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位猴子 第一卷 在地球 第十二章 魔鬼巨鳄(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

终于看到了阿卡高大健壮的身影。

“队长,你好!”

壮实的黑人笑着激动的说道。

“你好,阿卡。”

我现在才明白,人类为什么被称做真正的群居动物。虽然自己在无数执行任务中,早已习惯了孤独,但在这个特殊的空间,亲眼看见同伴,还是异常的高兴,原来人与人之间真的有一种亲情存在。

我和阿卡所站的位置前面是一片淡水小湖,平静的湖面在清风的吹拂下,泛出了层层的涟漪。

阿卡看这美丽的小湖,有些兴奋的对我说:“队长,这片草原还有这个小湖很像我的家乡的景色。对了,在我的家乡的那个被称做女神之泪的小湖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队长,要不要听听那个美丽的故事?”

“好啊。”我看着阿卡高兴的脸色,等其他队员全部到达这里以后,我们再做其他的决定。

“有一天,美丽的女神葛莱蒂丝淘气地跑出天堂,来人间游玩。碧绿色的草原,可爱的羔羊使她留恋忘返,也使她忘记了时间。终于葛莱蒂丝被她的父亲也就是天神阿曼达发觉,他大发雷霆要把女儿带回天堂惩罚。可葛莱蒂丝舍不得离开已经成为朋友的羔羊。天神阿曼达根本不理会葛莱蒂丝苦苦哀求,用神力把葛莱蒂丝强制带了回去。葛莱蒂丝被带走时,她美丽的眼睛里流出晶莹的泪水竟然和羔羊们告别它们将要远去朋友的泪水汇成了一个小湖。这个小湖名字后来就被叫做女神之泪,来纪念美丽的葛莱蒂丝。我离开家乡的时候,朋友和亲人们就是在那里给我送别……”

“很美丽的传说。”

阿卡听了我的话,刚才有些黯然的色彩又恢复了兴奋。他大声说道:“队长,如果能在这里牧羊就好了,你看这么美丽的草原……”

“咳…咳…,阿卡,这些等大家到齐了再说吧。我问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好啊。”阿卡对我问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纳米多功能自动表把刚才检测到你身体的数据发到我这里,数据上面很清楚地说明现在你的血液流速远远大于地球人类的普通水平。”

“呃……”阿卡顿了一下。

“你身体有什么不正常的变化没有?就是到这个异世界以后的这段时间。”

“确实如队长所说,在到达这个异世界,我醒来的第一刻突然发现周围了有许多白色的小羊在草原上跑,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在家乡那片草原上了呢!可突然一阵蓝色的狂风刮来,羊群就消失不见。我迷糊的站起身,向那个蓝色的风追去,想不到的是我一下就超越了它。当我再回头看时,那团蓝色的风已经没了踪影。那个时候,我脑袋突然清醒起来,也才明白,那团蓝色的风消失在我的身体里。然后我感觉我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

“你跑一下我看看。”我有些着急的说道。

“呼”的一声,阿卡跑到5米以外,一瞬间有回到了我身旁。

“这?”我不知怎么去对正看着我阿卡说什么好,身体改造以后身体虽然能够发挥人体更多自有本能,但不可能像小说中那些无敌的人物。阿卡背着重达几百斤的背包显现的速度根本就是人体改造所有的结果。难道原因在于阿卡所描述的那团蓝色狂风?

我试着用仪器再一次检查阿卡的身体,发现除了血液中流速很快之外,在小腹处竟然有一团蓝色的物质存在。仪器报告说这蓝色物质不仅不对阿卡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相反它的存在甚至与改造身体的分子还原液的功能很相同让一个人更好地运用自己的潜能。阿卡身体内的芯片并没有发出危险的信号,看来仪器检测到的结果还是可信的。

接着我把检测资料发给距离不远的帧佐真奈子。

“帧佐真奈子博士,这是阿卡身体现在数据,你分析一下他体内资料所描述的蓝色物质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的,队长。”帧佐真奈子平静地回答道。

“亚当医生,你看一下阿卡身体的说据,他的身体是不是发生了异变?”

“没有,队长,阿卡身体的说据现在说明他像刚造出的机器一样运转良好。如果,对体内某一部分细致检测的话,只有等我见到他在做检验了。”

“好吧,医生。”我松了口气说道。

“队长,我本身所携带到这个异世界的仪器不是很多,分析的结果可能需要两个小时。”通信器里传来帧佐真奈子的声音。

“帧佐真奈子,你现在先与我们汇合吧。我们集合以后再说这件事情。”亚当医生和仪器结果一致,让我对阿卡放下心来。

“是,队长。”

“队长,我的身体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阿卡神情好象在说别人的事情。畅开双臂,眯着眼喊起来。

“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既然你体内芯片没有发出危险报告,那团蓝色的物质对你的身体,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我一直就知道!啊,多么宁静美丽的草原多么清新的空气啊!”阿卡畅开双臂,眯着眼喊起来。

正在阿卡赞叹这里是个完美世界的时候,小湖深深的水面下一群鳄鱼模样的的动物正缓缓从水底向我们靠近。说它是鳄鱼模样,因为它一身的灰色的鳞甲和嘴里无数的尖牙看起来很像地球上的鳄鱼;但不同的是,它那巨大的体形,就像一个小型潜艇,这艘“潜艇”不发一丝声音的缓缓游在水底。

“阿卡,我们现在先跟帧佐真奈子博士汇合吧。”我对正在一边赞叹小湖风景秀丽的阿卡说道。纳米多功能自动表图象显示帧佐真奈子位置离我们最进,而阿卡现在体内那团蓝色物质的答案也需要尽快揭开。

突然,纳米多功能自动表显示的各个队员位置的图象消失,转而发出一阵轻微的报警震动。接着身体内的芯片也相同地感应到危险来来临。

“我以为我们地球上的科技已经十分了不得。可是日本人制造的东西,还真是不可靠,现在才提示有动物接近!”阿卡看着自己的纳米多功能自动表,带着抱怨地口气说道。

“阿卡,马上戒备!”

第一次碰到仪器在200米的距离内才检测有危险的动物,看来这个异世界与地球不同的地方还有很多。

阿卡听到我的话,马上半蹲到地上把身后的背包拉过来放在胸前。做为南非JV特种队五线精英,太多的空闲时间虽然让这名超级军人一直想着去牧羊,但优秀的战斗技术和冷静的战争心态还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阿卡动作让人目不暇接,他从特制军用迷彩背包里拿出一盒突击步枪的零件,5秒钟,一把赫黄色枪托的突击步枪就完整的出现在阿卡手中。从阿卡这个读音看,就知道他刚才组合的突击步枪属于AK系列枪系。

长达1780毫米的枪管看起来像一个狙击步枪,这是让·雷诺所说的AK枪系的最新改进版。虽然现已在电磁能量在枪支上广泛应用,但阿卡还是继承了他父亲溺爱AK—47等火药类型枪械的风格。我还记得在阿卡的资料上有这么一段:巴布鲁是南非出色的战士,酷爱AK系列突击步枪,因此他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个个枪名,这个被叫做阿卡的孩子在15岁时就成为南非JV特种队优秀的一员。

阿卡的这支AK系列突击步枪继承了AK一向的优点:火力强大、操作简单,又经过世界上的枪械专家改造,是一种极其恐怖恐怖的武器。

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中国产QSG92式手枪。虽然自己的一直使用的是狙击步枪,但现在这样的位置和马上要出现的动物的不确定性,火力强大但操作复杂的狙击步枪根本不是首选。QSG92式手枪做为电磁能量型武器,威力虽然比不上狙击步枪,但电磁武器的子弹发射速度,对突发的情况还是能够应付。

突击步枪,像阿卡的AK突击型武器的首选,但一个被传送的另一个空间的人不可能携带一个军械库。

阿卡那把AK长长枪管直直对着没有一丝涟漪的湖面,这个时候我和阿卡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

“清澈的湖水和面积湖面,不可能有大型仪器推算出来的大型生物啊!”阿卡说完打了一个哈欠。

“阿卡,这不是地球!”面对这没有一丝动静湖面,我心里虽然有一点疑惑,但未知的一切能在我们理解的范围吗?

纳米多功能自动表终于再一次震动。上面出现的图象是一群鳄鱼模样的动物正从湖底缓缓向我们位置游来。

动物类型:未知;数量:78只;危险性:未知;动物体积:130平方米;预测攻击方式:牙齿、四肢...

看着纳米多功能自动表探测到图象和总结的数据,我忍不住苦笑对阿卡喊起来:“阿卡,注意了。这种动物很像地球上的‘魔鬼巨鳄’!”

第四章 魔鬼巨鳄(中)

在一次任务中,我被派去到非洲保护一种形状非常奇特的古生物化石。这种如鳄鱼形状的化石体长如同一辆公共汽车,从头到尾长达12米多;体重如同一条小鲸鱼,估计体重超过8吨;“血盆大口”远不足以形容它的大嘴,因为光它的嘴就长达1.8米,里面生着100多颗匕首似的獠牙。这条超级巨鳄巨大的嘴巴顶端生着一个明显膨大的前突,活像一个大瘤子,在现在的鳄类中还从未见过这副模样。一些古生物学家便索性把它称为“魔鬼巨鳄”。

现在在这里突然看见类似的动物,脑子马上想到穿上蓝色生命外套或许会更加安全些。但“魔鬼巨鳄”就要浮出水面,已经没有时间了。

“队长,我们现在能躲避这些动物吗?”阿卡的关怀地说道。

“不能,仪器虽然还没有提示,但我感觉到我们四周都有危险的气息。”我听得出来上卡是担心我,依他的速度可以极快跑向别处。现在这个时候,即使让阿卡快速离开,四周危险的气息也是对他一个很大的考验,况且他一定也不会离开。

“让我们一起面对在异世界的第一场战斗吧!”我拍了拍阿卡的肩膀,毕竟所有的事都需要我们亲自面临。

就在我和阿卡半蹲在在一棵大树后,小湖的方向终于传来地面的震动声。

“嗷”

一声巨响,一个庞然大物就出现在我们面前距离200米左右的湖岸边。

现在我的面前终于出现这种活生生的“魔鬼巨鳄”,在仪器图象上看到的身型和数据明知它的巨大,现在活生生“魔鬼巨鳄”就站在几十米外的地方,长达20多米的巨大身体,张开的大嘴里露出无数尖锥般闪着白光的牙齿,这种场面心底更使从我们心底震撼,

“嗷”

最前面的一只魔鬼巨鳄向我和阿卡站的方向挑衅的大叫一声。它嘴里喷出腥臭的气体和獠牙上涌的粘稠的液体甚至让200米以外的我们感受到一阵腥风刮来。

本来我的想法是静观其变,但现在“魔鬼巨鳄”张开的嘴和身体的架势,就立刻证实自己刚才那种想法的无知。

我盯着前面凶恶的“魔鬼巨鳄”,把从背包里拿出两颗脉冲阔刀雷递给阿卡一颗,然后指了指前面的那个正要向我们靠近的怪物的大嘴。阿卡把手雷装进特制迷彩野战服的口袋里,接着AK独特的枪声响了起来。

AK射出的30发特制子弹全数打在了离我们最进的那一只“魔鬼巨鳄”张开的嘴里。虽然子弹偶然打在嘴巴的鳞片上面只留下一个白点,但嘴里柔软的皮肤可不是能跟子弹抗衡的。接着“魔鬼巨鳄”凄惨的嚎叫和嘴里渗出的大片血液,特制子弹的麻痹作用现在开始使这只离我们最近的“魔鬼巨鳄”巨大的身体开不停的抖动。

阿卡随即拿出一个新弹匣装上,然后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5”

阿卡自豪地喊着。刚才被射中的那头“魔鬼巨鳄”大声的嚎叫着,巨大的身体在特制子弹麻痹药力的挥发下变的不停的颤动。

“4”

“3”

“2”

“1”

阿卡的声音刚落,最前面的这头“魔鬼巨鳄”终于不甘心的轰然倒了下去。

“队长,厉害吧!”阿卡转过头向我竖起胜利的V字型手势。

“小心”

我看到那头“魔鬼举鳄”在倒地的的一刹那,竟然从它口中吐出一团蓝色的火焰,炙热的火焰像一条火龙向我们冲来。

回过头正要向其他“魔鬼巨鳄”射击的阿卡,突然看到临近火焰,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过来。那蓝色的火龙和着躺在地上的“魔鬼巨鳄”不甘巨大的吼声,整个把阿卡吞没。

“阿卡!” QSG92式手枪的能量盒在我疯狂的射击下,已经告罄。

阿卡头发已经被烧焦,裸露在特制野战军服的双手已经变的通红,而本来健壮脸色布满了白色的水疱。

要是穿着蓝色生命外套,也不至于弄成这样。我不禁极度懊悔以前的做法。

不过,特制的野战军服坚韧的材料,虽然当时设计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但耐火的能力不会差。看着仪器对阿卡的检测是轻度烧伤,我马上在他受伤的部位涂上细胞再生药剂,刚才他微弱的呼吸现在平稳下来。我不由得稍稍放下心来。

现在,离我们200米地方还有几十头虎视耽耽的”魔鬼巨鳄”。或许是阿卡对它们前面的同类造成了不可思仪的伤害,它们现在只是在低吼,并没有向我们做任何攻击动作。

看来,在这个异世界这种会吐火的“魔鬼巨鳄”,并不是很聪明的动物。如果它们现在再吐出那种蓝色的火焰,结果恐怕是非常糟糕的。

“队长,发生什么事情了?”通话器响起亚当医生着急而又疯狂地声音。

“我和阿卡被一群动物袭击,阿卡现在已经受伤昏迷。”我紧盯着前面跃跃跃欲试的“魔鬼巨鳄”群轻声回答。

“看来,我有机会检能验一下自己的钛光手术刀了。”亚当医生疯狂的声音透露着兴奋。

“医生,你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和其他队员汇合!现在这里的情况我还能应付。”

“是,队长。”亚当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刚才那只倒在地上的“魔鬼巨鳄”在它的同伴快活地低鸣中被撕活活咬成一个巨大的骨架后。现在更加不平静的“魔鬼巨鳄”无数铜铃似眼睛带着蔑视的颜色像我看来。

“依现情况的发展看来要消灭这群嚣张的怪物。”我看了看依然昏迷的阿卡,把刚才那颗脉冲阔刀雷紧握在手中。

“队长,这个美丽的草原怎么会有这种会吐火的怪物。”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令我欣喜的声音。

原来经过药物治疗,阿卡已经醒来了。本来依靠他的体质,即使不清楚那种在怪兽口中吐出的火焰伤害能力究竟有多大。植入身体内部的芯片没有在阿卡受伤时报警,就已表明这种“魔鬼巨鳄”口中发出的火焰并不能给我们造成更大的伤害。

刚才阿卡的突然晕厥,是大脑突感燥热和惊奇造成的。

忽略了火焰,但“魔鬼巨鳄”巨大的身体和长长锋利的爪牙,还是一样会对我们产生生命的危害。

想到这里,我刚想给阿卡说现在“魔鬼巨鳄”的情况,可是听到他说的话,我差一点就晕倒。

阿卡看着前面的“魔鬼巨鳄”,喃喃地说道:“以后在这里牧羊的话,牧羊犬会吓跑这种会吐火的怪物吗……”

看来阿卡现在已经不想回地球上的家乡牧羊了。

我示意阿卡停止说话,然后摆了一下手势,小声说:“阿卡,我们左右分开,你掩护我!”

“队长,让我去吧,我的速度更快些!”阿卡知道我把“魔鬼巨鳄”引到一个有利于一起消灭它们的地方,不紧马上请求道。

“不行。你刚醒来,等怪物离开这个地方后,你去那座小丘。”我指了指身后不远处一个位置明显高的地方。

我摆了摆手,示意阿卡不要再开口。

从树后走了出来,我向那些“魔鬼巨鳄”胡乱射了几枪,向旁边快步跑去。由于这种不死不休的战局,要是它们一起冲到我和阿卡的身边,结果是可以想象的。现在我们没有时间等着其他队员们到来,现在要做的,就是全部消灭它们。

可能是我这个奇怪小生物对他们的挑衅让“魔鬼巨鳄”愤怒,终于它们甩开疑惑大吼着向我跑去的方向冲来。

漫天飞起的尘土和湿湿腥臭组成的旋风把我整个包围,我现在已经感受到70多只只“魔鬼巨鳄”在我身后那种凛冽的气势。而地上巨大的震动声也仿佛说着最终危险的到来。

终于,我的后背上传来”魔鬼巨鳄”嘴里特有的热气。它们现在要是吐一下火,我就死定了。对于我这样一个奇怪而又胆小的敌人,它们是一定是想用尖牙亲自把我撕碎了!

感觉到长长的牙齿将刺入自己身体的那一刻,我终于跳进了刚才看到的低凹处。

后面紧随着我的一只黑色鳞片紧密包裹的“魔鬼巨鳄”巨大身体,在我趴下后瞬间从我头顶上跳了过去。

轰隆的巨大震动声中,后面的70多只“魔鬼巨鳄”无数柱子似的四肢也像第一只它们同类一般跑向我位置的前方。

地球上的动物在奔跑时,总会对地面上的凸出的物体下意识的躲避。由于特制野战军服的迷彩色在电脑的自动调节下改变颜色。这个异世界的“魔鬼巨鳄”下意识地躲避着前面的土块,不想身上衣服也使我变成一块黄色的“土块”,看来它们习性的一方面和地球上的动物还是相同的。

回过头来的“魔鬼巨鳄”群,看着本来要到手的猎物居然狡猾地从自己尖牙利爪下神秘的消失,不禁恼怒的大声嚎叫。在巨大的叫声中,有些“魔鬼巨鳄”竟然狂吐火焰,无数道蓝色的火龙就在这嚎叫声中向各处飞去。

可恶的是,有些蓝色火焰向我的位置烧来。看着不能去躲避的火焰,既然仪器检测到这种火焰的温度只有200多度。野战军服完全可以避免身体受到伤害,我还是小心地把身体蜷了起来,防止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被烧伤。火焰终于把我覆盖,虽然200多度火焰对我改造以后的身体造成不了伤害,但高温和闷热带来的巨大压力还是使我一阵晕眩。晕眩的在火焰的消失后也慢慢减退,当我正舒口气时,改造时植入身体内芯片发出信号,同治我有危险要发生。

原来,刚才要咬到我的那只”魔鬼巨鳄”发现我跳进低凹处,下意识的跳了过去。由于惯性和后面疯狂奔跑的同类根本不可能停下身体。但其他的“魔鬼巨鳄”发怒的嚎叫时,那只“魔鬼巨鳄”悄悄的来到我的附近。

看来我当初的判断是错的,“魔鬼巨鳄”不是很愚笨的动物。

感受着发出越来越近的“魔鬼巨鳄”走路时轻微震动声,我把拿着脉冲阔刀雷的手从胸前抽了出来,这种小型步兵雷是专门伤害敌人的有生力量。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一个地雷爆炸起来,恐怕不是“魔鬼巨鳄”所能承受了的。

在“魔鬼巨鳄”长开大嘴向我咬来的那一刻,我把手中的地雷扔进它的血盆大嘴中,虽然自己手臂向后撤的快,但还是被它的一颗巨大獠牙把整个右手臂洞穿。我连忙撤了一下,手臂上的一块肉就在撕扯中卡在它的尖牙上,“魔鬼巨鳄”看见已经在口中的猎物又要跑,马上“嚎”的一声,向我冲来,不过,“轰”的一声,一团红色的血液夹杂着内脏的碎片从它嘴里喷出来,整个洒在我的身上。它在刚才那个沉闷的响声中轰然倒在了地上。

后面的“魔鬼巨鳄”群发现突然出现的敌人,不禁在兴奋的兽鸣中向我扑来。

“哒,厮”

突击火药步枪混合着电磁光波武器声音使”魔鬼巨鳄”群向我冲来速度减缓下来。但这只使它们的速度稍微慢一些,并没有停止。恐怕在有30秒以后它们就冲到我面前。

“队长,我来了!”阿卡拿着一把AK和一把电磁突击步枪。

“不是让你向左边的方向跑吗?”本来安排阿卡跑向左边的一个小丘,那样危险就可以少些。现在看见他速度飞快跑过来,我不禁有些担忧。前面发怒的“魔鬼巨鳄”群现在看来不是我们两个人可以对付的。

“我们是同伴,应该并肩战斗。”阿卡答非所问,只是看着我手臂上的伤害,表情严肃地说道。

“那我们再一次开始战斗吧!”我拍了阿卡的肩膀,轻声说道。

“队长,给你。”阿卡递给我一样东西。

这是一枚小型核能雷。虽然地球上已经禁止核武器的生产,但这次特殊的任务还是让阿卡带了四枚。这枚手雷可是有一千吨TNT当量的威力,如果完全释放,“魔鬼巨鳄”被消灭,我们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危害。

“阿卡,现在我命令你把蓝色生命外套穿上。”我接过核能雷,语气严肃的对阿卡命令道。

还有10几秒的时间,我不希望我的对员再受一点伤。

阿卡看了一下我,然后麻利的穿上衣服,两把枪向冲来的“魔鬼巨鳄”群疯狂的发射。

我经过特殊改造的身体应该不会在核能雷威力下受到伤害吧!看着疯狂的“魔鬼巨兽”已不在乎阿卡两把枪的的扫射,我突然有了想马上结束战斗的冲动。

还剩下50米的距离。我把核能累的自动系统调好,然后扔进距离我们最多50米的“魔鬼巨鳄”群中。

我示意阿卡停止射击,在最先的“魔鬼巨鳄”长大1米的獠牙接触到我们身体时,阿卡把我压到身下,然后一阵强大无比能量释放的压力传到我的身上,刚才还疯狂的“魔鬼巨鳄”现在满是悲鸣。一瞬间,随着耀眼的白光和沉闷的爆炸声后,一起都变的静起来。

仿佛我又回到了“末日方舟”虫洞发射器发射后我感受的情况。全身的每一个部分,都被撕裂,然后重新组合;再撕裂,再重新组合。我自己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样反反复复的变化。然后突然感觉传来一种生命的能量,好象被这种能量召唤,我看见自己睁来了眼睛。

“队长,你终于醒了。”阿卡又恢复了那种很诚实的表情。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报告队长,3分钟。”

“哦,还好。”听完阿卡的话,我从心底松了口气。看现在的情况,“魔鬼巨鳄”应该被完全消灭了。

我试着动了动发麻的身体,憋着一口气强忍着肢体的麻痛站了起来。

刚才“魔鬼巨鳄”群冲来的地方已经被一个大坑所取代。坑的周围到处都是“魔鬼巨鳄”残肢,看来这种异世界的动物身体的确强悍,在核能雷巨大的威力下既然没有灰飞烟灭!

“希望以后遇见的动物不会这般的膘悍!”我叹道。

“队长,不会对我们‘十二位猴子’的能力没有信心了吧?”阿卡笑着问我。

“呵呵,刚才我说错了,应该说以后遇见的动物都比它们要疯狂。”

“那可不行,要是队长说的话,我以后怎么在这美丽的草原上放牧羊群啊?”阿卡认真地表情,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深深的吸了口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纳米多功能自动表图象显示其他队员很快就要到达这个地点。我和阿卡现在要离开这个位置,必须在其他地方与他们汇合,现在我不敢确定仪器探测不到的动物会不会再次出现。

“队长,让我看一下你手臂上的伤。”

似乎是角色的转换,前面我刚昏迷的阿卡喷上细胞再生的药剂,现在轮到他为我治疗。

我苦笑着把手臂伸到阿卡面前。

“队长,幸好你只是手臂上的肌肉被撕裂,没有伤着骨头,那样的话就很麻烦了!”

阿卡嘘嘘地着说着话,从后边的背包的底层拿出一小瓶细胞修复营养液。这种常见的治疗恢复蓝色药剂,我们“十二只小队”每一个队员都携带了很多。

含有特殊成分的细胞修复营养液,像我手臂上的伤势,药剂里面的再生细胞成分可以极快的修复受伤组织,基本上两天以后就能完全恢复。现在地球上可是在已故沈文诚先生的倡导下,生物细胞技术已经用到各个方面。

经过阿卡的治疗,手臂上伤口那恐怖的口子正慢慢的溢出黑色的血液,像“魔鬼巨鳄”这种庞然大物的嘴和尖牙上腥臭的液体不可能没有毒素,接着伤口流出红色的血液快速……

“阿卡,你的伤恢复的情况怎么样?”我看到阿卡的被“魔鬼巨鳄”烧伤的脸现在已经结疤。

“没事,不过如果羊群喜欢英俊的脸的话就出问题了。”阿卡神情有些懊恼。

哈哈……

一起经历过战斗的人所产生的友谊是最真诚的。看着阿卡现在的笑容,我心里突然对他这位特种军人从心底一直坚持的梦想产生一种羡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