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

众人欢声笑语中正准备进入蓝色生命外套中休息。这时天空上本来明亮的星光突然被地面上飞扬的尘土所掩盖,地面也开始了猛烈地震动。

我连忙打开了卫星接收仪,清晰的全息屏幕上显示引起震动的是原因。根据红外线探测,我们附近的草原上正被无数狼形的动物所覆盖,而且他们正以极快地速度向我们位置逼近。

“大家去山腰!”我大喊道。

震动带来的巨大动静,让我大声喊出的话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但剧烈的震动和远远传来尘土夹杂的腥气,其他队员都清醒地意识到黑夜的危险将要来临。众人在阿卡的引导下向山腰上爬去。这坐山山势很高,但山脚平缓的坡度还是让我们很轻易爬了上去。

终于我们来到半山腰中,再往上几乎都是90垂直的,在这样一个夜里攀登这座险峻的蓝色山峰,我们的根本没有任何成功到达山顶的机会。

当我们快步到达一块石块后,震动的声音也愈加的清晰、剧烈。黑夜中朦胧的夜雾中无数狼形动物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准备好武器,是狼一般的动物。”无数动物张着满是利齿的大嘴,光滑的皮毛在黑夜中闪着微光,特别闪着荧光的眼睛更是把它们凶恶、残忍的本性露了出来。

阿卡的AK上了膛,在安装夜视瞄准器的情况后,配备特殊的穿甲子弹,射程可以达到2000米。地球已经停止火药类武器的生产,阿卡挚爱AK的习惯还是让武器专家给他改造了两支。

艾薇儿的电磁炮发射器已经抗到了肩上,这种最新型的单兵武器,被誉为“移动中的导弹”。虽然这种武器威力巨大,但其能量盒因为在虫洞传送中怕引起意外事故,艾薇儿在穿越时只允许带了4盒,一个能量盒发射10次的要求怕是这种武器最大的缺点。

亚当是地球上知名的外科医生,并不代表他对战争不感兴趣。相反的是更加疯狂。一把30多厘米的匕首模样的钛光刀在医生手中闪着诡异的淡红色,他用的是刀,虽然不是在手术中有的手术刀,却也比手术刀大不了多少。钛光刀等类型的冷武器虽然不能远程攻击,但20米范围内发出的射线,绝对是必杀性的攻击范围。看医生疯狂的眼神中露出的嗜血神色,他对即将到来战斗充满了期待!

基因学家帧佐真奈子在我们身后沉默地看着汹涌地狼群,低着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在现在的时刻和往常一样的平静,难道地球上的精英就只会安静的看队友在撕杀?

我身旁的尼古拉傲然的站立着和他手中长长的六管电磁炮一起散发着冰冷气息。

“阿卡、艾薇儿你们掩护!”说完,我和尼古拉朝着疯狂的狼群出现的方向跑去。

大概跑了50米距离。我从背包拿出了定向雷递给尼古拉,“在地雷的使用上你比我精通。”我轻松地说道。

身为武器专家的尼古拉当然有资格接受这句话。他接过地雷,快速地调整了一下地雷的爆炸的角度、威力,就有序放在各处。

30秒钟,尼古拉在我们隐藏的岩石周围布置了7颗定向雷。

我看了一下夜色中无数的疯狂大小如牛似的狼形动物,希望定向地雷能让他们退缩。

尼古拉布置好以后,我们迈过定向雷向前走了一步。

阿卡的AK早就响了起来,艾薇儿的电磁炮发射器并没有起到震慑的作用。狼群弥漫的血腥味似乎引起他们更大的疯狂。

片刻时间,狼群已到达我和尼古拉的前面,我们如果退到岩石后面,艾薇儿他们怕是要直接跟狼群进行肉搏了。

我把挎在背上的ZG—27式狙击步枪托到手上。与阿卡AK一样27式狙击步枪也属于火药类武器。在这与动物战斗的战场中,火药型子弹爆炸带来的结果更能发挥巨大的杀伤力。

“砰”的一声沉闷的枪响,5.56mm的铜壳弹穿过狼群最前面一头狼巨大的身体,没入另一头狼的身体里。这种枪在3000米的范围内能穿透10mm厚的232钢板,想不到现在大约500米的距离竟然只射死了两头狼,狼身体坚韧的程度可想而知。尼古拉肩上六管电磁炮在高速的旋转着。看不出来骄傲的俄罗斯大汉用的武器竟然是美国制造。虽然六管电磁炮具体地形象美国武器实验研究中心研究员们的脑子中,可俄罗斯大汉却却在任务前让他们先造一挺。事情来得有些仓突,研究员们还是想破头脑后研制成功了一挺外形很嚣张的武器。这把被尼古拉称呼为伏尔加的仿六管电磁炮对狼群的杀伤力甚至不亚于艾薇儿电磁炮发射器强大的一击。

潮水般的狼群在众人强大的火力下并没有一点撤退的意思,甚至变的更加的疯狂,它们践踏着同伴们的尸体,带着嗜杀的本能向我们冲着。

我拖着的狙击步枪在不断蹦出的弹壳中磨擦下,黑色的枪管已经有些微红,炙热温度烫得手几乎拿不住。

我咬了咬牙,腾出一只手拿出了那个眼镜形状的摄像机。对异世界每一刻发生的事情记录是我在任务中必须要完成的一部分。

“我们‘十二位猴子’小队不知道这种与狼大小且形状相似的动物叫什么名字。在现在我们与狼群的战斗中,我很痛苦的现在“十二位猴子”小队正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局面,我们对它们震慑性攻击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我甚至感受到狼群的愤怒,现在只有看尼古拉布置定向雷了。”

说完马上摘掉眼镜,我无数拥来的狼群甚至有几只正要向尼古拉扑来。

“尼古拉小心。”我大喊道。

“你先退到岩石后面!”

“队长,你先去吧!我的火力更能阻止更大范围的狼群!”尼古拉射死一头身前的狼,没有任何报请地说道。

“这是我的命令。”我坚决地喊出来。

我们都知道这种打法无疑是浪费子弹,即使杀死一些狼,对让狼群退去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看着尼古拉站在了岩石后。我对着纳米多功自动表对众人命令道:“停止射击,!”

枪炮声静止下来,狼群有些愕然得不再那么疯狂,刚才吞噬掉一切的眼神就在这一科有些停滞。但随着一声嘹亮的嚎叫,我对面的狼又向我扑来。

夜视镜中,一个异常高大的皮毛甚至在黑色的环境中泛着白色的银光的狼正站立在一块矮矮的山石上昂头长壕着。它高大健壮的体形还有嘹亮的声音使它在狼群中被我们发现,这只一定是狼群的首领。

“艾薇儿,两万米的距离,电磁炮发射器发射器能到达这个射程吗?”纳米多功自动表把我声音传给了艾薇儿

“不行,能量根本凝聚不到这么远的距离。不过我可以试一下!”艾薇儿清脆地答道。

“两万米,风速从南向北每一小时5公里,密位9/10。”装上一个新弹匣后,我把算好的数据传给了她。

“这也是一个惊喜!”艾薇儿兴奋的声音穿来。

一道白光闪过,那只白色的头狼在剧烈的抖动着,显然艾薇儿的这一次射击虽然不能杀死它,依然给它的身体带来严重麻痹。

莫名其妙地袭击让狼群的首领恼怒起来,它抖了抖身体,大叫了一声,向我们冲来。

首领的带动下,狼群更加疯狂起来。

“队长,快回来!这里有一条上山的通道!”帧佐真奈子在纳米多功能手表里声音有些惊喜。

我高兴地大声应着。有一条同上山上的通道,我们就可以避开与狼群做的无谓纠缠。

射完了弹匣里最后几颗子弹,我快步越过定向雷跑到了岩石后面。

同时,狼群最前面的几只到达了埋藏定向雷的地方。

“轰、轰、轰。”几声过后,空气中的血腥气味更加弥散开来,庞大的狼群在这几声巨大的震响中都瑟瑟着身体的往后撤,看来刚才的计划要实现了。

“嗷,嗷。”那只白色狼群首领再一次叫起来,狼群马上又恢复到原来疯狂进攻的局面。

我以为狼群会在定向雷爆炸后往后撤,起码有不会这样疯狂。但,现在只有50米是狼群与我们的距离,当然我们不会让狼群这样轻易的过来。

“帧佐真奈子,你先和艾薇儿去上山的那条通道里。”我刚才听到帧佐真奈子的报告后回头发现在众人左边30米的山体内竟然有一个极小的缝隙,缝隙里面甚至模糊的阶梯痕迹。

听过我说的话,帧佐真奈子看了看狼群和艾薇儿缓缓地向左边缝隙处移动。

在这时,瞄准器里面的白色的狼群首领终于进入狙击步枪射程,15000米,一颗子弹有时能跟电磁炮的强大的威力起到同样的效果。

5.56mm的子弹很轻松从白狼眼睛里钻进脑袋。它一直快速奔跑的身体在巨大惯性下撞在另一只狼身上,一声巨大的哀鸣后,白狼终于不动了。

科技极速的发展,普通的火药枪已经在地球各国制订的法律下不再生产。“十二位猴子”穿越时携带物品的规定条件,专家们为我这挺27式狙击步枪专门制造了一批特殊子弹。刚才射中白狼用到的子弹,就是那批子弹中的一种---激光制导子弹。激光制导子弹与普通子弹一样大小,但射程能达到15000米。15000米距离自动攻击瞄准目标的科技可是与艾薇儿的电磁炮发射器原理极其相同。

狼群在白狼刚才那声哀鸣后,与之前相比明显的静了下来;接着狼群木然站在我们前面,一起昂起头对着天空嚎叫起来。

看着狼群哀怨的眼睛透露出愤怒还有并没有丝毫撤退反而要继续冲来的情形。大家都苦笑了一下,看来这次最大的震撼并没有我预料的效果。

“我们现在突击到缝隙中!”既然狼群没有撤退,我们现在必须进入一个相对安全些的位置。

其他人听到我的话,火力马上指向了左边。庞大的狼群马上被清理出一条扑满尸体空隙。

30米本来很短的距离在狼群疯狂的扑咬下,我们要前进一步都很困难。尼古拉扔了好几颗小型手雷,才让险恶情况没有继续恶化。

我的狙击步枪早就换成了钛光剑,奋力的挥动下,攻击范围的狼都被分割成碎块。我很小心地躲着攻击,但手还是被一头狼咬了撕掉了一大块肉,幸亏尼古拉的伏尔加把那头狼打成了筛子。伤口不是很大,但血流不断、钻心的疼痛还是使我的身体一阵阵的麻木。

“啊!”尼古拉沉闷的呼声中,他的胸膛被狼爪扯开磁性环护野战军服抓出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我看着四周不断增加的狼群,本以为它们的首领死掉后它们就应该后退,想不到他们更加的疯狂,甚至不要命也要咬上一口。

“尼古拉,尽可能避开与他们交锋!”虽然尼古拉实战的经验不比我少,但看见他身上愈来愈多的伤口还是忍不住让我一阵惊呼。突然手上又是一阵巨痛。一道红光闪过,原来是亚当把被狼咬掉的伤口的烂肉切掉了。

“这种伤口含有剧毒成分!”亚当说着一脸疯狂的挥着他的钛光匕首,闪烁在狼群中的光芒仿佛是他优雅的做着手术。

“阿卡,你快去尼古拉身边!”看着尼古拉身边越来越多的狼群,我担心地大喊着。

阿卡的速度真的是匪夷所思,就是在切割中的亚当医生疯狂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惊讶。只见他一瞬间就把已经筋疲力尽的尼古拉扶到怀里,一只手拿着AK,边向周围的狼群射击,一边向缝隙那边移动着

我和亚当用力挥动的两道光芒中,留下都是狼身体的碎片。虽然围着我们的狼群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我们这疯狂的屠杀中,竟然使围向我们的群狼产生一丝畏惧似的消退。

“哈哈,队长,生活就像强奸,当你无法反抗时,就去享受他的乐趣吧!要不现在我们比一下谁杀的狼多!”亚当说完,一阵嚣张的大笑。

救人为本的医生说出这样的话,不禁让我身体一震,大声地说:“好啊!”

说着话,我把一只扑向亚当后背的狼砍成了两截。

亚当看了我一眼。手中的钛光匕首挥动的更加有力起来。

疯狂的砍杀中,前面的阿卡抱着尼古拉已经到了缝隙中。

“队长,你先到他们那里吧!我给这些可恶的动物一点地球人的颜色!”亚当一边砍杀中,一边从磁性环护野战军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

虽然部队这么多年训练和后来的身体改造,已使自己身体能力远远高于普通人。但这无穷无尽的砍杀还是使我的肩膀几乎要抬不起来。听到亚当的话,虽然现在离缝隙很接我一转身就能进入,但如果我停止的话,亚当的后背很容易被狼攻击到。

“不行。阿卡说过一句话:我们是同伴,必须一起战斗!”

这场需要全身心去应付的战斗中,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遗忘了太多太多以前的事情,那些我想忘记的不快已经随着时间的改变进入进入内心的最深处。现在心头的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要让“十二位猴子”小队的每一个成员有无谓的伤害甚至牺牲。

可是要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能操空的吗?

我皱着眉头,狠狠地把手中的钛光剑砍了下去。

疯狂的亚当没有一丝德国人的严谨、死板。他看我不愿进入进入缝隙,耸了耸肩。

然后亚当用匕首把瓶子削开,瓶子上马上冒起一种白色的火焰。亚当朝周围一甩,我们身边围围着的狼群身上马上着起火,狼群哀鸣着向四周跑去。这个赢得了时间,我们杀死前面已经不多的狼,进入了缝隙。

在我身后亚当好象知道我要问什么,指了指帧佐真奈子,“我可不是什么药物学家,那瓶东西是博士给我的!”

我看了帧佐真奈子一眼,她正和艾薇儿扶着尼古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