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五卷告别军旅 第十章身在农村

whq197988 收藏 10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URL] [内容简介] 钱柔柔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权,所有人都在看着,不吃不好,吃又不好意思,没有办法,钱柔柔红着脸将这块肉小口吃下,坐下来,手伸到王权大腿上狠狠拧了一下,就在王权痛得要叫出声时,钱柔柔手起筷落夹起一块肉,准确迅捷的塞到王权嘴里,堵住了王权的叫声。 “哈哈哈------” 王权与钱柔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钱柔柔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权,所有人都在看着,不吃不好,吃又不好意思,没有办法,钱柔柔红着脸将这块肉小口吃下,坐下来,手伸到王权大腿上狠狠拧了一下,就在王权痛得要叫出声时,钱柔柔手起筷落夹起一块肉,准确迅捷的塞到王权嘴里,堵住了王权的叫声。

“哈哈哈------”

王权与钱柔柔的小动作引得众人放声大笑。

“来、来,都坐,快,菜都快凉了。”

在爸爸的招呼下,所有人都坐了下来。

“嘿嘿,不好意思,我饿了,不管你们了。”

王权真饿了,在车上吃东西就是对付,饥不饥、饱不饱的,终于回到家了,王权可用不着客气装假了,一口气吃了四小碗饭,这才停下来。

“儿子,再来一碗吧?”

妈妈伸过手来还要再给王权盛饭,王权连忙按住碗,笑道:

“妈,你真把你儿子当猪养啊。”

“哈哈哈”

众人一阵笑。

“再少吃点吧?”妈妈还要坚持。

王权站起,双手将妈妈按在座位上:“妈,你快吃吧,上桌了就忙乎我们了,饭都吃不好,我已经吃了四碗饭了,再吃就吃肚皮外了。”

“就是,妈,王权在家还能客气吗,你也快吃吧,别忙乎了,菜都凉了。”大姐在旁边道。

这时,爸爸接道:“没事,让你妈忙乎吧,咱们家这一年啊,人能聚到一起不容易,你妈忙乎点还能高兴点,心情好点。”

“哎,可不是吗!”爸爸这一句可说坏了,勾起了妈妈心中的忧伤,妈妈眼圈有些红,低下头声音哽咽道:“别人家一到逢年过节就能全家团聚,可是咱们家,老大、老二都成家了,王权又在部队,一到逢年过节,就只有我们老两口守这大房子,哎,两年了,咱们这是头一次全家团聚-----”

妈妈说着,伸手擦了一下流下来泪水:

“你们忙,我们老人也不能拖你们的后腿,妈妈知道你们都是孝敬我们的,哎,妈妈就是想你们啊!”

“妈”

大姐、二姐叫了一声妈,都低下了头。

“妈”

王权蹲到妈妈身前,轻轻擦去妈妈腮边的泪水,任由自己腮边的泪水横流:

“妈,再给我两年时间,到时儿子学习回来,我和柔柔就把你和爸爸都接过去。”

钱柔柔也蹲在妈妈身前,眼含泪水:“妈,您别伤心了,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等他回来我们就结婚,到时我们在那边给你们也买一套房子,咱们一家人以后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再不用过两地生活了。”

“哎,好孩子,王权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妈妈伸出长年劳作,满是老茧的手轻扶着钱柔柔。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哭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应高兴一点,孩他妈,你也别哭了,你看看弄得孩子们都哭哭啼啼的,多影响气氛啊,别哭了,啊。”爸爸说上话了。

“哎,哎”妈妈答应着,擦去腮边的泪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哎,人啊,上了岁数,就爱唠叨,来,孩子们,都吃饭,一会吃完饭,王权你带媳妇去亲戚家都走走。”

“嗯,妈。”王权答应一声。

“咱们是不是得买些东西啊?”

钱柔柔听妈妈说让他们去串亲戚,低声向王权问道。

王权摇摇头轻声笑道:“不用,没那么多说道,妈的意思就是我两年没回来,又是带你回来的,出去走走,省得失了礼数。”

“噢。”钱柔柔低声答道。

吃过饭,王权便带着钱柔柔开始走家串户,挨个人家去拜访。农村人亲戚多,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五大叔、六大爷的,海了去了,整整一个上午,差不多走遍了村子,终于算都走到了,钱柔柔这么开朗的性格,走了一圈,愣是怕起人来,不过王权也能理解,一个城市女孩第一次走进乡下,钱柔柔能做到如此,已是非常不错了。

“亲爱的,走,我带你到我家的瓜地去呆一会儿,那里没有人。”

王权知道钱柔柔这时不想再看到生人了,跟人磨了一上午的嘴皮,谁都会累的,两人没有回家,直奔王家村南侧方向,王权家的香瓜地走去。

“哇,这地方真好,亲爱的,太漂亮了,空气清新,景色迷人,真是好地方。”

走出村子,沿着一条泥土路,两人慢慢走进大山,进入大山,没有了人烟的喧闹,在大自然的怀抱中,钱柔柔露出了天真的笑脸,又跑又跳又叫。

王权跟在钱柔柔后面,看着钱柔柔在前面又跑又跳又叫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同时思绪也飞回到了童年时代:“我在家的时候出来放牛,总爱往这边来,六年了,这里一点没变,还是老样子,我也特别喜欢这里。”

“哇,你在家的时候还放牛呢?”钱柔柔跑近王权,搂住王权的胳膊,如同一个孩童一样问道:“你家现在还有牛吗,我怎么没看到?”

王权笑着答道:“没有了,养牛麻烦,牛和人一样,一天要吃三顿饭的,而且牛的食量可是大得惊人,牛要吃饱可是需要很多草料的,所以现在人们都不养牛了,一切都机械化了。”

“噢。”钱柔柔点了一下头,似有所悟的样子,突然又叫起来:“放牛好玩吗,你敢骑牛吗?”

“哈哈哈”被钱柔柔一问,王权笑起来,此时还真的很想念那种放牛的感觉,思绪停留在过去放牛的日子上,答道:“非常好玩,我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放牛,骑着牛上山,把牛往山上一松,然后我找个地方一躺,或者拿一本书看着,特别是到了秋天这个季节更好玩,上山了,把牛往树上一拴,进苞米地瓣几大抱苞米叶,然后就不用管牛了,架一堆火,有时烧土豆,有时烧毛豆,有时烧苞米,有时烧地瓜,反正也不管谁家地,逮到就近看到什么就烧什么,那日子太惬意了,太美了。”

王权说着,整个人好像已经又回到了那过去,满脸的憧憬和兴奋。

“亲爱的,我也要烧苞米,我也要烧土豆,我还要烧毛豆,还有地瓜。”

钱柔柔也被王权勾得来了兴致。

“哈哈哈,好啊。”王权颀然同意:“走,咱们还去香瓜地那,今天我给你露两手,看看我露天烧烤的手艺。哈哈哈。”

“好哇,哈哈哈。”钱柔柔也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五分钟后,两人来到了目的地,王权家的香瓜地。

“老公,我们先从哪开始?”钱柔柔已经迫不及待了。

王权:“我去捡松枝架火,你瓣苞米吧。”

“在哪瓣啊,不会也是不管谁家吧?”钱柔柔一脸的兴奋状。

“那哪能,这附近的地都是我家的,你随便瓣,看好哪个瓣哪个。”王权手指周围大片的苞米地和稻田地,还有香瓜地,还有一片萝卜、白菜、瓜子地。

“我的天哪,这得多少地啊,都是你家的?”钱柔柔差点眼珠都瞪出来了,嘴更是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

王权非常平淡的回道:“没有多少,也就一晌地吧。”

“一晌”钱柔柔真是城市人下农村,看什么都新奇:“一晌是多少?”

王权:“一晌就是十亩。”

“十亩又是多少?”钱柔柔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之势。

“十亩吗。”王权算开来:“一亩地是六百六十六点六平方米,十亩就是六千六百六十六了,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噢。”钱柔柔又点点头,好像知道了,其实她还是什么都没明白。

“行了,老婆,咱别在这事费脑筋了,你想吃什么就弄什么,我去弄松枝。”

“嗯,行,不过你可不能走远啊,我害怕。”

“哈哈,我就这附近,你看这到处都是树,随便都能划拉一堆。”

“嗯。”

王权捡松枝,钱柔柔跑进苞米地瓣苞米。

片刻功夫,王权捡了两大堆柴火,钱柔柔也瓣了一大堆苞米。

“天哪,我说亲爱的,你这是打算咱俩吃,还是打算喂牛啊?”

看着钱柔柔瓣的一大堆苞米,王权是哭笑不得。

“怎么了?”钱柔柔还没回过味来。

“你能吃几棒苞米?”王权戏谑的问道。

钱柔柔满脸认真的道:“也就一棒,不过你要是烤的好吃,没准能吃两棒。”

王权:“我能吃两棒,最多不超过三棒。”

“那又怎么了?”钱柔柔还是没明白王权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哪,我亲爱的,你真是笨的太可爱了。”王权叫道:“咱俩顶多能吃五棒苞米,你确瓣了这么一堆,我看看------”王权说着数了起来:“一个、二个、三个、四个--------哇,四十五棒,我老婆太能干了。”

“你嘲笑人家,我生气了。”钱柔柔噘起了嘴,转过身背对着王权。

“嘿嘿,亲爱的,我错了,我老婆能干,能者多劳吗,嘿嘿,一会你多吃点。”王权连忙抱住钱柔柔哄起来。

“人家只是想多瓣一些,回去给爸妈姐姐,还有姐夫他们呢。”钱柔柔还是噘着嘴。

“哇,老婆,我老婆真好,老公错怪你了,来,香一个,嘿嘿,啵。”

“坏蛋,好了,快点火吧,再等一会,你老婆就得馋死了。”

“呵呵,好勒。”

王权欢叫一声,麻利的将柴火分开,找了一些细枝,掏出火机“啪”打着,将火点燃,火焰慢慢由小变大,王权将燃着的细枝放到柴火堆里,稍停了一会儿“轰”,火苗轰然窜起。

“哈哈哈,成功喽,烧苞米喽。”

王权也如同孩子一样,欢叫着,找出几个粗一些的松枝,将苞米扒皮插上,递给钱柔柔两棒:“老婆,放火上烤吧,来回翻着烤,看着点别糊了。”

“哎。”钱柔柔早已满是期待的两手接过苞米,放在火上认真的烤了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