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收复繁昌城



稍作休整之后,新四军开始了收复繁昌城的战斗。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陈六率领的独立团为主力以夜色为掩护,悄悄地进入了繁昌城从正面发起进攻,三团配合独立团从侧翼发起进攻。


为了给鬼子以沉重的打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繁昌城。陈六特意向司令部要了几门从鬼子手里缴获的小钢炮,并从其他部队点了几个会使用炮的战士。


在司令部收复繁昌城的会议一结束,陈六就在心里想,要想攻打鬼子驻守的繁昌城,最好首先对城墙上坚固工事进行轰击,否则即使能够攻进城内,战士们的伤亡将会很大,为了不使战士作出无畏的牺牲,使用大炮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想到这里,陈六急忙跑到了谭副司令员的住处。


一进门,陈六见谭副司令员正在洗脸,陈六顺手将毛巾递给司令员,谭副司令员接过陈六递给的毛巾,笑道:“哈哈,来的正好,我猜到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司令员,您是怎么知道我要找您呢?陈六疑惑不解地问。


“在会议上,我见你几次想说话,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是不是呀!?”

“是呀,我是不敢当着那么多的人出风头,怕别人说我立功心切,所以我想还是直接找你,把我对攻打繁昌城的一些想法告诉您。”


“我知道,你有苦衷,我也能理解,是我表扬你太多的缘故,不敢说。不说这些了,你把你对攻打繁昌城的想法告诉我。”


于是,陈六如实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谭副司令员。


“你小子就你鬼点子多。不过,这不失为一种好的办法,只是我们新四军的炮太少,还有,会使用的大炮的战士也很少。”副司令官员无奈地叹息到。


最后,谭副司令说“就这几门大炮,用完了还要归还我;令外,你到王刚的部队抽几名会使用炮的战士,就说是我说的。”


“是!”陈六一个立正,转身跑了。

陈六径直来到了王刚的部队,战士们听说陈团长要在他们部队招募炮兵,都显得非常高兴,一些会使用炮的战士更是兴奋不已,主动向陈六推荐自己,要求加入陈六的部队,这使陈六感觉非常的高兴。战士们都很喜欢陈六这个有着血性的团长。虽说陈六是个团长,但在战士们眼里,陈团长没有架子,待人真诚,和蔼可亲,最为战士们所欣赏的还是陈六一身的武功。很多战士都想到他的部队学习武艺,要知道在战场上和鬼子短兵相接,会武功,会使用大刀绝对伤不了自己,并且还有立功的可能。

没说的,陈六话还没开口,王刚就已经知道了陈六来的目的。然后肯定地对陈六说:“我说陈大团长,你可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没说的,这里的战士你尽管挑选,要不要把我也抽过去?” 王刚的话有些酸溜溜的,陈六感觉不好意思。

“都是为了打鬼子,说清楚,我是暂借,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嘛。”陈六嬉皮笑脸地对王刚说道。


趁着夜色,陈六率领部队来到城门外。高高的城墙上,几名鬼子端着枪来回地走动,不时有鬼子探照灯向城外照射。


城墙外是一片荒芜的草地,草长得的很深,足有一人多高。此刻,陈六率领的的部队淹没在这片荒野的草丛中。趴在草丛废弃的战壕里,陈六轻声地告诉身旁的战士:“注意隐蔽,千万不能让鬼子的探照灯发现了。” 此时,鬼子的探照灯不时地从战士们的身边扫过。


这时,陈六悄悄地爬到炮兵队长面前低声地说:“你们炮兵一定注意调整炮击的目标,千万要保证一炮打响!”


“团长,你放心吧,我的炮从来都不会吃素的,这回要让小鬼子好看,非把这些鬼子炸上天不可!”炮兵队长很是自信。


“好,别给我吹牛,到时我就看你们炮兵的了!”


这时,城墙上鬼子的探照灯又扫了过来。 一抹亮光划破静静的草地。


“隐蔽,快点隐蔽!”陈六悄声地命令,然后迅速低下头颅,身影淹没在深深的杂草中。此时,离规定进攻时间已经快到了,战斗即将打响。埋伏在杂草中,陈六异常着急。不远处的城墙上,鬼子巡逻的身影不断地呈现在眼前。


“大炮准备好了吗?陈六对这5门炮的准备情况很关心,虽不是什么真正的大炮,但在陈六的眼里,这5门炮是自己的命根子,攻城的成功如何陈六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大炮的身上了。


“团长放心,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你一声令下了。”炮兵队长信心十足的答道。忽然城墙上空划过一道亮丽的红线。这是事先约定好的进攻信号,进攻开始了。此时,繁昌城外围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好呀!三团已经发起开始攻击了!”陈六颇为兴奋,接着从草丛中站起身子,大声地命令道:“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打起精神来,拿起我们手中的武器,坚决彻底的把城内的鬼子消灭干净!冲呀!随着陈六大声的叫喊声,战士们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奋勇向前前,向着城墙的方向前进。瞬间,新四军的大炮一起响起来了,伴着隆隆的爆炸声,城墙上的鬼子和火力点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一发发炮弹准确地在城门,以及城墙上爆炸。城门被炸开,战士们如潮水般涌进城内,城上的鬼子妄想负隅顽抗,但在新四军强大的攻势下,反抗是徒劳的,几名端起枪还没来得及射击的鬼子便倒在了新四军射出的子弹之下,地上躺满了鬼子的尸体。乘胜追击,进攻中的新四军喊杀声连绵不断……


大炮摧毁鬼子的火力点,以及防御设施,但城墙上还是有没被消灭的鬼子趴在墙头上向冲击部队还击。陈六见状,眼疾手快甩手就是几枪,城墙上的鬼子应声倒地,其中有一名鬼子大叫着从城墙上跌落下来。


战士们如潮水般冲进城里,战士们的喊杀声,激烈的枪声,以及鬼子鬼哭狼嚎声连成一片,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此时,陈六命令陈老虎率领一部分部队从城内的南部向纵深推进,同时,令二营,三营各部从其他路段向鬼子的指挥部前进……


由于新四军从两路发起冲击,城内巨大的爆炸声使城内的鬼子有些手忙脚乱。在鬼子的指挥部里,池田被城外的剧烈的爆炸声顿生疑虑,急忙问旁边的参谋人员:“这炮声难怎么会在城墙上爆炸?新四军怎会有如此威力的大炮?”池田被距离的爆炸声弄糊涂了。这时,急促的电话声响了起来:“报告大队长,城内遭到新四军的攻击,我们抵挡不住了,请求支援!”


“什么,是新四军发动攻击?混蛋,给我顶住!”池田在电话里大声的命令道。说完,想放下手中的电话。还有些不放心,池田又拿起电话用手急切地摇起话机,“喂,喂….”接着,又抓起另一部电话,还是一样,池田喊叫了半天也都没有丝毫的反应。此刻,池田意识到电话线路已经被新四军切断。于是他放下手中的电话,拿起会议桌上的军刀,阴沉着脸,大声吼道:“跟我走!” 池田率领余部刚出门口,就被一梭梭子弹的打得退缩了回去。


此时,三团王刚团长率领的部队也已经冲到了城内,并与独立团回合。城内大部分鬼子几乎都被歼灭。一些伪军还没有来得及放一枪,便成了新四军的俘虏。其实,大部分伪军是不愿意为鬼子的卖命的,有的是迫不得已。因此,陈六曾经对部队说过,对于伪军只要他们不朝我们开枪,我们就不要伤害他们,把他们教育过来组成我们新的力量。


在与王团长回合后,陈六说:“我们还要密切注意城外的动向,防止有鬼子从城外增援这里的鬼子。于是,他对一营营长命令到:“一营到城墙上严密注视城外的动向,防止鬼子增援部队的到来!”


“是!”然后,一营长带领部队向城墙方向奔去。


“其余跟我捉拿鬼子池田去!”说完,陈六向鬼子的指挥部方向冲去。池田带领几个鬼子正要从指挥部里往外走去,忽然,看见许多新四军里端着枪冲了过来,并大声喊着:“缴枪不杀!缴枪不杀!”


此刻,面对闪闪发光的刺刀,以及每个人新四军脸上愤怒的目光,池田显得格外冷静。


“谁是新四军的团长陈六?”池田问道。


“怎么,你怎么认识老子呀?”陈六冷笑道。


“要西,你在皇军哪里很有名气,我们司令敬佩你,我也很敬佩你!”池田的汉语果然说的不赖。


“你会说中国话?你这鬼子倒有两下,快放下你们的武器,缴械投降!” 陈六冷笑道。


“想要我放下武器可以,但我要和你比试一下功夫,如果我输了一定会放下武器。”池田要在陈六和新四军面前展现鬼子的武士道精神。


“别跟他啰嗦,干脆一枪嘣了他算了!”这时,三营长很不耐烦地说道。


“你懂个屁!”陈六眼睛狠狠地瞪了三营长一眼。


“怎么个比试法,是拿刀,拿枪,还是徒手搏斗,随你的便!”陈六藐视地说道。


“我们先来徒手搏斗”池田答道。说完,把指挥刀交给一旁的鬼子。然后,捋起袖子做着搏斗的准备动作。池田可是日本的柔道高手,一般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他想陈六功夫再好,柔道,摔跤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陈六真的是不知道这家伙的来历,更不知道这家伙还是一名柔道高手。但陈六非常自信。于是,陈六把枪扔给了三营长,告诉说:“你们都给我机灵着!”说完,向池田走去。


待陈六走到跟前时,池田猛然抓住陈六的胳膊,转身就要想把陈六摔倒。这时,陈六感觉到了这家伙的厉害,难怪要和比试搏斗。见池田抓住自己的胳膊的力度和功夫也不简单,陈六不敢怠慢,于是顺手抓住池田的胳膊,同时气沉丹田,身子往下使劲。池田吃了一惊,心想这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被摔了出去。就在池田纳闷的同时,陈六使出的武功上四两拨千斤的绝招,忽然把池田从头顶举了起来,然后,重重地往地下摔去。只听,“啪”的一声,给池田来了一个狗吃屎。


“好!好!打的好!”一旁的新四军战士看的目瞪口呆,然后拍着巴掌齐声高声地叫好。


从地上爬起来的池田并甘心自己的失败,忽然他从身旁的一名鬼子手中拿起指挥刀就要向陈六砍去。刀光一闪,陈六躲过了池田的刀,接着一个转身从三营长的手中抽出了大刀。刀对刀,池田更不是陈六的对手了。两把刀相互碰撞,火星点点,发出耀眼的火光,刺耳的刀剑声,叮当直响。忽然,陈六一个急转身来到池田的背后,还没等池田反应过来,陈六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寒光闪过,只听“咔嚓”一声,池田的脑袋顿时被砍了下来。池田的人头落在地上,滚出有二米远。


其余的鬼子见池田一死,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纷纷举起佩刀向陈六砍去。此时,一旁的新四军战士也不示弱举起手中的大刀与鬼子打成一团。几个回合下来,剩下的几名鬼子也倒在了新四军的大刀下。

经过一番激战,城内的鬼子基本上已被新四军消灭,此时陈六感到一丝的蔚籍。他大步地向鬼子的指挥室走去。此时,指挥室里灯光通明,不知怎的,陈六的脸上没有喜悦的表情。他坐在椅子上,端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杯子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地喝了个满怀,然后斜靠在椅子上,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陈六是性情中人,更有武林中那种豪迈,敢作敢为的气概。此时,他心里想杀死池田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但觉得作为一个习武之人这种杀戮似乎有些残忍,若不是战争,两人通过以友会武的方式进行比武,也许将来会成为要好的朋友。然而转念一想;这些鬼子该杀,他们屠杀了我们多少中国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该杀!他们不是人,都是一群野兽,残忍的野兽!想到这里,陈六愤愤地骂道。忽然有战士来报:“报告团长,有一部分鬼子在江边码头活动,好像是运送武器弹药的。”听见有还有,陈六从椅子上站起来起来,问道:“鬼子现在的具体位置?离城里还有多远?”


“鬼子并没有进城的意思,好像是准备送弹药来的。”报告的战士补充道。


“好!这下我们有枪炮子弹了。走!我们去迎接鬼子送给我们的东西去!”说完,陈六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头也不会地走了。走到半路突然想起什么,陈六突然喊道:“一营长!”


“到!”


“你带一个营的兵力做好迎接鬼子送来的枪炮弹药!”


“什么,你让我去迎接鬼子?”


“笨蛋!长点脑子好不好!”陈六道。


“好!我懂了。”一营长不好意思地笑了,随后大声地命令道:“一营跟我走!”


此时,陈六来到了城墙上不时地朝远处的码头方向张望,不久就听见码头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响,之后再也没有了生息。这时,陈六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报告团长,按您的吩咐,我们一营从鬼子的船上缴获了一大批枪支弹药,真的如你所说呀!”一营营长满脸春风笑语。


陈六坐在椅子上笑着问道:“你给我具体报上来,到底缴获了鬼子过少枪支弹药?”


听完一营营长的报告后,陈六的脸上笑开花。然后,连声说道:“好,好,不错,不错,辛苦你们了!”


“陈团长的架子蛮大好大呀。”一听这声音,陈六赶紧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接着站起身立正报告:“报告谭副司令员,陈六向您报告!”


“你这是在说什么,是你这样报告的吗?”此刻,陈六抓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谭司令员的脸上笑呵呵。


“报告团长,杨芸向你报告!”


“是你,你怎么跑来了?”见到想自己心爱的人来到了自己身旁,陈六心里一阵欣喜,故作地问道。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要不是谭副司令要我来,我才不会来了”杨芸撒娇了。


“杨芸现在是新四军的护士长,我让她带了一个医疗队来的,是给部队伤员治病来的”说完,谭副司令瞪了陈六一眼。


此时,陈六看见政委,以及司令部的大部分人员都来了。


“这次你们团为攻打繁昌城做了不少的贡献,但不能骄傲呀。毛主席说过;‘骄兵必败’你懂这个道理吗?”政委见陈六有些忘乎想一定提醒一下陈六。


“我明白政委的话,我今后会注意的”政委的话给了陈六骄傲的心浇了一盆冷水。


“司令员,我现在答应把你给我的几门大炮交换给你,但你要把这几个炮兵给我留下,这次攻打繁昌城多亏了他们的炮,否则我们阵地很难攻破城池呀。”


“哈,哈,又给我来了,我就知道,你这人就是不能粘,粘上了就别想出来。好吧,看在你有功的份上,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我也警告你,千万不能骄傲自满呀!”


“是!请首长放心,我记住了!”


此时,天已经放亮了,阳光照在屋内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首长走了,屋里只剩下杨芸和陈六两个人,好像是老天有意思的安排。此时,陈六笑着对杨芸说:“我俩出去转一下,好吗?”


杨芸没有说话,满脸羞涩地首先走出了大门。陈六明白了,顺从地跟着走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