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丈夫出轨之后……

战鹰翱翔 收藏 8 158
导读:丈夫出轨之后…… 熊欢打电话到报社,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报社另外一位记者接的电话。在他们联系过几次后,事情辗转落到了我身上。第一次电话里听熊欢的声音,无法断定她的真实年龄。她说话细细的、涩涩的,一字一句都似乎薄如蝉翼,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故事本身在她看来太沉重的缘故,让人感觉到一碰即破。 她是某市一位拥有百万家产的生意人的妻子,两年前就没上班了,在家做全职太太。可是,家庭主妇的日子里,她没有小孩子可以用来寄托孤独,没有丰富的交际活动能够给琐碎的日子增色,那种源于生活的孤寂就躲在她心灵的角角落落,吞

丈夫出轨之后……


熊欢打电话到报社,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报社另外一位记者接的电话。在他们联系过几次后,事情辗转落到了我身上。第一次电话里听熊欢的声音,无法断定她的真实年龄。她说话细细的、涩涩的,一字一句都似乎薄如蝉翼,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故事本身在她看来太沉重的缘故,让人感觉到一碰即破。


她是某市一位拥有百万家产的生意人的妻子,两年前就没上班了,在家做全职太太。可是,家庭主妇的日子里,她没有小孩子可以用来寄托孤独,没有丰富的交际活动能够给琐碎的日子增色,那种源于生活的孤寂就躲在她心灵的角角落落,吞噬着。可是她又一再强调,她不是一个害怕孤单的女人,甚至说她对寂寞的忍耐超出常人的想象。接下来,在一次电话中,她向我袒露了自己的困惑……


与刘正的结合,最初只让人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感恩也可以促成爱情,你开始也许并不爱对方,但你会跟他(她)在一起,然后,慢慢就爱上了。在大学里,当刘正一次次救我于水火时,我就知道,自己迟早会疯了似的想跟他生活一辈子。他“固执”地拿钱给我交学费,给我买餐票。他很真接说,他帮我是因为爱我,但并不奢求我爱他。思想似乎有些世俗,但爱却是高尚的。我也乐于陶醉在这样一个有人照顾着爱着的环境里,虽然我并不爱他。


1996年11月,我的父亲病重住进医院,需要一笔家里根本承受的手术费用。刘正知道的当天晚上,拉着我就往车站赶。上了车他才愤愤地说:“我没对你说过,需要帮助的时候不能瞒着我吗?”泪在那一刻,差点整个儿把我的脸淹埋,我第一次扑在他的怀里,有感动也许还夹杂着一些爱。十几个小时的路程,我的手一直任由他紧紧握着,他一直看着我,安慰我,让我不至于那么焦急和伤心。


回到家,终于到了父亲所在的医院,可是他并没有进去,只是把匆匆忙忙间凑起的2000元钱强塞在了我手里。然后,他一个人走了,他说我不用管他,他会在街上随便逛逛,第二天中午在车站会面,一起回学校。这之前的那个暑假,他曾自作主张地去了我家,父母不知何故,很不喜欢她,坚决反对我同他交往。尽管那时候我已经开始爱上了刘正,可是我无法违抗父母的意思,就这样我们一直拖着,不表明也不分开。


第二年,我们毕业了,因为无法得到我的承诺,刘正强忍着心痛回了他的老家。我则在长沙一所职业学校找了份教书育人的工作。人各两地之后,真的就像我所担心的那样,我开始难以自控地想他,想他那小小的但绝对真诚的眼睛,想他紧紧握过我的手的手,想念他的照顾和笑容。我不能再欺骗自己,第一次,想跟他生活一辈子的念头变得如此强烈。


我给家里写了封信,很短,只告诉父母,不管他们怎么看,我一定要嫁给刘正,就算以后像他们所说的那样,不会幸福。我没有告诉刘正,直接去某找到了他。四目相对的那一瞬,表情已无法遮住彼此的激动。他拥我入怀,身体微微颤抖。那一刻我觉得幸福极了,真的,从未有过的幸福。


这样的一份爱情,似乎只等我来成全。1998年“五一”,我们有些迫不及待地结婚了。他通过父亲的关系,把我安排一所私立中学当老师,而他自己却主辞职下海做起了小商品批发,生意从一开始就很畅顺。没有等待,也用不着期盼,我们的幸福生活就这样来了。虽然直到这个时候,我依然无法告诉自己,对他的这份爱当中,感恩的成份到底占有多大的比重,但至少可以用来好好过日子了。


不知是不是上天有意的安排。熊欢说到最幸福的那段生活时,却只能暂时搁下。她丈夫回来了,而她还不敢把自己的心思坦诚给丈夫。矛盾的女人活得最累,熊欢正是如此。转眼就到了7月,熊欢到了长沙,为参加在职研究生考试报名。她不是专程来把故事讲完的,却也急切地找了我。她比我想象中的朴实,洗得微微发白的连衣裙,看上去有些黑的脸,不像一个富商的妻子。刚刚坐定,她首先说,煎熬了这么久,或许只有别人帮我做决定了。于是,在断断续续中,熊欢接着说出了她生活中最为隐私的一些东西。


大概是结婚半年多时间吧,刘正开始拒绝夫妻生活。我不敢问为什么,害怕问了后在他眼里会成为一个“耐不住”的女人。我细仔地检讨自己,只有很少的几数从他身上找原因。不知这应该算自私,还是大度?我不知道。


渐渐地,刘正交给我的钱越来越少。我偶尔嘀咕几句,他就说最近生意不好做。果真是这样?我无法相信。我去过批发市场,看见他的门面前每天依旧门庭若市,生意会差到哪去?事到如今,我惟有恳请自己原谅自己,因为我不得不往坏处想了。没有办法,女人都喜欢这样,我也不例外。


在我极不情愿的逼问下,他痛心疾首地流着泪,说:“我患上了最不应该患的病,你相信吗?”我如遭当头棒喝,定定地看着他,没有言语,只有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背叛要在我真切爱着他的时候来临?他信誓旦旦地说只一次,而且绝不是诚心的。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去相信。一直以来对爱情的完美幻想,我要求自己的心和自己爱着的那颗心都是无比洁净的,不容任何浸染。可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不得不去面对,面对这个自己开始深爱的男人。


因为爱,离婚我连想都没想,只是努力地在原谅他。可我的生活就此变得草木皆兵,见风就是雨。或许是太怕被伤害,他的存在让我活得日渐沉重。我对他的监视,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他外出进货,我会不停地打电话,特别是在晚上,我用电话把他缠在宾馆的房间里,不允许有片刻的离开。你们没办法想象吧,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个女人很可怕,但是我没有办法,因为我爱他,担心他,更怕他再次作出那些事情。我曾想过,如果他再次对不起我,我该怎么办,是继续原谅他还是,我不知道。也没有人帮我,只能我自己来承受,来消化这些东西。


他哀求我:“相信我好吗?我不讨厌你这样做,可是,这样只能让我更负疚,你能懂吗?”我当然懂,可是我做不到。但与此同时却不知道到底在在乎什么。不想结束婚姻,却时刻想离开他。我的视线里,他的每一次出现都成了一种无形的负担,精神上的。我也许是真的病了吧,心理上的。


1999年年底,我在保留工作关系的前提下,回家做了全职太太。但所谓的全职太太绝对与一般的不同,我仅仅是为了更好地监视他而已。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难道我只是为了找到他背叛我的证据,从而确定他所说的一次是谎言吗?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真的,没办法控制。我想过去看心理医生,可是每次要去的时候我又退缩了,我害怕在别人面前坦露自己的生活。


有一次他去广州进货。他开好房间后就把房里的电话告诉了我,可是我晚上打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人。你们也许想不到,那个晚上我简直快疯了,什么也没拿,只带了满腔的怒气上了南下的列车。等到了广州,已是次日清晨。在宾馆里见到我,他一脸的诧异,但眼神很快就变了,似乎明白我的到来是因为什么。


“如果你实在无法原谅我,我们就分手吧,我不想你过得太痛苦。”我却哭了,扑在他怀里,不知所措。这个时候,他的病已经痊愈,他说:“我们要个孩子好吗?那样也许你会过得快乐些!”我喜欢孩子,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有了孩子会意味着什么,相信很多婚姻不幸的人都深有体会。


这期间,我想过出去,不依靠他,到另一个城市去生活。可是我不敢啊,我能做什么呢。离开他,我不敢保证自己能好好地活下去。我渴望坚强,可从小到大,我都清自己是一个脆弱的人,对于生活,对于爱情,都很难做出果断的决定和选择。至于那次不顾一切地找到他,嫁给他,那是惟一的例外。


后来,我想到了考研,也就是从2000年开始吧,我每一次都在努力,都在考,包括在职的,包括一般的,反正只要是读研的,我都会去。但是我静不下心来,所以每次考试都是失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也许有一天我会想通,也许还是继续这样的日子。这可能就是命吧,我本不信命,但现实逼迫着我。



本故事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