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年华——陆军两栖作战部队士兵手记 正文 20

未满 收藏 2 1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09/


教导队神秘的面纱终于在一阵微弱的刹车声中撕开。这是一个建在山脚下的营区,四幢整齐的三层营房排列在一个有坡度的空旷地上。左首第一幢是大队部,依次下来是一中队、二中队、三中队,每幢楼房前都有一片整齐划一的草皮,被水泥小路割成一块一块绿色的毛毯,覆盖在土地上。每个中队草皮前都有一个篮球场,篮球场边是一条宽阔的水泥路,往南过去是大操场、射击场、战术训练场,很有规模的一个集训基地。大操场上竖着好几个高达三米宽三米的水泥牌,上书“严格要求,严格训练”几个红色大字;每个中队有一个墙报栏,后面红底白字,一中队是“班长是优秀士兵”,二中队是“班长是军中之母”,三中队是“班长是军官助手”。习惯了N镇狭小营区的路飞刚下车就有一种严谨的感觉,不须等集训开始,这些足以让人感受到教导队的正规、严格、苛刻。

放眼看去,三个中队的篮球场上、草皮上都是刚来报到的学员,中队前架满了武器,81式步枪、轻机枪、85式重机枪、12.7高射机枪、82无后坐力炮、82迫击炮、40火箭筒、85式狙击步枪,大家都穿着迷彩服,背着自己的迷彩大背囊,从那些矫健的身姿可以看到,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种压力渐渐聚集在路飞的心头——未来的六个月,残酷的六个月,未卜的六个月,充满挑战性的六个月。

“三区队的!过来这里集合”,一个穿着夏季作训服的高瘦中士拿着花名册在草皮上叫道。

路飞在营部集合的时就被告知自己要到三区队参加集训,徐悟祖拍了拍他:“老路,叫我们呐。”来到了陌生的地方,即使以往是冤家,也会暂时成为背靠背的朋友,徐悟祖和路飞之间的关系一下前所未有的融洽,叫上吴致敬,三人小跑到中士面前。中士面前很快集中了一个排的士兵,他看了看说:“集合。”

士兵们很自觉地按高矮顺序列成三列横队,中士翻了翻手里的花名册,头也不抬,一边点名一边分配班属。大家呼啦一下又换了换位置,队伍乱了一下,马上整齐了。中士抬起头,满意地说:“好,欢迎大家来到教导队,欢迎你们加入三区队,我叫黎小明,七班长;这位是钱中军,八班长;这位是裴全,九班长。”两个下士走来站在黎小明身边,大家算是见了面。黎小明说:“我们这里暂时没有区队长,由我代理,你们未来六个月将在这接受预提班长集训,体能训练一个月,共同科目两个月,专业两个月,野外作训一个月。我们教导队是全军优秀教导队,训练也是非人的,相信你们的班长也告诉过你,他们也是在这里走出去的。好了,废话不说,你们马上回房间放好行李,拿好自己饭盘出来集合开饭!”他刚转过身子,忽然想起什么,又调过头来,解散!

已经是六月中旬了,植物散发出的气息混杂着热气和汗味,站在饭堂前的队列里,路飞看着饭堂后面的山被沉沉的暮霭包围,心有些乱,中队长周湖平在队列前讲话,他居然没听进去。队伍分班进入饭堂,部队的规矩就这样,干什么都一板一眼,就连轮到哪个班也要先立正一下才能进去,否则,被值班干部发现,要重新出来列队,排在最后再进去。

规定的晚饭时间是半小时,路飞洗碗下来后,黎小明已经拿了个秒表站在草皮上,待所有人都回来,他冲着排房就吼:“给你们十五分钟,叠好被子马上出来集合!”

三区队的房间在一楼,外面是大间,几十张床,里面有个小包间,一室一厅,厅是区队长房间,室是放置平时不用的行李和装备的地方。大家忙乱了一阵,房间里人多地方不大,挤成了一窝蚂蚁,好不容易才冲出排房,都争先恐后,仿佛后面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有人磨蹭迟到了,黎小明眼皮都不抬:“站一边去!”最后,一共有三个人迟到,其实也因为人多,床铺又没分,许多人不熟悉情况,行李也不知道往哪放,一来二去就迟到了。

列队完毕,黎小明站在队列前说:“你们都是连队挑上来的,回去都要担任班长职务的,十五分钟居然连自己都安顿不好,那就该罚!”对着那几个迟到的命令,俯卧撑一百个!自己数出来,别要我喊!

“一,二、三……”三个迟到的兵二话不说,马上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利用这段时间,黎小明继续向大家解释一些规定,每天早上五点三十起床训练,中午十二点收操,中午十二点半开始体能训练,一点半休息,下午两点半起床,吃饭不准超过半小时,晚上九点三十熄灯,每星期全训六天,没双休日,星期天早上每人上山砍一挑柴,下午洗衣服休息……路飞心里暗暗叫苦,我操,你干脆说不能休息算了!

这天夜里没有训练,开班务会,大家围了一圈坐草皮上相互介绍情况。七班十个人,第一年兵四个,第二年兵六个,班长黎小明是93年兵,原3团的预提班长,集训后被留队担任教练班长。路飞分析了一下,感觉黎小明有点痞气,不属于尹显聪那种较为温和型,也不属于马立的暴躁型,比较中立。大家介绍后,黎小明让所有人回去整理内务,然后集中去洗澡,又说明天就要进行摸底考核,如果成绩不及各,将被退回原连队,因为教导队是淘汰制。

洗澡的时候,路飞算开了眼界。原来教导队虽然营房建得比N镇好,可是设施还是很简陋的,连自来水都没有,除了家属院后面有一水洼,就只有射击场上的一条河流了。这是条两米多宽的小河,源头是附近风景区里的一条瀑布,穿过射击场后也不知道流到哪去。三个中队三百多号人,扑通扑通全跳一条河里去。月光下,一个个黝黑的裸体在水里扑腾,唱歌的、嘻笑的、叫喊的,一种属于雄性的苍凉、广阔在这个山野的夜空下,彷佛一首豪迈粗犷的歌,哗哗的水流声是伴奏,这——是男人的天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