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合理

liubingyun2008 收藏 0 76
导读:据俄罗斯《新闻时报》8月25日报道,由俄罗斯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俄罗斯历史1900~1945》教科书,正在引发俄罗斯社会关于历史的大讨论。而这本历史教材的编著者之一——亚历山大·菲利波夫显然希望向所有教师阐述他的历史新观点。   菲利波夫认为,学生在学习历史时,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阐述政府行为的动机和逻辑上;用来进行研究的历史首先应该是政权史。作者认为,在很多情况下所谓的历史就是国家行为原因的历史,很难想象一个政权的政治活动没有明确的动机或者这个政权的行为不合逻辑。   他在书中提出了以下“新颖的观点”:

据俄罗斯《新闻时报》8月25日报道,由俄罗斯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俄罗斯历史1900~1945》教科书,正在引发俄罗斯社会关于历史的大讨论。而这本历史教材的编著者之一——亚历山大·菲利波夫显然希望向所有教师阐述他的历史新观点。

菲利波夫认为,学生在学习历史时,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阐述政府行为的动机和逻辑上;用来进行研究的历史首先应该是政权史。作者认为,在很多情况下所谓的历史就是国家行为原因的历史,很难想象一个政权的政治活动没有明确的动机或者这个政权的行为不合逻辑。

他在书中提出了以下“新颖的观点”:

1.俄罗斯(指苏联之前)并没有比其他国家发展得慢,它落后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形成自己的文明体系,而仅仅是借鉴别人的;

2.沙皇尼古拉二世相信,拒绝完全的君主制、减弱政权的等级制度会使俄罗斯发生悲剧,因此他排斥所有的有关改变现有秩序、哪怕是一点儿的改革方案;

3.1914年到1917年(包括1917年)俄罗斯爆发了法国式的革命;

4.国内战争的罪魁祸首是布尔什维克;

5.苏联时期农村的饥荒不是组织的责任,这和当时的天气条件以及集体化进程没有完成有关;

6.上世纪30年代末期,苏联想要建设的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工业化社会;

7.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是慕尼黑协定的结果,1939年苏联军队进入波兰境内是为了解放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领土(编者注:指《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是1939年二战爆发前苏联与纳粹德国在莫斯科秘密签订的一份协议。条约也称为苏德条约、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或希特勒—斯大林条约);

8.1940年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和摩尔多瓦是从苏联分离出来的,过去它们在俄罗斯帝国的统治之下;

9.芬兰战争中苏联取胜了,作为获胜的结果,苏联也得到了它一直努力想得到的东西;

10.苏联可能准备先发制人给德国一个打击,但是斯大林想等到侵略者的军队集中,而到时再行动就会被看作是自卫,然而1941年夏天,斯大林设想的方案并没有得到机会实行;

11.二次大战起初的失败是客观的;

12.战争年代将公民驱逐出境应该说是经过冷静、仔细考虑的。

菲利波夫指出,上述观点都可以单独讨论。同时,他承认在卡廷确实杀死了很多波兰战俘(指苏联于1940年春杀害被俘波兰战俘的“卡廷事件”,卡廷是苏联境内离斯摩棱斯克约20公里的一个小镇。遇害人数据估计在一万以上)。但他指出,这不仅仅是政治合理性的问题,也是对1920年战争后在波兰战俘营数千名红军战士被杀死的回应(指1920年爆发的波苏战争,苏联红军战败)。因此,屠杀的发起者不是苏联,而是波兰。这完全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历史公平报应。

在提到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时,他说,如果是在苏联时期,斯大林镇压的历史有可能会被隐瞒起来,也有可能会偏离真相。因此,他们真正在寻找的,是当时政府消灭百万国民的合理理由。首先,这个问题的两个构成很重要。第一是这件事属于客观事实。“大屠杀”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需要加强国家现代化以及担心政府会失去对当时情况的控制。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是唯一的政党,随着反面情绪的影响,这个党就形成了有各种想法的政治派别,最终失去了团结性。这不仅威胁着斯大林的统治地位,也预示着他可能会被停职。因此,政党的分化给当时不稳定的政治增添了威胁。同时,海外的一些派别也积极将这个威胁扩大。

此外,斯大林在战争前夕,在“有威信”和“忠心”之间选择了“忠心”的军队指挥官,其中很多人仅仅是官僚。这些都在卫国战争中影响了军队的指挥能力,甚至影响了他自己的决策。

菲利波夫认为,在大清洗上,把对威胁领导人的恐怖活动的担心考虑进去是非常重要的。基洛夫(苏共政治局委员,1934年被刺身亡)的被杀是大清洗的催化剂。此外,党内流行“官僚制度”也是没有错误的,因为他们不仅要考虑思想斗争,还要考虑政治斗争。

作者作出这些分析以后得出结论说,斯大林作为一个体系的保存者,一个具有唯一中心的工业国家改革的指挥者,而且还是一个在不远的将来要面临大型战争的国家领导人,从这种种情况看,斯大林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作出这些决定,是合理的。而发现这一点很重要。

作者还强调,大约在1938年的夏天,在斯大林了解到社会模式已经完全坚固时,“清洗”马上就停止了。之后,在他的管理下开始实施另一个国民经济的方案。菲利波夫还认为,根据苏联人民内部事务委员会的命令,保证有计划地逮捕工程师和专业人员,对于解决远东、西伯利亚的国防问题以及其他问题是非常有必要的。作者甚至还提出了一种令人难堪的计算镇压的研究方法,在他的教材中便记载了对“大屠杀”发生那年镇压规模的评价。

也有人对教科书中的观点表示反对。俄罗斯网民瓦西里在报道相关消息的网站上留言说:“只有在我们国家,才会在历史书中写下负面的信息。在其他国家这是不可能的,在美国的教科书中,你无法找到1929年经济危机时,那些因为失业而被派遣建设铁路的人的悲剧故事。”另一位俄罗斯网民留言质问:“这本书的作者到底想要干什么?大清洗那样的事情他居然认为符合逻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