给你申请好,你只管玩好了。”


等我收拾完残汤剩水坐到电脑面前时,阿站这个小子已经如他所说的办好了一切,在我的桌子上还摆了厚厚的一垛打印出来的UO资料,甚至还有一包烟,不过只剩下了2杆了。“这小子,又用公司的纸打印自己的东西!”我一边想,一边按淄障上说的进入的UO,这里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阿站宣传的效果。


按照阿站给我申请的帐号,我进入了游戏,因为E文水品还可以,所以在开始游戏的时候我没遇到什么麻烦,我按照资料上推荐的选择了战士。


我在游戏中叫JACK,取这个名字不是因为泰坦尼克上有个多情种子叫这个名字,也不是因为痞子蔡的缘故,而是因为在大学E文课上,我的E文老师给我取的E文名字就叫JACK,我的E文老师年轻而漂亮,有点范宣宣的味道。


我降生在一个大城市,后来我知道那里叫BRITIAN城,是UO的首都,很繁华。是玩家聚集最多的地方。


一个骑着高头大马,全身都裹在厚厚的盔甲里面的骑士向我走了过来,张口就是哈哈哈大笑三声,我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了看自己简朴的装束,再看看眼前威风凛凛的骑士,沉默着。这个叫HAOREN的骑士见我没反应,又是哈哈哈三声,然后才说道:“哎呀!来了啊!我是阿站。”我冷冷地回答:“我知道了。”这个会面肯定让充满热情的阿站尴尬万分,不过六年的“同居”生活,他也充分了解我的性格,所以他也不再哈哈哈了,直接说道:“来!跟我走,去银行。”我也不说话,跟着他就来到了一个大房子前,不一会儿我的头顶上就出现了一个界面,里面的东西不断增加,然后听见阿站在隔壁大声嚷嚷:“在下面的小框里打钩!然后输入英文BANK,出现一个箱子,那是你的银行,把东西放进去,很保险的。”我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权作回答。那一次,阿站给了我很多东西,后来我才知道,阿站给我的东西都是玩家们梦寐以求的一些武器和装备,不过当时我是基本不懂的。给了我东西后阿站就说有点事情离开了,还叫我自己先熟悉熟悉游戏环境。我想他离开时肯定是深深地出了口气--倍感轻松!我也只好独自一人在B城里逛来逛去,傻傻地看着其他人聊天,这一逛就到了12.00,我也下网睡觉了。阿站肯定还在上面,没说的。


第二天……第三天……很快一周过去了,在阿站的帮助下我也基本熟悉了这个游戏,而且阿站还“好心地”把我的ID练到了一定的级别,当然前提是我帮他把工作完成了。这时我也被这个游戏吸引住了,的确有点意思,UO中的各个小人在城里走来走去,练功、聊天、做生意……想想对方也是由坐在电脑面前的真人操作着,感到非常的亲切。这时,我也知道了HAOREN只是阿站的副ID,他真正的ID是AZHAN,一个让所有玩家谈名色变的PK,也是那个站点中最大的PK组织黑死神(BD)的头头。想不到这个小子还跑到游戏中来过过领导的瘾,反正我是严词拒绝了他的入会邀请,甚至他向我许以高官厚禄也毫不动心,我的理由是我们网络信息室里没有领导。碰了钉子后他也懒管我了,他的工作也忙得很,当然是指UO游戏中。我也落得个清净,反正我也学会了怎么玩这个游戏了,而且正是兴趣正浓时。不过,阿站也够朋友,常常用副ID来找我,嘘寒问暖,给点钱或准备什么的,就算我什么也不去做,我的钱也多得够买几套城堡的了。而且,当我去墓地杀杀怪的时候,BD的成员对我也不理不问,在我被群魔围攻的时候还会适时地来帮帮忙,然后又快速离开。显然,阿站是给PK们打了招呼的,恩!象黑社会老大的作风。结果,除了死在恶魔和龙爪下外,我还没被PK干掉过,也没和玩家战斗过,如果不是遇见那件事情,我恐怕就会这样玩下去,直到某一天没了兴趣最终退出UO。


那是在我玩UO两个月后,这时,我已经是个GM的骑士了,3W也早练满了,多项战斗技能GM。加上阿站的照顾,我已经可以在各个地穴里来去自如,杀龙斩魔,不亦乐乎。有一天,我去龙洞杀龙,看见有两个蓝名骑士被一条龙追得上窜下跳,我给自己加上保护,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愤怒的龙把满腔地怒火全发泄向了我,我想如果我被人打搅了睡觉时间,我也会象它那么生气的。由于我穿着黑甲,龙对我的威胁不大,很快它就死了(不过,一会儿它又会复活的,又会重复地被人杀掉,真可怜啊!)。我虽然也伤得不轻,我还是先替那两个可怜的骑士把血补满--我的心肠一向很好(这是阿站对我的评价,不过是在我帮他干了工作后说的)。等我再想看看龙战上有什么战利品的时候,发觉龙身上空无一物,都让那两个家伙捡了。心中虽有点不快,但想想自己的东西多得银行都装不下了也就算了,正当我准备给自己补血的时候,两个蓝名中一个叫KISS的家伙说了一句:“瞧!他穿的是黑甲啊!”另外一个叫DESK的只是哼了一声就向我扑了过来,举剑就砍,KISS马上取出重弩向我射来,我大惊失色,因为这是我根本不曾料到的事情,加上我的对战经验太差(我害了你,这是阿站事后的叹息。)我仅仅反抗了几下就死了,面对着黑白的画面,看着KISS和DESK兴高采烈地拿走我的装备,我用冰冷的手指输入:“为什么?你们不是蓝名吗?为什么?”KISS恐怕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愣了一下,然后愉快地回答:“这就是UO,强者生存的地方,再说你的装备太诱人了,呵呵,我们不杀你其他人也会杀你的,再说我们只要上线时间够了,就会减杀人数的,所以我们一直是蓝名!……”。“别跟这个蠢猪多说了,我们快走,这里不安全!”DESK粗暴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KISS最后还乐哈哈地说了声:“BB,谢谢你的黑甲……哈哈……”看着他们离开,我直接拔掉了电源,面对黑漆漆的屏幕沉默不语,我的心在流血……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就平静地向阿站表示愿意加入BD,阿站惊讶得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活象盘子里的那条糖醋鱼。不过他也并没有问我原因,立即点头答应了,这就是阿站能成为我知心朋友的原因--他非常地了解我的性格。


我成了BD中唯一的一个蓝名,虽然只是暂时的蓝名,可是BD中的其他弟兄并没有轻视我,他们给我装备,帮我练功,和我对练以提高我的对战水平,这并不是因为阿站的原因,而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友情,所有的BD战士们都象亲兄弟一样,就如BD战士的口号一样:“ONE FOR ALL ,ALL FORonE。(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当然友情仅仅是对BD的红名兄弟们,对我们的敌人--蓝名,迎接他们的就只有刀箭和魔法。在那一段时间里,我的心一直是暖暖的,人也活跃了,话也多了起来,我现在才发觉,原来我的口才还蛮不错的,常常说些经典的话。阿站也常来看看我,和我练练功,对于我的变化他没有任何表示,这让我很失望,我以为他至少应该有些惊讶才对。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终于有一天,阿站告诉我说:“恭喜你,你可以出关了!”出关的意思就是可以参加BD的PK行动了。为了庆祝我的出关,BD决定来次大的行动,血洗B城。这不是妄想,当时我所在的站点设定的城市NPC警卫并不是无敌的,也不是一击必杀,杀死警卫有一定的难度,但不是绝对的不可能。不象现在的大多数站点,任何高手在警卫手下都不能挡住一击就挂了,虽然保障了蓝名的安全,却大大减低了UO的战斗可玩性和精彩性。


星期五晚上11.00正,代号屠夫行动的攻击开始了,所有的BD成员几乎同时出现在了B的各个战略地点--银行、复活点、魔法屋、铁匠屋。由于行动的隐蔽性,城里的蓝名虽然数量几倍与我们,但却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在我们和NPC警卫苦苦缠斗的时候。因为组织得力,我们很快就解决了B城所有的警卫,并控制住了B银行,玩UO的人都知道,银行就是生命线。现在的B城,在60分钟内将是BD的天下。所有的蓝名四散奔逃,场面极其的混乱和血腥。过了30分钟后B城才出现几个蓝名的PPK公会有组织的抵抗,战斗主要在B银行和复活点附近展开,我们BD以极小的代价,换来了绝对的胜利。在B城警卫系统恢复前5分钟,所有的BD成员均安全回到了PK城,留下尸横遍野的B城。回到PK城后,我们并没有庆祝,立即组织好了有效的防御体系,等着PPK公会联军的报复,我们的等待没有多久,很快,一批批的蓝名杀了过来,又是一场屠杀,PK城也是尸体遍布,不过大都是敌人的尸体,战斗持续到了星期六的凌晨4.00,BD大获全胜。我也正式脱离了蓝名的生活,杀红了。


在以后的几天里,UO中的论坛上全是关于这次屠杀的评论,痛哭流涕的、锤胸顿足、破口大骂的、故作沉思的,反正是形形色色的人都跳了出来。就连ADMIN也在主页上哀叹:“这是UO历史上,B城遭到的最大灾难。”并且做了两个重大决定,把那一天定为血腥日,把B城的皇宫设为警卫无敌区,以保障所有的新人。不过我猜想ADMIN一定偷偷地乐着呢!因为这件事情,站点的知名度倍增,人气迅速翻番。收获最大的要算我们BD和各个PPK公会了,我们BD在红名中的威望如日终天,其他的小的PK公会纷纷表示愿意服从我们的统一领导,共商PK大计(这些家伙百分之百的也想到B城去威风威风)。而PPK公会也打出了反PK联盟的大旗,招兵买马。我和阿站也忙坏了,吃饭的时候都在讨论BD今后的发展。我也正式接手了公会的主页制作,好让阿站有充足的时间去处理各个问题。我大刀阔斧地改变主页的模样,充实主页的内容,结果公会主页做得比UO站点的主页都要好,害得ADMIN到处打听BD的主页是那位高手做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么单独行动、要么和阿站配合,杀遍了整个UO大陆。我的战斗技巧如火纯青,就连阿站都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的杀人数迅速飚升为第二位,仅次于阿站。阿站现在百分之百的后悔让我接触了这个游戏,因为现在我们的生活完全颠倒过来了,他反而要常常帮我做工作,还要做饭洗碗,他也尝到了当佣人的滋味了。


我的PK宗旨是杀了就走,决不说一句话,不管被害者是如何的哀求和痛骂,我决不说一句话,我在UO中也被大家称为了沉默杀手JACK。但我也有个原则,那就是决不主动攻击新手,就算新手死在我的手里,我也决不会捡他的东西。不因为什么,仅仅是我的PK原则而已。


就这样,不到一个月我就成了UO中的知名人物了,PPK联盟悬赏10WUO币取我的人头,我也多次遭到PPK们的伏击,但每次都安全脱生,在身后留下一具具的尸体,我更是成了新手们谈论的传奇人物。


在不停的PK生活中,我也常常在野外发呆,怀恋以前作为一个蓝名在B城的日子。我也学着阿站,选择了一个副ID:LOVE BEAR(爱心熊)--一个普通的小木匠,在杀人杀烦的时候,就用副ID上去砍砍树,做点家具到B城的广场叫卖,有多的钱就支援一些给新人们,没什么用意,只是想给新手们一个宽松的生存环境,日子过得也是惬意无比。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她……


不知道是那一天,我正在B城广场叫卖家具,这时我LOVE BEAR的ID的木匠技能已经GM了,可以做很多高档家具,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没有多少战斗技能的普通木匠,对我的称呼也是:“HI,木匠,我买家具”。仅此而已。这时,来了两个人,从服饰和名字后面的标志看,两人是一个叫STAR&MOON公会的,但我没听说过这个公会,估计是新成立的。其中的一个非常大气地说:“喂!有家具吗?我们要装饰城堡哦!”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有。”

“那就跟我们走吧!”


跟着这两个人来到城外的一个城堡里面,我就开始工作了,玩UO的人都知道,装饰房子很麻烦,需要不停地调整家具,费时又费力,所以UO中的专业木匠并不多见。我花费了2个多小时才装好家具,电脑面前的我眼睛都胀痛了。这时,那两个人也停止了在旁边的练功,跑了过来。

“恩……不错嘛!挺好看的。”

“价格是5W。”我只想拿了钱走人。

“哎呀!提什么钱啊!我们是星月公会的,我们是PPK公会哦!干脆你加入我们公会,我们还可以保护你不受PK的危害呢!怎么样啊?”

就凭你们,我心里轻蔑地一笑,“不!我要我的5W。”

“哎呀!你怎么这样呢?我们公会不好吗?我告诉你……”

“不!我要我的5W。”


这时,另外一个人冲了过来,“没有!没有!现在我们没钱,等以后杀了PK有钱了再给你。”


我心里一阵厌恶,就是这些人败坏了蓝名的形象,他们还敢自封为PPK,真丢人。就在我们三个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骑士进入了城堡,是个女的!她的ID是QING,那两个人一见她,立刻下了马,恭敬地鞠了个躬:“会长好!”

“你们好,怎么回事?”她输入的字是特有的天蓝色,我仿佛听见她的声音也是柔柔的动听。


就在我浮想翩翩的时候,那两个十字军骑士已经汇报了发生的事情。“喔!那我们应该给他5W啊!这是他应得的报酬。” “但我们的钱全用于购买城堡了……”一个骑士窘迫地说道。“是这样啊!让我想想……”QING说。我默默地看着、听着、等着。“这样吧,我身上的真理甲抵给你,好吗?”QING一脸诚恳地对我说。“啊!会长!真理甲可不止10W啊!这样太便宜他了……” “那你说怎么办?”QING 有些生气地说。我突然觉得这个女孩蛮有意思的,不为什么,仅仅源于她的真诚。“算了,这套家具就算我送给你的,是送给你的,QING,不是给你们公会的。”我转身离开了。QING追了上来。

“啊!那怎么好意思啊!”

“没什么,QING ,BB!”


“谢谢你,LOVE BEAR,你是个好心人,BB。”QING 的话让我苦笑起来“你是个好心人,哈哈……有意思。”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在B城遇见QING,我们常常愉快地交谈半天,话题非常广泛,从她输入字体的颜色到她公会的发展,不过常常是她说我听。看得出来,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没有多久,我就知道了她的OICQ号!也知道她就在我工作的那个城市的一所大学里,正读大二呢!我们也常常一起相约去杀杀怪物,当然,我能保证我们的绝对安全,没有任何PK来骚扰,不过我的木匠ID可不如PK ID那么厉害了,常常被骷髅追得到处跑,最后还要QING来救我,真丢人啊!我们杀怪挣的钱也常常用来救济那些被PK杀掉的新手们,这是QING乐此不疲的事情,不过我在想,要是阿站知道了我救济这些人恐怕会笑掉大牙,因为他对我不杀新人的原则都不以未然。他象鲨鱼一样,从不管猎物是什么,决不放过,所以杀手榜上他永远处于第一的位置。


不知为什么,和QING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很高兴,常常为了逗她笑而说一些傻话,这可不符合沉默杀手JACK的本性啊!(事后阿站语)就这样,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每天的交谈成了我们在UO中的必修课了。


我在吃饭的时候把QING告诉了阿站,阿站大笑不止,还用筷子敲着我的头教育我:“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你是一只猪呢!”我没好气地反驳。反正我是更喜欢用LOVE BEAR的ID上去了,我还给自己定了个UO时间表,当QING在线的时候,我就是个普通的小木匠LOVE BEAR,她下线后,我就是沉默杀手JACK。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年末了,相对而言,这个时候是我和阿站最愉快的时候,因为工作少了,钱反而发得多了,当然高兴啊!


12月的一天,UO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BD的部分会员和BD的附属公会攻击了B城,由于PPK联盟准备充分,结果红名们大败而归,后来虽然在我和阿站的领导下在PK城狠狠地教训了尾随而来的PPK们,不过我们总体上是得不偿失的。因为这件事情,PPK联盟决定在B皇宫召开联盟大会,作为GM木匠我也收到了邀请(我可不是故意想当间谍的啊 !)。我在会上见到了QING,她当然是作为星月公会的会长参加的,她和所有的会长们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我这个小木匠也只有站在一大片工匠和新手中间了,不过,QING还是看见了我,她给我发了个QQ:“HI,我看见你了,熊熊!”

“我也是,你在台上所有人中最威风!”这可是我的真心话啊!

“^v*”,她迅速给我发了个笑脸回来。


呵呵……坐在电脑面前的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样子她受第一次亲密接触毒害不浅啊!


联盟大会开得沉闷而冗长,各个会长在台上侃侃而谈,不外乎就是所有蓝名要团结起来,出钱出力,共同打击PK,一点实质内容都没有。我们BD可是从来不开这样的会,我们开会从来都只是讨论战术安排和分配任务。幸好只是个游戏,要是在现实中,我估计台上的家伙们恐怕会咬破中指拇,洋洋洒洒地写封血书表决心了(当然不包括QING,因为她在台上什么也没说。)

“下面,欢迎星月公会的会长QING发言。”一个叫EQ的仿佛是主持人的家伙说到。啪!啪!啪!在几个家伙的头上甚至出现了鼓掌的声音,我简直快要笑昏了,这些家伙怎么和社会上的那些官僚一个样啊!唉!怪不得这么多的PPK公会都不能把我们BD怎么样。

“我认为我们今天的目的就是选举一个领袖,所有公会都团结在他的旗下,只要选举了领导,我们星月公会将坚决服从他的安排。”QING的话短小而精干,我的心中也是一震,我们BD就是担心这样的结果。不过,我也知道,选举个领导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可不象我们BD,由杀人数来决定会长。


果然,台上叽里呱啦讨论了半天也没结果,最后由EQ宣布休会,选举的事情推后举行。

“他们太顾及自己的利益了,唉……”QING在OICQ中叹息。

“没什么,面包会有的,领导会有的,蓝名们会团结起来的。”我言不由衷的说。

“算了,以后说吧。BB,我要睡了……*-*。”


倒!!黑眼圈都出来了啊。

“BB,早点睡好,有助于保护容颜。”既然你要学轻舞飞扬,我也只好学学痞子蔡了。


不久,我们BD就得到消息,由于QING的再三要求,PPK联盟将在一个城堡里举行比武大赛,胜者将是联盟的盟主。消息可靠而且时间、地点非常详细,因为在联盟的高层中,有我们BD的人。阿站决定破坏这次选举,一想到我就要和QING在战场上见面,我的心就一阵阵地紧缩。


阿站知道这一切,所以他安排我留守PK城,不过我拒绝了,我要求出战,阿站沉默了一会儿,同意了。


我们的人埋伏在城堡四周的树林里,在比武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们行动了。场面一片混乱,有的人想从城堡里冲出来,有的人则想躲进城堡去。BD兄弟们按计划行动,各自追杀着选定的目标。大家都有默契,把QING留给了我,我冲了上去,一咬牙,一个闪电劈向QING,不出我所料,愤怒的QING向我追了过来,我不停的躲闪,不停地跑,但是始终保证我在QING的视野里。QING一箭一箭地射向我,我没有还手,只是不停地跑,不停地给自己加血。我感到我们已经跑出很远了,我停了下来,调转马头,向着QING。很多蓝名看见我的名字都会马上跑得远远的,可是QING却没有,虽然她的箭已经没有了。不过她还是取出盾牌和剑,冲了过来。她的攻击对我伤害不大,我空着手,看着她一剑一剑地砍向我。她的这个不屈样子让我感动不已。

“你比那天你在台上还要威风啊!QING。”


QING终于停了下来,惊讶得话都说不连贯了:“啊!你是……啊!是你啊!……不会,你不会是的……哦!我明白了。”


我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QING在那里一个人自言自语。

“为什么?LOVE BEAR,为什么?”QING终于平静地问了第一个问题。

“原因既简单,又很复杂,你想听我慢慢说吗?QING”


QING默认了,我于是把我从玩UO以来的各种事情和变化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以前LOVE BEAR还是经常和QING聊天,两个蓝名好朋友的聊天。这一次却是JACK和QING聊天,一个BD的杀手,一个PPK联盟的公会会长。QING就象我以前倾听她说话一样,默默地听着我的故事,直到我讲完了很久很久也不说话。我们俩就这样默默地站着。最后,她终于开口说道:“我明白了,LOVE BEAR,不!应该称你JACK,不过现在我头脑很乱,给我点时间,让我理一理思绪,好吗?”我点了点头,不一会,她就退出UO了。不过在她下线以前,她给我发了个OICQ:“不管JACK是什么样的人,LOVE BEAR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心中一热。


回到PK城里,兄弟们均有斩获,唯独我一人空手而归,不过大家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热情地和我打招呼。阿站甚至拉我去看看他的战利品--他终于集齐了所有了PPK公会的会长的脑袋,QING的除外,这是我警告过他的。他也只好自我安慰地说QING的星月公会太小了,不足挂齿。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却再也没看见QING的身影了,我烦躁不安,几次冲到B城的附近,结果引起了B城里一场不小的骚动,PPK联盟的那些领导们更是对我恨之入骨,几次冲出城来想干掉我,却反而被阿站率领的BD弟兄们收拾掉了。结果,PPK们就果断地认为这是一个阴谋,而我是阴谋的策划者,更是恨不得拔我的皮,吃我的肉。


终于QING出现了,她给我发了个QQ:“JACK,我想见你,我在B城外的棉花田等你。用你JACK的ID,一个人来哦!”


我欣喜若狂,立即回Q:“OK!我马上就来,就我一个人。”高兴冲昏了我的头脑,没有看出QING的话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我悄悄地离开PK城,连阿站也不通知,我可不想他们跟来,这是我和QING的单独约会。


我来到了B城外的棉花田,QING果然在那里等着,我完全丧失了警惕性,连周围的情况都没有先侦察一下就跑了过去,就在我快到QING的面前的时候,QING却转身跑了,“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跑,怕我吗?”正在我纳闷的时候。两个闪电魔法结结实实地打在我身上,立刻又有几个闪电劈了过来,我的血立即只省下了二分之一。PPK们从树丛后面冲了出来,第一次被DESK和KISS杀死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愤怒地迎了上去,其实凭我的技巧,我还是可以安全的撤离的,不过,这次我没有选择安全,我选择了死亡。我发疯地扑了上去,不顾一切,弓箭不停地射向我,闪电不停地打在我的盔甲上,在我倒下之前,我狠狠地把一个人的脖子拧断。


我倒下了,在黑白中,我看见PPK们弹冠相庆,QING也在他们之中……


我再次直接拔掉了电源,面对黑黑的屏幕,我沉默不语,上一次,我选择了报复,这一次,我选择了退出UO……


阿站对我的决定惊讶万分,他也习惯了我突然作出的不可思仪的决定,所以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数个问号。


我从计算机里删出了UO,连5位数号码的OICQ也不要了,重新申请了个新号码,我想忘掉UO中的一切。


一周过去了,没有UO的日子过得干巴巴的,又恢复到了以前我做饭洗碗的佣人日子。直到有一天,阿站神秘而又坚决地把我拉到他的电脑面前,让我看看我宣布离开后论坛上的反应。在UO中,我的确是个知名人物,我的离开竟然也引起了空前的争论,有的话题居然都涉及到了人的本性问题,还有人煞有其事地说我这个人自尊心太重,迟早会死于自杀……当然,阿站是不会让我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东的。突然,我从杂乱的论坛上感到了一丝天空的亮丽,是QING,她最喜欢天蓝色了。看着QING的帖子,我明白了一切。


原来QING的学校组织他们出去参观实习,提前了3天出发,事情突然,她来不及上网通知我,只好委托一个朋友用她的帐号和QQ来告诉我(LOVE BEAR),但她太单纯了,因为她把帐号和QQ密码交给的人就是PPK联盟的人,那个人从我和QING在QQ中的对话发觉了我的身份(JACK),于是设计引我上钩。恐怕那个人仅仅觉得这个游戏这样玩很有意思,却没料到我受到的伤害是那么的大,反应是如此的强烈--选择了退出这个游戏。在QING回来后,她的朋友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她,然而一切已经晚了……


QING的帖子的题目是:“对不起,我的朋友。”


QING选择的道歉方式是自杀了ID……


看到这里,阿站把界面一转,来到了UO中,我看见在PK城里一个女孩在练功,她的ID是QING&JACK。


“她说你是个好人,她要继承你的事业,清除UO中的败类……”阿站的话在耳边回荡,“去你的机器看看,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果然,阿站准备好了一切,不过这次厚厚的资料没了,烟盒子里的烟却留下了4根,我再次进入了UO,我的ID是JACK&QING……


后记


《双面人》描写的是一个英国的普通而传奇的人,说他普通,因为他只是伦敦城里木呐的年轻钢琴师;说他传奇,因为他是英王重金悬赏的劫匪。白天,他在城里默默无闻地教贵族小姐们弹琴,赚几个小钱勉强度日;夜晚,他在城市和贵族庄园之间的道路上设伏,抢劫过往的贵族们。而得到的大部分财宝,他都无私地分给了极端贫困的人们,因为他的机智和勇敢,他躲过了无数次的追捕。他是贫民们的守护者,是贵族们的天敌。但当他一天爱上一个年轻的贵族小姐的时候,他的厄运就来了,在一次抢劫贵族马车的时候,恰好哪个贵族小姐也在马车上,他的眼神暴露了他的身份。贵族们利用他的心上人为饵,引他上钩,最后的结局就是这个有着双重身份的人被绞死在了伦敦菜市里,而在他被绞死之前,他也终于看到了他的心上人对他的爱--她发誓将继承他未完的事业,作一个双面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