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2025 第一卷 牺牲 第二十七章 与神父的诀别

hexdiad 收藏 6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size][/URL] [内容简介] 西经77° 北纬38.9° 华盛顿 一间小教堂 “上帝啊,我来找你忏悔啊!” 说出的话看起来很虔诚,可是如果加上了那种假的要命的语气,可就一点也不像是虔诚的信徒,更像是夜总会里的小姐看到了肥羊的那声“大爷,我今天晚上特寂寞啊!” 因为不是礼拜日,这间教堂里冷冷清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


西经77° 北纬38.9° 华盛顿 一间小教堂


“上帝啊,我来找你忏悔啊!”

说出的话看起来很虔诚,可是如果加上了那种假的要命的语气,可就一点也不像是虔诚的信徒,更像是夜总会里的小姐看到了肥羊的那声“大爷,我今天晚上特寂寞啊!”


因为不是礼拜日,这间教堂里冷冷清清,不多的几个人听到了杨龙的叫喊,第一反应也是躲远点。他们抱着“若是听到这个人的祷告,说不定连虔诚的信仰也会被打碎得一干二净吧”的想法,迅速的有秩序的从后门跑开。


站在十字架前面的神父依旧在给圣像前的石头盆子里加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杨龙坐在第一排的长椅上,也不着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神父终于将池中水换好。这里面的水是用来进行洗礼的,要是发霉变质了,对主的光辉可是一个相当沉重的打击。要是洗礼的小孩子回家就得了炭疽,我想全世界人民改信***教也是有理有据有根据的。

神父转过身来,黑白斑驳的短发,黄种人,黑眼睛,方脸,面容慈祥,身材中等,黑色的神父袍袖口却和地道的中式衣服一样宽松。他右手伸平,对着教堂一边的忏悔室做了个请的手势。若是有人在看,定然会为这位神父的坚定信仰和慈悲品性而打动,对一个信仰不虔诚的人还能够一视同仁,真是个出色的神父。

杨龙也不客气,打开了忏悔室一边的大门,走了进去,坐在座位之上。

“吱吱”“咣”

似乎是年老的忏悔室大门经不住年轻人的开阖,发出不堪重负的抗议声。慈爱的神父也走进了另一边的忏悔室。


“你要是再这样不理不睬的,小心我向上面申请,让你去同性恋组织里卧底。”杨龙开口第一句话就跟“忏悔”两个字完全完全的不搭边,如果这个神父真的是个神父的话,恐怕要发怒才对,可听这神父的回答就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一会事!

“杨老大,这教堂可不安全,万一有人看到一位神父向教徒低头哈腰的,起了怀疑,那就不好办了。再说了,这神父可是我苦学三年,亲自考下来的神学博士!我可废了不少的心血啊!而且神父的工资又比特工高多了,收集情报还不用打生打死的。”

“我对这份工作可是真心的,还想在过几年平静的生活,你可千万别向上面反应,我可不想满山遍野的跟个牛仔一样玩命儿。我给你陪个不是,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

“这次不跟你计较了。不过,这忏悔室安全吗?一百年前的烂木头,说点什么还不都被人听去了?”杨龙问道。

“当然安全了!我为了和Mary修女…咳…反正这个忏悔室绝对保险!听见吱吱声了没,那可是最新的保密系统,我可是花了我多年的积蓄才从黑市里买来的。”


“好了,神父,我可不想听你继续吹嘘了。我要紧急撤离!”

“杨龙,你可不能随便撤离啊!现在局势紧张,台海很可能会爆发战争,你的情报现在是关键的关键!”

“我可能要暴露了。给我安排到澳大利亚或是新西兰的船,我再转回国。我还要一份新的身份,现在的身份已经不能再用了。”

“好的,你明天这个时候,到我这里来拿票和护照。”


杨龙打开了忏悔室的门,头也不回的离去,脸上没了一开始的轻松,因为神父这个点已经暴露了。

神父让他在外面苦等半天是在暗示他“有人监视”,又通过长篇的废话和反语来告诉他“自己无法脱身”和“这里被监听”。Mary是圣母的名字,当着圣子耶稣的面搞上了圣母,圣母的未婚有子,处女之身生出了圣子,然后被信仰圣子的神父搞上手,这本身就是一个颠倒的逻辑关系,其意思是本来交给他监视的人正是现在监视他的人,也就是说,神父被自己的目标反客为主了!

而神父本来的任务是监视附近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给其他的特工预警,或是预备退路…也就是说,现在盯上神父的人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

杨龙和神父定下的时间,则完完全全的是一个烟雾弹。今天晚些时候,神父会认真的去做假证件,购买船票,带着尾巴好好的逛一逛,但是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教堂里只会有一个时刻准备为国献身的神父,而不会再有一个自投罗网的高级间谍。


杨龙出门的时候,随手从教堂门边的衣橱里找了一顶牛仔帽,又随手捋了捋帽顶的帽圈,迅速的将什么东西塞在自己口袋里,杨龙才将牛仔帽戴在头上,将其压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大半的积蓄,我保证会妥善应用的。”


杨龙沿街随意行走,靠着停在路边的汽车上的反光镜确认了自己并没有粘上尾巴,这才挥手打了出租车。

出租车里很吵,黑人司机将平板电视的声音开到了最大,里面的说唱歌手唱着各种各样粗鄙词语的同时做着不同版本的挑衅手势。

“去哪里?”

黑人司机满不在意的问。自从某个黑人当上了美国总统以后,美国的黑人们就再也不觉的自己低人一等了,反而经常会去歧视之前曾经给他们很多帮助和支持的有色人种,有种暴发户的恶心。

“长途汽车站!”

杨龙没有反应一样的回答。他要做贵宾包机去欧洲,才能避免严格的安检,而一个暴发户是没办法临时搞到包机的,除非有人会将包机暂时性的让出来。

美国包机最为集中的地方就是拉斯维加斯了,但杨龙的目标并不是那里。


美国的长途汽车站跟中国的大概也没有什么不同,熙熙攘攘的人群,汽车的轰鸣,空气中的怪味儿,推着零食小车四处叫卖的小贩,也许再加上出卖盗版光盘和假冒名牌手表的商人。

虽然汽油价格大幅度的上扬,但是大部分长途汽车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在使用混合燃料或是替代能源了,因此长途汽车的票价并没有增长的太多。

如果硬要找出两者有什么不同的话,也许美国长途汽车站里的免费长途算是一个吧。


美国所有的城市里都可以找到免费到达拉斯维加斯的办法。这是吸引赌徒的一个好办法!也是将赌徒送回家的必备措施。

如果有人在你的赌场里输得精光,你不但要给回他一些零钱,让他在回家的路上免于饥饿,而且还要送上一份小小的纪念礼物,可能是风干的兔子脚,也可能是马蹄铁,预祝他下次好运。这样,拉斯维加斯的赌博生意才越做越红火,成为美国最大的赌城。

但是在美国能够合法赌博的地方可不紧紧有拉斯维加斯一地,比如西海岸的大西洋城,就是另一处闻名于世的赌博之都。

1978年,大西洋城因为税收过少而造成了政府运营的困难,为了保证大西洋城政府的运转,大西洋城宣布赌博合法化。经过了四十七年的发展,赌博早已成为大西洋城的支柱行业。随着越来越多的厂商使用不用吃喝的机器来代替工人,以及人口的持续增长,大西洋城大约有二分之一人口的工作与赌博行业息息相关。

这里的飞机场上永远停泊着不下二十架私人飞机,而大洋彼岸摩洛哥的富豪们也时常带着出色的赌博高手坐着包机前来,与美国同行们“切磋切磋”。

杨龙的目标就是太平洋城,就是欧洲富豪们的飞机!

当然,长途汽车站里也永远有一辆不用买票的汽车是去往大西洋城的。

———

东经117°:北纬24° FJ东部东兰市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沙皇和罗杰同时看着自己电脑上显示的时间,进行着倒计时,这是他们预定好的时间,两人同时按下了启动全息投影的按钮。

两百几十个人影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之前小心翼翼安装上的全息投影设备所映射出来的人影,除非身体接触,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分辨出这些人的真假。

这种拥有高保真技术的投影仪,比市面上用来当作游戏机的全息投影仪,至少先进二十年!美国人相信自己的技术,更相信自己的先进,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会拥有他们这么逼真的战术欺骗装置。

几百个人影探头探脑的靠着墙边逼近中国人的外围防线,就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中国人拥有暗哨一样。

通过红外线生命探测仪,罗杰能够清楚的看到一个个红色的身影躲在修筑不久的高墙后面,靠近了再打,这是中国军队古老的传统了。

但美国人,或者说这群影子并没有继续前行,而是走到了一定距离便停了下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几个士兵消失在仍然存在的高楼的进口处。

全息投影并不能穿墙,这些影子自然会消失在建筑物的入口。实际上冗长的大队人马中只有八个携带着便携全息投影播放器的外籍军团士兵。

两旁的楼房中,某个暗哨终于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害怕和恐惧,对着走向他所在建筑物的“人”开了枪。就在他还在惊讶的时候,沙皇抄起了镰刀,只打了五发子弹,便在转眼间就把那个鲁莽而没有耐心的暗哨射击者变成了碎片。


于是,声东击西的“正面”佯攻终于开始了。

沙皇的镰刀,轻而易举的将第一层攻势的墙体打碎,在独特的红外线生命探测器的全红色视野的帮助下,撕碎了大量躲在墙后的中国人。

“桀桀~!我们十个人也能把这道防线突破了!”沙皇兴奋的舔了舔舌头。他这个人形火炮,是最典型的好战分子,也许也是唯一一个加入外籍军团却并不贪图美国国籍的人。自从他的父母意外的死在了森林大火中之后,沙皇的心理就偏向了杀戮,只要能杀人能见血的任务,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参加。


很多三十师的士兵被强烈的火力和大量的杀伤给吓杵了,墙体内侧的一线阵地完全被抛弃。通讯兵冒险站在楼顶上,向着下一个通讯点打着旗语,就像接力一样的,迅速将消息传到三十师师部。


“退守第二条防线!作为预备队的三团三个营做准备。”胡瑶果断的下了命令,然后掏出了香烟,点上了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既然敌人出现在防线上,那么一团已经…


“我们不能占领这条防线!”罗杰看着兴奋的沙皇摇了摇头。

“小黑鬼,你又不是贝肯,怎么知道他不让咱们向前推进?我看跟他们配合的最好方式就是利用我的火力优势快速的推进,将敌人的优势兵力吸引过来!”

沙皇咧嘴呲牙的,十分不高兴。因为距离贝肯他们的距离过远,罗杰、沙皇他们与贝肯之间已经失去了联系。沙皇和罗杰是同级,自然不希望被罗杰指指点点。

“我说大个子,咱们要是打得太猛了,会使中国人收缩阵线,把敌人全线逼退到后面的防线里,增加了敌人在局部的密度,这样反而会大量增加贝肯营长潜入的风险。”

罗杰不同于沙皇的勇猛、贝肯的坚决和拉德尔的诡谋,反而是最中规中距的小队指挥。经过了无数血雨腥风,让这个年轻的黑人带上了通常非洲人都不具备的沉稳和深虑。

“而且你的身体也顶不住你这样的使用镰刀,今天你已经使用了四分钟的镰刀,最多再使用四分钟。这点时间还是留给关键时刻吧,别浪费在不必要的地方,免得贝肯真正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什么都做不了。”

“好吧,罗杰,你赢了。”沙皇这辈子只听沙皇一个人的话,罗杰抬出贝肯来说服沙皇,绝对是牌局之中的S!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