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之人生杂谈 第五十八章 原始森林中的傣家女 第五十八章 原始森林中的傣家女

龙之戒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7/


我一个人在看到西双版纳原始森林中野象谷的野象后,那震撼隽永如如诗如画的景象令我忘却了时间概念。等自己反应过来,疾步狂奔原路返回时,天黑了。没有准备照明工具,看不清指示路标的我,在这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迷路了。



搞不清这里的状况,虽然白天没有看见什么野兽出现,可保不齐那些家伙晚上会不会肚子饿了出来觅食,然后把我当宵夜享用了。心中小鼓乱打,脚下跌跌撞撞,到后来,明显感觉到自己有点儿“小腿肚子朝前”,挪不动步了。绝望的四下里张望,企图在这黑夜的原始森林中骤然把自己的眼睛变幻成猫头鹰滴,好让自己能看清周遭一切,顺利前行,走出这片原始森林。



就在此时,我好像看见了一簇跳动的火苗,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由于恐惧出现幻觉了。于是,使劲摇摇头,再睁眼望去。。。阿弥陀佛,上帝保佑,默罕默德显灵,我看到那簇火苗竟离我越来越近。等视觉能及时,我看清了,就是下午我问她路的那位傣家姑娘。她挑着一副空水桶,手里举着一只火把,还是穿着白色的紧身小褂,下面花筒裙,只是现在她打着赤脚,没穿那双编织的拖鞋,长长的秀发也放下来了,斜斜的搭在一侧的肩上。



我就像个木桩子似的杵在那里,那位傣家姑娘看见我,好像并不十分吃惊。反而微笑着说道:迷路了吗,我可以把火把给你,你就可以看见路标了。可是你就算现在走出森林,也没有通往市区的车子了。在这里熬一夜,可是不太好受哦。我感激的望着她傻笑着,可能满脸都写着:那怎么办!傣家姑娘绝对冰雪聪明,看见我的表情,笑笑说:这样吧,你等我把水挑满,一同去我家住下,等明天田亮,你再走。像你这样莽撞的没有时间概念的人,我们这里经常会遇到。说完,也不等我答话,就往前面走去。我那里敢说不,只有乖乖滴跟在傣家女的身后,这时,我才听见一阵阵巨大的流水声。刚才可能由于我的神经高度紧张,以致于都暂时性“失聪”了,我原来就站在一处巨大的瀑布的正前方,瀑布下的深潭,就是傣家女要取水的地方。



我看见傣家女把火把插在湿润的泥土中,熟捻的打满两桶水,然后她把自己也扔进了瀑布下的潭水中,用自己下面那长长的花筒裙把自己裹住,游到了火把光亮的阴影处。这时,耳膜中,我只能听见阵阵撩拨水的声音;鼻息里,我只能闻见阵阵清香飘过;身体中,某种东西已经不可遏止的。。。我赶忙也走近瀑布水潭边,大把捧起清洌凉爽的潭水,把自己发热的脑袋,冰镇了一下。



大约也就过了十几分钟左右,火把的光照下,出现了那个头发湿漉漉的傣家女子。有了前面的体会,这时的我竟不敢看她了,生怕自己再生出什么不必要的想法来。傣家女挑起水桶,我欲上前帮忙,眼帘低垂,嘴里像蚊子哼哼道:让我帮你挑吧。说着,就想举起她肩上的水担放在自己肩上。可是,一只磬凉柔软的手,压住了我的手,霎时,我如同被闪电击中,只听似乎耳膜中划过一丝声音:不用啦,你担不动。



一阵体香钻进我的鼻息,一个影子掠过我的眼前,就在我还沉浸在自己幻想的温柔乡里时,一声娇嗔传来:你还不跟上,火把举起来。我猛然惊醒,急忙从泥土中拔出火把,三步并作两步,便追上了令我痴醉的那位傣家女。



不知走了多久,一幢傣族标准的吊脚楼,出现在视野之中。楼中灯光明亮,楼内人影绰绰,似乎还都在忙碌着。及至近前,无数根粗壮的一人高的原木,是支撑这幢吊脚楼的基础。那粗壮的原木之上,间或拴着一两头水牛,大瞪着牛眼,望着我这个不速之客。方方正正的吊脚楼一角,一部可容两人同时通过的木梯,通向二楼。傣家女不知何时已经放好了水桶,站在我的身边道:上去吧,我们家现在刚好在吃完饭,你也一起来吧。说完,蹬蹬蹬,她自己先上去了。



我跟在她后面,出现在二楼的大堂,席地而坐的一家人只是片刻惊异,其中一位看似家长的老者便笑道:喔,有客人啊,来,坐下一起吃吧。我道谢后,慌忙找个空位坐下,有人立刻递给我碗筷,我边食不甘味的吃着,边好奇的打量着屋内的陈设。二楼是一个宽阔的大堂,洁净光亮的竹席铺满整个大堂。大堂内的四角,都有一部小木梯,通向三楼的各个房间。饭桌上的一家人,两位老者,显然是傣家姑娘的父母,面目慈祥;还有三个年轻女子,想必是傣家姑娘的姐妹,个个貌美如花。饭桌上菜肴简朴,除了两三个素菜,还有一大碗萝卜白肉汤。大家都平静的吃着各自的饭菜,仿佛我这个客人,不过是他们一家偶尔回乡的亲戚。



吃完晚饭,我被那个傣家姑娘带进三楼的一个房间。靠墙有一排木柜,地下铺竹席,没床。傣家姑娘从木柜中取出一条薄毯给我,说,睡吧,这里夜深了凉,你可以盖上。看着她关门出去,我立刻像散架似的躺在了竹席上。关上灯,望着窗外树影婆娑和雪白的明月,想着自己今天梦一样的奇遇,困意逐渐包围了我,于是,便也毫不挣扎的陷了进去,做梦去了。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透过没有窗帘的窗户,硬生生掰开了我的双眼。恍惚不知身在何处的我,猛然清醒,赶忙简单整理打开房门,看到屋内空无一人。背好自己的背包,走下吊脚楼,才发现原来这个吊脚楼就在我昨天问路的那片山坡的背影处。左右看看,发现拴在原木桩基上的水牛不见了,心想这一家人一定是下前面的野象谷耕田劳作去了。因为,昨天我已经看到那里有成片的玉米田和貌似甘蔗的东西。我于是再次走进野象谷,除了想找到那一家人表达我由衷的感谢之外,还想再看看野象群。然而,令我失望的是,我不但没有找到那一家人,更没有看见野象的踪迹,无奈,只好掉头往回走。



在以后几天西双版纳的游览中,我的脑海中会经常浮现那位心灵和容貌一样美丽的傣家姑娘,但是,我并不惊异她品德的养成。因为,在那样淳朴善良的傣族人家成长出的女子,具有那样的品德,并不意外。只是,遗憾没有再次见面道谢的机会。没想到,泼水节那天,我还真的遇见了那位我魂牵梦绕的傣家姑娘!再次相见,我们似乎心底都多了些什么。泼水节开始,我被那位傣家姑娘的同伴泼得“最狠”,对此,我却心知肚明。我早已从泼水节的典故中查到,如果哪位傣家姑娘找自己的女伴狠狠用水“教训”一个小伙子,那只能说明,那个姑娘对小伙子有情意。在傣族,谁被泼水越多是祝福越多,如果是姑娘“狠泼”哪个小伙儿,那个家伙,幸福死咯!


所以,尽管那天我被整的像个“落汤鸡”,可是,本人毫无“怨言”。。。傣家姑娘,泼我吧,让水泼的更猛烈些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