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蚀日 第一卷:对马海 第二章:乱世的抉择(三)

红色猎隼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55/[/size][/URL] 枯坐在自己的小院中,看着满目深秋萧瑟的景象,原韩国现代集团联合株式会社社长郑惜贤正独自无聊的“享受”着赋闲后的平静的生活。 自从中朝联军席卷韩国以后,朝鲜军政府即宣布包括现代集团在内的韩国各大垄断集团为“韩国军国主义的帮凶和帝国主义的走狗。”将其主要财产全面没收以来,郑惜贤便让自己旗下所有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55/


枯坐在自己的小院中,看着满目深秋萧瑟的景象,原韩国现代集团联合株式会社社长郑惜贤正独自无聊的“享受”着赋闲后的平静的生活。

自从中朝联军席卷韩国以后,朝鲜军政府即宣布包括现代集团在内的韩国各大垄断集团为“韩国军国主义的帮凶和帝国主义的走狗。”将其主要财产全面没收以来,郑惜贤便让自己旗下所有在韩国的企业停工,工人则带薪休假。然后带着自己的情妇——战前红极一时的影视明星金素敏,来到了自己位于庆州的老宅开始了赋闲雌伏的生活。

“这是什么破地方,什么东西都买不到。”一早出门的金素敏又一次怒气冲冲的出现在郑惜贤的面前。现代集团的经济活动主要以海外为主,企业营业额的80%来自它遍布40余个国家的近百家分支企业。

所以郑惜贤的生活依旧可以锦衣玉食,金素敏抱怨的当然也不是买不到柴米油盐,只是选购不到自己喜欢的意大利时装、法国香水而已。

“这里又不是汉城。即便是在汉城,这种军管的情况下,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那象你金小姐餐餐有鱼有肉啊!”郑惜贤打了个哈哈,握住金素敏的手说道。

“人家是女孩子嘛!那象你这个小老头,只要吃饱穿暖就行。”金素敏厥着嘴佯嗔道。

“你打扮怎么漂亮,还不是给我这个小老头看。难道还想出去钓那些穷小子吗?小心跟着他们饿死。”顺势将金素敏拥入怀中,郑惜贤调笑道。

“不跟你逗了。老公,我们难道要在这待一辈子吗?”金素敏继续问道。“按道理来讲,那个男人是不会坐视中国控制朝鲜的经济的,不过这一切他说了也不算。还要看中美俄日这四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发展了。急也没有用啊!再说待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吃饱穿暖咱俩还可以做些其他的事情。”郑惜贤坏坏一笑,嗅着金素敏的秀发说道。

“你真好色。”金素敏挣脱了郑惜贤的拥抱,笑着跑开了。

长达14个月的现代化战争对整个朝鲜半岛的破坏是惊人的,除了在战争中仅遭受韩国陆军3枚BlockIA战术导弹系统攻击的丹东——新义州边境经济合作区之外,几乎整个朝鲜北部都遭遇了战火无情的破坏。

韩国空军为了摧毁所谓的“朝鲜秘密核基地”。在开战后的2周之内,将朝鲜北部的所有厂房炸成了瓦砾堆。而3个月的围困和“11.7”事件后的动荡局势,更将朝鲜唯一的现代化都市——首都平壤严重破坏。

在这场战争中朝鲜损失了超过400万人口,平壤和南浦之间的大同江下游地区和东北部沿海地区的钢铁、机械、电力、冶金、化学、木材、纺织工业体系被全部摧毁。朝鲜的总体工业水平已经下滑到20世纪50年代的标准。但是与韩国的情况相比,朝鲜还是幸运的。

在惨烈的战争中韩国直接损失的人口将近300万,远抵于朝鲜方面的损失。但是战争后期由于躲避战火而产生的难民潮却超过800万人,韩国南部的众多城市一度出现十室九空,宛如鬼域。

“相信您就是现代集团的郑惜贤先生吧?”4名穿着着朝鲜人民军制服的男子跟着(确切的说是押着)郑惜贤的管家出现在了郑惜贤的面前。

“有什么事情就请去我的书房谈吧?”郑惜贤毫不慌张的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看来我们没找错人。”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个30岁左右的青年男子穿着着式样嚣张的人民军将官装从门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两个穿着便装的中年男子。

“郑先生,我可是久仰您的大名啊!我是平壤的朴元熙。”友好的伸出自己的左手时——朝鲜军政府的首脑——朴元熙元帅便简单的自报家门了。

“这位是我的侄子,朝鲜人民军近卫装甲师少将师长朴世永。”朴元熙指着那个有些飞扬跋扈的青年介绍道。

“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留学过中苏美日四国,三度偷渡韩国的李命熹先生。他和现代集团可是有些渊源的。”李命熹现年不过51岁但近10年的牢狱生涯已经彻底的摧垮了他的健康,与10年前现代集团的郑梦准竞选韩国总统时,他冒死偷渡,力陈统一朝鲜十策时的意气风发几乎判若两人,不过透过他那双闪烁着异光的眼睛中,郑惜贤依旧可以感觉到他老而弥辣的权谋。

进入书房大家自然按宾主落座。先开口的竟是朴世永。他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现代集团宣布停工罢市,这种对抗军政府的行径是朝鲜人民所不能容忍的。现在我代表军政府命令你马上宣布复工,为朝鲜统一大业服务。”

“罢工的不是现代集团,而是韩国工人。请问朴元帅,大宇、三星他们旗下的工厂尽管依旧开工,可他们的工人又是否全勤呢?”对于少不更事的朴世永,郑惜贤根本不予理睬,直接将球踢给了朴元熙。

事实上所有由朝鲜军政府接受的企业其生产几乎都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的状态。“人心思故嘛!不过我仍希望广大的韩国同胞能以大局为重,不要让这场战争摧毁了韩国几代人努力建立起来的经济基础。”朴元熙无奈的答道。

“要说服民众惟有行动,如果中朝两国军队撤出韩国,韩国民众自然回恢复生产,重建家园。”郑惜贤以欲擒故纵的手法继续钓着朴元熙的胃口。

“朝鲜人民军可以退回朝鲜北部,但朝鲜的经济却已经无路可退了。朝鲜过去的‘改革开放’的结果就是令朝鲜成为了强大中国经济的附庸。不错!朝鲜是缺乏适应韩国现代化工业生产的熟练工人,但中国却多的是。中国人已经向朴元帅提出了派遣中国工人来帮助韩国工厂恢复生产。如果现在韩国人还愿意坐在家里吃闲饭的话,那么我倒想知道当他们的工作岗位上出现了大批的中国人时,会是怎么样的反应。”一直没有开口的李命熹突然说道。

见郑惜贤无言以对他继续说道:“是啊!现代集团的企业遍布全球,韩国本土的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但郑先生大概也知道那些现在跟随着流亡政府的那些韩国企业家的凄凉处境吧。”

看着郑惜贤逐渐变色的脸,李命熹才甩出了准备已久的杀手锏;“所以朴元帅有意振兴韩国的经济。只要郑先生愿意合作,不仅现代集团旗下所有的企业仍将为郑先生所有,而且原三星、大宇、乐喜金星等集团的资产也将在郑氏的直接管理之下。最后说一句题外话,以后的朝鲜政权大概就是朴氏的军权与郑氏的财力相结合的产物了。”

面对如此丰厚的条件郑惜贤当然不愿拒绝,但他还是将双手一摊说道:“正如朴元帅所说‘人心思故’,韩国工人如果不愿意复工我也没办法。”

“这个好办。我已经向朴元帅建议,提出‘血浓于水,战力换战俘’运动,只要韩国提供一名熟练工人,朝鲜人民军将释放一名在押战俘。介时郑先生的行动不仅不会被指责为卖国,相反将会成为民族英雄。”李命熹轻描淡写便化解了郑惜贤最后的顾虑。

“怎么优厚的条件,大概没有一个韩国的资本家敢于拒绝,没什么非郑惜贤不可呢?”走出郑宅,朴世永不解的问道。“现代集团的分支企业遍布全球,不为我们所用必然成为韩国流亡政府的财力支持,所以我们要在郑惜贤这个老狐狸表态之前拉拢他。”

李命熹早已看好郑惜贤,理由是在朝鲜军队到来之际,他并未追随韩国政府流亡海外,而是回乡等待时机。

“最主要的是尽快恢复韩国的军工生产,不然的话我们将永远生活在中国人的刺刀之下。”朴元熙咬着牙说道。作为军人他更看重韩国发达的军工生产线,沙里院反击战的末期,当面对集群充冲锋的韩国K1A1主战坦克,齐声咆哮的K9自行火炮时,朴元熙便深切的感觉到现代化工业的力量。

而现实中的朝鲜人民军却依旧要仰人鼻息,甚至连枪弹现在都有赖于中国的供给。“只要韩国的军事机器可以重新运转起来,加上俄国人的帮助,我们很快便可以将中国人赶出朝鲜半岛。”李命熹对强大的中国的反感由来已久,早在十年前他便将中国视为朝鲜强盛的最大的敌人。他曾以中国后金对朝鲜王朝的侵略战争为题材写出了长诗《国破》和《铁骑》。

“对朝鲜不仅要收回中国强占的土地,还应进入日本,控制俄国的远东地区成为远东第一的军事强国。”朴世永豪情满怀的说道。

“不过现在我们还应该好好的理用中日两国的矛盾,扩展我们的军力。朴元帅。我们和俄国的秘密军事协定进行的怎么样了?”面对年少无知的朴世永,李命熹也不想多说什么,直接向朴元熙问道。

“一切都很顺利,第一批的40架米格-33很快就可以运抵朝鲜,列装部队。只要韩国的企业一旦复工,更多的尖端兵器我们便可以直接用韩国的优质轻工业品来进行交换。”

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之前,朝鲜综合军事实力号称“世界排第10位”。拥有近有近120万人的庞大现役部队,其中陆军105.5万人(包括7万名突击部队),编为:21个军团;2个装甲师、27个步兵师、5个机械化师、6个独立装甲旅;4个炮兵旅;20个独立炮兵团、,海军4.3人,空军8万人。

但战前无比自信的朝鲜人民军在战争之初的3个月中便遭遇了空前的重创。朝鲜人民军空军在开战后的72个小时内就摧毁了70%以上的战力,被逐出了天空。部署在平壤—元山一线以南的9个“前进攻击”状态的军团,在战争的头两周内被完全打跨。战前固若金汤的边境防御体系顷刻土崩瓦解。

随后在韩国海军陆战队发动的南浦地区登陆战中,负责防御朝鲜西海岸的朝鲜人民军第3、第12军团被韩国海空联合的强大火力下迅速崩溃。而在此后代号为“太阳风”的“沙里院反击战”中,朝鲜人民军最为精锐的第820装甲军团、第815、806、第108、第425机械化军团、第620炮兵军团、江东炮兵军团以及第8特种军团全力突击,一度突破韩国陆军正面两道防线,前锋部队已渡过临津江。但随着天气的转好,庞大的地面部队再次成为了韩国空军的靶群。

不夸张的讲在中国军队介入之前,朝鲜人民军已经被打成了空壳。除了“全民武装化”的大批民兵之外,朝鲜人民军连预备役都已经拼完了。虽然在“11.7”事件之后,朴元熙得以借助中国的帮助重整军力,在战争的中后期朝鲜人民军甚至单独承担起了“解放”全罗北道、全罗南道的战争。但是对于朴元熙来说,他依旧任重而道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