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2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五 小野的迷魂阵果然厉害,因为做得太像,连肖鹏也信以为真,北部山区全部动员起来,进行反扫荡的准备工作。刚刚拥有了安定的生活,拥有了自己政府的民众,对这次反扫荡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报名参军的,挖地洞的,做军粮的,做炸药的,推小车的,不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小野的迷魂阵果然厉害,因为做得太像,连肖鹏也信以为真,北部山区全部动员起来,进行反扫荡的准备工作。刚刚拥有了安定的生活,拥有了自己政府的民众,对这次反扫荡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报名参军的,挖地洞的,做军粮的,做炸药的,推小车的,不用动员,好多人扔下了地里的活来主动参与,这种热情是从来没有的。特委对这次反扫荡也极为重视,为支队送来了两箱迫击炮的炮弹,这可是比金子还贵重的粮食。郭刚又一次来到了西河,亲自主持了由主要领导参加的,反扫荡会议。在会上,郭刚做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在报告中,郭刚就国内外的情况做了说明,所有的数据都说明,法西斯帝国是秋后的蚂蚱,没有几天蹦跶了。他的讲话赢得了到会者阵阵掌声,激发了与会者的满腔热情。

也许到会者中只有一个人是列外,他就是肖鹏。肖鹏并不是认为郭刚讲得是错的,只是感觉到这种鼓动不合时宜。当民众的情绪被煽动起来之后,有时候是无法控制的。不错,国际局势的确向着有利于反法西斯的方向转化,但是西河的形势是严峻的,好多人并没有意思到这一点。在他们看来,西河的扫荡刚刚结束,小鬼子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八路军不是越大越小,而是越打越大,鬼子也就是这两下子。他愿意来就来好了,反正西河有共产党做主。他们并不清楚,酒井的能力和小野是没办法相比的。同样的部队在不同的人领导下,其结果是完全不同的。至少肖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的看清小野的意图。他不止一次在想:小野的这次扫荡,目标是运河支队还是所有的抗日人员,如果目标只是运河支队,小野达不到目的,因为支队打不过可以跑啊!可是他的目标对准所有的抗日人员,那就是一个沉重的包袱,支队要想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即使尽了全力,也未必能做到。所以他的心能不沉甸甸的?他不能被这慷慨激扬所陶醉,到了战场上,拼的还是实力。看郭刚讲话的意思,是放手发动群众,和鬼子进行一场生死肉搏,保护新生的抗日政权。出发点是好的,就是太不切合实际。

开完了大会,接着就是小会,在会上,首先发言的是彭述怀。他用一组数字来证明,他的工作有多么出色。发展了多少党员,任用了多少干部,组建了多少基层支部,民兵队伍扩大了多少人,根据他的讲话,北部山区已经变成了铜墙铁壁,变成了红色海洋,鬼子走进这海洋里,一定是有去无回,因为每一个老百姓都会拿起刀枪和鬼子干。他的话让肖鹏想到了这样一幅情景:拿着大刀长矛的义和团,以大无畏的精神冲向洋鬼子的阵地,在大炮和洋枪的轰鸣声中,一排排的倒下,他们像是稻草般的被割倒。其悲壮的确让人感动,其愚昧的确让人伤痛。面对用现代化武器武装起来的日本鬼子,只靠勇敢去拼杀,无异于一场自杀。没有强大军队作保障,老百姓的勇敢怎么能计算在战斗力当中。肖鹏听得脸色都变了,几次想站起来反驳他,都忍下了,他要看看郭刚怎么说。

“彭部长说的好啊!我们不能只看到敌人的强大,更要看到自己的力量,看到民众的力量。毛主席早就说过,民众起来了,就会变成汪洋大海。你们的工作很有成绩,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就把抗日组织建立起来,而且是在鬼子的模范区,这在全国也是先列。好得很。”说这番话时,郭刚脸上都是笑容。过去的西河他太了解了,那里是鬼子的一统天下。就是运河支队在林强领导下,最昌盛的时期,也只有一小块根据地,主要的打击对象是伪军。现在则敢公开和鬼子叫板,这是天翻地覆啊!“这说明,西河的党委是有力度的,是开阔型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我相信有这样的坚强领导,一定可以打败鬼子的进攻。”说到这,他把目光转向了肖鹏。“肖队长,说说你的打算,战场上的事你是专家。”

“郭书记,有个问题我想问问,是不是可以?”

“有话就说,你知道我是从来不搞一言堂的,”郭刚笑着对肖鹏说,虽然彭述怀没少告肖鹏的状,肖鹏也曾违背他的意愿去做过事,他还是觉得肖鹏是可以信赖的。这个同志有点傲气,但是有能力,对党忠诚,这就足够了,只要是个人,谁能没有缺点?

“我们是不是真的要守住根据地?”

郭刚想想,这的确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要是从感情上来说,他是不想放弃的。从政治影响上来说,他更不想放弃。只是能否守住,他也没有把握,毕竟,他对鬼子的实力还是比较了解的。“首先是立足于守,实在守不住再言放弃。”

“那就是说,我们要和鬼子进行阵地战?一旦阵地守不住,人员撤离就不赶趟了,我们是不是预先做这个准备?”肖鹏又说,态度已经表明,对守住阵地信心不大。

郭刚还没等说话,彭述怀就忍不住了。“肖队长,从一开始你就对和鬼子决战没有信心,眼睛老是盯着鬼子的强大,看不到人民的力量,这是典型的右倾。鬼子还没来,我们就撤离干部,这不是自乱阵脚?干部走了,根据地的工作谁来做?敌人一枪没放,我们就主动放弃,老百姓会怎么看我们?以后我们说话还有什么力度?”

“这样做,的确会给我们的工作造成很大的损失,可是也只能如此,壮士断腕是一种牺牲,但是为了保住生命,也不得不牺牲。”肖鹏说。

“我们刚刚建立的政权,在敌人进攻还没有开始就自动消失,这是典型的逃跑主义。”彭述怀愤愤的说,脸色都变了,西河的抗日政权是他一手建立的,就像自己生养的孩子,他对这个政权凝注了全部感情,孩子刚刚会走,就要把它掐死,他如何受的了?

“当初我就不同意建立公开的政权,因为我们的军事实力,还不足以保护它们。最明智的做法是秘密政权,只有极少数人公开露面,一旦情况有变,我们也有能力把他们转移。现在大敌当前,我们不把他们转移走,当鬼子来了,我们哪有那么多的兵力去保护他们?”肖鹏针锋相对的说,提到这件事他更是一肚子气,西河那么多的领导干部,尽然没有一个人支持他的看法,看不到这么做的危险性。事情到了这会,他们还在幻想鬼子没有能力摧毁抗日政权,还在认为运河支队有能力保护他们,典型的幼稚。

“你的意思是说,特委的决定错了,大家的决定错了,这里所有人的认识都错了,只有你一个人是正确的?”彭述怀语气讥讽的打断他的话,把肖鹏引向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因为他明白,在坐的所有人对这件事都是投了赞成票的。“你肖队长是打了几个胜仗,就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就狂妄的不得了?连特委也不放在眼里?”

谭洁一直在默默的听着他们的争论,她的心情是复杂的。事情到了这会,她有些清醒了,因为她对小野的能力,鬼子的实力,还是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的。肖鹏看到的问题,她开始的确没有看到,当肖鹏把它揭示出来,她立刻明白了,肖鹏说的是对的。一旦鬼子进行扫荡,运河支队全力对敌还难敌鬼子,再要是分出一大部分兵力去保护干部,那支队的战斗力会受到极大的削弱,就更难和鬼子抗衡。肖鹏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提出把干部提前转移的。她也认为这么做在目前来说是明智的。所以当彭述怀说出这样伤人的话,肖鹏气得脸色都变了,她知道该自己表明态度了,不能让肖鹏再说话,更不能让肖鹏再受到伤害。“彭部长,我看肖队长的话有道理,为了长远的胜利,有时候需要暂时的牺牲。”

“述怀啊,不要乱扣帽子,让人家说话,哪怕是错的,也要让人家说完。”郭刚虽然不满肖鹏对西河前面工作的否定,但也觉得彭述怀操之过急了,所以插话说,似乎为了显示他的大度,又对肖鹏说:“往下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么?何况这是研究工作,大胆说。”

“鬼子的兵力、战力远远胜于我们,更主要的是,现在西河的指挥官是小野。他非常狡猾,深通战略战术,他会选择一个我们都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发动进攻,根本不会给我们准备时间。因为他的出现,皇协军的战斗力也会提高很大一块,那些伪军军官非常警服他。形势十分严峻,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的认识到这一点,早早的采取措施,事到临头就会措手不及。因此我还是坚持刚才的观点,把已经暴露的干部及早转移或者疏散。”肖鹏接着说。

“鬼子和皇协军的战斗力我们见识了,在靠山前线,我们的一个中队,不是挡住了他们这些天的进攻,没什么了不起的。夸大敌人的力量,只会让我们草木皆兵。”彭述怀不屑一顾的说,眼里的轻蔑之色是显而易见的。他亲自到过前线。也参加过战斗。杨万才的部队,的确把赵三的皇协军揍得够呛,如果不是肖鹏严厉命令不准出击,杨万才的收获会更大。因此皇协军在他的眼里,比豆腐兵好不到哪里去,对肖鹏的话自然是不以为然。“我们还有几千个民兵,我们的干部拿起枪都能上战场。这些有利因素在肖队长的眼里,怎么都看不见?都变成了不利因素?别忘了,我们还有牢固的工事,敌人是暴露在外面的,十几万老百姓都是我们的后援。这是一股多么大的力量。”

“老百姓也能打仗?也能算作战斗力?”肖鹏实在听不下去了,粗暴的截断他的话。“不要夸大老百姓的力量,这是战争,是实打实的较量,决定战争胜负的是实力,是真正的战力,不是宣传。我们可以说人民战争是汪洋大海,但是那是在广义上说的力量,不是具体指的某场战斗。”

“你就是这么看待人民的力量?肖队长,你的思想很成问题。打仗光是军队在作战?没有后方能打赢?一个看不到人民力量的人,很难成为真正的革命者。难怪你对建立抗日政府投反对票。”彭述怀几乎是大义凛然的说,肖鹏似乎成了必须得到改造的人。

“你是在作诗,还是在上革命理论课?”肖鹏差点被他的话说笑了。“这是战争,不是课堂。就是马克思来了,也不能用拳头和枪炮对抗。几千个民兵,好大的口气,好像人多就能打赢战争。可惜你忘了,这不是冷兵器时期。如果人多就能赢,整个欧洲比德国人多得太多,结果如何?你知道咱们这些民兵使用的什么武器?原始的刀矛,火枪。很多人连快抢都没碰过,给他机枪都不会用?这也叫军队?你再问问咱们的干部,有几个不是刚从地里走出来的?他们又有几个会放枪的?你再看看我们正在训练的新兵,好多人走路都不会,这些人有什么战斗力。把他们送到战场,无非是当小鬼子的活靶子。你开口人民,闭口人民,唱高调能吓跑鬼子?”肖鹏实在气坏了,连珠炮似的进行发问,口气极不客气,将彭述怀批驳的脸上一会青、一会紫,简直成了大萝卜。

彭述怀气急败坏的正要还击,被郭刚阻止住了。“争论问题不要带有人身攻击。你们俩说的差不多了,给别人点机会。大家都说说。”

到会者开始发言,结果又是一个没想到,发言者中,居然赞同彭述怀的观点多,虽然谭洁站在了肖鹏一边。最后郭刚做了结论:干部暂不疏散。

肖鹏郁闷极了,一口接一口的抽烟,他算是服了,因为这就是民主,少数服从多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