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七节 涉洋回国 心向共产

zhouzhonfu 收藏 3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URL] 回国后.有德便和国共两党的情报机构取得联系。他向中共坦诚汇报了加入军统的原因和经过。得到了中共南方局领导的赞赏。指示他:一,保密中共党员的身份。二,凡是给军统的情报,必须由中共组织的认可,方能传送。三.军统方面的情况,一旦掌握必须在第一时间内,报告党组织。身为受过特种训练和受到过高级教育的有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回国后.有德便和国共两党的情报机构取得联系。他向中共坦诚汇报了加入军统的原因和经过。得到了中共南方局领导的赞赏。指示他:一,保密中共党员的身份。二,凡是给军统的情报,必须由中共组织的认可,方能传送。三.军统方面的情况,一旦掌握必须在第一时间内,报告党组织。身为受过特种训练和受到过高级教育的有德,心里十分理解和赞同南方局的三条诫律。他在回国期间,有多少次将有关,日,伪,军统,的机密情报,送于中共,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在王有德的帮助下,






中共在江南的武装,就象长了千里眼,有了顺风耳一样。既粉碎了蒋介石的:攮外必须先安内! 的阴谋,又多次打败了日寇的扫荡。王有德的情报准确性得到了中共的高度认可,而(雄鹰五号)的名声,更是享誉三方。日本人曾多次清理,排查,可能出现问题的人,结果一无所获。特高课的特务组织也明查喑访,最后也无功而返。





由于几次秘密袭击中共游击队和地下党的计划失败,把戴笠气得恼羞成怒,当他听说是中共一个高级谍报员叫(雄鹰五号)在和他作对时,便通知所有,明的,暗的,军统工作人员,密切搜寻,高度注意(雄鹰五号)动向,一经发现,立即处决。并悬赏十万光洋,奖励有关人员。于此同时,有德也接到戴主任的命令。

物极必反,水满则溢。由于王有德的情报传递屡屡成功,这更促使日寇加强对地下交通站的搜查。在鬼子和汉奸相互勾结,捕风捉影地追踪下,中共在江南的许多交通站遭到破坏。为了地下工作的人身安全和情报安全。中共江南情报负责人决定:改变与王有德的联络方式,把人工传递,





改为电波传递。王有德在市区租了一所带角楼的民宅。此住宅独门独户,有三个门均可通向大路。他便把电台按装在角楼上。平时由一个中共情报员王存香负责电台的维护和收发电文。党的指示的传递,日伪和国民党的情况,又可以有条不紊地通过电波在空中频传。






军统也调整与有德的联络方式。戴笠把在润京的谍报组组长司徒俊调往鬼子在华东地区的大本营南京。专门负责与王有德的联络,司徒俊在润京的工作深得戴笠的满意,经再三考虑,最后选中了他。他与有德是单线联系,联络方式是:通过电话玲声的断落来决定见面的方式和事情轻重缓急。





书归正传,有德开完军事会议,正想办法通知陈洛尘最新敌情时,传来司徒俊的见面暗号,于是便到接头的茶楼,与司徒俊会面。司徒俊对浮玉纵队也十分地感兴趣,上次施涂西的失败,长山之战的悲壮和惨烈。都让他不得不对陈洛尘和他领导的队伍刮目相看。他将有关浮玉纵队的情况上报总部,戴笠指示:尽量争取,不从歼灭。

司徒俊早早来到茶楼,一面与女子聊天,一面眼瞅着门外。当他看到王有德上楼梯时,忙出门迎接。一阵寒暄之后,他便传达戴笠的旨意:通过日本人的动静,打听浮玉纵队的最新情况,如浮玉纵队确实是共产党武装,就借日本人之手除之。 随后司徒俊对有德说:"提起浮玉纵队,不得不让人佩服,尤其是那个叫





陈洛尘的人简直是旷世奇才,有勇有谋,刚柔并济,很有民族气节。几个月前,我派一个特工打入他的队伍,据他说浮玉纵队有倾向共党的迹象。真是可惜,此等人物,若被共党揽去,实是于党国不利啊,有劳兄长摸清事情真相,上峰也好早定计划招安或剿灭''。有德不解地问:"现在不是国共合作,全面抗战吗?管他






什么党,只要打鬼子就是好汉。''司徒俊用沉稳的口气说:"你有所不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蒋总统是在为赶走日本人之后,而未雨绸缪啊。你想想:共产党从全面抗战到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收编了多少武装,而他们全打着抗日救国的旗号,表面上是打日本人,实际上是在为共产党争名声,抢地盘。等时机一到,他们就与蒋委员长分庭抗礼,一决雌雄,王兄你不哓得啊,共产党拉队伍的本领是了不得的。''





有德在认真地听他说完后,便试探地问:"如浮玉纵队与共产党毫无瓜葛,党国如何对待他们?''司徒俊爽快地回答:"当然是编入国军战斗序列,陈洛尘至少可得一个上校。'' "司徒兄,我想招安,肯定成功!哪个军人不愿意为国效力,再说国军是名正言顺的代表中国政府军队,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会为国军





所降的。''王有德装作信心十足地说。司徒俊面带难色,底气不足地说:"我看这个陈洛尘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和共产党是一个德性。他被花泽掳去,受尽折磨,就是不吐一个有用的字,幸巧被他同伙救出,否则难逃一死。我想叫他归顺党国,是件不容易的事呦。'' "司徒兄此言不假,听说陈洛尘的确在日本人面前是大义凛然,但也不能说明他对党国就深恶痛绝。在没有弄清他究竟是不是共产党之前,决不能轻意下结论。''有德耐心地说

司徒俊看了王有德一眼,疑惑地说:"看来王兄对浮玉纵队的态度有些爱昧,是不是认识陈洛尘?''王有德听到之后,便很不高兴的说:"司徒兄话里有话,如你把此想法传到戴主任那里,王某可有性命之忧啊。我不过是就事论事,从民族大义出发,从党国利益考虑,你想想,江南地区除了零星的几个军统人员





在活动外,根本就没有一个能与日本人对抗的武装。浮玉纵队从成立到现在,历经多少次大小战斗,那一次不把鬼子打得惨败,偏偏这支毫无政治倾向的队伍,


你们非要把他们说成共产党,到底是为什么?凭什么他们就不能为国效力!'' 司徒俊忙解释道:"不是我偏要说他们是共产党,关键是他们是支有政治倾向的





队伍,据可靠情报:这个叫陈洛尘的人是个乡下邮差,而浮玉纵队的骨干成员,全是来自于工人,农民,和社会下层人物。他们的宣传口号跟共产党的是一模一


样,把穷鬼们忽悠地跟着他们直转,如不早下手除之,他们肯定会归顺共党,那才是我们的失败啊!''说着便把手放在有德的肩上,拍了拍。





王有德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今天我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有胆量侵犯中国,因为中国人太会猜疑,各利益团体互相排挤,勾心斗角,各怀鬼胎,结果是一盘散沙,给外国人有各个击破的机会。如果照这样下去,中国不亡才怪!''司徒俊看王有德真生气了,便婉转动听的说:"王兄忧国忧民,确是司徒的楷模,你在





国外呆久了,不知道国内形势。我实话告诉你:蒋委员长其实是个空架子,他除了能指挥黄埔的那一帮学生以外,其它的地方军根本不买他的帐,所以他只有依靠学生的正规军来控制地方势力,一旦控制失衡,那各路诸候纷纷起事,那麻烦可就大了,但铲除共产党大家是一致的,因为大家都不想看到穷鬼们坐天下。王





兄!你放心,只要浮玉纵队不是共党,司徒决不会对他们下手。'' "司徒兄此言差矣!我与浮玉纵队并无渊源,只不过他们是支战斗力超强队伍,他们的存在,对日寇始终是个威胁,而对整个抗日战争是有好处的。''司徒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随后他传达了戴笠关于,查清雄鹰五号 的命令。有德答复说:"尽力而为!''






完后,两人匆匆分手。有德回到自已的驿馆,一面抽烟,一面考虑如何将情报告诉陈洛尘。唉!找仇永生啊!有德眼前一亮,便立即走出驿馆,到汪伪政府大院转悠。两个日哨兵向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他随便地招了一下手,便直接朝值班室走去。今天夜里仇永生总值班,他正在朝一帮伪军训话:"大家把眼晴瞪大一点,





现在抗日分子是十分地猖獗,汪主席可就住在这院内,如被抗日分子摸进来,哪我们谁都不想活。听到没有?''伪军们一个个认真回答:"知道了!'' "好快去巡逻吧!''伪军们都背着枪出去了。永生便坐在椅子上,将脚翘在办公桌上,点上烟在悠闲地享受着。忽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永生立即站起来凝视着门外,当他发





现一个身影匆匆窜过走廊,从另一个楼梯下楼去了,他便追到楼下。只见王有德对楼下巡逻的伪军说:"最近外面很不太平,你们要做好随时应付突发事件的准备,千万不可大意!''伪军们点头称"是!''王有德便大摇大摆出门走了。仇永生发现他话中有话,过了一小会儿,也走出伪政府大院。

此时天色已黑,永生借着昏暗的灯光在大门外巡视一遍,发现己无有德的身影,于是他便拐到柒黑巷子口等待。有德这时在马路上出现,只见他低头朝闹市区茶馆走去,永生便尾随其后跟了进去。有德向茶房要了一间清静的包房坐下喝茶,永生进门后便将门关上,然后问:"有德哥!有什么要紧事吗?''王有





德坚决地说:"有!有大事。''永生见他如此严肃,便坐下来递上烟紧张地问道:"是不是关于浮玉纵队的?''有德微笑地说:"你猜的真准!你那个二哥,真厉害!把容花城的鬼子全灭了,四仟多日军啊!一夜之间全军覆没,真是大快人心啊!兄弟,来!为了纵队的胜利,我俩以茶代酒干一杯!''永生忙笑着举起茶






杯一饮而尽。这时有德收起笑容并严肃地说道"不过我们不能被胜利冲昏头脑,今天日本侵华司令部开会,研究如何剿灭浮玉纵队,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你必须连夜赶到润京,告诉洛尘:这次鬼子要出动上万人对付他们,并且有暗探和飞机助阵,它们的方法是:1.大量的暗探率先行动,他们的任务是探明,纵队





的分布,方位,人员,然后报回围剿中心的鬼子。2.接到围剿中心的指令,轰炸中队的飞机从常陵市八桥日军机场起飞轰炸纵队营地。3.最后由花泽率陆军一万多人分别以铁桶式围剿全歼浮玉纵队。这件事关系到纵队的生死存亡,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辛苦一趟,兄弟一切拜托了!''永生见有德如此真诚,甚为感





动。便爽快地说:"有德哥!放心吧,事情到了我这里,就没有你的事了,您多保重!''有德也于心不忍地说:"兄弟你也保重,从南京到润京一路上坎坷不平,又是黑夜,你要注意安全。''永生微笑地说:"再见!''便离开茶馆,消失在夜幕之中......





天还没亮,江碧生便出现在浮玉纵队的驻地,他向洛尘报告了永生传来的情报,便匆匆赶回裕仁堂。这个情报对纵队来说简直是太重要了,洛尘知道敌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但不知道它们如何行动,这下子好啦!既然知道它们的意图,就好全力以赴地对付它们了。想到这里他决定纵队迅速转移,于是通知大家起床向湍





山出发。湍山己到润京的边缘,这里是山明水秀,风景宜人。传说,湍山原名叫瑞山,有一次秦始皇为寻长生不死之仙方,来到瑞山脚下。他仰目一望,发现此山此景仙气勃发,烟波浩渺,顿时心中不悦,说道:"如此绝伦景致,怎生在蛮荒之地,山中瑞气笼罩,祥云惊呈天空,岂不要出天子吗?那个知道!此山叫做





何名?''随行的润京知府忙回答:"启奏皇上!此山因常年瑞气笼罩而得名瑞山。''秦始皇龙颜大怒,骂道:"胡说八道,我看这根本不是什么瑞气,分明是一股妖气,从今往后此山改名为湍山。谁在说以前的名子,我灭他九族!''从此以后这山就叫"湍山''了。

说来也怪,传说当秦始皇走后不久,便有一缕涓涓细流便从山顶慢缓缓地流到山下,久而久之水的流量便越来越多,汇聚成一道常年流淌的小溪,在悬崖和峭壁之间己形成了几个不大不小的瀑布,山泉用力地溅在峭壁上,便形成欢蹦跳跃的水珠,随后它们又飞悬直落。就在被阳光折射的瞬间,简直象珍珠一样,呈现出五颜六色的光彩。虽然它们转眼消失就化成溪流,但,只要山泉不断,美景依然。是这些美丽珍珠,在从上往下滑落被阳光瞬间的折射的美景,令人叹为观止。倩文站在山脚下的细流傍,仰望着这一天然景观,感慨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同时也有一种感悟之后的忧伤,这些亮丽的水珠在短暂的光彩之后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许多鲜活的生命,瞬间离开去一样,犹其是战争年代更是体现地淋漓尽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