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三十五

woshi3suo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甦文出了地下赌场,就径自打的回了家。甦平一直也没有给他打电话,这让他有点生气。不过,也有值得庆幸的事情。今天晚上赶回英治,恰好琳达也临时没空,把时间给改到了明天,还白得了一顿安慰话,又不用承担违约的责任。幸好自己赶回来了,不然就算琳达今晚有事不去,也不知道内幕,反而会让她给抓住小辫子。 甦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倪坤:“怎么,这次回来,有什么感悟啊?”

倪永孝:“感觉,变化还是很大的吧。”

倪坤:“有什么想法?”

倪永孝:“不知道爸爸说的是哪一方面的?”

“哦?”倪坤呵呵一笑,“这么说,你还是有很多想法的咯?”:

倪永孝:“那倒不是…”

倪坤:“说说吧,爸爸年纪大了,再过几年,也跑不动了,你看看,生意上的事情,有什么好的建议,我也来听听大学生的意见。”

倪永孝:“生意上的事情,我接触的不多,具体的,肯定是不会有什么有用的建议了。”

倪坤:“那无所谓嘛,咱们两父子,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具体的不了解,你可以说说大的方向嘛,起码,你在国外也见过那么多,接触社会不说,书上看的例子总是不少的吧。”

倪永孝:“爸爸,你觉得,现在这个行业,赢利怎么样?”

倪坤:“我觉得很不错。能赚钱。当然,和人家搞房地产的、炒股的,那是比不了。但也总比以前偷税漏税要来的安全的多,也算是一个固定的产业了嘛。”

倪永孝:“在国外呢,我们公司是属于低科技含量的产业,基本是没有什么利润的。这个产业在HK,现在也许还行,但是以后做的人多了,竞争一激烈起来,是很难赚到钱的。况且,这个东西,它是很难转型的,如果不做了,也是对生产资料的一种浪费。”

“那你的看法,现在什么是可以赚钱的?”倪坤用征询的口气问道。

倪永孝:“要按照具体地域和实际能力而言吧。”

倪坤:“那你认为我们的公司应该朝哪一个方向发展为好呢?”

“我认为,物流是社会发展所必需的,而且是需求量越来越大的。”

倪坤:“你有什么看法?”

倪永孝:“我的想法,主要是针对九七以后。大陆的市场。大陆现在还很少一流的物流公司,而且根据国外的信息,我认为大陆还没有具备现代化物流的概念,如果我们能在现在引进或者把目光放在这一方面上,我想到时候,应该是有优势的。”

倪坤:“自己动手,是不大可能的了。如果真的想做的话,那不妨考虑找个人合作一下。”

倪永孝:“我也是这么想的。”

“嗯,”倪坤想了一下,“我倒也还认识一些和这方面有关的人,他们也开了几家这样的公司,如果你觉得可行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倪坤点点头。

倪永孝:“生意上的事情,爸爸作主。”

“A,”倪坤摆摆手,“两父子,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嘛。”

倪永孝盯着父亲,似乎在打量着,父亲的身体是不是还能够承受新的开始。

“怎么,对爸爸没有信心吗?”倪坤似乎一眼就看透儿子的心思。

“有时候我在想,”倪永孝低下头,搓了搓手,“人赚那么多的钱,究竟是为了什么。”

“人活着,总是要有一种责任感的。这是你阿公对我说的,可惜,我到了这个年纪,才真正懂得。”倪坤似乎有几分失落,“但我觉得还不晚,起码我做了。而且,我觉得你现在就能明白这个道理,你比我强,这是我值得自豪的。”

“是,爸爸。”倪永孝不禁后悔刚才说出那句话来。

“阿孝,”倪坤看着倪永孝,正色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倪家,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倪坤有些心有不平地出了一口气,“我们倪家以前在福建老家的时候,最受人欺负,为什么,穷!阿孝你要记住,人穷,就注定要被人欺负!你阿公和我以前受了多大的委屈,有谁来同情,有哪里去申诉?还不是靠我们自己?你阿公临终前都念念不忘要我光大门楣,衣锦还乡。现在我做到了!回想起这几十年来一拳一脚、摸爬打滚,确实是不容易…阿孝,爸爸虽然以前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也给你留了这么好的基础。日后,倪家扬眉吐气,抬头做人,就全靠你了…”

“我知道了,爸爸。”倪永孝认真地看着父亲,严肃地回答道。

“唉,不说这些了,”倪坤惨然一笑,“先吃饭吧,等一下要上飞机了。明天的这个时候,你就要吃黄油啃面包了。呵呵。”

倪永孝慢慢地说:“爸爸,你在家里,也要注意饮食,不要吃太油腻的食物。要经常锻炼,还有,最好就是定期地去检查身体…”

倪坤:“这些我知道的啦,我这这边有要什么都有,又方便,又这么多人照顾,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倒是担心你在外面。”

倪永孝:“我没事的,在外面生活了这么久,我会照顾自己的。”

“你毕竟是一个人嘛,又不知道你交的是什么朋友,他们中间又没有别有用心的人。现在的社会,很复杂的。美国的社会制度啊什么的,是要比HK的先进发达,但是坏人哪里都有的。要说你意气用事,和别人发生争执矛盾,这个我倒不担心,就是怕你,啊…那个,人心很险恶的。”倪坤也不知道往下该怎么措辞。

倪永孝:“我和我的朋友们,平时都是保持一定距离的,交往什么的,也多是在公开的场合,他们的资料我都了解,人也分析过了,不会有什么的。”

倪坤:“呵呵,那我就放心了。出门在外,是要多一个心眼的。要说在这一点上,我还比不了你。想当年,我和你阿公初到HK来的时候,有一次我自己上街,就是因为太相信人,看他的年纪也和我差不多,以为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结果被人把自己身上的钱都给骗去了。也幸好当时身上没带什么钱,但回去的时候被你阿公死力揍了一顿,我这一辈子都记得。”

倪永孝笑问:“爸爸被打的时候,有没有反抗?”

“嘿!老爸打儿子,再加上又是我做错事,挨打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还有什么反抗?干干脆脆让他打一顿,哭喊大声一点就完事快一点,你要是啰啰嗦嗦,还打得厉害些。”倪坤回忆起往事来倒也暂时抛去了不快。

倪永孝玩笑道:“看来我们家里,是有一点点暴力遗传的喔…”

倪坤正色道:“哎呀,以前穷,读书少没文化就这样嘛,再加上小孩子多,你要是一个一个和他们讲耶稣的话,要讲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倒不如杀鸡儆猴,打一个,就听话一群。多省事啊。”

倪永孝不禁笑起。

倪坤:“现在不同了,生活好过了,什么都要讲民主了。你看我从小到大,真正打过你多少回啊?”

“喂,你别说,还真的‘认真’打过很多会喔。”倪永孝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倪坤:“不是吧,你欺负你爸爸老懵懂是不是?我记得上了中学就很少咯。”

倪永孝:“上中学还有,中三之后就没有了。”

“有没有这么久啊?”倪坤黠笑道:“是你就错了还是我记错了啊?”

倪永孝:“算了算了,以前的事情,计较这么多做什么。”

倪坤:“是咯,现在本事了,像大老板一样,老爸欠你的帐,你可以大手一挥,‘嘿!不和你计较了!’喔,嘿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