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三节 接触战

xy99991 收藏 32 2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广德、泗安方面,川军刘湘所部第23集团军同日军发生激烈战斗。27日黎明,日军出动飞机10架对第146师阵地狂轰滥炸。刘兆藜师长命令部队佯装后退, 将敌人坦克装甲车队诱至三里长的坡状狭隘地区,用炮火先击毁日军车队尾部车辆,断其退路,再集中所有炮火轰击日军整个车队。刹那,山炮、迫击炮、轻重机 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广德、泗安方面,川军刘湘所部第23集团军同日军发生激烈战斗。

27日黎明,日军出动飞机10架对第146师阵地狂轰滥炸。刘兆藜师长命令部队佯装后退, 将敌人坦克装甲车队诱至三里长的坡状狭隘地区,用炮火先击毁日军车队尾部车辆,断其退路,再集中所有炮火轰击日军整个车队。

刹那,山炮、迫击炮、轻重机 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射向敌军,弹如雨下,杀声震天,烟尘蔽日,血肉横飞。日军先锋2000余人见后有失,立即停止进攻,回师援救。

预伏在两侧第875 团团长潘寅久,率全团由左飞驰抄袭;第876团杨国安率部从右横冲过来。敌军突遭两面夹击,进退维谷,拼死抵抗。鏖战数时,始在日机掩护下狼狈溃退。

日军机械化部队遭伏后,则向一个陡峭的小凹道突围。行至二三里,经一陡坡,车队在堆满谷草的路上行驶。我军埋伏在两侧的迫击炮、机关枪向谷草开火,谷草预先喷 有汽油,被弹引燃,全坡俱燃,火势熊熊,日军装甲车被烧毁数辆,其余坦克、炮车不顾一切穿火海而逃。

28日晨,川军各部分进合击,包围泗安,与敌恶战,双方死伤惨重。被困泗安的日军,拼命冲出,与来援的第18师团会合,边战边撤,于午后4时逃出我军包围,泗安收复。

29日10时许,日军挟优势兵力向泗安反扑,以一旅团以上兵力,在炮、空火力轰击后,坦克前突,步兵跟进。守卫泗安的川军第145师本已是衰疲之 师,在敌人的猛攻下,死伤惨重,虽竭力扼守,终因寡不敌众,且战且退,泗安在下午2时被敌攻占。饶国华师长率部退到界碑一线死守。后因战事不利,饶师长自杀殉国。


杨浦所在的暂编105团三营七连奉团部命令,接替八连已在宣城城西丘陵地带潜伏了二天了。七连的任务是一旦宣城受到攻击,七连负责迟滞日军,掩护宣城跑出的百姓撤退到宁国。

杨浦昨天随刘涛连长进了趟宣城,想说服宣城刚由保安团改编的暂编103团团长孔学文,让他组织宣城百姓向西撤退。孔学文意气奋发地说:

“妈的,老子等老了天了,现在小日本总算是来了。那些狗屁的中央军不行,还得看爷爷们的。老子要让小日本来得去不得。兄弟你如不信,就在我身边看着。”

他是说从广德一路溃退而来的国军第二十三军。昨天第二十三军穿过宣城,直接向芜湖退却了。

刘涛可没兴趣在一边看着,只好回城外丘陵中。

天气真好,太阳亮灿灿的。山南亮晃晃一片。暖和。没有一丝风,远处宣城中已冒起了炊烟,很淡。小山西面想来炊事班也开火做起了饭。杨浦查了一遍哨,又回到小山的山顶。看看山上稀稀的灌木林。以及山下细细的石沙路。小山上林木太稀,又落了叶,是藏匿不住人的,七连八班藏在山后的山凹里。连主力在后面的一个山头的主阵地上,那里的伏击位置要比这好。但那里的视野不如这里。这里是个前进观察点。

无聊啊。身上还暖洋洋的。居然有点犯困了。杨浦转了一小圈,还跳了两下,试图驱散这不浓不淡的睡意。突然,杨浦像是被什么打了一下似的,楞住了。

后面的动静证实了杨浦的感觉,是枪声。先是一声,紧接着是一片枪声,接着是一片枪声,然后是爆炸声。枪声一阵紧一阵松。

“八班进入战位。”

也不用杨浦喊,八班所有人,都进入了自已的散兵坑。这个小山头不能挖战壕,光秃秃的小山上,一线的战壕远远就能瞧见。这在暂编105团是绝对不允许的。就是散兵坑也挖得很仔细。尽量不破坏周围的环境。这样从远处,不仔细观察,是不会注意到的。

远处,宣城城西门忽然涌出一堆小蚂蚁。一出城门就散开成一地的小蚂蚁。小蚂蚁慢慢地变大。变成一个个惊慌失措的人。

人流还未接近小山丘,枪声就进了城,不一会就在城西墙上响起。城西四下里乱跑的人群则更乱了。人流群中偶尔也听到枪声,是还击的枪声,但是那么稀少。

一会看到一中队穿土黄色军服的人冲出西城,随着人流而来。枪声时不时地响起。每一声枪响,就有一个身影倒地。

“班长,”

“班长,”

一片喊声从四周喊起。杨浦注意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杨浦握着中正式步枪的双手已湿了,脖子里很痒,像是有小虫子在爬。他们的任务是在这一小片山地担任警戒,而不是出击。

杨浦看了一圈自己的部下,又看了一眼已从山下跑过的宣城百姓,差不多是吼了出来。

“二狗,”

“到。”

“你立刻回连里报告这里的情况,其它的人,分成三个小组,每个小组之间的距离不准超过五十米,出击。”

杨浦跑动的速度并不快,腰略弯。身边是大虎和陈和。迎面不断有人过来,满脸是惊慌和恐惧,嘴大张,发着刺耳的尖叫声,和呼呼的喘气声。时不时有人跌倒又爬起,有的人跌倒后就爬不起来了。耳边是尖利的子弹呼啸声。

在冲出有五、六百米后,杨浦看前面左侧有一小土堆,杨浦手一指,杨浦组弯腰向左侧斜插过去。到小土堆上一看二十几个日本兵或哇哇怪叫着,或猖狂大笑着狩猎一样猎杀着四下乱窜的中国百姓。有两个日军士兵赶上逃跑的人,直接用刺刀捅死。

杨浦大吼一声,射出一枪,没中。再在准星那找找土黄色嘴脸。看那准星里的人两手一扬往后倒去。大虎呢?大虎的机枪呢?杨浦顾不得大虎,枪口移动,准星上又照着一个土黄色。扣扳机,好像没打中。那土黄色单腿跪下,向他这里射击。杨浦立时觉得左臂一热。正要射击,几个着弹点在土黄色周围跳动,狗日的倒下了。杨浦这一枪还是放出去了。瞄都瞄了。褪弹壳,压上新火的时候,杨浦转脸看到了,大虎的机枪不停地点射。陈和半跪在大虎身边,不时大声喊着,

“两点方向,十一点方向,一点半方向。”

大虎的机枪随着陈和的喊声,转动着枪口,弹道也随之改变。陈和是大虎的观察手。两人的状态很好。很专注很兴奋。也很好地行使了自己的职责。杨浦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不禁在心中狠狠地骂了自己几句。扫了一眼自己的左侧约二十米左右的位置。副班长梁栋正指挥着赵兵、李三、蒋三万,有条不紊地射击。赵兵、李三、蒋三万三人差不多是在放排枪,每次三人都瞄准同一个目标。射击,瞄准,射击。而梁栋则不停地大声喊着。右侧应该是上士赵全有带着杨亮、郑重、刘晓义,赵全有是老兵了,怎么不知道火力集中这一基本要素?他们四人基本是在自由射击。大概是犯了刚才杨浦一样的错误。头脑太热了。不对,好像是少了一个谁,只有三杆枪在发射。不行,我得过去一下。杨浦于是对陈和大声喊道:

“我去支援赵全有一下。”

“好。”

陈和大声喊道。不知他是在赞刚才大虎的一个漂亮的点射,还是在回答杨浦。杨浦一个侧翻,弯腰向赵全有那跑去,短短的二十来米,简单像是与死神赛跑。耳边忽轻忽重,忽远忽近,是子弹的怪叫声。杨浦一个小斜跑,跑动路线立成之字形。快到赵全有他们身边时,再一个急停,再跑,伏下时已对赵全有他们喊:

“全有,搜索目标,指挥我们射击。”

赵全有已看到杨浦跑过来,心想,我们打得好好的,你跑过来干什么?玩火线赛跑啊!听杨浦的喊声,还没明白过来,说:

“什么?”

“你搜索目标指挥我们射击。”

赵全有这才明白过来。十点方向有两鬼子,鬼精鬼精的,刚才郑重就是被他们打倒的,自己和他们对射了三枪,却一个没有打到。就喊:

“十点钟方向,瞄准,射击。再瞄准,射击。”

好像只有一个鬼子在动作了。再瞄准,射击。不动了。一点方向一个鬼子。刚才赵全有就注意到了。一点钟方向,瞄准!射击!

杨浦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还没观察整个战场。头太热了。

现在杨浦开始认真地观察战场。刚才冲出宣城的大约不到二十个鬼子。因为没有料到杨浦班的有组织攻击,所以促不及防,被放倒了大概有十一个。现在从射击的点,和枪声判断,大概还有七个,人数少于自己。现在他们的队形很散乱,而且没有机枪,杨浦发现自己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日军此时不能做到互相掩护和交叉射击,更不可能突进,如果这个时候,哪个鬼子昏了头,独自向前突进的话,立即会被打成筛子。但这并不等于说现在的情况对自己有利。这野毕竟离宣城只有二千多米,鬼子的援兵马上会到。转身看四散逃跑的百姓,好像已跑出去一段跑了。自已也要见好就收了。就对赵全有喊:

“全有,你们小组你立即向后面退却二百米,寻有利地形,准备好掩护全班交替撤退。”

赵全有是听清楚了,骂了一声狗日的,俯身将郑重背上,对杨浦、刘晓义喊道:

“撤退。”

看赵全有他们弓身向后跑去,杨浦也向大虎他们那里跑去。好像头被什么撞了一下,然后头皮感觉到了空气的凉爽。看来头盔被打掉了,好悬!杨浦腰弯得更低,恨不得再地上游才好。还是蛇老哥好啊。杨浦一时觉得自己变成蛇了。真正的蛇行。跑到大虎身边,伏下,观察了一下,回头看了一下,又等了等。杨浦呼呼地喘着粗气,在心中对自己说:

“冷静,冷静。”

摸了一下头,看看手,还好,没挂彩。左臂上好像有点疼。检查了一下,半个袖子被血浸透了。捏了一下,确定了位置,还好,没伤到骨头。掏出急救包,扎好。好费了一会事。又观察了一下,喊大虎撤退,大虎正打得有劲,一个点射又一个点射,弹夹已换了四个。换上新的弹夹后,猫腰和杨浦一起向后撤退。杨浦跑出三十几步后,掏出哨子放在口里吹起来,全是长音。陈和他们一定会听到的。杨浦,听到后面扑通一声,回头一看,是大虎扑倒在地了,大虎正抬头看杨浦,一嘴泥。杨浦笑了起来。

“有事么。”

“没事。”

大虎想爬起来,却没能成功。怎么了?杨浦过去一看,大虎的左腿上鲜血直涌。陈和也转了回来,从大虎手中接过机枪,然后和杨浦一起架起大虎向前跑。陈和边跑边说:

“你狗日的真重。”

“谁像你狗日的,光吃饭不长肉。”

大虎腿不行了,不等于嘴也不行了。终于看到赵全有他们了,杨浦让陈和将机枪交给赵全有,对赵全有说:

“一会梁副班长撤到位后,你听到我的哨音也撤。杨浦背上郑重跟我们一起撤。”

陈和已把大虎的腿草草包扎好。血算是止住了。架上跑吧。说实话大虎实在是太重了,架着就是跑不起来。看大虎的架势也没有主动留下来阻击,让弟兄们顺利撤退的意思。呼哧、呼哧、呼哧、呼哧。肺火灼一样的疼。怎么还没听到全有的机枪声。梁副班撤下来没有。将大虎放下。伏下观察情况。具然没有枪声了。一会看到梁班副过来了,梁班副他们架着大虎往后去了。再一会赵全有他们也过来了,赵全有单腿跪在地上说:

“小鬼子好像也退了,我们一起撤吧。”

“你确定?”

“是的。”


小山包上原七班的出发阵地上,九班在接应七班。九班班长赵青过来向杨浦打了个招呼。并传达了连长的命令。连长命令七班向后转移,与连主力会合。杨浦对赵青说:

“小鬼子战斗力不弱,遭到我们突然攻击也不慌乱,你们要小心。”

“谢了。”

翻过两道小山岗。前面一片灌木林蒿草丛掩蔽着七连的一部份阵地。斜三十度的那个小山头,才是七连的主阵地。这个阵地是消灭敌尖兵的。打过敌尖兵,就会后撤近二百米,进入二道阵地,从侧面保护七连的主阵地。所以这里依然是散兵坑。在小山的侧后,杨浦见到了连长刘涛。刘涛急切地问:

“情况怎么样?”

“报告连长,今天我们主动出击违背了军令,擅自出击,请你处罚。”

“二狗已经向我汇报了情况,连里已决定不上报了,连里通报批评。战功另算。说说日军的情况。”

杨浦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略略想了一会后,说:

“报告连长,我班的主动出击是出乎敌之预料,所以给了敌一定的打击。预计打死打伤敌超十人,但敌战斗力之强悍不弱于我军,镇定下来的敌军七、八人,在没有机枪火力的支援,不能形成有组织的反击下,才略逊色于我班。枪法也准,单个对射,我们班不是对手,得二、三人打一个才不吃亏。就是这样,我班还是付出了一死两伤的代价。还有就是,我们在经验上不如对方。我们有备攻击无备,还有些手忙脚乱的。”

刘涛沉默不语,好一会,才说:

“大虎已送到后方去了,你臂伤如何?”

“刚才一股猛劲还不觉怎样,现在使不上劲了。”

刘涛想了一下,说:

“你去连卫生员那里包扎一下,就将刚才战斗的情况报告营长。”

“是。”

“之后你去团卫生队,仔细处理一下伤口,伤好了再归队。”

“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