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8.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师长高凌格风风火火地进入到作战室,全体团级军官和作战处人员以及全体的参谋人员都已经在场。王兴治坐在最末的位置上,秦建吩咐他说:“你不能说话,只能记录,你只记录参谋长的话,其余有别人记录。你就是想咳嗽也得忍住。”

王兴治没有别的特长,就是善于服从和听从。他把秦建的话当金科玉律了,在后面坐着,是呼吸也唯恐大声了,他还小心翼翼地记录着,就害怕记漏或是记错了。他坐得笔直,就像新入学的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师长说话了:“我刚到军部开完会回来,军部接到上级的指示,我们会在最近的一个时间,发起第二次战役,我们的战略目的是攻取平壤。”

听见师长的话,会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军人的掌声和别人也不一样,也是整齐划一的,次数也是有讲究的,不多不少,正好是五次,王兴治也和别人一样,使劲地鼓掌。但是,他还不习惯只顾五次,他多出一次,结果在大家都平息下去后,他的最后一击掌声就格外突兀。以至于师长都注意到他了。

师长这个时候对大家说:今天我们师进来了一个高材生,是吴玉章吴老学堂出来的,他的数学可是学得呱呱叫的啊。函数,尤其是三角函数没得比,在整个自贡地区都是一顶一的强。所以,在看完了他的资料后,我是硬生生地从下属的营部调到我们师部来的。我们大家都知道,高炮的任务是打飞机。而我们这个师也只是刚组建的一个师,大家没有什么经验。而我呢,过去在步兵部队,对高炮更是外行。但是,我可是一个愿意研究的人。现在,我不敢说自己是内行,但是起码不是万行了。“师长开始说起数学,尤其是三角函数和高炮了关系来了。

我们师的现有高炮主要是苏联援助我们的KC-19M2式100毫米高炮,这种高炮的参数是这样的,该炮采用单筒式身管(也有很多四管的改进型)、立楔式炮闩、变后坐活门式制退机复进机、沟槽式复进节制杆以及气压输弹机;火炮输弹、闭锁、击发、开闩、抽筒等动作均利用炮身后坐能量自动完成;火炮配用电击发装置,可实现全连火炮齐射;炮车为矩形等断面钢板焊接十字梁结构,十字梁各端部装有螺杆式手摇杠起千斤顶,用于火炮放列时调平。 该炮配用19M2型指挥仪和瞄5型雷达,另配有KC2式高炮瞄准镜和43式周视瞄准镜;火炮有半自动、手摇对针、手动三种瞄准方式。而这样的高炮可以用于对付高度在12000米以下的空中目标,也可对地面和水上目标进行射击。配用弹种为曳光杀伤榴弹和曳光穿甲弹,最大射程21千米,主要用于对付12千米以内的水陆空目标。

我们部队在使用这样的高炮的时候,就要充分考虑它的性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作用。在操作技术上,我们得注意,保持侦查、控制、计算和操作的一条龙。在雷达侦查到敌机后,控制部门得立即对它的飞行轨迹进行适时地监控,而负责计算的人员,包括飞向的高度、速度、反向,风力、风向以及光线偏振和高炮自身的参数,比如填药量、炮弹弹丸偏差、滑膛线磨损程度,这些都会影响炮弹出膛的初速的。而这个炮弹出膛的初速可是决定这枚炮弹是不是可以保持最佳射击诸元的前提。我们的技术人员得熟悉这些,这样才可以最大限度地打下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的飞机来。

哦,原来打飞机的讲究还这样多。过去王兴治以为就是看见飞机后,高炮就朝着他的位置去瞎猫撞死耗子呢。原来是经过这样多的计算和控制的啊。原来当兵也是需要这样多的学问的哦。王兴治过去就以为当兵只要一把子力气和过人的胆识就成了。难怪这个高师长会要这个王兴治呢。原来他的老师给他电话,说他们学堂有个学生在数学竞赛中得了第一名,而他的精确度和计算速度是第二名的若干倍。自然,正缺乏计算快枪手的高师长就对这个昔日的校友非常地惦记了。于是才有王兴治到师部高师长亲自迎接的一幕。

在说完高炮后,高师长立即将话题说回到第二次战役上来了。他说:

“马上要开始的第二次战役和第一战役不同的是,在第一次战役的时候,美国佬根本就部知道我们会参战,我们赢得很侥幸,也很偶然。美帝就是输了也心不服气不平。现在的第二次战役就是双方明道鸣枪地公开公正地决战了。你们知道,我们中国自从鸦片战争以来,就从来没有在进攻战争中对帝国主义去得过胜利。而现在,历史将艰巨的任务搁在我们肩膀上了,我们有没有信心去挑起它。大家说,有没有?”

会场山爆发出一阵山呼。而高师长很快将手一挥,会场顿时安静下来了。高师长又说:“我们志愿军的高炮部队数量不少,我们野战高射炮兵就有5个师、64个独立高射炮兵营;城防高射炮兵21个团又10个独立营、5个探照灯营、2个对空监视团、1个雷达营。高炮师辖1个85毫米口径高炮团、2个37毫米高炮团,团由4个高炮连、1个12.7毫米高射机枪连编成;城防高炮团由3个营编成,一般包括1个85毫米高炮营和2个37毫米高炮营,每个营辖3个连;独立高炮营辖3个37毫米高炮连、1个 12.7毫米高机连。

但是,我们的对手,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的空中力量更是强大,他们的炮火和装甲力量就更是我们的若干倍。所以,我们高炮师的任务就是很艰巨的,也是很光荣的。我们得肩负在攻击平壤时候的空中掩护,还要肩负在近距离时候的打击敌人装甲力量的重任。任务不轻啊,我们的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将敌机尽可能地压制住,这样我们的步兵兄弟才会少牺牲、少流血。而我们还要压制敌人的装甲力量,这样的目的也是减少步兵的伤亡。我们的压力很大啊,我们的使命和光荣啊。我们一定要打出我们高炮人的威风,打出我们一片蓝天出来。同志们,我们做得到做不到啊?”高师长的话很煽情。大家的情绪被调动很高、很高。

这次会议是一次预备性的会议,还没有对作战做出实际的部署,算是战前动员会吧。而在会后,王兴治就找到石豪川说:“参谋长同志,我想下基层去看看,去看看真实的高炮,去向基层的炮兵学习,我以后在实际的计算或是参谋的时候才可以做到心中有数,才可以更好地考虑高炮射击所需的因素,才可以更好地建立参数方程和计算。也才可以更好地打下美帝的飞机。”

“哦哦、哦哦,我们的秦建是我们师有名的快嘴,你这个小鬼头,才来三天,就把小秦的那套子给学得七七八八了,你可真行啊。不过,你去基层了解我们高炮的实际性能的想法很好。你才可以在以后的计算中取得更好的战功。要知道,你算计得愈准,敌机就会掉得愈快。好,你去张剑生所在的那个营看看吧,他们营长可是以前在国民党那里干过多年炮兵的老炮兵了,是我们这个师的宝啊。”

就在当天下午,踏着刚刚下过的一层积雪,迎着西去的阳光,王兴治一个人兴冲冲地走在前往张剑生所在那个营的营部的道路上了。他这次到那个建立在溶洞里的掩体觉得远没有上次去的时间花得久,很快,他就已经在被雪覆盖住的掩体的外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