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


傍晚时分,我们驱车前往下一个社交派活动目的地顺义。


随着北京这几年的高速发展,顺义区逐步形成了两大别墅发展带,一是依温榆河周边与机场高速路夹角形成的中央别墅区,温榆河东始昌平区沙河水库,流经小汤山镇,穿京承高速、机场高速,西至通州北关闸,与中心城区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便捷的交通网络使其具有地理位置的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古老的河道孕育了沿河生态带和天然湿地景观,别墅区内配套有20余家高尔夫俱乐部及赛马场,楼盘的名称也起得诗情画意,比如阿凯笛亚庄园、水青庭、龙湾、莫奈花园、优山美地、美壹栋。独栋别墅套均总价在400万左右。中国很多演艺界名流就居住在这个区域,像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王忠磊,歌星那英等等。


目前正在聚集人气的是是沿潮白河两岸形成的潮白河别墅区,潮白河是京东第一大河,沿河两岸是北京地区最大的平原森林,环境幽静,2008年奥运会的水上公园选址在顺义北小营镇附近,这也为潮白河区域的发展带来了利好消息。我们晚上光顾的金碧俱乐部是一家新开业的五星级会所,开发商是北京一家大型国企。


进了包间后,我才知道今天的重要客人是某权威权部门的大秘。这个部门管着中国的所有喉舌媒体,包括在老百姓眼里风光牛逼的电视台记者,关于重大事件的采访报道也要听从他们的意见。


惯例是挨个介绍宾主身份,座中还有中央某大报的副总编辑、北京某室内滑雪馆的老总、顺义区政府的官员等等十来号人。我早知道电视台的小蜜缠着老傅找人给她安排上主流频道做主持人,没想到他还真上心办这事儿。看来也正是如此,这个不时一口鸟语的矮个儿男人总能把自己看上的美女罩得住。


服务小姐问主客点什么酒,大秘也不看酒单,就说还是上“国窖”吧。老傅随声附和说:“先上两瓶,不够再加。”郭大秘书兴之所至,说起自己曾被酒厂邀请参观过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有史可考、有案可稽的泸州老窖窖池,其于公元1573年由舒家建窖,当时作坊名称为“舒聚源”,酒的名字往往蕴涵着酒本身的东西:或者酿造工艺、或者原料、产地、水质等。用数字来命名的中国名酒这还是第一家。这酒最显著的特点是泥窖发酵,天然生香,而且窖池越老,酒质越好,故有“窖老者尤香”之说。


酒筵本身没有什么出乎意外的,倒是电视台小蜜让我走了一回眼,她成了酒席上交际花。这个女人不过二十三、四岁,模样身材也端正,就是那股子自诩为腕的劲儿让我有些腻味,北京话号称“拿着”,唯利是图的人谄上必欺下。为了哄郭大秘书高兴,她端着酒在众人的起哄声中用手臂环绕他的脖子敬了一杯酒,然后如法炮制地来和每个人交杯,轮到我面时,我赶紧自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嘴里说“不劳美女大驾俺自己先干为敬!”小蜜杏眼一睁,责怪说杨大哥太不给面子,大家一起起哄,我又只好和她干了一杯。


最后散伙时,我们一共喝了四瓶白酒,宾主尽欢。郭大秘书的手机、眼镜也拉在洗手间最后被服务现给送了出来,小蜜脸色绯红、腰肢绵软,还手舞足蹈、意犹未尽不肯离开,还是我和老傅一起把她塞进车后座才罢休。


深夜独自开车行驶在阒寂的京顺公路上,道路两边的白杨树影不断掠过车窗,我把天窗打开让清新的原野气息涌进车圈,行至首都空港附近,突然心里一动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便把车停在辅路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约过了不到30秒,电话接通了:“杨尘你这个死东西,怎么这么晚才想起打电话找我呀!”听着沈黎黎的声音我就能想到她这会儿肯定斜倚在床上看电视打发空虚的时光。


“我就在你家附近,你那位傍家儿又出国了吧? 等着我,十分钟就过来了!”我调转车头就开往温榆河边的嘉浩别墅区。


沈黎黎是精英模特儿公司旗下的模特,我是在密云南山滑雪场认识她的。那次我坐在缆车上看见一个长腿美女从中级道颇有韵致和节奏地滑下来,心想这丫头应该是东北那嘎达的吧。再往下没多久我就和她座上了同一趟缆车,这个爽直的丫头主动打起招呼来:“你滑得不错呀,不会是专业教练吧?”我说教练证还没考,不过已经带出来一溜女徒弟了。她说那你就是在非法执教,应该课以重税。我说免费施教,学费不是实物只是有机会多和美女们亲近而已。她哈哈一乐,说你这人倒不是伪君子。接下去我想说不仅不是伪君子还是真男人,看了她一眼我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这个姑娘很敏锐,“你是不是有什么流氓语言没敢说出口噢?”弄得我反而觉得自己像个瘪三。她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玩,中午我请她在苔露丝酒吧吃比萨饼,天黑时她就和朋友道别后,坐我上我的车送她回家。


她住的是独幢别墅,尽管装潢豪华但空空荡荡的房间却显得没有人气。一进大厅她就把鞋子踢飞,冲我说“我累了先去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点什么不用客气!”然后褪下牛仔裤扔到沙发上,转身钻进卫生间哗哗放水起来。


我四下打量这藏娇的金屋,发现门厅有男女各式的拖鞋多双,判断不出男主人的身份。我到厨房的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待出浴的美女模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