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三章 轩辕台之死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乌勒贝克耐心地等待着和龙行健单独见面的机会,他有一个瑞安总统的口信带给他,这个口信不立文字,也不能跟龙行健的夫人们说。尽管他上门表示了兰斯联邦对龙行健元帅的尊敬,带去了以联邦总统名义给龙行健元帅及家人的礼物,但不能说出那个口信。

乌勒贝克先生对读者不应该陌生。他作为兰斯联邦南方第一大城市卡尔卡通市议会的议长,在龙行健指挥的卡尔卡通战役中被俘,后与占领军合作,出任了卡尔卡通市的临时负责人。充当了兰斯人嘴里的“卖国贼”。按说像乌勒贝克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走上政坛的,世界上的事情真的说不准。兰斯联邦败了,彻底地败了,《乌姆塔》协定第一条清楚地写着兰斯联邦战败投降的文字。所以,战后的兰斯联邦首先就是清算战争罪行,那些策划1008年侵略战争的政客和高级将领得到了惩处,那些鼓吹和平的人理所应当走上了政坛。乌勒贝克原来是自由民主党成员,在战后的第一次大选中,温和偏左的自由民主党再次成为执政党,乌勒贝克被当选为参议员。第二届选举,被自由民主党候选人瑞安确定为竞选伙伴。随着瑞安的竞选胜利,乌勒贝克成为了联邦副总统。轩辕台去世,瑞安总统紧急召开国务会议,决定派乌勒贝克代表兰斯联邦赴神华帝国吊唁。同时,实地考察神华帝国在皇帝去世后的权力架构,以便判断其政策走向。被解除了武装的兰斯联邦需要和平,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和平。瑞安总统认为,有着漫长征战历史的两国真正的和解是漫长的,不能天真地相信一纸协定就换来真正的和平!轩辕台在世,他手里签署的《乌姆塔》协定当然可以保证协定的执行,但皇权极重的神华帝国下一任皇帝呢?会遵守协定吗?瑞安总统手中没有王牌,联邦不是十年前的联邦了,现在的状况酷似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对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巨汉。孩子手里捏着一个巨汉给他的保证,拜托,你可不能打我哦。

政治,国家间的利益,来不得半点温情。谁是兰斯联邦的救星?瑞安总统及兰斯高层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人,被称为帝国军神的龙行健元帅。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击败了兰斯的龙行健却成了兰斯联邦和平的保证。

“联邦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和平。我们最终要武装起来,没有武装的和平不适合地大物博的兰斯。但现在我们无法武装,《乌姆塔》协定像套在我们头上的枷锁。神华人全方位地监视着我们,他们所有公开的,半公开的和不公开的机构都在监视着联邦。我们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只能祈求神华人赐予。慷慨赐予时间的人,只能是龙行健元帅。所以,你一定要见到他,单独见到他。带去我的口信。对他说,这是以兰斯联邦名义对他做出的神圣约定。”

肩负重任的乌勒贝克先生寻找着单独与龙行健见面的机会。一直到新皇登基仪式前,他没有任何机会。龙行健住在太阳堡里,他目前只有一次机会进入这个传说中大陆第一建筑群里面,那就是吊唁老皇帝。吊唁是在神华外交部官员的陪同下进行的,履行着严格的刻板的程序。整个过程没有见到龙行健,倒是在吊唁后轩辕磐接见了他。对于这个磐公子,兰斯情报部门有厚厚的卷宗。但亲见之下,乌勒贝克还是产生“望之不似人君”的感觉。尤其是口气之间的傲慢和敌意,更增加了乌勒贝克的担忧。据兰斯情报局的报告,神华帝国内部对于龙行健总督对于兰斯的“怀柔”政策的反对声音很高,之所以没有形成气候,一是因为皇帝对龙行健的支持,二是因为龙行健的巨大威望。战胜敌国的卓越军事统帅总难以和卖国贼挂上钩,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像龙行健在兰斯的做法!情报证明,龙行键和即将成为皇帝的轩辕磐之间存在着矛盾,不可调和的矛盾。联邦希望出现对联邦有利的变化------这是极端秘密而危险的口信,瑞安相信龙行键的人格,这种话只可以单独的,秘密的跟他讲------

终于,乌勒贝克在轩辕磐登基大典上找到了企盼已久的机会,他和其他国家受邀参加登基大典的贵宾被带到一间休息室。他在休息室的壁画前欣赏着,神华人的画技风格与兰斯截然不同,兰斯以描摹人物为主,绘画多以反映兰斯神华人物和历史人物为主,神华人似乎更钟爱山水,淡雅自然。别有一种神韵。休息室的门开着,透过墙上一面镜子,乌勒贝克蓦然发现另一间休息室坐着一个军人,此人身穿笔挺的军礼服,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手肘弯曲着支着下巴,像一尊雕塑。乌勒贝克眼睛一亮,此人正是他苦苦寻找的龙行健元帅。

乌勒贝克当然不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大步出门,侍卫官正要阻止,乌勒贝克已经用纯熟的神华官话叫道,“龙元帅?龙行健元帅!”龙行健抬头见是乌勒贝克,脸上绽起笑容,“乌勒贝克先生,欢迎你。我们又见面了。”侍卫官见龙帅伸手欢迎这个兰斯贵宾,无奈地退到了一旁。

“元帅先生,很上去您气色很不好。请允许我表示对您个人的慰问。皇帝陛下的不幸离世是您和帝国的不幸,也是大陆的不幸。”

龙行键凝视着乌勒贝克的蓝眼睛,心里想,真是见鬼!你们会悲伤皇帝的去世?政治家的最高境界就是为了国家的利益面不改色地撒谎!当然,也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谢谢。今天是个欢快的日子,我们的新皇登基------应当祝贺而不是表达悲伤。不是吗?”

“是的。元帅先生。但联邦更关心您,瑞安总统托我带话给您,”乌勒贝克必须抓紧时间,“我曾到您府上拜访,但没见到您。瑞安总统及联邦政府希望元帅阁下在帝国负起更大的责任,我们认为,元帅阁下在帝国享有崇高威望,我们希望这种威望转化为更实际的东西------这种转化有利于贵我双方根本的利益。兰斯联邦愿意为元帅阁下做有利于转化的所有事情。”

龙行键神色冷峻地打断了乌勒贝克的话,“请转告瑞安总统,就说我警告他,不要干涉帝国的内政。我所做的,是为神华帝国的长远利益。我们和你们之间曾打过很多年,血流成河------兰斯国应当切实遵守已经签订的协定,这是和平的保证,也是和平的前提。顺便提醒一下,我是帝国军人,军人有自己的和平观,当和平受到战争的威胁,我不惜用战争重铸和平------”侍卫官进来,“帝国元帅阁下,典礼马上就开始了,请您到太阳殿。”

龙行键站起身,“一块去吧,乌勒贝克先生,让我们共同见证一段历史。”

乌勒贝克内心失望,脸上当然不会有任何的表示。

太阳殿是太阳堡的主建筑,深红的墙体配以黄色的琉璃瓦,高大庄严。这里是皇室举行重大活动的所在,平时殿门紧锁,一般不使用。新皇登基当然在这里举行。

庆典一项项进行。乌勒贝克注意到文华殿的重臣们按照文武分成了两排,左面是文官阶层,右面是武将集团。神华帝国以右为尊,这个站位表明了军人的位置在文官阶层之上。帝国的元帅们身着漂亮的军礼服,佩戴着勋章绶带。龙行键的位置排在了军队系统第一个,大概因为他在帝国元帅中排名第一。站在观礼席上的乌勒贝克的眼睛一直注意着军人集团,发现帝国的十二名元帅中只到场了十一名,缺席的是谁却不知道。乌勒贝克是文官,他对帝国的元帅们不熟悉。

轩辕磐终于出现了,他穿了一身没有军衔的军服,仍然坐着轮椅。主持仪式的是文质彬彬的卢秀首相,讲究礼节的神华帝国在皇帝就职仪式上将自己的文化传统表露无遗。冗长的典礼进行了二个小时,乌勒贝克最为关注的轩辕磐的讲话里,没有得到他所要的关于神华帝国外交政策的表述,这不符合常规。直到卢秀代表文官系统,龙行键代表军队系统宣誓向皇帝效忠,仪式终于结束了。然后是盛大的宴会,乌勒贝克注意到龙行键和皇帝同桌,两人的位子紧挨着,另一边是卢秀首相,在宴会的过程中,皇帝和龙行键不时交谈着什么,气氛亲密,让人察觉不出有任何的异常。

新皇登基,标志着国丧的结束。当晚,皇帝带重臣及皇室成员到帝国剧院观剧。这并不是娱乐,而是用另一种方式缅怀先人的伟烈丰功。各国使团也受到了邀请,歌颂轩辕大帝的《轩辕破阵乐》对于乌勒贝克来说过于艰深了一些,乌勒贝克对神华历史的研究很一般。兰斯副总统关心的不是歌剧,而是神华帝国的对外政策。他在贵宾席上寻找着龙行键的身影,没有发现。一直到他离开帝国,再没有看见龙行键出现在公众场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