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发生的故事 第五章:出国前的准备 第四节:鞍山之行

是我好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3/


分段四:鞍山之行


周一起床先给老家打个电话,找王伟才问问他们厂的近况,我是想委托他们厂做那个狙击弩机改造实验,他们厂连年效益不好,要是能把我的设计做成功,我想就在他们厂生产,他们的技术实力还是有的。是老家的企业吗,能帮一下就帮一下,也算是双盈吗。

王伟才:某机械厂铸造车间主任,职称:技术师 年龄:55岁 特长:没不会用的机床(在他们厂)

“王哥,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吧,我是王士杰呀。”先问候下,再谈事情效果比较好,电话中传来王伟才沉闷的声音:“哦是你啊,我还那样,三高严重才住院了几天,工厂效益不好,医药费都两年没报销了,你今天怎么想起我来了,十几年了,第一次接到你电话,还以为你在北京发大财了,不认识我们小人物了呢”一听就知道看我长大的老大哥,对我很是有点意见,忙和他解释:“你是我大哥啊,我那能忘了呢,我以前是生活不稳定,收入低消耗大,没好意思多打搅你,老实说,我几次回去,老家人很多看不起我,看我穷还挤兑我,我对老家人有点失望,按说呢,我穷也好富也罢,对他们也没什么影响,挤兑我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呢,失望后也就不给老家联系了,但你是我哥,我现在好点了有点生意,还是要先想到你的。”我很抱歉的和他说到。

王伟才:“他们怎么做,你不用理他们,我们这些一起搬家过来的,不是没欺负过你吗,怎么有什么好事,要我帮你?你哥可没什么大本事,但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我:“是这样,现在网上有很多军事迷,对军械很有兴趣,也很有独到的研究,我有个关系是军方的对网上发表的作品有点兴趣,我想呢,找你们合作实验几种器械,都是从网上找来的图纸加上我们几个人的设计利念做几个实验品,如果成功了就申请专利,并委托你们生产,放心吧,现在还没到是军品的地步,不算武器,都是古代的器械改造品,如果能获得军方采购你们厂就翻身了,就是得不到军方合同,也是可以提供给商品市场的,就是全不能获得,也不用你们花钱,你们也没什么损失”我向他解释到,他们这年龄都是很小心的。

王伟才:“你有军方关系,怎么不在军工厂做啊?那不是很方便吗。”他有点迟疑,虽然厂里效益不好,但也不想惹麻烦,又想赚钱。

我忙说:“第一,我那关系不是做军械研究的没关系去军工厂里做研究实验,地二,不是军方研究所的实验项目,第三,要实验的不是军用品,不能在军工厂里做实验,第四,此器械一进了军工单位就不是我们的了,即使实验没通过军方要求,也别再想成为民间商品盈利了,明白了没?”说的我这个累啊,要是找私营企业,谁还问啊,直接就是谈钱的事了。

王伟才优裕着说:“那你那天把图纸拿来我看看,能合作是最好的,我们厂也好给职工多发点福利,现在很多技术人员都跑私人企业做事去了,还不是为了赚点钱好养家,工厂早就没什么希望了,想换设备降低成本找银行贷款,人家一来看工厂,头摇的和拨浪鼓是的,不给贷款。想申请破产,区里还不同意。怕影响不好,就这样半死不活的都快十年了,厂里草都快比人高了,我和厂长这几天正组织生产车间锄草呢”很无奈的和我说:“一大批技术工人没事做,锄草玩,没资金买机油设备都锈了,就制着上一级单位每个月每人发半个月工资活着。上级都和我们厂谈了几次了,先把厂卖了,给大家发三伙费,也有人来看过几次厂。但不愿意多给钱走了。其实我们厂地皮和设备才要六百万,刚够大伙发时年养老费的。再少了上级也不同意卖,怎么说国有资产低于资本卖了。老总也不好交代,就这样放着,看那机器长锈,我们这些老职工,年轻时对厂对设备还没怎么感觉,现在老了,对厂对设备也有感情了,心理难过啊。要不你帮我们找找有钱的大款把厂买下来?我们给你提成,也算对你帮助。”他有点幻想的对我说完。其实买家厂对我来说也不是坏事,至少做什么产品实验方便,保密性也好控制,但我一直都是很穷的残疾人,突然买工厂是不是有点。。。。。。反正感觉不是很好。我忙答道:“我认识的都老外,还都是做生意的,他们对工厂没兴趣,国内认识的有钱人也不多,还都是做地产和贸易的,不知道他们会有意思不,不过我可以帮你们问问,至于给我提成就算了,我也不少那几万、几万的,再说了要是他们有谁愿意买,他们会给我中间人佣金的,你啊,不学学电脑,要不我现在就可以把图纸给你发过去。有时间学学吧,不难学的,学会了你做产品设计,做家庭布置,或做那些你年轻时设想的事,都方便啊,用电脑做效果演示或推理实验,也不用什么材料也就谈不到材料消耗成本了,找别人做是达不到你心理设想的效果的,一台电脑也要不了几个钱,去买台吧”我努力他买电脑。

王伟才:“你说的我知道,也看过技术员用电脑做产品设计,成品效果很直观,但我怕学不会,买个电脑放家里摆设,你嫂子也不会同意,你侄女到是买了台带学校去了,在家的时候也没看她做什么有用的事,就是上网聊天。玩游戏看电影,不买了,还是说你吧,什么时候能帮我们找个好买主,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喝酒,前几天听你姐夫你回来住了几天把你三姐接走了,还说你的车不错,下次回来我也坐你车转转。”(多年轻人买电脑就是上网聊天看电影,玩游戏,把电脑当成游戏机使用了,其实电脑可做的事情很多,本人初期用电脑是在九三年,都是收发信息,等学了做网站就是做网站和做网络商业应用,最近几年失业了加上身体不是很好才玩游戏,上网聊天。)

我听着他的感叹:“其实也没什么,下次带你转转不是问题,你生意做好了,也一样买车,没什么难的,我最近要去东北,会从家路过,我去看看你,把图纸也给你带去,也就这几天,你手机充好电,我时间很紧给你图纸后就的走,那边有事等我去办呢”

王伟才高兴的说:“好的,我等你带回来图纸我先看看研究下,说不准我还能出出主意,帮你参考下,就这样吧,等你回来在说详细的。”

我:“好就这样定了,我还有事招的员工来上班了,我的安排活,等我明后天我去找你再详谈,你有别的事要我帮你办不?买什么不?我好一起带回去。”

王伟才:“我没什么事了,要是方便,就帮我买几瓶药,软化血管的。我有点血管硬化。”

我:“好的,我马上叫人去买,没其他事,我们就见面谈吧,挂了吧大哥”

王伟才:“好,你先忙我们见面再谈,再见老弟,挂了”“再见大哥,挂了”

挂了电话,安排人工作,要秘书去买王伟才要的药品,两个翻译去国际网找我要的资料,几个老技术工人看我给的图纸计划怎么做,两个医生带护士妹妹去做医务室的计划,厨子和新来的保姆阿姨去采购食品蔬菜,周晓燕和化验员、会计,两名毕业生无所事事的看着,等我安排做什么,我就叫两名毕业生去帮几个老技工看图纸有什么要找的资料好帮他们找,周晓燕和会计安排给杜欣,周晓燕暂时培训杜欣外语,会计帮杜欣做财务,我把手头的文字资料给两个文密做整理,我要到回来家用的。都安排好中午时间了,吃完午饭给张晓军打个电话说我明天走,问他要我带什么不,并约好下班前去他那里一次,下午杜欣带会计去取钱,我去东北要用不少呢,必须跑次银行取了,医护人员去买医务室用品,两名毕业生去买设计用的软件,秘书帮我做行程时间安排,周晓燕做自己的研究设计(应聘是谈好的没事时她做自己的研究)我则做以后要做的事前设想计划。四点种杜欣回来把钱给我,整整一大箱钱幸好她和银行有点关系,要不是取不来的。一般大额提款是要提前几天预定的。我告诉秘书安排好明天我去接她,一起去东北几天说不好要她准备好自己的用品,其他人交给杜欣指挥,周晓燕负责联系写字楼和搬家事宜。人太多了挤在一起工作也不方便,至少医务室和会计室是要单独房间的,以后还要在郊县买或租个小工厂,技工的工作以后去工厂实验什么也方便。事情基本安排好后喊上老王去了学院。

六点多到了学院,见到张晓军给了他三张支票,打通上下关系的用钱走感情路线啊,再说也不定什么事要用钱的,有备无患吗。晓军给了我四个皮箱,告诉我给那几个战友用的到时候再看,能不用就不用。最好用不到。我也谈了一下最近的安排,也提到有可能会把老家那个工厂买下来,以后做机械实验用的上。又嫌聊了几句告辞各自回家了。

晚上很是热闹保姆、佣人、厨子、医生、护士加上我家人整整坐了一圈吃饭,饭后安排好各自的住处。我看了眼小猫和狗玩会就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出门呢。一夜无话睡到天亮。

六点出发接上秘书,先到老家唐山把几张图纸给了王伟才他了自己的设想要他帮我看看怎么做,他看了图纸听我的设想估计可行性问题不大,说过几天我回来的时候给我看他做的图纸。我们又说了会买厂的事就告别分手了。路上接了朱广水和他说了东北的事,撤到锦州吃了午饭下午进了目的地鞍山,先联系上孙遇,说了我们在鞍山酒店的房间号码,叫他带上朱明律师和其他几人一起来。车到酒店服务员帮把行李搬进客房,老王和秘书把几个皮箱拿进我所住的房间,问我没其他事要他们做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我等了半小时,门铃响了,开门一看是朱明律师带了几个人,看各人双眼放光,太阳穴鼓鼓,腰板笔直站一横排,就知道是孙遇他们几个人了,怎么知道呢?军人是有职业习惯的,站要直,坐要挺,行走要迅速,人多排队是自然习惯,那怕是钱靠关系进的军队也是有这习惯的,要不怎么说军队是大熔炉是最锻炼人的地方呢。大家门完没说话,让近房间才有朱明介绍。孙遇人很瘦细长脸说话没口音,穿夹克衫毛料西裤皮鞋锃亮手提老板包,带副茶色平光镜。另几个长相很普通,是那种放人对里找不出来是谁的主,穿着简单休闲服没看出来是什么拍牌子的,脚穿普通运动鞋。话都不多,但看的出都很有主见,不是谁都指挥的动的。我和大家自我介绍下就把带来的箱子拿给他们:“小军说了,这都是你们过去用的顺手东西,做个不时之需,最好用不上。我也带来前钱,不多就三百多万,我看能用钱和关系把人救出来最好,你们看呢?要是对方要价高钱不够,我再取。”说完把钱给他们看了。几个人默默的拿过各自以前所用物品打开看看,眼中充满回忆。朱明就把最近的结果和我说了:“对方说了,不要钱,就要周强的命,其他免谈很是强硬,执行机关也表示爱莫能助,我叫你失望了,对不起你付的薪水,真是对不起。”说完很是惭愧的看着我。“你也别对自己太责备了,事情总是多种多样的,谁也做不到什么事情都能解决,我想事情总是会有办法的,把事情的起因和我说说,我们谈谈看有什么机会利用的上”我安慰朱明说完,看看他们几个。“还是由孙遇讲讲起因吧,你了解的详细些”朱明说着对孙遇做个手势把话题转给孙遇。

我:“对,孙遇你来介绍下事情经过”

孙遇有点忧伤的说起事情过程:“好我把情况说一下”看看有些愤慨的几个战友做了情况说明。。。。。。。




于知情况经过请看第五节:周强之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