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城]荒芜

龙秋 收藏 27 230
导读: 荒 芜 前几天天回去看母亲,吃过中饭闲聊了一阵子后,弟弟说要去理发,我就搭了他的顺风车去逛街。因为平常走的那条路正在整修,堆满了石子过不去。弟弟就打相反方向的另一条已经好多年没过的路走了。 这条路曾是我们上小学时的两条必经之路之一。两旁有我们熟悉的家家户户,有绿色油亮的桑树地,有风姿摇曳的青竹林,有推起层层金浪的稻田,更有路边草丛里星星点点的野花,还有让我们一路都能发现很多新鲜事物的小水沟,里面总有几条小鱼,几群蝌蚪,

荒 芜

前几天天回去看母亲,吃过中饭闲聊了一阵子后,弟弟说要去理发,我就搭了他的顺风车去逛街。因为平常走的那条路正在整修,堆满了石子过不去。弟弟就打相反方向的另一条已经好多年没过的路走了。


这条路曾是我们上小学时的两条必经之路之一。两旁有我们熟悉的家家户户,有绿色油亮的桑树地,有风姿摇曳的青竹林,有推起层层金浪的稻田,更有路边草丛里星星点点的野花,还有让我们一路都能发现很多新鲜事物的小水沟,里面总有几条小鱼,几群蝌蚪,几片水草让我们停住赶路的脚步,聚精会神看上好一会儿。可以说这里,我们以前熟悉得几乎闭着眼睛都能走。沿途有哪几户人家,种着哪些庄稼树木都是熟稔于心的。想不到几年没来,快要让我认不出来了。现在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路两边居然已经是满目荒芜。半人高的杂草把路占得只留下中间一条小道,车子开过时,草枝就刷刷地撩过车窗,自然也掩埋了多年之前我们每天上小学踩下的脚印。当年的我们,就是每天从这里相互约好了一起去上学,小路上我们的串串脚印快乐地播撒着,每一步都是洒落着蹦跳的笑声,那笑声曾经不羁地飞向头上的蓝天白云。


我们就这么三步一跳两步一蹦地走向学校,家里的小狗尾巴摇摇一路相送。两边的人家早早地就打开了门。大人们在井台上洗衣服,打水烧早饭,大声聊着天,谈着农事和家长里短。炊烟袅袅,清晨就这么在吱吱呀呀的开门声中结束了一夜的静谧,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忙碌和生活。可是现在,当年的一切都已经在这一片荒草里显得陌生而遥远,恍若昨天又恍若隔世。我的心里无限怅惘和留恋。


车子一路开过去,我望着外面一片荒芜的景象陷入失神的境地。沿路遇到的面孔,熟悉而陌生。熟悉,是他们看着我们长大或者我们一起长大,那些过往的日子里曾经多少次隔邻相唤过;陌生,是太久没见一下子认不出了彼此,等名字在记忆里找到而呼之欲出时,车内车外的人却已交错而过,只有最后的眼神来得及让彼此知道还相互认得,而这种眼神才让人突然觉得时间好像并没有过去多久。


其实在后来到外面读书的几年里,每次回到家就发现有人看上去很陌生。妈妈就会告诉我谁家的孩子结婚了,谁人的家里添丁了,然后我就会发现自己很多人都不认识了。每次妈妈就会说我记性差,我后来才发现我的记忆一直停留在离开家乡之前了,只记得其中一段时间里人的样子,对后来新增加的人员怎么也记不住。可是记忆只是时间的过客,只能留住过往,不能停顿流逝。


流年似水,当年上小学时村上的小伙伴相互叫唤着一起上学的声音尤在耳边,而大人们清晨在井台洗衣服谈天的情景还在眼前,甚至当年那些盛开在路边的蚕豆花的颜色依旧鲜艳着,恍惚间已过好多年。现在回家,看到邻居总是免不了热情地招呼着,大声地聊天,他们很热心地了解着我们的现状,生活和工作。当年我们眼中的那些大人们还像当年一样亲昵地喊着我们的小名,让人心里无比温暖和亲切。可是他们已经有了白发,有了皱纹,身子开始佝偻。在童年时代的我们眼中,这些好像可以决断一切、无所不能的大人们现在都牵着自家的小孙孙一脸慈祥一脸疼爱的样子,他们要打量我们好一会儿才能不确定状或者恍然大悟般地叫出我们的名字。而当年他们眼中都是小孩子的我们也不再小了。


回首过往,儿时的一切都是那么亲切感人,可以温暖人心,热泪盈眶。家乡的景物虽然历经岁月沧桑,也会让人无端感慨和怅然,可是在我们内心深处的童年和童年的一切,仍旧灿烂美丽,闪闪发光。童年时代堆积的雪人仍旧憨厚地站在雪地里微笑;童年时代放飞的风筝依旧摇曳着在天空看云卷云舒;童年时代嬉戏的小河依旧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着粼粼微波;童年时代攀爬的竹林里依旧清风徐徐,竹叶婆娑;童年时代曾经注视过我们的目光依旧闪着关心和牵挂……


原来,荒芜的只是道路和景色,某些珍贵的记忆却在流年里成隽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