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前外长、格鲁吉亚前总统解读俄格千年恩仇

xhl1978 收藏 18 1093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8_29_29274_7829274.jpg[/img] 摘译自《泰晤士报》,作者Simon Sebag Montefiore   俄罗斯坦克纵队隆隆开进格鲁吉亚,显示这只大老虎终于发怒,猛击那只挑逗自己多年的小老鼠。 南奥塞梯看似远在天边、无足轻重,像19世纪的石勒斯威格-荷尔斯坦因问题那样复杂,但俄国冲冠一怒远不只为奥塞梯人。对它来说,高加索事务无小事。此事虽不能与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相提并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摘译自《泰晤士报》,作者Simon Sebag Montefiore




俄罗斯坦克纵队隆隆开进格鲁吉亚,显示这只大老虎终于发怒,猛击那只挑逗自己多年的小老鼠。


南奥塞梯看似远在天边、无足轻重,像19世纪的石勒斯威格-荷尔斯坦因问题那样复杂,但俄国冲冠一怒远不只为奥塞梯人。对它来说,高加索事务无小事。此事虽不能与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相提并论,但未来历史学家可能将它看作一个转折点:美国作为世界唯一霸权的地位开始由盛转衰。




西方可能正在输掉对高加索和中亚石油的争夺战。




1991年苏联解体后,我三度访问过格鲁吉亚,认识该国的三位历任总统,见证过这只高加索火药桶的战争与革命。1991年第一次奥塞梯战争期间,格族游击队首领曾驾车带我到茨欣瓦利周围翠绿美丽的村庄和高地,目睹格、奥农民的恶战。




要理解“八·八”战争,有必要回溯到1000年前。当时的高加索是近东三大帝国—俄罗斯、奥斯曼和波斯的天然交汇地带,而格鲁吉亚是个***武士王国。1783年,埃拉尔克二世被迫寻求俄罗斯的庇护。1801至1810 年,俄国完成了对格的吞并。1918 年,格鲁吉亚获短暂独立,3年后又被斯大林重新兼并。




没人比斯大林更理解格复杂的民族成分和战略地位—他出生在这次被俄军攻占的戈里镇。居住在俄格交界处的奥塞梯人由于找俄国当靠山而为格鲁吉亚人鄙视;斯大林的政敌曾指责他是奥塞梯人。斯父确为奥族后裔,但早已被格族同化。在划定各加盟共和国疆界时,斯大林有意将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和阿扎利亚三个民族自治区划归格鲁吉亚,以便莫斯科进行控制。




1991年当骄傲好斗的小国格鲁吉亚独立时,俄罗斯双头鹰受到了羞辱。俄鼓动南奥塞梯建立国中之国,格首任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也煽动民族对立。我曾坐在他的办公室,听这位莎学研究家朗读《李尔王》台词。加氏被杀或自杀后,由前苏联外长兼政治局委员谢瓦尔德纳泽继任。1993年,谢氏在另一场血战后丢掉了阿布哈兹,但赢得了和平。他很清楚格无力撼动强邻,那年在飞往莫斯科的专机上,他告诉我:“俄罗斯的命运反映在高加索地区,就像太阳光反映在一滴水珠上。”




2003年爆发了“玫瑰革命”,这位旧式官僚被在美国受教育、精力充沛但行事冲动的年轻律师萨卡什维利推翻。萨氏欲借加入欧盟和北约逃出莫斯科的掌心—就像乌克兰一样,但被包围的前景激怒了俄罗斯。




俄罗斯已经不是1990年代那个软骨巨人。因油气收入而底气十足的普京力图重振国家,他早已通过重击车臣来显示主宰高加索地区的决心。格加入北约是不能容忍的,克里姆林宫于是运用起它的两只特洛伊木马: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不久前它向所有奥塞梯人颁发俄护照,并通过小规模边境冲突来试探格的决心。




格方也并非无辜。我认识的格鲁吉亚人对奥塞梯都漠不关心,但为了加入北约,萨氏企图一举解决掉奥、阿这两个不稳定因素。这次夺取茨欣瓦利,他赌的是俄方不会插手,为此格付出了高昂代价。这是个恶性循环:格需要欧盟和北约的保护,但只要战事不停息,它就不会被获准加入。




此役可能会点燃高加索火药桶。面对西方的指责,克宫也许会抛出斯大林的一句话:“教皇有多少个师?”一个也没有。华盛顿和伦敦不会派出第101空降师或特别空勤团。帝国反击了,世界秩序为之震撼。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