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三十四

woshi3suo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这边的田鸡粥,比以前我们喝的好些吧。”李克义添了一下舌头,回味了一番。 “我现在就是吃白饭也觉得胜过平时的山珍海味了。”钱忠只顾低着头用勺子刮着碗。 “你看你。搞成这样,两天没饭吃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要是不碰到你,你是打算去抢劫阿婆啊,还是打劫蛋糕店啊。” 钱忠:“呵呵,现在不是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呵呵,我说,昨天晚上有人打电话过来,说给我们一批货。我他妈开始还不相信,以为是哪个废柴玩我,谁知道今天早上真的拉了十几车货过来,货都还没卸完,要货的电话就一个接一个来了,啊呀,真是像天方夜谭一样啊。”

“知道了。”韩琛听到这个消息,却是高兴不起来。“还有什么事?”

潘文:“哈?没事,一切正常。”

“生意买卖手续上的事情,你给我弄清楚,搞直来,从现在开始,每一笔生意都要按规矩来办。”

“一直都是这样啦。”潘文以为是分红问题。

“我是说,”韩琛放慢了语速,“按照大陆的政策来办。这一段时间!”

潘文疑惑道:“不是吧,琛哥…这样做,很不划算的啊。我们又上下都打点过了,况且,也不是我们一家在这样做啊…”

韩琛喝道:“你废什么话,叫你做你就做,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有钱你以为我不想赚吗?等我搞定了首尾再说!”

潘文:“琛哥,要是这段时间咱们按照政策办了,那以后纠正过来,也是一个大麻烦啊。”

韩琛:“最多不就是多赔点钱咯。得,你放心,这件事的后遗症,我来出‘医疗费’,绝对不让你们掏腰包。就这样,照我说的办。”

潘文:“琛哥,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把手续办全了,有什么风吹草动再拿出来?”

韩琛一想,也许刚才是有点急了,缓了一下,说:“那好,小心点吧,掌握好做账的人来。”

潘文:“知道了。”

韩琛背过手去,轻蔑地一笑,自语道:“玩我?”刚要打算下一步,大哥大又响了,“唯?”

“韩先生,你好啊。”对于韩琛而言,桑淮的声音,来的似乎有点快了。

略一沉吟,韩琛明知故问:“好,不知你是哪位?”

桑淮友好地道:“韩先生,我们通过电话的,可能,你已经不记得我的声音了。”

韩琛故意道:“呵呵,不好意思,刚刚睡醒。”

“哦?那岂不是打扰韩先生午休了?真是抱歉的很,那,我过两个小时再打过来,如何?”

韩琛:“呵呵,那倒也不必了。”

桑淮:“呵呵,韩先生啊,我是桑淮啊,就是,上个星期和你通过电话,想到HK来投资的山西商人啊。”

“哦,不好意思喔,你看我,忘记了”韩琛突然又换了一种口气,“不过,只通过一次电话,我也很难记得的。”

桑淮那边客气得很,“对对对,是我疏忽了。韩先生原谅啊。”

“没事,”韩琛又用一种高兴的语调道:“又没有不见钱,做什么说不好意思啊。”

桑淮:“呵呵,韩先生这么忙,还记得我们啊,真是难得得很呐。”

韩琛:“不用这么说啦,大家到HK来,都是为了做生意,三十年前,我也是外来人口嘛。”

桑淮:“早就听说韩先生乐善好施,救人所急,我桑某人一直想结识,可惜没有机会呀。”

韩琛:“前段时间忙,跑上跑下,听说过你要来,怎么,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

桑淮:“呵呵,来办一些事情,办完了就回去。”

韩琛又提高了声调,“哦,那好啊。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坐一下。”

“韩先生你定,”电话那边似乎没有大的反应,“我的事情可大可小,能和韩先生这样精明的生意人交流一下经验,我觉得就不虚此行了。”

韩琛点了点头,“好!那就明天,到时候再联系。啊,你住在哪里啊?”

“我在尖沙咀这边。韩先生有什么打算,我来安排?”桑淮也表现出热情来。

韩琛:“得了,明天再说吧,九点,好吧?”

桑淮:“好,好,那我们再联系。”

==========

“看文松…”韩琛一直在打量着蒙权给他的暗示。文松是尚则义的代理,这毋庸置疑,关键是要怎么才能从他的动作中看出尚则义的意思,这才是难事。还要等一个时间,眼下答应了见桑家的人,也不只不过权宜之计,真正要下决心,还得要看尚则义的动作,是否真的默认自己去搞,还是想借机找一个人背黑锅。怎样才能透过文松看出尚则义对自己的支持力度呢?韩琛突然想到了废狗。上一次抢了他的生意,又打了一架,这家伙不服,老想着找茬要回这口气来,这一下正好,利用一下。和他打一架,看看文松是怎么个态度。帮还是不帮,全力支持还是应付敷衍。反正废狗这一家没什么实力,也拉不出什么后台大人物来。不过,这个对手有点不够力,也许还不能够引起尚则义的主意,是不是要把事情闹大了好呢?韩琛把最近的几个生意上有纠葛的对手想了一遍,觉得都可以借机发挥一下。但又不能全部都一起来,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了。架还是要打的,关键是挑几个不软不硬,不大不小的来打。打,还得打得有学问,要想和别人打架,又不惹大麻烦,需得不痛不痒。说白了就是打其他社团四八九不喜欢的那些堂口,把自己当刀,借给别人来使,又能达到目的,一家便宜两家赚。现在临近九七,也就[和胜义]好一点,外面的社团大多是乱哄哄的,上面的想走,下面的想上,乱哄哄的没个秩序。只要利用各派系矛盾,小打几下,是不会激起大矛盾的。韩琛绞尽脑汁挑了两个对手,还没歇下来,又转念道,光来武的是不是就够了呢?文的功夫怕也要下一点。蒙权说,要靠自己。可是现在光靠自己实力是对外有余,对内不足。尚则义随时可以除掉自己,整日像如今这样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确实不是办法;若想尾大难掉,则必须又要自己的朋系。但是结党纠朋,绝对会引起尚则义忌讳。说不定还没到成气候的时候就给尚则义除掉了。但是若不这样,又怎么熬得到他归西?像蒙权这般,惶惶不可终日,担惊受怕的,能活过八十岁,又有什么用。若不合心意,迟早有一日便被他除掉了。还是趁现在尚则义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之前,放开了手脚来干的好。关键是把握好那个点。蒙权说的,我现在是骑上了老虎,不是骑虎难下,却是真的下不来了。蒙权又说,若想保全自己,必要尚则义离不开自己。怎样才能让他离不开自己呢?这个老东西,还有的是能量,也不会随便就制定接班人的,倘若说真有接班人,[和胜义]内,怕也没有比我合适的第二人选。这点我是知道的,但尚则义自然也会料到我这么想。就算我没有这个心思,他也会打算我仗着马步在[和胜义]的地位‘拥兵自重’,那他就偏偏防着我,不要我。若是有了新的人选,说不定就会第一个除掉我。

韩琛望着窗外飞过的塑料袋,心道: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看来,不争,就没有立锥之地了。但若要争,又怎样才能赢?尚则义树老跟多,台前台后势力极广,自己区区一个马步领导人,又凭什么与虎谋皮?“现在时代不同了,什么都是谈的生意。”韩琛想起尚则义的这句话来。尚则义要谈生意,桑家人要谈生意,北京也要谈生意。没有生意就没有存在的基础,既然大家谈的都是生意,那何不从生意入手?现在桑家来进来,我韩琛又何必管他是什么用意,只要能双赢互利,又管他[和胜义]什么得益,又在乎他本土势力如何?桑家那么大的影响力,倒是我的一个契机。先不说能带来什么样的经济效益,起码可以利用他们的关系助我牵制尚则义一部分力量。再者,经济上的赢利,又可以给马步以更多的机会取得其他[和胜义]的其他地区支持。只要我能够给足够多的人带来足够多的利益,那他们起码就会成为尚则义考虑除掉我的一个阻力。倒是一个好路子。哼,原来蒙权是要我把马步和其他区绑得紧紧的,让尚则义无从下手。天与拂取反受其祸,时至不行反遭其殃,是龙是蛇,都要上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